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 懵,一国之君被比作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景珞轩 书名:超萌兽妃
    沐清秋眉头拧了下。舒虺璩丣沐铁山在她边这么久,好歹她也是知道一些沐铁山的脾气,若非是他看出了什么,有什么证据,这种话他是不会说的。

    “你知道什么?告诉我!”

    ……

    ……

    夜色笼罩。

    沐府里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安静静谧。

    沐清秋的房间里。

    烛光盈盈。

    她盯着摆放在桌上的那个铜色盒子,托腮凝眉。15174090

    是她这个份斐然的缘故么?怎么就算是一个清馆里和她有些牵扯的小倌也是深藏不漏?

    不止长的绝色,而且还是高手!

    据沐铁山所言,前许久之前她在宫外遇到的那次刺杀,半途而来救了她们的黑衣人就是郎昆!

    因为沐铁山发现了他上的伤,还有他离开之前浅浅遗留下来的气息就是他无疑!最重要的是,面对沐铁山的疑问,郎昆没有否认!

    这件事沐铁山早就想告诉她的,可没想到他还没开口,郎昆就告辞离开。为了不想她辛苦,沐铁山也就没有说出来。却没想到他竟然留下东西,担心之余沐铁山不得不提醒。

    呵呵!

    沐清秋也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不是在笑。

    一直以来,她以为她认识的郎昆才是最清纯,最简单的一个,却没想其实最简单的是她!

    桌上这个铜色的盒子上面并没有什么清晰的纹路,不过也就是最简单的物件。可上面的锁扣却是金丝锁扣,若非是似烟有些本事,这个铜盒子根本就打不开。

    四大女婢还有沐铁山都担心这盒子里面有什么,沐清秋说若是郎昆真的想要对她做什么,早就下手得逞了,根本就不需要用这种手段。沐老管家也是赞同。

    只是现在,屋子里就她一个人,那个铜盒子里的东西也就是她一个人可以看,可她突然间却是犹豫了。

    从坐到这里到现在已经半个时辰了,她仍在发呆中。

    人都说越是长的清纯可,越是天使模样的人,就越是腹黑,越是可怕得让人恐惧。尤其是今儿那个她曾经不经意中救过一次的那个小倌说的什么郎倌说她是好人的话。就是让她上莫名的发颤。怎么也觉得郎昆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股让人尖叫的邪邪的表

    嘶——

    不对,是她前世看本漫画看的太多了!

    “啪——啪——啪——”

    手指下的盒子在她的指端轻叩下,发出清脆的声音,沉吟良久,沐清秋还是坐下,缓缓的打开了盒子。

    ……

    铜色的盒子敞开。

    一枚木制的牌子躺在盒子里。

    沐清秋手里拿着两张信纸,看着上面的字眼,沐清秋的眉眼一颤,一颤。

    “清秋:

    不对!当你看到这封信时,你就不是沐清秋,至少不是曾经的那个沐清秋!因为她不会在我离开之后再踏入这里半步!

    其实也不用你真的看到这封信,在我向你告别之际,只要你搂住我,你就不是那个沐清秋!

    不要担忧我是如何知道的。只因为我喜欢你!从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已经如是!我知道你只是把我当作替,可只要你看着我,我就开心,我就高兴!

    你江南郡归来相见之时,我就已然知晓你不是她,我也曾想要杀了你,却没想你对我如此之好!

    由此,我更欢喜你!

    只是我定当离开,特留贴之物,以待相随。

    见信唔见!”11fto。

    沐清秋放下手里的信笺。

    浅浅屏息。

    还真是她的份斐然了。就是连这个郎昆都聪明的让她害怕!幸亏了他没有杀她,甚至还出手救了她。不然她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死翘翘了。

    只是——

    沐清秋转脸拿起来盒子里的那个木制牌子。

    上面是用某种红色的涂料涂染过,却似乎又是过了好些年的样子,而上面正是栩栩如生的雕刻着一直雄鹰展翅。

    这个牌子漂亮是漂亮,雕刻的也很精美细致,可若是说是郎昆随所带的,又怎么都觉得有些不伦不类。而且这个图形……貌似在哪儿见过!

    皱了皱眉,沐清秋觉得脑袋里似乎是一闪过什么,可又是抓不到。

    摇了摇头,沐清秋还是把盒子收拾了起来,放到了屋子里的暗格里。

    不管怎么样,临近过年,能收到美男的礼物也是快意一件。

    **************************************

    早晨。

    沐清秋还没睁开眼睛,就被外面的炮竹声声给惊醒了。

    睁开眼睛听了听,幸好这个炮竹声不是自己府里冒出来的。不然她真的要摒弃什么优雅,张嘴骂街了。

    只是被这个声音弄得也没了继续睡下去的念头,因为昨儿晚上睡觉的时候,飘絮告诉她今儿就是大年二十九,也就是说,若是她还担心什么朝政的话,今儿便可以去处理了,因为明儿大年三十,就是整个朝廷除了某些个值班的,基本上就是要休息的!

    于是乎,沐清秋一边吃饭,一边感悟这里的福利政策还真是人化,就是过个年而已,整个朝廷都瘫痪了!

    不过,凭着这几在外面行走的形看,人家古人更加注重过年的气氛,年节。和曾在现代生活的她经历的种种过年的形来看,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古人是真心,她那时候就已经是走走过场了。

    吃过了饭,也还没休息一会儿,就又听说了外面有官员求见的事

    虽说是坐等着人家送过年的年货神马的,可沐清秋一听就觉得头疼,吩咐了飘絮她们还是按照之前的规矩办。她则是一个人躲到书房里去看书。

    只是这些子无聊的时候,她已经把书房里那些看着有趣的书都看的差不多了,现在手头上的都是一些她往常不愿意看,又或者根本就看不下去的东西。很快,那些无聊的字眼在她的眼前旋转,旋转,慢慢的就变成了某人的模样。

    手里头也一时抑制不住,就跟着在纸上画起来。

    不多时,某个人的音容画貌已经跃然纸上。

    她的画工很一般,会的也就是素描的手法。充其量勉强能画出某个人的基本模样来,且都是要多次修改。可现在眼下这幅画,竟是不用修改,一气呵成。

    看着,看着,沐清秋徒然的有些恼怒!

    ——那个混蛋!

    竟然一点儿也不想她!

    沐清秋眉头一皱,抬手把自己刚画好的画团起来,就要往一边儿扔过去。可刚扬手又放了下去。

    想了想,还是把那张已经团起来的纸团抻平。

    而就在沐清秋从事这个细致的工程的时候,门外敲门声起。

    ……

    沐清秋拉开房门,

    刚抬眼,就赫然看到两支明晃晃的糖葫芦。

    啧啧!

    登时,沐清秋眼睛里冒出光亮,抬手就拿了一个,咬了口。

    酸甜可口,而且还不粘牙。

    “丫头,哪儿买的?”沐清秋口齿不伶俐的问向如尘。清清说非些。

    如尘笑盈盈的说道,“是有人送给大人的!”

    “谁?”沐清秋一愣。

    这年头还有送糖葫芦的?

    如尘嘻嘻一笑,“大人猜猜?”

    沐清秋沉吟,突的抬头,“不会是……王宝?”

    如尘眼睛里登时晶亮,“就是他!大人还记得!”

    “……”

    沐清秋抿唇,突然觉得手里头这个糖葫芦的味道清浅了许多。

    “你去问问,这是他想要送给本相的,还是他的夫人所想!若是他的心意,本相就心领了!”她道。

    如尘虽说是四大女婢里面资质比较平实的一个,可那天雅致斋门外的时候,她也在场,所以听了沐清秋的话就有些明白过来自家大人的意思。

    但凡过年的时候,也就是众人抱大腿,拍马的时候,众官员自是都挑着好东西送上来,可是没有底子却也想表示的就必须要别出心裁。就像是这个糖葫芦,也就是别有心意。若是这个主意是王宝所想,那后也算是能有些出入,可若是还是有他的娘子所意,那也就未免有些让自家主子伤心。

    “是!”

    如尘应着就要走。沐清秋在如尘转之际,忙着拽住她,把如尘手里拿着的那根也扣留下来,“这个留下!”

    笑话,这东西既然送上门来了,怎么能拿走!

    何况,这味道真的不错!

    ……

    倒也是让沐清秋放心的,如尘后来回复的倒是让沐清秋满意,说这个糖葫芦的确是王宝自己的主意,而且还是王宝自己禽兽做的。

    嗯!

    那会儿,沐清秋正吃着最后的一枚红艳艳,很是满意的点头。

    果然不负她的栽培,还算是有心思的。

    ……

    半个时辰之后。

    沐府里迎来了某个熟悉的官员,贺中林。

    看到他,沐清秋不得不奇怪。

    昨儿贺中林就来了啊!怎么今儿又过来了?而且看他这样子,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有什么事吗?”沐清秋招呼了贺中林到了书房里,问道。

    贺中林很是为难的站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方深吸了口气,“下官的母亲想要见大人!”

    “什么?”

    沐清秋一惊,非亲非故,又从不曾见过面,为毛要见她啊!

    随即又醒悟过来,那位母亲想要见的不是她,而是“她”!

    嘴角微颤,却还没想到要说什么,贺中林已经上前一步,“沐相,下官已经解释过了,说那位小姐已经心有所属,可母亲仍是执拗,下官无奈,只能恳请大人想个法子让母亲死心!”

    “……”

    沐清秋瞪着贺中林。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

    若是几个月之前她刚到这里来的时候,或许她会狠狠的把这个贺中林骂一顿,这个家伙就是连善意的谎言也不会说吗?可是这几个月她也知道这边的百姓都是以孝道为先,尤其是贺中林。

    只是他成了孝子,反而要她去当那个欺上瞒下的?

    沐清秋扶额。

    眼角看到贺中林脸上的恳求。

    终于叹了口气。

    “临过年,你给我送什么好东西了?”沐清秋问。

    ……

    ……

    坐在车里,任由边的飞雪给她戴上女子头饰的沐清秋默然叹息。

    所谓人说了一个谎话,就要用千千万万的谎话去圆满,还真是一点儿不错。

    就是沐清秋答应的很快,行动也很利落,可当一行人到了贺中林府上的时候,也已经差不多快到了吃午饭的时候。

    先前是怕那位老夫人问东问西的,她一时说漏了嘴,就说是家里现在就她一个掌势的。不然这个时候,她大可以拿出人来冒充她的兄长,父亲。可现在她能拉过来当挡箭牌的只能是她的“男人”。

    别说现在她还和那个帝王冷战中,就算是现在甜的像是蜜里调油。也不能把那位从宫里扯出来。

    于是她便是去找了温卿,幸好人家温卿有着一副江湖的豪侠之风,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现在就等着她从车马里出来,弄一场声势浩大的戏给那位老夫人看了。

    “中林!”突的,沐清秋喊了声。

    外面的贺中林忙应着,“大人?”

    沐清秋皱了下眉头,还“大人”!

    算了,等看到她女装之后,应该就喊不出那个字眼来了。

    “你有没有觉得你应该有个喜欢的人?”沐清秋问。

    莫约的,她也或许能猜到为什么那位老夫人对她有独钟!只是他们都是心知肚明这根本就没有可能!

    而且,就算是今儿她能帮他瞒过去,那后呢?总不能让那位老夫人追着他跑吧?她自然没有要贺中林随便的找个喜欢的人,可这种事如果不曾和老人家先说好,那后总是会出问题的!

    “……是!下官受教!”

    贺中林似是犹豫了下,却还是应了。

    沐清秋还想要说什么,一旁的飞雪低低的在她耳边说了句,“似乎贺大人有些伤心!”

    “……”

    沐清秋抿唇。

    ……

    比起上次沐清秋来到贺府的时候,府内要闹一些。

    红灯福字也都已经挂了起来。

    沐清秋面带微笑,上穿着浅红色的袍子,和温卿相携,一起与贺中林走进贺府。

    只是当掀开帘帐,沐清秋的嘴角还没来得及绽开一路上早就想好的笑意。就发现屋内老夫人的对面赫然坐着一个人。

    清冷的目光幽幽,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不,是看着他们三个人。

重要声明:小说《超萌兽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