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大结局

    翼王府

    草眼睛冒火,脸色十分难看的看着刘嬷嬷,还有她带过来的年轻女子,一大早,刘嬷嬷就来到翼王府求见自己小姐,本来,自己看刘嬷嬷在夏府的时候,对小姐还可以,为人也还算公正,看到她来,自己还客气客气的接待了她,可是,怎么也没想到,她来的目的竟然是给小姐添堵的,特别是在看到她后那个年轻女子的容貌,还有那矫揉造作的狐媚样的时候,更是恨不得去扇她两巴掌。

    如欣倒是很平静,淡然的看着眼前的两人,悠闲的喝着茶,对着刘嬷嬷随意道:“刘嬷嬷你刚才说,这个女子是祖母送给我,让她替我调理体的,是吗?”如欣说着扫了一眼,刘嬷嬷后的那个女子,嘴角扬起淡笑。

    “是……是的。”刘嬷嬷低着头很是不自在道。

    “是吗?”

    “是……。”刘嬷嬷的话,还有没说完,年轻女子嗔腻插嘴道:“是真的,王妃姐姐。”

    她的称呼让如欣挑眉,草就再也忍不住猛地冲到她的面前,气的满脸通红,训斥道:“你给住嘴,你是什么东西,谁准这么唤我家小姐的,还有,我家小姐最不缺的就是替她调理体的人,你给我滚。”

    年轻女子听了草的话,不高兴的看着草,嘟着嘴反驳道:“你这丫头说这话,可就不对了,我这样称呼只是对翼王妃的尊敬而已,你这么激动干什么,还有,我知道翼王妃不缺替她调理体的人,但是,我是夏老夫人派来的,这是不同的。”

    如欣抬手制止草要反击的话,声音里带着一丝笑意道:“哦!你有什么不同的?”

    “当然不同了,我来,代表老夫人对王妃的关心,这是老夫人的一片好意,王妃姐姐你可不能拒绝,要不然就是陷老夫人于不仁呀!”

    “不仁?为什么这么说呢?”如欣扬眉道。

    女子摇曳多姿的走到如欣的跟前,媚道:“王妃姐姐,你不知道,在您生病的那段子里,很多人,看老夫人只是给王妃送了点补品,其他的什么表示都没有,有些外人的看了,都说夏老夫人对您的关心不够,不是一个好祖母,老夫人为此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女子说着不平道:“王妃姐姐你说,老夫人那么好的一个人,她们怎么能这么说她呢?所以,这次老夫人派我来,一是,为王妃姐姐调理体,二是,也让那些说三道四的人看看,夏老夫人她对王妃的良苦用心,还老夫人一个公道。”

    女子巧舌如莲的一番话,让如欣脸上的笑意扩大,点点头道:“嗯!你说的有道理,祖母这么关心我,我怎么也不能拒绝的,要不然岂不是不孝了。”

    “王妃姐姐果然如老夫人说的那样,是个深明大义,孝顺有加的人。”女子眼里透着得意,开心道。

    “小姐……。”草急道,小姐怎么能这么说呢?老夫人她明显就是居心不良,小姐怎么可以应下。

    刘嬷嬷抬头,意外,惊讶的看了如欣一眼。

    “你叫什么名字?”如欣没在意草还有刘嬷嬷的反应,看着年轻女子轻声道。

    “王妃姐姐叫我玲珑就可以了。”

    如欣点了点头,对着刘嬷嬷道:“刘嬷嬷,你回去告诉祖母,她对欣儿的用心,欣儿很感谢,人我就留下了。”

    “王妃,其实……。”刘嬷嬷言又止。

    “刘嬷嬷,王妃姐姐已经答应了,你没听到吗?你赶紧回去禀告了老夫人吧!”玲珑看刘嬷嬷想说什么,打断道。

    “是,老奴知道了,老奴告退。”刘嬷嬷看着玲珑叹了口气,转离开了。

    等刘嬷嬷离开了,玲珑看着如欣献媚道:“王妃姐姐,我现在就给你炖个汤吧!”

    “我刚吃过饭,还不饿,你先下去休息一下吧!我让下人先给你准备住处。”

    “王妃姐姐你人真好。”

    如欣浅浅的笑了一下,轻声道:“下去吧!”

    “是,我收拾好东西就来侍候王妃姐姐。”

    “嗯!”

    等玲珑离开了,草急道:“小姐,你怎么可以把她留下呢?你看她那样,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老夫人让她来,一定是有目的的。”

    “我知道。”

    “知道?小姐,你……你知道,为什么还要把她留下。”

    “这个不重要。”如欣看着草不明的神色,平静道:“草,去把翼一叫来。”

    “是,小姐。”

    如欣看着草的背影,慢慢的靠在软榻上,墨黑的眼眸深不见底。

    夏家

    “她收下了?”夏老夫人看着刘嬷嬷睁大眼睛,有些不信道。

    一旁的二姨娘在听了如欣把人留下了,眼里闪过惊喜,还有狠算计。

    “是的,老夫人。”

    “那,她可有说什么?”

    “王妃只说感谢老夫人的良苦用心。”

    这句话,让老夫人听了心头一跳,不喜道:“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是在讽刺我吗?”

    刘嬷嬷听了没有说话。

    “老夫人你想太多了,王妃她肯定是真心的感激你的。”二姨娘恭维道:“像你老这么为孙女着想的祖母能有几个,婢妾看着都觉得感动呢!”

    老夫人现在虽然没有以前精明了,可也蠢到去相信,二姨娘说的这些话,老夫人皱眉,本来自己听二姨娘的给如欣送个人过去,也就是想单纯的给她添点赌,她收不收都不重要,只要让她心里不痛快两天,自己就高兴,可是,自己怎么也想到,她竟然收下了,老夫人不解,凭着那个丫头的狡猾,她不可能看不出,自己送那样一个年轻貌的美女人,送翼王府的真正用意,她怎么会收下呢?老夫人在疑惑的同时也有些不安,特别是在想起翼王爷那个魔王,心里开始后悔。

    老夫人复杂的神色,二姨娘看在眼里,心里冷笑,无论你现在是怎么想的,哪怕是后悔,也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你说她怎么会收下呢?”老夫人看着刘嬷嬷,二姨娘问道。

    “这个,老奴也不知道。”

    “这有什么好疑惑的,正所谓:长者赐不能辞,翼王妃她收下是正常的。”二姨娘扬眉道:“再说了,老夫人把玲珑送过去是给她调理体的,完完全全是一片好意,她没有理由拒绝长辈一片好意。”

    “好了,这些虚假的话,就不要在我的面前说了。”

    “老夫人,那婢妾就说句实话,如果玲珑在翼王府期间真的发生了什么事,只能说翼王爷他自己过不了美人关,和我们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糟蹋了一个如花的女子,也辜负了老夫人用心,反倒是我们要追究翼王府的不是。”

    老夫人皱着的眉头舒展了,点头道:“你说的对,我有没做什么,不需要心虚。”

    “老夫人这么想就对了。”二姨娘蛊惑道:“再说了,如果玲珑真的和翼王爷发生了什么,那对我们夏家来说绝对是好事。”

    “怎么说?”

    “老夫人你想呀!翼王爷在诏曰有着什么样的影响力,我们都知道,我们也一直希望跟翼王府牵上关系,现在虽然看起来翼王妃是我们夏家的人,可是,她却完全指望不上,也不跟我们一心,但是,玲珑就不一样了,如果她成了翼王爷的人,凭着我对她的恩,她一定会想向着我们夏家,那样的话,老夫人也不需要处处都忍着翼王妃了,这是两全其美呀!”

    “说的有道理,可是,翼王爷他能看上玲珑吗?”

    “现在看上看不不上都无所谓,只要玲珑能成为翼王的人就行。”

    老夫人听了大惊,道:“你的意思是,让玲珑……。”

    “老夫人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要是连累了我们夏家怎么办?”

    “老夫人这你就不用担心了,你不要忘了玲珑是干什么的,她是学医的,事后翼王爷绝对不会发现什么的。”

    “翼王爷就是什么都没发现,可是,谁有能保证他会放过玲珑吗?要是他杀了她呢?”

    “婢妾想不会,有那个男人舍得杀了玲珑那样的妙人儿。”二姨娘很是自信。

    “你很了解玲珑?”

    “当然,要是不打听清楚的话,婢妾怎么敢用她。”

    “她靠的住吗?”

    “绝对靠的住,她家里已经没什么人了,就她一个,小的时候,为了生活她就学了一的医术,再加上婢妾曾经救过她,她如果能成了翼王爷的人,一定会为我夏家带来好处的。”

    老夫人听了二姨娘的话,点点头,刚才那么一点后悔绪已经完全打消了,甚至开始期盼玲珑能赶紧成为翼王的人,为夏家带来好处,也狠狠的打击一下夏如欣,看她还怎么在自己的跟前嚣张。

    皇家驿站

    慕容云在得知慕容祁可能马上要回大越后,在经历了心急,慌乱后,就开始沉默,随后在房间了呆了一整天,而这一天,慕容祁都没有露面,这也让慕容云开始思索,眼下自己的处境。

    天时,地利,人和,这三样现在自己是一样也都没占到,本来如果慕容祁呆在诏曰的话,自己还可以争取接近翼王的时间,也可以用慕容祁为自己后来的打算做掩护,可是现在,慕容祁突然却要回大越了,自己以前的打算全部都要废了,而且,在马上要离开诏曰这么紧张的时间里,慕容祁他竟然没急着跟自己商量怎么接触到翼王府和翼王,这也让慕容云感到,慕容祁可能也是因为时间的关系,对自己这种慢慢靠近翼王的办法已经拖不起了,他已经有别的打算了,可是,这也就预示着,自己对他不再有用了。

    慕容云皱眉,脸色难看,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可就惨了,自己来诏曰的时候被宫里的那些人嫉妒,也愤恨,她们一定会在慕容琳的耳边,添油加醋的说自己来诏曰的目的,那么,如果慕容琳知道是因为她不行,才让自己来的,她一定会记恨上自己的,皇后也不会放过自己的,还有皇上,他看自己没有可利用的价值,自己的死活他是绝对不会管的。

    慕容云想着握紧拳头,咬牙,不行,绝对不行,自己不可以回大越,一趟诏曰之行,大越已经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了,自己一定要留在诏曰,而自己留在诏曰的最好人选就是翼王爷,现在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也没有时间犹豫了,有些办法就算冒险自己要要试一试了,慕容云慢慢的从衣袖了,拿出一张纸条,看着上面的字,眼睛微眯。

    皇宫御书房

    轩辕墨抬眼看着坐在一旁的轩辕烨,面色凝重,低沉道:“现在各方都有动静,虽然目的不同,可是,朕猜测都是针对你的小王妃的。”

    “我心里有数。”轩辕烨表淡漠,好像很平静,但是桃花眼里却风暴聚集,让轩辕墨知道,轩辕烨他在生气。

    “烨儿,你有什么打算。”

    “小丫头不会再出事。”

    轩辕烨的话,让轩辕墨知道他做好的全面的防备,不容有失。

    轩辕墨想起这次的暗动中,也有着轩辕治的影子,除了对他的失望,还有对轩辕烨的歉疚:“烨儿,治儿他……。皇兄很抱歉。”

    轩辕烨转头,平静道:“皇兄,轩辕治他不再适合这个位置。”

    轩辕墨听了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也清楚。”轩辕墨皱眉,治儿在皇后,轩辕景,张蒙的影响下,已经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他急了,一个帝王要具备的心,韧,智谋他都没有,他只占了一个心狠手辣,他的这种格对诏曰不是福。

    “皇兄,我把龙之影给你留下一部分,以防万一。”

    轩辕墨听了微微愣了一下,刚才因为轩辕治心里带来的寒意散去,眉目舒展暖声道:“烨儿,在皇家这冰冷的地方,我有你这样的弟弟,是幸运的。”

    轩辕烨扬起一抹淡笑,轻声道:“我亦是。”

    “烨儿……”轩辕墨眼角湿润,却觉得心里开心的很,伸手拍了拍轩辕烨的肩膀,满足道:“烨儿,皇兄有句话,一直都想对你说。”

    “什么?”

    “烨儿,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这个哥哥的边。”轩辕墨的声音带着一丝颤音,为帝王需要强大的心智,也要能忍受孤独,可有的时候,也更加的需要温暖,而轩辕烨就是轩辕墨一直以来的温暖。

    在父皇准备放弃自己的时候,他在。

    在母后厌弃自己的时候,他在。

    在敌人的剑刺向自己的时候,他在。

    而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的儿子却针对起他最珍贵的人,也许,还有自己这个父亲,烨儿,他还在。

    “烨儿,皇兄这里的人足够,你还是把人都带走吧!保护你的王妃重要。”轩辕墨暖笑道。

    “皇兄,龙之影这最可靠的人,有他们在你这里,我会放心很多。”

    “不用,皇兄边的也都是最可靠的,你不用担心我,再说了,轩辕治他不一定会有动作。”

    “皇兄,我不想先皇的那一幕发生在你的上。”轩辕烨冷道:“人,一定要留下,如果轩辕治没对你出手,他会是一藩王,永不回京的闲赋王爷,可是,如果他动手了,那,他不再是你的儿子,我的侄子,他是皇位下的牺牲品,龙之影绝不留。”

    轩辕墨没有什么意外,虽然眼里闪过苦涩,可随即恢复平静,皇家就是这样,夫妻不是夫妻,父子不是父子,皇家就像是一个大的练兽场,机会给了所以生在皇家的人,就看你能走到那一步,选错了一步,就不会再有从来一次的机会,无论你是谁,都是一样的。

    轩辕墨不再反驳,点头道:“嗯!皇兄知道了,一切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我也希望他能好自为之。”

    “烨儿,你回去后也给欣儿打个招呼,让她有个心理准备,也有所防备。”

    “臣弟知道。”

    “慕容祁过两天要离开了,朕会给他办一个欢送宴,烨儿,你那天和欣儿也来吧!也让所有的事,都在那一天结束吧!”

    “嗯!臣弟知道。”轩辕烨表风云莫测。

    皇家驿站

    慕容祁对着越一,沉声慎重道:“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记住,那天绝对要万无一失,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知道吗?”

    “是,属下知道。”

    越四在一旁神色不定道:“主子,真的要这么做吗?为了一个女子真的要和诏曰对上吗?”

    “本宫不想和诏曰对上,可本宫也绝对不想失去欣儿,所以,才选择了这个办法。”

    “可是,主子,这个办法的漏洞很多,最后一定会被翼王发现的。”

    “只要你们成功了,只能说明翼王他没有能力保护好欣儿,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他这样也就不配拥有欣儿,本宫一定要把欣儿带走,不惜一切代价。”慕容祁厉声。

    “主子……”越四,还想说什么却被越一打断了。

    “越四,不用再说了,我们都听主子的安排。”

    “越一……。”

    “好了,你跟我一起再去确认一下,那天的部署是否有遗漏。”越一给越四打了个眼色,对慕容祁正色道:“主子,我们先下去了。”

    “嗯!去吧!”慕容祁看越一,越四下去了,起走到窗口,眺望翼王府的方向,欣儿,不管你是否会记恨本宫,本宫都要赌上一赌。

    “太子哥哥。”

    慕容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慕容祁回头,皱眉道:“什么事?”

    “太子哥哥,我听说我们快离开诏曰了,是吗?”慕容云神色有些不安。

    “不错。”慕容祁没有隐瞒。

    “那我……”

    “你也跟我一起回去。”

    “可是翼王府那边要怎么办?”

    “这个你就不要管了,本宫会看着办。”

    “哦!”慕容云应完后,低着头,看不起神色。

    慕容祁也没说话。

    过来一会儿,慕容云抬头,带着坚定还有祈求道:“太子哥哥,我知道我们什么也没帮太子哥哥做,没资格要求什么,可我,太子哥哥你也清楚,如果我这样回诏曰的话,我的子一定很难过,所以,我想求太子哥哥一件事,请太子哥哥答应我。”

    慕容祁听了面无表,随口道:“想求我什么?”

    “我想求太子哥哥,等回到大越后能亲自给我挑选一个驸马,让我可以依靠,当然,这个驸马不需要太过的职位,只要能保我衣食无忧,人靠的住就行。”

    慕容祁听了慕容云的要求,缓缓的笑了,莫测道:“慕容云,你果然聪明。”

    “太子哥哥,我……只想活着。”

    慕容祁的脸色看不出喜怒,静静的看了慕容云一会儿,才开口道:“你的要求,本宫答应。”

    慕容云眼里闪过狂喜,激动道:“太子哥哥,谢谢你。”

    “嗯!下去吧!”

    “好。”慕容云高兴道,在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转了回来。

    “还有什么事吗?”

    “太子哥哥,马上就要回大越了,我能出去转转吗?”

    “去吧!”

    “是。”慕容云听了喜形于色,欢喜的退了下去。

    慕容云走出慕容祁的房间,欢喜的表褪去,脸上是讽刺的冷笑。

    当慕容云带着丫头走到院里,在转角处看到越一,越四的时候,眼神闪,脚步顿住,扭头对着后的丫头,懊恼道:“我真是糊涂,要出去转转却忘了拿银票了,你快回我的房间去拿一下吧!”

    丫头听了不喜,嘟着嘴巴道:“公主,你怎么这么好忘事呀!”

    丫头的语气让慕容云的眼里闪过杀意,却转瞬即逝,撒道:“是,是,我错了还不行吗?等一下,我买个好东西送你,好不好。”

    “那好吧!公主你说的话,可不要忘了。”丫头的脸色好看了一点,又确定了一遍,在看到慕容云点头,这才转回房间去拿银票了。

    慕容云看她连问自己银票在哪里都没问,就去了,眼里的杀意更浓,暗道:这个丫头一定要尽快的除掉。

    慕容云收起心思,偷偷的看了一眼,还在转角处的越一,越四,故作不经意的走到墙壁,屏住呼吸,直到能听到他们的对话,才停了下来。

    “越一,你为什么不让我说?拦住我干什么?你该知道,主子他如果真的把翼王妃劫走了,一定会激怒翼王爷的,这后果会有多严重你该清楚的。”

    “越四,你不要急,你说的我都知道。”

    “知道你还跟着主子错误的决定走,你怎么不劝劝主子。”

    “越四,关于夏小姐的事,我们在主子那里说过很多次了,可是,结果你也都看到了,主子他根本就听不进去,而且这么做的后果,你以为主子他不清楚吗?要不然,主子也不会说出不惜一切代价这句话,越四,主子他是入了夏小姐的魔了,我们阻止不了主子的。”

    “难道,就这样任由主子错下去吗?一点办法都没有吗?”越四脸色郁道。

    “要说办法,其实还是有一个的。”

    越四听了眼前一亮,急道:“什么办法你说。”

    越一把自己的想法对越四讲了一遍。

    转角处的慕容云听着越一的话,脸色晴不定。

    越一的话说完后,越四瞪大了眼睛,手心汗湿紧张道:“越一,这么做好吗?”

    “越四,这是断了主子执念的最好办法。”越一说着苦笑道:“不过,我们两个的命是绝对保不住了。”

    越四听了沉默了,过了一会儿,越四眼神坚定义无反顾道:“越一,就按你说的办吧!”

    “越四,你要想清楚。”

    “我想的很清楚,为了大越,为了主子,我们两个死了也是值得的。”

    “好,说的好,值得。”越一抿嘴应道。

    丫头拿着银票,不慌不忙的走到慕容云的边,递到她的面前,随意道:“公主,给你。”

    丫头说完,却看到慕容云没有反应,表辩护莫测,不知道在想什么,丫头看了不快,提高声音道:“公主,公主,你在想什么?”

    丫头的高嗓音,让慕容云回神,还来的及说什么,就看到越一,越四来到了自己的眼前,慕容云看了心里一跳,表迅速转换,嘟着嘴巴不高兴道:“你叫什么,我在想等一会去街上,要买些什么东西,你这样一叫,吓的我什么都忘记了。”

    越一和越四听了慕容云的话对视一眼,抬脚走到慕容云的跟前,抱拳见过礼后,越一看这慕容云微笑道:“三公主怎么在这里?”

    “哦!我打算去街上逛逛,路过这里,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慕容云不解道。

    越一,仔细的看这慕容云的眼睛,又看了一眼她后的同样迷惑的小丫头,才开口道:“当然没什么不对。”

    “那我走了。”

    “公主,你出门跟太子下说过了吗?”越一问道。

    “嗯!太子哥哥说我们要回大越了,让我好好的逛逛。”慕容云欣喜道。

    “要属下陪同吗?”

    “不用了,我不去远的地方,就在附近随便逛逛,一会儿就回来。”

    “好,公主去吧!”

    “嗯!”慕容云抬脚从他们的面前走过。

    越一,越四看着慕容云的背影,若有所思。

    “越一,你说我们的话,三公主听到了吗?”

    “很难说。”

    “可是,我看公主还有那个丫头的表,好像什么都没听到。”

    “越四,你可不要小看了这个三公主,主子曾经说过,这个三公主藏的很深,而且,一向会用天真,无辜的表欺骗人。”

    “那要怎么办?如果她听到的话,再告诉了太子,我们就什么也做不了了。”

    “告诉太子还不是最坏的,如果她告诉翼王的话,那才是最坏的结果。”

    “她怎么会告诉翼王?”

    “很难说,人心难测。”越一冷笑道:“越四,你去偷偷的跟着三公主,记得千万不要让她接近翼王府。”

    “好。”越四说完,闪快速离开。

    越一皱眉,看来要得到确切的答案,还要从那个小丫头那里着手了。

    翼王府

    轩辕烨从宫里回来,看着老管家问道:“王妃呢?”

    “在小花园里看书。”

    轩辕烨听了,点了点头,提步往花园走去。

    “王爷。”老管家看着王爷的背影,低头思索了一会儿,忽然出声叫住了轩辕烨,疾步走到他的跟前,脸色不是很好看。

    轩辕烨顿住脚步,转头看着老管家的表,皱眉道:“什么事?”

    “王爷,老奴知道这些话,逾越了,可是,老奴还是想说,夏家老夫人真的是太不知好歹了。”

    听老管家提起夏家,轩辕烨沉声道:“发什么什么事了?”

    老管家气愤道:“王爷,你不知道,前几,就是很多人来府里做客的那次,这个夏老夫人也就是王妃的祖母,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竟然对王妃横挑鼻子竖挑眼的,给王妃没脸,但是,当时王妃没说什么,老奴也想着她是王妃的祖母,也就忍了下来了,可是,老奴真没想到,她看王妃对她忍让,现在竟然欺负到了王妃的头上。”

    老管家喘了口气,义愤填膺道:“今天,她竟然打着给王妃调理体的名义,给王妃送了一个女人过来,王爷,你是没看到那个女人,不三不四,样子轻佻一看就不是一个好女人,就她这样的女人,给我们翼王府做下人都不配,王爷,老奴看,夏老夫人她根本就没按好心,她是来给王妃添堵的。”

    轩辕烨在老管家开始说起夏老夫人的作为,很是沉的脸色,却在听到老管家说,不三不四,轻佻的女人时,眉毛也轻轻的挑了起来,看着老管家的眼神也慢慢变得莫测不定。

    一旁的翼四,翼五,也从开始恼火的神色,慢慢的低下了头,肩膀耸动类似闷笑。

    老管家一番正义的说辞在轩辕烨莫测的眼神中,渐渐的低了下来,有些不自然道:“王……。王爷,老奴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没有。”

    轩辕烨话落老管家松了口气,脸上露出笑意,可是,笑脸还没展开,就别轩辕烨接下来的话,僵在了脸上。

    “只是,怨妇的口气,本王很不习惯,以后不要说了。”轩辕烨说完,不去看老管家瘪红的老脸,还有翼四,翼五的嗤笑声,往花园走去。

    翼四,翼五,在看到轩辕烨远去的背影,才狂笑出声。

    “你……你们笑什么,我这也是好意。”

    “知道,我们知道,哈哈哈哈……。”翼五说着,还是笑个不停。

    老管家看他们使劲的笑话自己,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就要离开,却被翼四给攥住了胳膊。

    “翼四,放开,你们继续笑,老奴要去守门了,省的什么猫和狗啊的都来我们翼王府作怪。”

    “是,老管家不要生气,我们错了,错了,你老别生气。”翼四,翼五抱拳配着不是。

    “老管家,你的用心我们知道,你是怕那个女人怕坏了王爷和王妃的感对吧!”

    “没错。”老管家想起往事,感叹道:“王爷,王妃经历了那么多苦难才在一起,如果让这些不安好心的女人破坏了,就太冤枉了。”

    “老管家,你不要担心,你也说了,王爷和王妃是经历了很多才在一起的,他们不会被任何人破坏了彼此的感的。”

    “王妃,王爷对彼此的用心老奴当然知道,可是,放一个这样的女人在府里,谁能保证不会出事。”

    “你是说,王妃把这个女人留下了?”翼四反问道。

    “可不是,要不然老奴也不会着急了,也不知道王妃是怎么想的,怎么可以留下这么一个女人呢?”

    “老管家,翼四,王妃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们都知道,我倒是觉得王妃这样做,一定有她的打算的。”

    “真的?”

    “我们就等着看吧!”

    轩辕烨走到花园里,看着与往不同的场景,桃花眼眯了起来,小丫头神色淡淡的坐在软榻上,却没有看书,而是在听一个陌生女子说话,草则是眼睛冒火的盯着那个陌生女子,至于,柳氏就是有些担忧了。

    轩辕烨缓步走了过去,如欣最先看到轩辕烨,对她扬眉一笑。

    轩辕烨看如欣完全不受影响的样子,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看到轩辕烨,草疾步走到他的面前,完全是看到救世主的样子,激动道:“王爷,你终于回来了。”

    而本来在说话的玲珑,在看到轩辕烨后,一下子就顿住了,嘴巴大张,痴痴的看着轩辕烨,眼里的惊艳,震惊无法掩饰。

    看到轩辕烨回来,柳氏也松了口气,起道:“王爷回来了。”

    “嗯!”轩辕烨对柳氏点点头,坐在如欣的边,脸部线条柔和了下来,轻声道:“丫头,今天怎么样?”

    “很……”如刚开口,就被从看到轩辕烨妖孽般容貌中回神的玲珑接了过去,玲珑摆出妹美美的姿态,看着轩辕烨柔道:“回王爷的话,王妃姐姐今天过的很愉快,我们相处的很好。”

    玲珑的话,让如欣挑眉,但是在看到轩辕烨紧抿的嘴巴,轻笑出声。

    轩辕烨狠狠的瞪了如欣一眼,看着玲珑冷声道:“滚下去。”

    玲珑怔忪,看着轩辕烨不敢置信道:“王爷,在……在说我吗?”

    “翼二。”

    “主子。”

    “带下去。”

    “是。”

    玲珑在翼二掐住她的胳膊时才确定,轩辕烨真的是要自己滚下去,在吃惊的同时,更是不甘道:“王爷,我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王爷,我叫玲珑,是夏老夫人……。”

    翼二看到主子不耐的神色,伸手点了她的道,然后在玲珑愤恨的眼神中,迅速带她离开。

    轩辕烨对玲珑的态度,让柳氏眼里的担忧褪去,眼里满是喜色。

    而玲珑的狼狈,让草觉得自己瘪了一天的气终于顺了,对轩辕烨更加的恭敬,“王爷,奴婢去给你做好吃的去。”

    “我也去。”柳氏知道翼王爷和欣儿可能有话说,也就附和着草的话,和她一道离去。

    “草这丫头胆子越来越大了,只说个你大王爷做好吃的,完全忘了我这个小姐。”如欣好笑道。

    “你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了。”

    “我的胆子一向很大,夫君不是早就知道吗?”

    “留下那个女人干什么?”

    “长者赐不敢辞,所以就留下了。”

    “少打马虎。”

    “呵呵,也没什么。”如欣神色淡了下来,清冷道:“夏老夫人纠缠不清的游戏,我真的有些厌了,而留下这个女人,她一定会高兴的,这也算我最后送个她的礼物。”

    “最后?”

    “对,最后。从此断了吧!”

    “那,这个女人你打算留到什么时候。”

    “翼一回来后,再做决定。”

    “赶紧弄走。”

    “夫君不喜欢?”

    “夏如欣,少用这种口气给本王说话,本王不喜欢。”

    “是,我错了。”

    如欣调皮的样子,让轩辕烨无奈一笑,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低声道:“好了,外面有些凉了,进屋吧!”

    “好。”如欣起,看着轩辕烨依然皱着的眉头,轻声道:“轩辕烨,有什么让你为难的事吗?”

    如欣的话,轩辕烨没有否认,点头道:“说不上为难,只是对有些事感到厌烦。”

    “我能知道吗?”

    “嗯!吃过饭,告诉你。”

    “好。”

    张家

    张蒙看着轩辕治,脸上有着孤注一掷的决心,厉声道:“大皇子,有些事是不能拖的,也拖不起,如果真的等皇上开口定下太子的那天,一切就无法挽回了。”

    轩辕治当然知道,可是仍然有些犹豫不定,眉头紧皱低声道:“外公,我们都还没准备好,我们就这样和皇叔对上,我怎么想都觉得很不安。”

    “准备?等到你准备好的话,你的动作也一定被他们察觉了,你想成功更难,还不如现在突然一击成功的机率大,而且,现在你也看到了,翼王他是怎么对我们张家的,是怎么对你母后的,从这两件事你还看不出吗?翼王,他是绝对不会支持你成为太子的,恐怕连二皇子,三皇子也不行,最重要的是,你母后的体状况也拖不起了,要是你母后有个万一,你的处境堪忧呀!”

    “说到母后,她的体一向很好的,怎么突然间就垮了呢?”轩辕治暗恼。

    “没什么好不明白的,李太妃因为当初的皇位之争,对我们张家有着很深的恨意,她一定是对你母后做了什么手脚,当然,除了李太妃,翼王他也有很大的可能对你母后下手,毕竟,冷宫那个地方,想要悄无声息的害一个人,还是很容易的。”

    张蒙说着,沉声道:“大皇子,你不能犹豫了,如果你现在不动手,等你母后去了,新皇后即位,皇上现在又在鼎盛之年,新皇后怀上龙种并不是什么难事,如果新皇后一旦有了自己的嫡子,要说,这个孩子不跟你争夺皇位那是决不可能的,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你的处境就更加的艰难了,新皇后娘家的支持,还有翼王的反对,而我们张家那个时候已经落寞了也是很有可能的,这样局势就变成了一边倒,对你就更加的不利了,可现在就不同了,你母后还在,你是唯一的皇家嫡子,你父皇不在的话,你继承皇位那是顺理成章的事,就算是翼王反对也什么没用的,因为你是名正言顺的,谁也阻止不了。”

    张蒙的话,让轩辕治最后的一丝顾虑打消,咬牙道:“外公说的是,不过,这是一条没有回头机会的路,一旦失败了我们都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这个我很清楚。”张蒙有成竹道:“只要按我们现在的部署去做,一定会成功的,还有,就是最重要的就是轩辕景的那边,你一定要派个武功高强,可靠的人在他的边,一定要确保不能伤害到旋儿。”

    “外公放心,我已经派人过去了。”对于张蒙的心思,轩辕治很了解,要是张璇出事了,那么,就算是自己成功即位了,皇后之位也跟张家没关系了,这个结果,对于张家来说,不亚于竹篮打水一场空,张旋的地位是张家确保长盛不衰的基本保障,他当然特别在意张璇的安全,而自己在这个紧要关头,当然也不会因为这一点小事,和张家有什么分歧,冷了张家的心。

    张蒙听了眼神透着满意,欣慰道:“大皇子有心了,这样一切都没问题了。”

    诏曰街头

    慕容云走在诏曰的街头上,想着越一,越四的对话,又想起自己这次出来的目的,一个计划慢慢的在慕容云的心里成型。

    慕容云看着前面,一脸兴奋,好奇,在两边的小摊上,看个不停的丫头,出声唤道:“红缨。”

    “公主,有什么事吗?”红缨回到慕容云儿的边,问道。

    “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下。”

    红缨听了不高兴道:“公主,我们刚出来,你怎么就累了,奴婢还没逛够呢!”

    “那,你去转吧!我在前面的茶楼等你。”

    “好啊!”红缨说完,看了一眼,慕容云的钱袋,嘟着嘴巴道:“可是,奴婢没钱。”

    “诺,这个给你。”慕容云从钱袋里抽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递给了红缨。

    红缨接过,看了看银票上面的数字,第一次对慕容云恭敬的行了奴婢礼,高兴道:“多谢公主。”

    “你去吧!”

    “好,公主你在茶楼呆着不要乱走,奴婢一会儿就回来。”说完不等慕容云回应,就跑开了。

    慕容云冷冷的看着跑远的红缨,眼底的森让人看着心惊。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蒙面的女子走到了慕容云的边,轻声道:“公主,我们谈一谈。”

    慕容云转头,看了一眼自己边这个面容幽黑,蒙面的女子,点头,却不给她领路的机会,率先走了前面一个稍微僻静的地方,才停下脚步。

    “公主,可真是谨慎的很呀!”蒙面女子轻笑道。

    “废话就不要说了,你给我那张纸条是什么意思?”

    “就是上面写的那个意思,公主如果想成为翼王府的女主人,就一定要除掉现在的翼王妃,而我,能帮你这个忙。”

    “本公主从来没说过要成为翼王妃,你是不是搞错了?”

    “呵呵,公主如果你真的没想过成为翼王妃的话,那么,今天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不是吗?”

    慕容云表一僵,眯着眼睛看着蒙面女子,低声道:“本公主好像小看你了。”

    “公主,如果我真的是个笨蛋的话,那我说能除掉翼王妃怎么能让你信服呢?”

    “说的也是,不过,就算你有真本事,我又凭什么相信你?”

    “公主如果想成为翼王妃的话,现在也只能选择相信我,因为在诏曰,能帮公主的只有我而已。”

    “你是不是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也太自信了?你可不要忘了,我是大越的公主,能帮我的人有很多,并不是非你不可。”

    “呵呵,公主同样的道理,如果真的有那么多人帮你的话,你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你是谁?”一番谈话,让慕容云有些忌惮。

    “公主你不用想太多”蒙面女子正色道:“我也给公主透个底,好让公主安心,我只想除掉翼王妃,我绝对没有一丝一毫想伤害公主,算计公主的意思。”

    “那你为什么找上我?”

    “因为我们的目标一样,都是翼王妃,而且,有我的加入,公主不需要自己动手,就可以除掉自己的劲敌,公主这你有何乐而不为呢?”

    “我很奇怪,你为什么想除掉翼王妃?”

    “因为,她是我此生最恨的人,我和她绝对不可以同时活在这个世界上,但是,我不想死,那么只有她死,所以,公主你完全可以相信我,我只想杀了翼王妃,绝对不会伤害公主的。”蒙面女子咬牙,眼里是无法掩饰的滔天恨意。

    慕容云看到蒙面女子眼里的恨意,还有,紧握的拳头,微微颤抖的躯,慕容云这个时候放松了来了,也确信了她所讲的话,她,是真的恨翼王妃。

    “好吧!我相信你。”

    蒙面女子露出一丝喜意,轻声道:“有了公主的信任,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达到我们各自的目标的。”

    慕容云点了点头,道:“既然是合作,你想要我做什么?”

    “翼王府戒备森严,我无法接近,所以,我希望公主能把翼王妃带出来。”蒙面女子冷声道:“只要公主能把她带出来,后面的事就交给我了,我一定要亲手手刃自己的仇人,也好让她给公主腾地方。”

    慕容云思索了一会儿,应道:“好,没问题,过两天有一个很好的机会,我应该可以把翼王妃带出来。”

    “真的吗?”蒙面女子激动道:“什么时间,在哪里?”

    “这个我还不确定,你让我先打探一下,我明天给你准确的消息。”

    “好,明天我还在这里等公主。”

    “嗯!我先走了。”

    “是,恭送公主。”蒙面女子看着慕容云的背影,心里激动的不行,自己盼了将近三年的事,终于要实现了,苍天有眼呀!夏如欣,我们很快就要见面了,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翼王府

    第二天傍晚,翼一回来了。

    翼一看着坐在主位上的主子,还有坐在软榻上的王妃,恭敬道:“王爷,王妃,属下都查清了。”

    “那个女人是什么份?”如欣看轩辕烨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出声问道。

    “她是夏府二姨娘的一个亲戚,不过,对夏府内外的人,二姨娘宣称是她无意中救的人,以她的恩人自居把她带到了夏府,后来,又依这个女人会点医术就给夏老夫人进言,让老夫人打着给王妃调理体的名义,把她送到了翼王府,但是,其真实目的不言而喻,她是冲着王爷来的。”

    如欣听了挑眉,看了一眼面无表的轩辕烨,轻声道:“这个,倒是猜得到。”刚说完就被轩辕烨瞪了一眼。

    如欣浅浅一笑,继续道:“不过,我很好奇,二姨娘家的亲戚,夏家的人就没有认出来吗?”

    “回禀王妃,她们也是刚从外地来到京城,对于她们夏家的人应该都不认识,而二姨娘也存有目的的没说。”

    如欣听了点头,了然,也是,如果夏家的人知道她是二姨娘的亲戚的话,怎么会把她送到翼王府,如果真的让这个女子如愿了,夏家就是为二姨娘做了一锅饭,成就了二姨娘,而不是夏家,更重要的是,在夏家就没有人再敢轻易的动二姨娘了,二姨娘可就成了夏家的祖宗了,二姨娘当然要瞒着。

    “夏家那个庶子,对于老夫人可有什么要说的。”

    翼一听了,笑道:“说了很多,故事很精彩,也让属下体会到了大宅门里女人的狠毒辣。”

    “把故事列出来,明天送个夏老夫人,也请转告她,这些东西,可以是一个故事,也会是一份状子,它会变成什么,就看她怎么做了,她的选择也只有两种结果,这两种结果,你也明确的告诉她,它变成状子的时候,我不会徇私,它是故事的时候,我也不会妨碍她安享晚年。”

    “是,王妃,属下明天亲自去办。”

    “嗯!你下去休息吧!”

    “是,属下告退。”

    “哦!翼一等一下。”

    翼一转回来,看着如欣恭敬道:“王妃,还有什么吩咐?”

    “你明天去夏家的时候,把玲珑的份给老夫人说明了。”

    “是,王妃。”

    “辛苦你了,下去吧!”

    “是。”

    翼一下去后,轩辕烨走到如欣的边,轻声道:“丫头,如果对夏家真的感到厌烦的话,可以把她们调离京城。”

    “不用了。”如欣淡然道。

    轩辕烨看如欣略显疲惫的样子,沉默了一会儿,伸手把如欣抱在怀里,柔声道:“丫头,等这次的事结束了,我们就离开吧!”

    如欣慢慢的从轩辕烨的怀里,抬起头,看着轩辕烨认真的眼眸,抚上他风华绝代的俊美脸庞,暖声道:“轩辕烨,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想。”

    轩辕烨轻吻了一下如欣的指尖,轻笑道:“不是突然,这种想法一直都有,在我八岁的时候就有了,只是,因为皇兄的关系,所以,才没离开。”

    如欣听了轩辕烨的话,心里一顿,知道在轩辕烨八岁的这一年一定发生什么事,才使得他会冒出这样的想法,可是,如欣没有问,伸出自己手,回抱轩辕烨低声道:“怎么都好,京城内外,有你,有娘,就是家。”

    “嗯!”轩辕烨桃花眼里是溺人的温柔,两人静静的享受着这一刻的安宁。

    “丫头。”过了一会儿,轩辕烨开口。

    “嗯!”

    “刚才给你说的事,都记住了吗?”

    “嗯!都记住了。”

    “丫头,这是最后一次,结束了,我们就离开京城。”轩辕烨有些歉疚道。

    “好。”

    皇家驿站

    慕容云从街上回来后,就哪里也没再去,而是在房间里静静的等候着,直到红缨领着越一进来,才缓缓的笑了。

    “越一,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慕容云平静道。

    “有件事,属下想跟公主确认一下。”

    “你说。”

    “红缨,你先下去。”越一对着红缨直接吩咐道。

    “是,越侍卫。”而对于越一的命令,红缨也完全的听从,而为红缨正主的慕容云对此也没提出丝毫的意见,只是冷眼看着。

    红缨离开后,越一看着慕容云正色道:“公主,今天属下和越四的话,你是否全都听到了,还请公主如实的告诉属下。”

    “对,我都听到了。”

    慕容云直接了当的承认,倒是让越一有些意外,忽然觉得这个公主自己看不透,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不是这个,“公主,对于你听的那些话,还请公主能够守口如瓶,不要告诉太子下,要不然,属下会做出什么,属下可就不敢保证了。”

    “越一,你就算不威胁,恐吓,我也是不会说的。”

    “那,属下就多谢公主了。”

    “不过,有件事也请越侍卫能答应我。”

    “公主请说,只要属下能办到的。”

    “越侍卫,我要你们在带走翼王妃的时候,也把我一起带走,而且,我要你们把你们最后下手的地方告诉我。”

    “公主,你要知道这些干什么?”

    “越侍卫既然问了,我也可以坦白的告诉你,我要留在诏曰,但是,缺少一个必须留下的理由,而你们做的这件事恰好就是我的一个契机。”

    “公主,为什么要留在诏曰?”

    “越侍卫你是个聪明人,这问题还需要问吗?”慕容云讽刺一笑。

    越一听了没有说话,心里却已然清楚,可任有疑问,问道:“那,公主所谓的契机是什么意思?”

    “翼王妃死,而我为翼王妃伤。”

    越一听了,深沉的看了慕容云一会儿,才出声道:“公主果然是好计策呀!”慕容云如果为翼王妃伤了的话,那么,入住翼王府是必然的了,而凭着慕容云一国公主的份,翼王妃的位置怕是跑不掉了,主子说的没错,慕容三公主果然是所有公主里面藏得最深的那个。

    “越侍卫过奖了。”

    “不过,属下还是不明白,公主为什么要知道最后的下手的地方?”

    “因为,对翼王妃下手的事,不能让你们来做,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就算是为救翼王妃负伤了,最后,也因为你们的关系,说不定会落的一个功过相抵的下场,再惨一点说不定,他们还会让我这个大越的公主给诏曰这个翼王妃抵命,越一,这结果,可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杀害翼王妃的事,一定要由别人来做,这样对我才更有利,对你们也是好事,你们可以保住一命,不是吗?”

    “公主,心思缜密实在是出乎属下的想象。”越一忽然觉得自己有些佩服慕容云,一个从不出门的公主竟然会有这样的见解,实在让人不能小看。

    “越侍卫的夸奖,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公主说找人下手,现在已经有合适的人选了吗?”

    “有,你只要把最后下手的地方告诉我,等到了地方,你们在暗中保护我,其他的事有别人来办。”

    “这个没问题,不过,公主选的那个人可靠吗?”

    “可靠不可靠现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翼王妃的仇人,这一点我可以确定,而且,你们在暗处的时候,可以试图的拖延时间,直到翼王爷来到了时候,让翼王爷看到是她杀了翼王妃就行了,只要翼王爷看到了,你们再顺势杀了她,到时候我们把一切都推到她的头上就行了,毕竟死人才是最可靠的,也是不会反驳的,不是吗?”

    越一,本来有些佩服的心里,却在听了慕容云的这一番话后,觉得心里开始发寒,思秘周全,深谋远虑,却又心狠手辣,毫不手软,却又有着天真,单纯的面容,这样的人,一旦成了自己的敌人,真是防不胜防,让人唏嘘。

    慕容云见自己说完后,越一没有回应,皱眉道:“怎么了?越侍卫觉得这个主意不好吗?”

    “不,很好,一切就按公主说的办。”

    “好。”慕容云放下心来。

    越一也把一个地址对慕容云轻语了一声。

    慕容云听了点头,记在了心里。

    夏家

    翼一离开夏家后,夏老夫人就晕了过去,家丁见此,就急忙把夏如风,夏明仁找了回来。

    夏明仁回来后,面对乱糟糟的家里,还有晕倒的老母,觉得心力交瘁,看着二姨娘冷声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母亲怎么会突然晕到了?”

    “婢妾也不清楚。”

    “你怎么会不清楚?你一直在家照顾母亲,怎么现在连她为什么晕倒都不知道吗?”夏明仁火道。

    “老爷,这次你真的冤枉婢妾了,不是婢妾不想知道,而是,她们不让婢妾知道。”

    “说清楚。”

    “是,今天翼王府的翼侍卫来了。”

    夏如风听了皱眉,道:“翼侍卫来干什么?”

    “这个婢妾也不知道,他只说是来拜访老夫人的,而且,他在和老夫人交谈的时候,把婢妾给支开了,婢妾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说了什么,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是翼侍卫说的一定不是什么好话,要不然老夫人在她走后就晕倒了。”二姨娘说着抱怨道:“所以,这次的事真的不能怪婢妾,要怪也该怪翼王府来的人。”

    “好了,别说了。”夏明仁不耐道。

    二姨娘看着夏明仁冷笑道:“老爷,如果是婢妾的错,你肯定不会饶了婢妾吧!怎么现在一听,原因在翼我王府那边连说都不让说了呢?”

    “你给我闭嘴。”

    “怎么,婢妾觉得不公还不能说一句了?”二姨娘满脸的讽刺。

    “你……。”夏明仁看着二姨娘不屑的表现,还有她讽刺的话语,气的青筋直跳。

    “好了,都不要说了。”夏如风打断,对着二姨娘冷声道:“请大夫了吗?”

    “已经派人去请了。”

    夏如风点点头,转去了老夫人的内间,夏明仁对着二姨娘冷哼一声,也跟了过去。

    二姨娘暗恨:你们都等着吧!等玲珑得了势,我让你们夏家的人,都看我的脸色过子,哼!

    夏如风,夏明仁走进去,看到立在老夫人边,神色很是难看的刘嬷嬷,夏如风轻声道:“刘嬷嬷。”

    “大公子,大老爷你们回来了。”

    “嗯!祖母怎么样?”

    “老夫人她晕倒应该不是生病了,而是……而是受了刺激造成的。”

    “受了刺激?”

    “是。”

    “和翼侍卫有关吗?”夏如风直接道,

    “这个……”刘嬷嬷有些为难,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说吧!不会责怪你的。”

    “好。”

    刘嬷嬷就把翼一来后,说的话,对夏明仁还有夏如风说了一遍,刘嬷嬷看着夏如风恼恨的神色,还有夏明仁不敢置信的神色中,继续道:“大老爷,大公子,老奴虽然不识字,可是,从翼侍卫和老夫人交谈中,也都听出来了,翼侍卫给老夫人的那个东西,肯定和老夫人早年做的有些事有关。”刘嬷嬷说着猛地跪在夏如风,夏明仁的面前,气愤道:“老奴说句不该说的,今天的一切都是二姨娘造成的,如果不是她唆使老夫人往翼王府送什么女人,也不会惹恼了翼王,翼王妃,老夫人她这是代人受过,而且,还有她送的那个女人,根本就是不是她所说的那样,那个女人她是二姨娘的亲戚,二姨娘把自己的亲戚送到翼王府,她这真真的是在利用老夫人,她……”

    “哟!刘嬷嬷我一不在,你又在说我什么坏话呢?”二姨娘这个时候走进来,看着刘嬷嬷神色不屑,阳怪气道。

    “二姨娘,老奴没有说你的坏话,说的都是实话。”

    “什么实话,不敢当着我的面说,要在背后说呀!”

    “老奴当着你的面,没什么不敢说的。”

    “那你就说呀!”

    “好,二姨娘老奴问你,你往翼王府送的那个女人是你什么人?”

    二姨娘神色一闪,随即恢复平静,随意道:“这你不是都知道吗?是我救的一个人。”

    “真的是你救的人吗?”

    “当然是……。”

    “人,给我闭嘴。”夏明仁一个巴掌扇到了二姨娘的脸上,看着二姨娘暴怒道:“都到了现在了,你竟然还嘴硬,还不承认,你把我们夏家的人,当猴耍是不是?”

    “夏明仁,你凭什么打我。”

    “我打你?哼!我告诉你,等一会儿,我就发卖了你,你这样的祸害,我夏家绝不留着。”

    “你……。你说什么,发卖我。”

    “就凭你做的事,我杖毙了你都是可以的。”

    “夏明仁,我有没做错什么,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二姨娘激动道。

    “你……。”夏明仁刚张口,就被夏如风接了过去。

    夏如风看着二姨娘眼里闪过厌弃,冷声道:“二姨娘,你往翼王府送的那个人,是你的一个亲戚对吧!”

    夏如风的话,让二姨娘的脸色猛然大变。

    “你利用我夏家当你的跳板,妄想和翼王府搭上关系,用心其恶毒,居心叵测,对于你这样的妇人,我夏家绝不再留,现在给两条路,第一,离开我夏家,离开京城,而且有关我夏家和翼王府的任何事,任何人都不许提起,要不然,我们夏府里有权利把当场发卖或者杖毙,第二,回我夏家的庄子上,永世不能出庄,你选吧!”

    “不,不,我不要选。”二姨娘使劲的摇头。

    “二姨娘如果你真的不选,那,我们只能把你送往翼王府,交由翼王爷处置了。”夏如风没有一丝的心软,冷酷道。

    “不,不……。”

    “我替我姨娘选。”夏如瑞在门口出声道。

    “瑞儿,瑞儿,你快救我,他们这些人要发卖了我,你救我。”

    “姨娘,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你就不要夸大了。”夏如瑞面无表道。

    “瑞儿,你……”

    “大哥,父亲,让姨娘去庄子上吧!”夏如瑞不去看二姨娘,平静道。

    “我不要去,我不要一辈子都呆在庄子上,我不去。”二姨娘大叫道。

    “姨娘,你可要想清楚了,如果你现在不离开夏家,那,等祖母醒了你哪里都去不了了。”夏如瑞波澜不惊的话,却一下子震住了二姨娘。

    二姨娘瘫坐在地上面如死灰,老夫人格二姨娘再清楚不过,自己这么算计她,她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她一定会让自己受尽折磨后,再弄死自己,二姨娘想着都觉得心惊跳的,猛地从地上站起来,拉着如瑞急声道:“快,我们快走,离开这里,我们去庄子上。”

    夏如瑞对夏如风和夏明仁点点头,扶着二姨娘离开了。

    夏明仁目送自己的小儿子,再看看自己边的大儿子,突然觉得自己的这两个孩子自己是一个也不了解,一向善良,心软的大儿子,好像一下子变得冷酷了,也淡漠了,而一向让自己觉得没什么主见的小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对事,对人,也变得这么一针见血了,夏明仁的心里觉得从没有的挫败,自己仕途暗淡,家庭破碎,孩子不了解,母亲有的时候也看不透,自己从哪方面看,好像都是个失败的人。

    不管每个人有什么样的想法,什么样不甘,什么样计划,或者是什么样的改变,子总是要继续的,时间也在人们各种心思下,飞快的流逝着,转眼,也就到了大越送别宴的子,而一切的涌动也无法阻止的开始了。

    ……。一大早,在进宫之前,慕容祁再次的对着越一,越四确认了一下,所有要做的准备工作,在得到他们肯定的答案后,才动进宫。

    而跟在后面的慕容云,也不动声色的再次确认了,那个动手的地点。

    轩辕烨边的龙之影,也开始行动了,其任务就是保护如欣的安全。

    张丞相也和轩辕治,通了气,表示一切妥当。

    四方涌动,在欢送宴的这一天,正式拉开了序幕。

    皇宫

    轩辕墨坐在高位上,脸上带着淡笑,看着下面的众位大臣,举杯朗声道:“今天,是大越太子离开我诏曰的子,朕特的办了这个宫宴,为慕容太子,慕容公主践行,大家举杯,先预祝大越太子和公主,一路顺风。”

    群臣举杯,遥对慕容祁举杯,齐声道:“祝,太子,公主一路顺风。”

    “谢过曰帝,谢谢各位大臣。”慕容祁坐下后,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没有什么反应的轩辕烨,抿嘴一笑,谦和道:“翼王能来参加本宫的送别宴,本宫深感荣幸。”

    “慕容太子客气。”轩辕烨抬眼看了慕容祁一眼,随意道。

    两个男人平淡的话语,可不知为什么让人看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坐在高位上的轩辕墨,看了看他们心里了然,随即出声道:“慕容太子,今天是在诏曰的最后一天了,所以,朕也为太子准备了精彩的节目,希望慕容太子对于这次的诏曰之行,能感到满意,愉快。”

    “曰帝有心了,本宫这次来诏曰,只能用四个字来表达本宫的心,那就是不枉此行,本宫也相信,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会再来诏曰的。”

    “哈哈哈,慕容太子这样讲,朕很高兴。”轩辕墨说完双手击掌,节目正式开始了。

    宫宴的重要,一个高高的舞台上,几个着美丽舞服的舞娘,正在卖力的表演着,可是,却又一大部分的人,心思根本完全不在她们的上。

    慕容祁的眼睛总是在不经意间,定在如欣的上,虽然慕容祁在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欣儿很快就会,回到自己的边了,自己越是在这个时候越是不能让人看出异样,可是,自己的眼睛总是不受控制。

    相比之下,和慕容祁有着同样心思的慕容云倒是正常多了,她除了开始的时候,在看到轩辕烨,如欣的时候礼貌的笑了笑,其他时候要么看舞蹈,要么就是低头不语。

    在有人观察如欣的同时,如欣也在不着痕迹的看着在坐的某些人,特别是张丞相的表现,让如欣感叹,千年的老狐狸已经修炼到家了,明明心里装着谋逆的大事。还有对轩辕烨的愤,可是,他的脸上却什么也看不出来,看来,官场几十年不是白混的,几十年的历练让张丞相足够的圆滑,遇事不漏声色,不动如山。

    轩辕治和张丞相比较就稚嫩了很多,如欣可以很明显的感到轩辕治他有些心不在焉,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他的手在轻微的抖动。

    如欣正想着感到腰上一紧,转头就看到轩辕烨沉的脸色,如欣暗道:还有自己边这个,在慕容祁有意无意扫过来的目光中,快要暴走的大王爷。

    而宫宴也在人们各种心思下,结束了。

    宫宴刚结束,轩辕烨完全不在意在场人的目光,拥着如欣来到轩辕墨的跟前,平静道:“皇兄,欢送宴会已经结束了,我们先回去了。”

    轩辕烨的话,说完,还没等轩辕墨开口,慕容祁就开口道:“翼王爷,本宫来诏曰一次也不容易,而且,本宫来诏曰最大的心愿,就是能跟翼王爷切磋一下,所以,翼王爷能否再留一会儿,圆了本宫的这个愿望呢?”

    轩辕治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顺着慕容祁的话,微笑着开口道:“慕容太子准备和我皇叔切磋什么?”|

    “呵呵,翼王爷是战神王爷,要切磋的话本宫当然希望切磋武艺了。”

    “如果是切磋武艺的话,我倒是觉得慕容太子要做好,输的准备了。”轩辕治笑道。

    “大皇子这么一说,本宫就更期待了,翼王爷你可不能拒绝,要不然本宫会深感遗憾的。”

    轩辕烨对于慕容祁,轩辕治之间的一唱一和,表冷淡,淡漠道:“本王没兴趣。”

    “看来是本宫强人所难了。”慕容祁声音里染上了冷意。

    “慕容太子不要介意,我皇叔他格就是如此,但是他绝对没有看不起慕容太子的意思。”

    轩辕治貌似无意中说的“看不起”三个字,让轩辕墨眼里闪过失望,轩辕烨深深的看了轩辕治一眼,慕容祁脸色也沉了下来。

    轩辕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有些事是真的避免不了了。

    “好了,烨儿和慕容太子切磋又不是多大的事,你就应了吧!两个大男人怎么还像是小孩子一样呢?”轩辕墨好笑道。

    “让曰帝见笑了,翼王爷请。”

    “慕容太子对于和本王切磋的事,好像很执着。”

    “本宫就是很想见识一下翼王的武艺,也想想看看自己有什么地方是不如翼王的,这也算是给本宫一个进步的机会,本宫不想错过而已。”

    “如果慕容太子执意如此,就等本王把欣儿送回去后,再说吧!”

    轩辕烨的话,让轩辕治,慕容祁眼里同时闪过急色,如果翼王爷一同回去的话,要动手就只能杀到翼王府了,这样的话动静就大了,很快就会惊动翼王的,成功的机率就大大折扣了,而对于轩辕治就更加的不利了,从宫里到翼王府这段时间,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皇叔,慕容太子今天启程会大越,耽搁的太久也许会误了他的时辰,要侄儿说,皇叔可以先和慕容太子切磋,至于皇婶如果她累的话,侄儿就让旋儿先送她回翼王府,你看怎么样?”轩辕治说道。

    “好了,就这么办吧!”轩辕墨开口道:“去把大皇子妃叫来。”

    “是。”

    事定下,轩辕烨握着如欣的手紧了紧,慕容祁心里激动,轩辕治有些迫不及待。

    “参加父皇,皇叔,慕容太子。”

    “起来吧!”

    “多谢父皇。”张旋儿恭敬道:“不知,父皇唤儿媳过来有什么吩咐?”

    “翼王妃有些累了,你皇叔又走不开,你陪着她回去吧!”

    “是,父皇。”

    “去……”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出声的慕容云忽然走出来,对着轩辕墨,慕容祁恭敬道:“曰帝,太子哥哥,我可以跟王妃姐姐她们一起先回去吗?”

    轩辕治听了皱眉,慕容三公主如果参合进来的话,事会变得复杂,对自己不利,轩辕治想着开口道:“我看公主还是等慕容太子一起离开的好,要不然,慕容他只启程的时候,还要去翼王接公主,会耽误更多的时间。”

    “可,可是,我想和王妃姐姐说会儿话。”慕容云带着渴望的眼神看着慕容祁,轩辕墨。

    轩辕墨也在快速的思索着,慕容云参合进来是好事,还是坏事,可慕容祁却没有给他们足够的时间思考,就应了下来:“想去就去吧!”

    “是,太子哥哥。”慕容云高兴道。

    “好了,既然慕容太子也应了,那你们就赶紧回去休息吧!”

    “是,皇上。”

    张璇,慕容云直接转离开,如欣看着轩辕烨带着担忧的眼神,还紧抿的嘴唇,安抚的对他笑了下,回握了下紧握着自己的大手,随着张璇,慕容云离开。

    几个男人看着她们的背影,心思各样。

    如欣,张璇,慕容云坐着软轿离开皇宫,来到宫门口后,张璇看着准备上马上的如欣,关心道:“皇婶,侄媳觉得我们还是坐一辆马车吧!这样,我也能好好的照顾皇婶。”

    如欣点点头,没有反对。

    “王妃姐姐,大皇子妃,我也可以和你们坐一辆车吗?也和你们说说话。”慕容云也走过来,说道。

    张璇想起祖父,还有轩辕治交代的话,觉得应该反对,可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转头看向如欣,请示道:“皇婶,你做主吧!”

    “一起吧!”

    “谢谢王妃姐姐。”

    三个女子上了马车,驶向了那个未知结果的目的地。

    越一,越四,在马车的必经之地,等待着。

    一个侍卫疾步走到越一的面前,急道:“越统领,属下刚发现好像还有一些人,在悄悄的跟着那辆马车。”

    “还有一批人?”越一皱眉。

    “是,属下可以确定他们是在跟着那辆马车,就是不知道他们的意图是什么?”

    越一思索了一会儿,对着那个侍卫沉声道:“不管他们是什么目的,都不能让他们参合进来,你等一会儿,带几个人,等那辆跟随的马车到了稍微僻静的地方,就把它给拦下。”

    “是。”

    “还有,注意遮面,拦截的时间不用太长,免得引起动。”

    “属下知道。”

    “去吧!”

    “是。”

    “越四,看来我们要提起动手了。”

    “好,走。”

    马车内,慕容云不停的和如欣她们说着大越的风光,张璇听着心不在焉的应着,如欣不时的点头,回应两句,车里的气氛还算可以,可就在这个时候。

    “喂,您们是谁,想干……。”外面赶车的车夫惊慌的声音在,车外响起,可是刚说两句就消音了。

    慕容云惊慌失措的看着如欣,张璇紧张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如欣皱眉,没有说话。

    倒是一直心不在焉的张璇,好像忽然来了精神,但是怎么看都不像是紧张,反倒是更放松了,随意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问一下不就知道了。”

    “问?怎么问?”慕容云不解道。

    张璇自得一笑,挑眉:“看我的。”张璇说着走到车厢前面,拍了拍车厢,高声道:“停车,停车,停……。”

    张璇的话,没说完,一个带着面罩的黑衣男子,出现在她们的视线内。

    男子狠道:“都给我老实点,不许说话,要不然……哼!”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男子的出现,还有他说的话,都让慕容云开始瑟瑟发抖,脸色苍白,如欣脸色看起来很平静,可,紧皱的眉头,让人知道,她也在为眼前的处境担忧,只有张璇表现的很不同,平静的很,也淡定的很,如欣看着慕容云,张旋儿的反应,慢慢的垂下了眼眸,宫里出来的慕容云比起被宠着长大没经历什么风云的张璇,心机要深的多了。

    马车飞快的奔驰着,如欣一直静静的坐着,在大概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马车行进的速度,慢慢的缓了下来,停了下来,黑衣男子的声音再次响起,“都下来。”

    张璇听了男子的命令,率先走下了马车,如欣随后,慕容云最后下来,下车后她紧紧的贴着如欣。

    如欣挣开,慕容云抱着自己胳膊的手,也没兴致看到演戏的表,抬眼看了一下四周,一片空地,一个茅草屋,周围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往下看仍然是树木,如欣看着可以确定,她们现在在半山腰。

    而就在如欣观察四周的时候,看到几个人,从茅草屋里走了出来,为首的是一个蒙面的女人,后面是几个壮汉,但是,那个蒙面女子看自己的眼神,让如欣皱眉,仇恨?

    蒙面女子缓慢的走到如欣的跟前,冷的看着她,咬牙道:“夏如欣,真是好久不见了。”

    如欣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她,快速的搜索着,会对自己有着莫大仇恨的人,也在她的上寻找某种熟悉的影子,看着她,如新眼里闪过意外,却也了然,淡笑道:“大姐姐,真的好久不见。”

    夏如欣这么快就认出自己,让夏如蝶恼火。

    也让本来很平静的张璇,忽然激动了起来,跳起来走到夏如蝶的边,急道:“你是夏如蝶?怎么会是你在这里?”

    “大皇子妃?没想到你也来了,真好,真好呀!哈哈哈哈”如蝶疯狂的笑了起来,大声道:“苍天有眼,今天竟然把我这辈子最恨的,也最该死的两个人送到了我的跟前,哈哈哈哈…。”

    “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可不能乱来,你不能伤害我,我们都说好了的。”张璇激动道。

    “说好?我呸!我恨不得撕了你,谁给你说好了。”

    张璇这个时候,已经感到事不对劲了,祖父说的来的人应该是永安王的人,他们是不会伤害自己的,自己只要把夏如欣带来这里,他们就会放自己走,让自己回去通风报信的,现在,怎么,怎么变成夏如蝶了?张璇开始惶恐,不安。

    一旁的慕容云,在看到隐匿在暗处的越一,给自己打手势后,猛地张开双臂挡在如欣的面前,对着如蝶厉声道:“你不能伤害王妃姐姐。”

    慕容云的举动,也让如蝶意识到时间已经不多了,要动手必须尽快了。

    如蝶指着张璇对着后的几个大汉,疯狂道:“这个女人赏给你们了,你们尽的玩儿,是死是活都不重要。”

    大汉听了,看来看柔美贵气的张璇,眼睛发光,猥琐道:“的,老子今天把皇子妃玩儿,这辈子真是赚到了,哈哈,弟兄们,还等什么呢?这个时候不动手,就不是男人了。”

    “哈哈,大嫂对兄弟真是够意思。”

    几个男人上去抓住,面如死灰,拼命挣扎的张璇,如抓小鸡一样,轻而易举的就控制住了她。

    “放开我,你们这些该死的民,我是诏曰的皇子妃,我祖父是丞相,我夫君是皇子,你们如果敢动我一根手指头的话,一定让你们死无葬之地,你们快放开我…。”张璇嘶吼着,却一点也不能撼动,这些亡命之徒,反而让他们更加的兴奋。

    他们大笑着,把张璇拖进了茅屋。

    如蝶解恨的看着张璇凄惨的摸样,觉得自己忍辱偷生的活着,能看到她得到这样的报应,真的是值了,可如蝶的好心,在转头看到如欣波澜不惊的样子时,一下子见了。

    如蝶冷冷的看着如欣,恼火道:“夏如欣,你为什么不害怕?”

    “害怕能改变什么吗?”

    “不能,可是,我心里会痛快很多。”

    “然后会放了我吗?”

    “哈哈哈,放了你?绝不可能。”

    “既然如此我也没有必要浪费我的表,还有唇舌。”

    “不行,你要求我,如果不求我,我现在就杀了你。”夏如蝶抽出一个匕首,看着如欣癫狂道,如蝶做梦都想看着如欣跪在自己的脚下哀求自己,那样,比直接杀了她,更让自己痛快。

    如欣淡淡的看着夏如蝶没有说话。

    如欣不言不语,淡漠如斯的样子,让夏如蝶无法淡定,咬牙切齿道:“夏如欣,看来不给你点颜色,你是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不清楚我的厉害。”夏如蝶举起手里的匕首,就往如欣的上刺去。

    慕容云看着如蝶疯狂的样子,忽然觉得自己的脚步有些挪不动,可是,想到回大越后更加凄惨的生活,咬牙,冲了过去,变动也在眨眼间发生了。

    一个人影闪到她们的眼前,慕容云只感到自己口一痛,跌倒在地,夏如蝶直接飞了出去,夏如欣被一个袖口上有着龙形标志的护卫,护在了后,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两个女人,随后打了个手势,瞬间出现了和他有着同样装束的高大男子。

    “王妃,你没事吧!”翼一从里面走出来,疾步走到如欣的边,急道。

    “我很好。”

    ------题外话------

    亲们,结局还有一点欠缺,明天补上,有点急事,没赶出来,抱歉。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