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如欣在一个凳子上坐下来,看着被龙之影带到自己跟前的人,如蝶,慕容云,越一,越四,还有十几个黑衣护卫,注意到这些人看自己的眼神,如欣表清冷,淡漠。

    如蝶怒目圆睁,疯狂,愤恨的看着如欣,嘶吼道:“夏如欣,你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不死,你把我害的这么惨,毁了我的一生,为什么老天不让你这样的人去死。”

    如欣看着如蝶,淡声道:“害了你的一辈子的,不是我,是你自己。”

    “夏如欣,到了现在你还不承认吗?哼!如果不是你在大皇子大婚的那天设计我,我怎么落到那样一个下场,你既然做了为什么不承认,你这个虚伪的人。”如蝶吼道。

    “那天的事,是怎么发生的,我想凭着你的聪明,应该早就猜到了,又何必自欺欺人呢?”

    “不错,我是猜到了,可那又如何?算计你的人是我的母亲,不是我,可是,你却恶毒的把我给算计了,我就是被你给毁了,你让我如何不恨?”

    “夏如蝶你喜欢傅衡,是吗?”

    如欣的话,让如蝶愣了一下,随即冷冷的看着她,恨道:“我问你为什么害我,你说这个干什么?”

    “因为,从广源寺我和傅衡说过话后,你就开始对付我了。”如欣轻声道:“其实,我们可以井水不犯河水的相处下去,可是你却因为莫须有的原因,选择了去害人。”

    “夏如蝶,种什么因,就得什么果,你最开始就种了恶果,那么,最后的苦果当然要你自己来尝,你怨不得任何人。”

    “是,我喜欢傅衡,也因为他去害过你,可我也就是坏了你的名声而已,你却害了我一辈子,你不是比我更狠,更应该得到报应吗?”

    “看来有些事,你还是不清楚,你之所以在大皇子大婚的时候失态,把药撒在你上的不是我,而是,你的母亲。”

    “你说什么?”如蝶睁大眼睛,摇头大声道:“我不信,我母亲怎么会害我?夏如欣你在狡辩,在说谎,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那我就说的具体点,正确的说,是你母亲想害我,可是,我闪躲了一下,药就自然的落在了离我最近的那个人的上,而很不幸,那个人就是你。”

    如蝶瘫坐在地上,眼里一片死寂,喃喃道:“我不信,我不信。”说着如蝶的眼里涌出大滴大滴的眼泪,喊道:“我无法相信,夏如欣,你知道母亲要算计你是不是?所以你躲开了,却让我承受了这一切,说到底害我的还是你,如果你不躲开,我也不会有事,夏如欣你为什么要躲开,为什么要躲开。”

    如欣看着如蝶直到现在还是执迷不悟,淡漠道:“人的一生会犯错,却也要懂得改过,夏如蝶你想过改过吗?”

    “我根本就没错,没什么需要改的,我是最无辜的那个,我是受害者,如果我够狠的话,现在也不会落的现在这个下场。”夏如蝶固执道:“夏如欣,我所有的不幸都是你引起的,你先勾引了我喜欢了那么的久的傅哥哥,又在母亲算计你的时候,让我替你受过,这一切都是你引起的,都是你。”

    如欣听着如蝶的话,眼里的失望一闪而过,看着她和夏如风相似的面容,如欣收起所有的绪,本来如果夏如蝶能够知错,反省,接受,能够放正自己的心态,看着夏如风的份儿上,也许,平淡的一生她还是会拥有的,现在看来在经历了那么多事后,夏如蝶的依然没有改变,反倒是被所谓的仇恨眯了眼,对自己的恨也入了她的骨了。

    如欣缓缓的闭上了眼眸,叹了口气,轻声道:“翼一。”

    “王妃。”

    “带她走。”

    “是。”

    “夏如欣,你要杀了我,是吗?”

    “本来你可以活着的,可是,你错过了。”

    “哼!少在这里虚假意了,我告诉你,你的施舍我不稀罕,我只恨自己没有杀了你。”对于如欣的话,如蝶是完全不信。

    “你怎么想的已经不重要了,带走吧!”

    “是,王妃。”

    慕容云听到如欣对如蝶的处置,本来提着的心,放了下来,知道自己计划的只有这个叫夏如蝶的还有越一,越一自己相信他是不会说的,只要夏如蝶死了,自己就不会有事,慕容云想着,一直紧攥着的拳头,松开了,慢慢的抬头看着如欣,唏嘘道:“王妃姐姐,真是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狠,找了这么多的人来害你,不过,幸好你没事。”

    慕容云说着抚上心口,长长的出了口气,感叹道:“刚才看到她对着王妃姐姐举刀,我真的是快要吓死了,本来我是想冲过去救王妃姐姐的,不过,我好像多此一举了,王妃姐姐原来有人保护。”慕容云说着表有些汗颜。

    如欣听了淡淡的笑了,轻声道:“三公主,听过鳄鱼的眼泪吗?”

    “鳄鱼的眼泪?没听说过,王妃姐姐那是什么?”慕容云用单纯而无辜的眼神看着如欣。

    如欣看着慕容云的眼睛,脸上的笑容褪去,缓缓道:“鳄鱼是一种很凶残的动物,也是很有韧的动物,它每天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猎物,而它在确认了自己的目标后,会看着,观察着,不动神色的接近它的目标,而且,当猎物发现它的时候,它不会急着进攻,它马上就会停下所有的动作,安安静静的呆在原地动也不动一下,像一个不会威胁到你的小绵羊,可是,它却在猎物放松警惕,以为自己是安全的时候,猛地扑过去,咬断它们的咽喉,把它们变成了自己的事物。”

    如欣说完看着慕容云,变得有些不自然的面孔,轻笑道:“三公主,你觉得这种动物,是不是很可怕?”

    “是…。是呀!太可怕了。”

    “那,三公主觉得,这样的动物对着你流眼泪,你会同它,相信它吗?”

    慕容云听了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如欣。

    如欣慢慢的起,看着慕容云清冷道:“三公主,你无辜的眼神,天真的笑容,就像鳄鱼眼泪一样,无法使我相信,只会让我更加的防备,在你用无辜的眼神看一个人的时候,我只会想,你准备什么时候要了她的命,让她成为你生存的更好的目标。”

    “王妃姐姐,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慕容云用长长的指尖刺进里,才能使自己不失控。

    “三公主,你不是皇后的亲生女儿,你的生母只是一个妃子,而且也已经不在了,对吗?”

    “是的,王妃姐姐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并不重要,我只是想提醒三公主一句,你,装的很像,却太过了。”

    “王妃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懂。”

    如欣看着慕容云,淡然道:“一个生在皇宫,那个为了生存而人吃人的地方,你不是嫡系公主,又没有生母保护,你却能安然无恙的活着,而且还过的不错,就已经说明了,你很不简单,如果你的内心,真的如你的表一样单纯,天真,你根本就不可能活到现在,所以,你表现的再无辜,也无法掩饰你外表下的冷酷灵魂。”

    慕容云听了如欣的话,深深的看着如欣,收起脸上无辜的表,冷笑道:“翼王妃果然不简单,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第一次见你。”

    “哈哈哈,第一次就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了。”慕容云恨道:“那么,翼王妃看我做戏一定觉得很好笑吧!”

    “每个人为了让自己活下去,都会选择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所以,三公主怎么选择的和我没关系,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值得我取笑的。”

    “呵呵,翼王妃倒是深明大义的很呀!”

    “三公主高看我了,当三公主为了让自己生活的更好,而算计到我上的时候,我同样感到厌烦。”

    如欣的话,让慕容云眉心跳了一下,却否认道:“王妃姐姐,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从来没想过算计王妃姐姐。”

    “如蝶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三公主为什么会替我挡刀,越一,越四为什么隐藏于暗处,三公主在这次的暗动中,启了什么作用,我很清楚,所以,我没有误会三公主什么,而是现在的事实告诉我,鳄鱼的眼泪果然是不能相信的,也告诉三公主,算计人的时候,就要想着有失败的那一天,轮到自己承担后果的时候,可以否认,却无法抹去,三公主游戏结束了。”

    如欣的一番话,让慕容云脸色惨白,承担后果,这几个字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慕容云清楚的很。

    越一,越四的脸色也十分的难看,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在人家的眼皮子低下进行的,真是可笑。

    如欣看着他们,唤道:“翼一。”

    “王妃。”

    “点了她们的道,大越公主还有侍卫,不能死在我们诏曰,等慕容太子来了,把人交给他,至于诏曰的人,交由皇上,王爷处置。”

    “是,王妃。”翼一走过去,快速的点了他们各自的道。

    “王妃,现在回去吗?”翼一请示道。

    “王爷应该快过来了,我们等一下吧!”

    “是。”

    翼一的话刚落下,就看到轩辕烨出现在了视线内,随着而来的还有慕容祁。

    轩辕烨疾步走到如欣的边,眼里的担忧无法掩饰,直到看到如欣完好无损脸上紧绷的线条才缓和了下来,把如欣拥在怀里,轻声道:“丫头,没事吧!”

    “嗯!我很好。”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如欣回抱轩辕烨,静静的笑了。

    慕容祁看着相拥的两个人,面色复杂。

    “我们回家吧!娘,草还有管家他们该担心了。”如欣放开轩辕烨,扬起小脸暖声道。

    “好,回家。”

    轩辕烨拉着如欣并肩从慕容祁的面前走过。

    “欣儿……。”慕容祁苦涩的声音在如欣,轩辕烨的后响起。

    轩辕烨的脸黑了,看着如欣停下脚步,脸色更是难看。

    如欣回头看着慕容祁,缓慢而坚定道:“求而不得,舍而不能,得而不惜,慕容太子有时候,对于某些人,或者是某些事,其实它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重要,一切都是自己一时的执念而已,因为,如果她对你真的重要,你只会希望她幸福,不会有其它的。”

    如欣说着看着轩辕烨的黑脸,对着慕容祁轻笑道:“慕容祁,因为有他,我很幸福。”

    如欣说完,轩辕烨桃花眼亮了,嘴角上扬的弧度无法抑制。

    慕容祁痛苦的神色再无法掩饰,“欣儿……”

    “慕容祁在你坐上那个高位后,更需要一个真心为你的女子,那样,你才不会太孤单,而我,不合适。”如欣说完拉起边男子的大手,看着他晶亮的桃花眼,微笑道:“我们走吧!”

    “好。”

    慕容祁看着如欣远去的背影,眼里满满的伤感,欣儿你不懂,就算对我真心的女子就算找到,可,我的心却已经遗失了,此生也许我都将会感到孤单。

    皇宫

    轩辕墨冷冷的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轩辕治,把手里的茶递到他的面前,冷漠道:“治儿,你给朕的这一杯水,朕,赐给你了。”

    轩辕墨看着轩辕治瞬间惨白的脸,面无表道:“把它喝了。”

    “父皇,儿臣……”

    “为什么不接?”

    “父皇,这是儿臣孝顺你的,儿臣……”

    “孝顺朕的?哈哈哈,你可真是朕的好儿子呀!”

    “父皇……”

    “刘公公。”

    “老奴在。”

    “把龙之影的人叫来。”

    “是,皇上。”

    刘公公走到御书房的门口,看着守在门口的护卫,客气道:“龙护卫,皇上有请。”

    龙之影的护卫对着刘公公点了点头,抬脚走了进去。

    “皇上。”

    “起来吧!”

    “是。”

    “把轩辕治带下去,杯子里的水给他喝了。”

    “是,皇上。”龙之影接过轩辕墨手里的杯子,转架起轩辕治就走。

    “父皇,我错了,我错了,父皇,你饶过儿臣这一回吧!父皇……”轩辕治挣扎着,叫着,却没有撼动轩辕墨一点,直到他的影消失,声音听不到,轩辕墨的面色都没有一丝的变化。

    在大越离开的第二天。

    轩辕墨的几道圣旨,让诏曰的百姓震动了。

    大皇子轩辕治,忽然得急病暴毙,皇上下令,封轩辕治为荣亲王,一切规格按照诏曰王爷之礼,三后,大葬于皇家陵墓。

    皇上下旨:张丞相,张蒙,谋逆,不忠,其心可诛,特下令,诛九族,张蒙斩立决。

    皇上下旨:当今皇后,谋害翼王妃,居于冷宫,永世不得出。

    京城第一望族张家一夕之间倒台,并眨眼间消失于世间,让人不感叹,心惊,帝王之怒,之威。

    所有的事结束后。

    轩辕烨去了宫里,和轩辕墨两人关在御书房正正一个下午,具体说了什么没人知道。

    刘公公只知道,翼王走后,皇上一夜没合眼,各种绪在轩辕墨的脸上来后变幻。

    同时间,一辆马车缓缓的出了诏曰,往不知名的方向驶去。

    不久后,翼王,翼王妃从京城消失不见的消息,慢慢的传开了,这一消息震惊了整个诏曰,而对于他们突然不见的原因,还有他们可能会去的地方,开始了各种说法,猜测。

    夏家

    夏如风看着手里的信,还有一些做生意用的方法,方式以及厚厚的一沓银票,眼角慢慢的湿润,仰头看着天空,在看到自由飞翔的鸟儿时,露出笑容,欣儿,还是离开了,可是,她一定很开心吧!欣儿,大哥哥祝你幸福。

    ------题外话------

    亲们,想看那个娃子的番外,赶紧提提,明天写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