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 大摇大摆逛皇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景珞轩 书名:超萌兽妃
    “爵~”

    一声柔柔的女音传进了南宫爵的耳畔之中。舒虺璩丣

    南宫爵仿佛被人点了一般,呆愣的站在原地,有多久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了,大概有六年了吧。抬头惊讶的看着对面的女人。

    果然是她回来了!

    六年了她还是一如以往的美丽高贵的像个公主。不过上却多了一抹成熟的韵味。

    对面的女人看到南宫爵以后,就不顾一切的扑进了南宫爵的怀中,

    “爵,我好想你。”

    女人红着眼眶,在南宫爵的怀中不断的诉说着这六年的相思之苦。似乎心中有千言万语般,哽咽在喉中说不出口。南宫爵把女人推离开自己的怀抱:

    “恋歌,你怎么回来了?”

    她不是在法国吗?而且一去就是六年。如果她不出现,他几乎已经忘记了这个人的存在。

    南宫爵的确惊讶孙恋歌突然的出现,所以才让孙恋歌有了机会扑进了自己的怀中。这要是让自己家的小女人看见了,不知道要吃多大的醋火了。

    即使怀中的女人再美,也比不上自己家的小女人一分的可

    被南宫爵推开了怀抱,孙恋歌感觉到一阵心痛。抬头对视着南宫爵,擦掉眼角的泪水,她知道他一定是因为自己无声无息的离开了六年,埋怨自己,所以才会对自己这么冷淡的。

    她相信,她只要解释清楚,他一定还会再回到自己的边。孙恋歌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她觉得南宫爵一定不会忘了自己。

    “我想你了爵,所以我回来了,六年了,你想我吗?”

    柔弱的语气从孙恋歌的口中吐出,希翼着南宫爵给自己想要听的答案。

    她离开了六年,也等了六年。以为自己的离开,才让这个男人知道自己的重要

    以为他会放弃一切,不顾一切的到法国去找回自己。然而事实上,这六年他不止没有找过自己,就连一通电话也没有。仿佛自己根本就不曾出现过在他生命中一般。最后还是她忍不住相思之苦,自己回来了。

    没关系,他不她,她可以他。她相信自己一定会再次赢得南宫爵的心的。

    南宫爵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正在这时,冷诺冰开车从远处而来。推开车门就向南宫爵方向走来。

    看到远处的冷诺冰,南宫爵冰冷的唇角不自觉的向上扬了起来,扬起一抹幸福的微笑。然后向冷诺冰的方向走去,

    “你来了。”温和的话,诉说着南宫爵一天没有看见冷诺冰的思念之

    “嗯。”冷诺冰也同时向南宫爵的方向走去。冰冷的脸颊,在看到南宫爵的时候,也不自觉的漾起一抹微笑。

    也只有这个男人可以轻易的挑起自己的绪,让自己放下所有的伪装。暗暗静静的待在他的怀中,犹如小女人一般,而不是一个气势磅薄的女强人。

    而旁边被扔下的孙恋歌看着南宫爵毫不犹豫的甩下自己向另一个女人的方向走去,而且还笑的那么灿烂。心里不起了威胁的感觉。觉得自己在南宫爵的心中的位置有了动摇。

    南宫爵走近冷诺冰的面前,大掌占有的搂住冷诺冰的纤腰,然后带着冷诺冰走到孙恋歌的面前,

    “恋歌,这是我的妻子冷诺冰。”

    南宫爵是毫不掩饰的向孙恋歌介绍冷诺冰的份。也是希望她能死心。他刚才可是看的很清楚,孙恋歌眼中对自己的依恋。

    听到南宫爵的话,孙恋歌的脚步不倒退了两步,眼眸睁的大大的,像是不相信南宫爵说的话似的。红唇一张一合:

    “你结婚了?”

    怎么可能?那个不让任何人接近的南宫爵,怎么会结婚了。

    不会的,不会的,他一定是为了让自己死心所有才会这样的说的。

    他一定是因为没有原谅自己,所以才故意气自己这么说的。这个女人一定不会是他的妻子的。

    南宫爵是谁,那个心冰冷的犹如顽石一般的男人,怎么可能轻易的把心交给了别人。她努力了十几年都没有结果的事,怎么可能短短的几年时间,他的心就被另一个女人融化了。

    孙恋歌在心中不断的呐喊,她不相信南宫爵结婚了。

    但是再次抬眸,看着俩人紧紧的依偎在一起,眼神中不断有了人之间的默契。让孙恋歌的心不断的受创。睁开眼眸,不可置信的望向俩人。

    “嗯,我们三天前就举行了婚礼,你在法国就没有来得及通知你。恋歌,我们还有事就先离开了,改天叫上莲他们几个我们在为你接风吧。”南宫爵说着就拥着冷诺冰毫不留恋的离开。

    徒留风中凌乱的孙恋歌一个人呆呆的呆愣在原地。半天没有从南宫爵的话中反应过来。眼神呆滞的目送着南宫爵的离开。

    车上,南宫爵正在开车,冷诺冰侧头不经意间就从后车镜,看到了还在原地站着的女人。她的延伸哀怨,眼角的泪水,活像是被人抛弃的弃妇似得。

    “她是谁?”冷诺冰忍不住开口的问道。

    “一个故人。”

    南宫爵无所谓的回答到。轻轻的一句故人,已经是把孙恋歌在自己心中的位置定了位。

    “故人?我看倒像是人。”

    很显然冷诺冰并不相信南宫爵和那个女人的关系是那么的简单。那个女人看着南宫爵的眼神是那么的明显。眼眸中是毫不掩饰的恋。怎么可能是曾经的朋友那么简单。要说是曾经的人,她或许还相信点。南宫爵听到冷诺冰话,邪笑了一下,

    “怎么小乖是吃醋了吗?”听着冷诺冰仿佛酸味十足的话语,南宫爵止不住的笑意。

    “嗯?吃醋?好像有点。”

    冷诺冰煞有其事的顺着南宫爵的话说道。仿佛自己真的是一个怒火中烧,醋味十足的妻子一般。其实冷诺冰的心中是相信南宫爵的。

    “呀!小乖吃醋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呢!吃多了醋可是对体很不好的,要不晚上我把自己当作大餐送给你吃,补补体好了。”

    南宫爵故作惊讶道。俩人一路都开着玩笑,很显然孙恋歌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俩人之间的感。俩人依然那么恩

    相的前提条件就是互相信任彼此。很显然他们俩人之间坚固的,是任何人都摧毁不了的。

    “我才不要吃你,皮糙厚了。已经是老男人了,要吃也要吃年轻的小伙子的。”

    冷诺冰故意气着男人,知道他最讨厌别人说自己是老男人了。谁知道冷诺冰的话音刚落,

    “磁——”

    一声紧急的刹车声响起。幸好冷诺冰有系安全带。不过还是被南宫爵毫无预兆的突然刹车晃了一下,

    “呀——,南宫爵,你又吃错药拉!干嘛突然踩刹车。你想要谋杀啊!你活够了我还没有活够呢!”

    冷诺冰自顾自的发怒心中的怒火,没有看到旁边的男人脸色已经是铁青了。

    南宫爵把车子停在大道中间,俯上前,看着冷诺冰,

    “小乖,刚才说什么?我好像没有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南宫爵铁青着脸,语速不变,缓缓而行,却让人听了感觉威胁意味十足。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仿佛自己再说一遍,他就会扑到你的上,给你撕扯了一般。

    冷诺冰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之前说的话。

    这个醋味十足的男人。还真的是一点玩笑也开不得。唉~,有一个占有十足,又霸道的要死的老公,还真的不知道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

    但是无可否认的,冷诺冰死的这样霸道的男人。知道这个男人的怒火,冷诺冰立马讨好到:

    “说什么?我什么也没有说啊!”

    冷诺冰一副装傻的模样,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之前说的话。不然自己铁定又要三天三夜不能下。为了自己的体健康,小小的牺牲一下也没有什么吗?

    而且在南宫爵的面前,冷诺冰从来都不惜要伪装自己。她就是他怀中的小女人。生气了会发怒,做错事了,也会像一般的小女孩一样,依偎在男人的怀中,认错,乞求男人的原谅。可是南宫爵却不想这样轻易的放过冷诺冰,

    “是吗?难道是我听错了,我好像听到小乖说我老,要吃年轻小伙子的。”南宫爵冰冷的话语中,充斥着十足的火药味。都快要把人呛死了。

    南宫爵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觉得冷诺冰无论是是心都必须自己一个人。甚至霸道的连冷诺冰的思想也管。他要的不止是她的和心,还有她脑海中的那个男人也必须是自己一个人。

    “错了,你绝对是听错了,我可从来都没有说过那样的话。我最你了。”

    冷诺冰使用甜言蜜语攻击,就是希望男人忘了自己之前说过的话。冷诺冰太了解男人了,每回发火,都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需要人哄的。只要自己多说几句甜言蜜语,这个男人铁定会什么都忘记的。很显然,冷诺冰的甜言蜜语南宫爵很受用,心中的怒火也在冷诺冰的那句话‘我最你’以后,已经是消减了大半,

    “叫句老公听,就原谅你。”

    “老公~”

    冷诺冰毫不犹豫的叫了南宫爵。她连我你都能说的出口,一句老公算什么。

    再说了大丈夫能屈能伸,更何况她是小女子是也,更是能屈能伸。

    听到冷诺冰那一句软软的柔若无骨甜腻的老公,南宫爵的心瞬间就融化了。想要发火,也瞬间没了怒气。

    不过南宫爵却不想要这样轻易的放过冷诺冰,把手放到口,故作心疼状,

    “我亲的老婆,你刚才的那句话已经是深深的刺伤了我脆弱的心灵,你说该怎么办?”

    南宫爵紧皱着眉头,脸上一副十分痛苦的表,仿佛冷诺冰不按照自己的要求做,他真的会一命呜呼的感觉。

    听到南宫爵的话,冷诺冰忍不住白了南宫爵一眼。该死的男人,你还没完没了。还卖萌,还脆弱的心灵。就你那跟铁一样强硬的心,谁能伤的了啊!

    不过冷诺冰还是哄着男人,即使知道他是装的。对着南宫爵的薄唇就是深深的一吻,

    “老公,这样有没有好点。”冷诺冰闪着自己人的大眼睛,看着南宫爵,哈气如兰道。

    南宫爵砸吧砸吧自己的唇瓣,似乎在回味无穷,又似乎没有吃够似得,

    “还不够。”这么严重的内伤,怎么可能是轻易一个小吻就满足了,如果条件许,他真的很想把此刻的她压在自己的下,大干一场。对她,他永远也要不够。

    “丫的,南宫爵你到底有完没完啊!我告诉你,你要是背着我搞外遇的话,我就把阉了。”

    冷诺冰终于忍无可忍,一副霸气的模样威胁道。冷诺冰还有模有样的对南宫爵做了手势,手持砍刀状,对着男人的下就做了一个劈刀的手势。

    仿佛他要是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她真的会阉了他一般。此刻冷诺冰愤怒的像是一直被惹怒的狂狮,可是看在南宫爵的眼里却可无比。人十足。对着冷诺冰樱唇就是狠狠的一吻,

    “老婆大人好威武啊!我一定谨记老婆大人的警告,绝对不会越雷池半步”

    南宫爵一副保证的模样。

    “知道就好,还不快点开车,我饿了。”

    奔波了一天,又和这个男人在这里胡闹了半天,冷诺冰实在感觉有点饿了。

    “可不可以在亲一下离开。”

    南宫爵讨好到。刚才那两个吻,南宫爵还没有感觉到满足。看着冷诺冰人的樱唇一张一合的,人味十足,南宫爵实在是把持不住自己了。作势上前要在一亲芳泽才肯罢休。

    冷诺冰躲避着男人的吻,“不要,快点开车,晚上回家再说。”

    冷诺冰给男人开了优厚的条件。

    她可没有忘记他们此刻停在是在马路的中间。后面的车子不断的嗯喇叭,吵闹的狠。

    每个路过的车辆都会向他们这边的方向看去。她担心,待会他们都能把交警引过来。

    这个男人总是这样的随心所,全然不顾所有人的看法。

    “遵命老婆大人。”

    南宫爵笑着开车扬长而去。

    纸醉金迷的包间里。

    五个人又聚在了一起。不知道是谁发起的,说是要祝福南宫爵新婚快乐,所以冷诺冰也同样被邀请来了。

    虽然冷诺冰很不想来,因为他们谈论的话题,冷诺冰根本就插不上话,而且冷诺冰也并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但是南宫爵却坚持让冷诺冰陪伴。

    南宫爵和冷诺冰自然是坐到了一起,南宫爵的手臂一直占有的环绕在冷诺冰的纤腰处。宣誓自己的占有权。冷诺冰也习惯了这个男人的霸道。安静的待在男人的怀中

    南宫爵喝着加着冰块的威士忌,而冷诺冰只能是独自一人捧着果汁在喝。

    因为边这个该死的霸道男人,不许冷诺冰喝酒。仿佛他们五个大男人是大人,而她是一个受家长管制的小女孩似得。只能是捧着自己手中的果汁啜饮。冷诺冰其实也想要再次尝尝酒的味道。长这么大,冷诺冰就只喝过一回酒。还该死的就遇到了自己一辈子的克星。这辈子都甩不掉了。其实她也不想甩。

    虽然自己的酒品不怎样,但是有南宫爵在旁边,冷诺冰还是很放心的。

    即使是自己发酒疯,做出什么没品的事,旁边的男人都会为自己保驾护航的。

    所以就因为这一点,冷诺冰就像是一个想要偷吃果的孩子一样,想要再次品尝酒液的鲜美。

    瞅着南宫爵和别人正在说话的时候,冷诺冰的手悄悄的伸到南宫爵酒杯的附近,眼看着在到一公分就要碰到酒杯了。

    可是该死的男人,居然在这关键的时候,仿佛有了警惕一般,伸出手把杯子又推到了很远的地方。

    冷诺冰就算手臂在长一倍,也勾不到了。

    冷诺冰气呼呼的瞪着南宫爵,她敢保证南宫爵一定是故意的。这个小气吧啦的男人。

    南宫爵似乎接收到了冷诺冰哀怨的视线,侧头对着冷诺冰浅笑下,而后就低头在冷诺冰耳畔小声的说道:

    “要喝也得回家喝,你的只有我可以看到。”南宫爵意有所指。

    他太知道,冷诺冰喝完酒之后,是多么的如火,多么的人十足,这样的一副美好的画面,他怎么可能让别人看了去。

    算了,不喝就不喝。冷诺冰乖乖的待在南宫爵的怀中,不再想喝酒的事。静静的听他们在聊天。

    他们聊天的内容也不是冷诺冰感兴趣的事,所以冷诺冰也没有仔细的在听。散漫的目光打量在包间里每一个人的上。真不知道南宫爵叫自己来干什么,无聊的要死。

    而后冷诺冰便细心的发现慕容浩司和韩晨曦他们俩今天晚上似乎有些不一样。

    慕容浩司一向很少说话,但是出奇的韩晨曦今天晚上也很安静。在自己的角落里喝着闷酒。

    而且俩人之间的距离也隔得好远,以前俩人可都是一直坐在一起的。今天俩人仿佛隔了十万八千里一般,一个在东角,一个在西角。好像在故意拉锯彼此之间的距离。而且韩晨曦的目光还有意无意的撇向慕容浩司。发现慕容浩司朝自己的方向看去,他就不自觉的躲避他的目光,低头不看他。

    有意思。冷诺冰喝着果汁看着他们俩之间的互动。对于这段忌之恋,冷诺冰是感兴趣的狠。冷诺冰猜测他们之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不然不会这样的暧昧。

    “小嫂子,你让我照顾的人我已经照顾了,那个丫头的母亲已经是出院了,他的父亲似乎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出院。”司徒尚把话锋一转,对着冷诺冰说道。司徒尚觉得他们聊天的话题似乎冷诺冰都不感兴趣,他们也不能太让冷诺冰孤单了。所以司徒尚找着话题对冷诺冰说道。

    司徒尚不提这件事,冷诺冰压根就忘记了,自己拜托他照顾颜攸叶父母的事

    “谢谢。”

    “你什么时候去过尚的医院,我怎么不知道?”南宫爵看着怀中的小女人,柔柔的眼神打量在她的上。

    南宫爵知道冷诺冰今天晚上坐在包间很闷。但是他就是自私的想要让冷诺冰融入到自己的生活中。包括自己的朋友圈。

    “你忘了,我上回接的案子当事人在尚的医院,我去做了一个简单的调查。”

    冷诺冰向南宫爵解释。

    “你不说我还真的忘记了,你上回冒险的事。”

    一提起泰山集团的案子,南宫爵现在还心有余悸。而且泰山集团的总裁齐海也在案件完解的不久后,就发现被人杀死在办公室内。而他死的时候旁边还放有一朵血色玫瑰。南宫爵知道这是出自于冷诺冰之手。

    “不许你再翻旧帐。”心只这个男人又要唠叨个没完,冷诺冰提前阻断男人要说的话。

    因为冷诺冰知道南宫爵接下来要说什么。一定又要说,因为你上回冒险的事,害的我好担心。心受了严重的创伤,你必须要拟补我。来安慰我受伤的心。无非就是让冷诺冰在上满足他。

    这个男人总是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在上压榨自己,而且还让自己说不出反驳语言。只能是任他为所为。四个人都把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俩人。他们俩人之间满满的意,四个人都能感受的到。看着南宫爵能够如此的幸福,他们也是会心一笑。安静的包间中只剩下酒杯的声音。

    “我怎么觉得今天这么安静啊?”

    司徒尚喝了一口酒突然感慨的说道。

    总觉得今天哪里有些不对劲,然后眼睛一亮,抬眸望向韩晨曦的方向,终于知道今天哪里不一样了,也终于明白包间里为什么这么安静了。

    因为那个活跃气氛的韩晨曦,今天晚上来到包间似乎一句话也没有说过,

    “曦,今天怎么这么安静。没有什么警局趣事要说给我们听吗?”韩晨曦一向把自己警局中发生的事,当作是乐趣一般,讲给他们听。

    韩晨曦不经意的看了慕容浩司一眼,而后收回自己的目光,转头对着慕容浩司道:

    “没有。”

    司徒尚似乎也发现了慕容浩司和韩晨曦之间的异样。把目光来回打量在俩人的上。

    自从南宫爵结婚的那天晚上,俩人之间似乎就变的不一样。

    好像韩晨曦一直在躲着慕容浩司。今天的这场聚会,本来韩晨曦并不想来的,也是司徒尚硬拖着来的。司徒尚又把目光放到了慕容浩司上,

    “司,你今天晚上怎么也不说话。”

    慕容浩司仰头喝尽杯中的酒,很是苦涩,紧抿着唇瓣,久久开口道:

    “无话可说。”

    司徒尚摩擦着自己的下巴看着俩人,以往俩人见面不是冷嘲讽就是大打出手,今天却这样的沉默是金。

    而且俩人似乎都在逃避对方,不敢看对方的眼神。有意思,难道曦这个笨蛋已经知道了司对他的感了。

    包间中一时间之间安静的出奇。

    正在这时,包间的门被人毫无预兆的推开了。只见孙恋歌穿着一白色的连衣裙,高贵的像一个圣女一样,从门口缓缓的向里面走到。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此刻的孙恋歌就像是一个从古画里走出来的女人一样,古典韵味十足。

    扬起她莲花般美丽的笑容,看着包间里的人,

    “我就知道你们在这里,你们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聚在这里。”

    本来今天晚上,孙恋歌感觉到烦闷,就想要来酒吧喝酒。

    问过大堂经理,说是八楼有人。她就知道一定是他们。因为八楼的vip包间一直都是他们几个人专属的。所以想也不想孙恋歌就径自的来到了这里。

    包间里的人,除了南宫爵和冷诺冰以外,四个人看到孙恋歌都呆愣了。睁着眼眸,看着突然出现的孙恋歌都感觉到了惊讶。

    看着他们几个人呆愣的目光,孙恋歌站在中间,浅笑道:

    “怎么六年不见,你们就不认识我了!”

    孙恋歌开着小小的玩笑。

    “小曦曦。六年不见有没有想我啊?”

    想也不想,韩晨曦便脱口而出,

    “想啊,我怎么会不想恋歌姐,不过恋歌姐不是在法国吗?哥结婚的时候,我还想通知恋歌姐呢……”

    韩晨曦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马上停住了口,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孙恋歌的反应。

    的确孙恋歌在听到韩晨曦说南宫爵结婚的时候,脸色出现了微样。不过她很快就把自己不快的绪掩盖了下去,在国外的六年她可不是白待的,早已经是学会了喜怒不形于色。

    依然浅笑着,

    “是呀,你们也真是的,爵结婚了你们也不知道通知我一下。我一定会为爵准备一个大礼的。”

    强忍着心中妒忌的火焰,孙恋歌气息平稳的说道。如果她知道了南宫爵要结婚,她一定不会让这个婚礼举行下去的。

    径自的坐到了南宫爵的边,一点也没有自己不请自来的羞涩之意,孙恋歌搂住南宫爵胳膊,撒着

    “爵,你不是说要为我接风吗?怎么他们都不知道人家回来的消息?”

    孙恋歌有些埋怨的对南宫爵说着,其实是在对南宫爵撒

    南宫爵抽出自己的手臂,冷冷道:

    “我以为你已经通知了他们。”

    南宫爵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孙恋歌一眼,把自己所有的目光都放到了怀中的小女人上。

    孙恋歌感觉到怀中一空,一种名叫嫉妒的火焰层层的上升,吞噬着孙恋歌的理智。他果然变了。

    看着南宫爵怀中搂着冷诺冰,他那毫不掩饰的温柔的目光照耀在他怀中的小女人上。让孙恋歌感觉到了深深的嫉妒。愤恨的目光看在冷诺冰的上。

    南宫爵怀中的冷诺冰,敏感的察觉到一束不友好的目光,抬眸就迎上了孙恋歌嫉恨的目光。

    孙恋歌看到了冷诺冰在看自己,立马把自己的绪掩盖下去,故作友好道,显示自己的大方得体,

    “你好,我叫孙恋歌,是爵的青梅竹马。”

    孙恋歌故意咬字说自己是南宫爵的青梅竹马,无非就是在告诉冷诺冰,自己可是和南宫爵从小一起长到大的,他们之间的感非比寻常。

    冷诺冰自然是听出了孙恋歌话里的意思,

    “冷诺冰。”

    冷诺冰并不知道南宫爵和孙恋歌是什么关系,也不知道他们几个人和孙恋歌是什么关系。但是这些她都不关心。只要边的男人陪在自己的边就好。

    “冷小姐,要是想要知道爵小时候的趣事,一定要问我哦!我可是全都知道哦!”

    孙恋歌故意称冷诺冰为冷小姐,而不是南宫少。因为在她的心里,南宫少的位置是属于自己。

    而且还故意说的他知道南宫爵所有的事似得。就是要让冷诺冰嫉妒。她就是南宫爵往事中不可缺少的一个人物。

    冷诺冰自然知道孙恋歌这话是什么。看了南宫爵一眼,而后才对着孙恋歌缓缓开口道:

    “哦,是吗?过去的事?我对爵过去的事不在意,因为那毕竟没有我的存在。我只在乎爵的未来。因为我就是他的未来。”

    这是南宫爵在婚宴上,对林心蕊说的话,今天冷诺冰又原封不动的把这些话说给了孙恋歌听。

    听到冷诺冰的话,南宫爵呆愣了一下。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而后想到了自己曾经也说过这番话。而他家的小乖居然一字不漏的记住了。如今还用在了别人的上。

    南宫爵忍不住想要大笑,俯在冷诺冰的耳畔,

    “小乖,盗用我的话语权可是要付很高的利息哦!”

    冷诺冰忍不住白了南宫爵一眼,他也不想想她是为了谁。居然在这里跟自己讨论话语权。

    “知道了,会付你很高的利息的。”孙恋歌本以为,冷诺冰会像其他的女人一样,听到自己是南宫爵的青梅竹马会嫉妒,会发怒。但是她却没有。

    她只跟自己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把自己所有的目光又放回到了南宫爵的上。

    孙恋歌感觉到自己遇到了对手。她仿佛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好对付。包间里的人似乎感觉到了两个女人之间无声的战斗。为了缓和气氛,司徒尚率先打破沉默,看着孙恋歌开口道:

    “恋歌,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是在法国待得不开心吗?当初你可是义无反顾的去法国为了你的模特事业!”

    没错,孙恋歌是一个模特。而且还是一个响彻国际的名模。当初在京都的时候,孙恋歌凭着自己的家世,还有她自的外貌,在京都已经是小有名气的模特了。

    但是孙恋歌似乎不满意这样小小的成就。她想要的是自己可以成为世界名模。所以她是毅然决然的离开了京都,离开了这个她从小长到大的地方,奔赴法国,想要在那里创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而且一走就是六年,现在的她也确实是闯出了一番名气。但是此时的孙恋歌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了一时之气而离开了,而这一离开就是六年。

    六年了,很多事都已经变了。她以为南宫爵还一如当初那样在原地等待着自己,谁知道现在已经是物是人非。她以为南宫爵那样冷漠狠辣的人不可能再有女人敢接近他。

    然而事实错了,他不但让人接近了,而且他还对另外一个女人许下了一辈子的承诺。孙恋歌整理好自己的绪,不想让人看出自己绪的异样,侧头看着司徒尚就回答道:

    “没有,我只是太想你们了。尤其是我的心依然系着京都的那个人,这么多年,我依然无法忘记他,所以我这次回来就是想要看看他。看看他是否幸福。是否忘记过我?”

    孙恋歌虽然是在对司徒尚说话,但是眼眸却是一转不转的看着南宫爵。观看着南宫爵的反应。她的话这样的直白,她相信南宫爵一定听的懂。

    而反观南宫爵,像是没有听到孙恋歌的话似得,看都没有看孙恋歌一眼,眼神依然全部投入在怀中的冷诺冰上。

    冷诺冰依偎在南宫爵的怀中,压低着声音,在南宫爵的耳畔小声的小说:

    “南宫爵,听听,人家在向你表白呢?你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

    冷诺冰伸出食指戳着南宫爵坚硬的膛,仿佛南宫爵这样没有感觉的样子,是一副天理不容的事一般。

    冷诺冰又不是傻子,自然是听出了孙恋歌话里的意思。

    还心系着京都的那个人,她直接说南宫爵不就得了。拐弯抹角的,还真的是让人讨厌。

    虽然冷诺冰的音速很平稳,但是南宫爵却知道冷诺冰这是吃醋了。对着冷诺冰就是宠溺的一笑,而后在冷诺冰的耳旁,响起他那独有的迷人嗓音,

    “要是小乖这样对我表白,我一定会给小乖深的一个大吻的。然后我还会任小乖在上尽的压榨我!”

    南宫爵的言外之意,无非就是在告诉冷诺冰,除了她的表白,其他女人的意对他来说一点意义也没有。

    孙恋歌看着南宫爵,他仿佛没有听到自己说的话似得,依然和那个女人互动说着悄悄话,大秀恩。仿佛包间里只有他们俩个人似得。别人根本就不存在。

    这样一副看似十分唯美的画面,却该死的让孙恋歌嫉妒不已。气的孙恋歌脸色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包间里的所有人都听出了孙恋歌的话里话外的意思。都不约而同的把目光看向南宫爵和冷诺冰的方向。却发现当事人压根什么感觉也没有。

    他们算是白心了,还以为以冷诺冰的脾气,一定会大发怒火。可是反观冷诺冰依然像是一个小女人似得,紧紧的依偎在南宫爵的怀中。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似得。这样的气氛多少让人感觉到了尴尬。司徒尚继续在找话题,

    “恋歌,这次回来还走吗?”

    掩藏好自己的绪,孙恋歌依然浅笑。她可是名媛千金,她可是大家闺秀,当然不能让人觉得自己小肚鸡肠。暴漏了自己的真

    她就不相信南宫爵真的是无动于衷。

    “不走了。在没有确定他的心意之前,我都不会离开了。”

    “那你法国那边的公司呢?”

    她当初可是把模特事业看的比什么都重,是那种说放弃就放弃的人吗?

    “我在法国的那边的经纪公司已经解约了。我打算回京都发展了。”

    孙恋歌解释着。其实也是在对南宫爵说,为了你,我放弃了我最的模特事业。

    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孙恋歌把目光放到了贺莲的上,

    “莲,我记得你好像开的是娱乐公司吧?不知道我可否有这个荣幸到你的公司。”

    其实孙恋歌也是在试探贺莲,想要知道贺莲是否会帮助自己。贺莲似乎知道孙恋歌打的是什么注意,

    “我们庙小,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孙恋歌是谁啊?我想在模特界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你这样一个响彻国际的名模,待在我那个一间小小的娱乐公司,岂不是屈才了。”

    看似是夸赞孙恋歌的话,其实是在贬孙恋歌。也是在拒绝孙恋歌到自己公司发展的要求。

    一直以来,贺莲都不怎么喜欢孙恋歌,尤其是她做的那些事,更是让人喜欢不起来。

    孙恋歌脸色不好看,他没有想到贺莲会这样明显的拒绝自己。她没有想到六年不见,他们似乎不怎么欢迎自己。对着自己都是这样淡漠的模样。

    冷诺冰因为贺莲的话,而多看的贺莲一眼,平时贺莲很少说话。但是他没有想到贺莲今天会对孙恋歌说出这样冷嘲讽的话,让人有点下不来台。

    包间里的人都能听出贺莲对孙恋歌的冷嘲讽,尴尬的包间里一时间安静的出奇。

    孙恋歌望向他们,以为他们当中会有人为自己说句话,然而等了半天,也没有人为自己说话,孙恋歌心里不有些埋怨。

重要声明:小说《超萌兽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