第二章 长安重游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百世绝伦 书名:铁棋
    至今为止,没有人知道北庙村赵庆之这个得道高人在哪里混迹。

    北庙村有着这样的传言,十年前,揣着十元钱的某人,跨过那条至今未有人敢跨越黄河,消失了十年。那年,冬至,一个消瘦的影站在冰封的黄河岸边,寒风吹不散那人扎着的一头花辫子。

    辫子上缠绕着一枚红绳牵着的铜钱,那人望了一眼后的北庙村,喃喃自语,出去就要捅个天透吧!

    寒风肆无忌惮的吹拂着衣衫单澜的影,绊绊磕磕的,那人消失在一边雪白的天地。

    赵龙象眯着双眼,坐在老头子的坟头,喝了一口烈酒,怀里躺着老头子的烟杆,锈迹斑斓,安详的像是在酣睡。

    吱呀

    破庙的木门渐渐被推开,一个人影,依旧消瘦、黯然。

    抬起头,赵龙象使劲眯着眼睛,嘴角笑了笑。

    墨镜、微笑、西装革履,后修长的花辫子异样的妖娆。

    那人嘴角微笑,摘去墨镜,苍凉的面额被熹微的阳光照耀着,一虎气。

    “小狗子,还认得四伯?”那人走过去,甩了一把后的花辫子。

    “四伯!”赵龙象猛地站起来。

    两人一矮一高,紧紧相抱,土狗不知从哪窜出来,摇着尾巴,围着俩人撒着欢。

    ==================================================================

    北庙村,村口,一棵弯着腰的老柿子树。

    银白色的轿车发出一阵微微的轰鸣,卷起一层尘土,老柿子树吱呀一声,掉下一枝干枯的树干。

    那条龙,不再是守山犬,一骑绝尘,入了大海?

    郭寡妇默默站在破庙,望着老头子的坟头,湿润的双眼,流出一抹泪珠,转过头,望着远处那辆消失的轿车,心中不断唱和。

    笑倾城,醉眼朦,烟花怒放红栏旁;人衫泪,单相思,灯火迷离清风拂;道是元宵佳节畔,谁把秋千起话语时,昔人依旧,落缨不长,闲坐江头把月钓…

    “四伯,这就出了山?”赵龙象坐在轿车,摸了摸怀里的烟杆。

    “嗯!”花辫子说了一声,继续开车。

    土狗疯狂的跟在轿车后,摇着尾巴,眼神焦急。末了,土狗终于看不到轿车,卧在干冷的地面,喘着粗气,呜咽一声,把头埋在了双爪下面,尾巴不断拍打着地面。

    远处,老柿子树下,跑出一个小孩,坚毅的眼神望着远处的轿车,摸了摸一把脑袋,大喊一声:“狗娃哥,我会想你的!”

    土狗猛然回头,飞奔着朝小孩跑去,那群羊儿低声叫唤着,站在小孩后,注视着消失的轿车。

    赵龙象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双手紧紧抓着烟杆,花辫子男人赵庆之嘴角抽动了一下默默念叨……昔人依旧,落缨不长,闲坐江头把月钓…

    君不见,外州客,长安道,一回来,一回老。这座举世闻名的世界四大文明古都之一,居中国四大古都之首,是中国历史上建都朝代最多,影响力最大的都城——西安。

    傍晚的西安,没有一丝彩色的描述,古色庄宁,神秘的像威严的帝王一般俯视着自己的领地,总是透着一股子压抑的味儿。但却总有一些叛逆的青年玩味着五花马青锋剑的戾气生活。

    赵庆之点燃一支芙蓉王,吐出烟圈,轿车停在斑马线等待绿灯,辫子上的铜钱已经磨成薄薄一层,散发着诡异的气息。

    “四伯,这是省城?”赵龙象揉了揉双眼,望着繁华的四处。

    “嗯,这是一座让想回家的孩子迷失方向的城市!”赵庆之扔给赵龙象一支芙蓉王,踩了一脚油门。

    长安街

    火红色的轿车肆无忌惮在这条曾经李诗人长眠的街道撒野,重金属的音乐渗透着尖叫声。街道边,一位背着蛇皮袋的邋遢汉子低着头,站在一处垃圾箱翻倒着易拉罐子。此刻,这邋遢汉子左耳微微颤抖,猛然纵一跃。

    赵庆之猛地踩了刹车,赵龙象紧紧抓住座位,望着车窗外。

    火红色的轿车撞向了邋遢汉子翻倒的垃圾箱,轰的一声撞在墙上,熄火。

    “我勒个去!tamd!出来!”穿着黑色呢子风衣的青年,叼着一支苏烟,踢了一脚赵庆之的轿车。

    后的三个青年踉跄钻出轿车,西装青年站在一旁点燃一支香烟。

    赵庆之打开车门,看了一眼自己的轿车。

    “怎么说?”赵庆之微笑着。

    黑色风衣青年看了一眼赵庆之,皱着眉头,回头看了一眼西装青年,那青年点点头。

    “啊!——”

    赵庆之一巴掌把眼前的跃跃试的青年扇倒在地面。

    “嗯?”西装青年狐疑一声,走过来,柔。

    赵龙象走了出来,看到一旁坐在蛇皮袋上的邋遢汉子,微微笑了笑。邋遢汉子从油迹斑斑的外衣内掏出一盒皱巴巴的香烟,点燃,悠然的望着眼前的画面,嘴角似笑非笑。

    “王家三公子!”西装青年。

    “帝豪,赵庆之!”赵庆之笑了笑。

    “……”

    赵庆之看了一眼眼前的青年,摇摇头,转准备走进轿车。

    西装青年愣了一下,脸色沉。

    “你不能走!”

    “嗯?”

    赵庆之抬起头,甩了甩后的花辫子。

    后的三青年渐渐走过来,躺在地上的风衣青年勉强站了起来。

    赵龙象站在了赵庆之旁边,花辫子赵庆之微微点点头。

    五个血气方刚青年对视赵家俩爷们,场面有一丝尴尬。邋遢汉子扔掉烟头,站起来走向火红色轿车旁,弯着腰,捡拾地面四散的易拉罐。

    “滚一边去!”一个青年朝邋遢汉子怒骂。

    “你说啥?”邋遢汉子站直腰。

    赵家爷们望着邋遢汉子,西装青年转过脸。

    “我说你!滚一边去!”这青年又骂了一句。

    邋遢汉子憨厚的笑着:“俺捡俺的的垃圾,俺又没有隔着你!”

    这青年挂不住脸面,走了过去,抬起脚,在邋遢汉子上踹了一脚,邋遢汉子依旧憨笑,纹不动,双眼不怒自威,那青年子后退两步,尴尬至极。

    “好一尊金刚怒目的菩萨!”赵庆之喃喃自语。

    赵龙象默默走过去,站在邋遢汉子面前,蹲下子捡着地面的易拉罐。邋遢汉子咧着嘴,拍了拍上的脚印,蹲下与赵龙象捡拾易拉罐。

    “赵龙象!”赵龙象突然冲着邋遢汉子笑道。

    “纳兰长青!”邋遢汉子点点头。

    两人默默捡拾,都不在语。

    “王家三公子,王青松!”赵庆之盯着西装青年。

    “帝豪,花辫榜眼赵疯癫!”西装青年。

    “幸会!”

    “见笑!”

    ==================================================================

    火红色轿车慢慢吞吞的走远,赵庆之挥了挥手,赵龙象乐呵呵的钻进了轿车。邋遢汉子重新背起蛇皮袋子,消失在压抑的黑夜。

    一场不痛不痒事故,就这样没了。

    “长安重游侠!”赵庆之呵呵笑了笑。

    “去哪?”赵龙象问道。

    “帝豪!一个新的舞台!”

重要声明:小说《铁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