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傅家

    傅老太君的祖屋里,柳氏和傅刚并肩坐在傅老太君的下首,和傅刚说着今天翼王府发生的事

    傅刚听了不有些唏嘘。

    柳氏说着想起当时的事,不由的有些心有余悸,看着傅老太君忐忑道:“母亲,你说,翼王爷他那句话意思,难道,真的是要废了张夫人的手吗?”

    “翼王爷既然说出了那句话,张夫人的那只手,十有**就保不住了。”傅老太君叹了口气道。

    “可,可张夫人她毕竟是皇后的母亲,是丞相夫人,而且,我们都看的很清楚,张夫人她并没有碰到翼王妃,翼王爷他这样是不是太……太过了。”柳氏小声道。

    “刚儿,你怎么看?”傅老太君没有回答柳氏的问题,而是看向了傅刚。

    “母亲,儿子倒是可以肯定,张夫人的手是绝对保不住了,无论她有再多的份都一样。”

    “哦!刚儿为什么这么肯定?”

    “张家的人先是皇后,接着是张家二小姐,现在又是张夫人,她们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翼王妃,想来,翼王爷对张家已经十分的不满了,可因为张家和皇家的关系,张家二小姐虽然受到了处罚,却并没有伤到她分毫,按着翼王爷的格,这处罚并不是很严重,但是,张家的人好像不是这看的。”

    傅刚喝了口水,继续道:“而且,从张夫人今天的举动来看,很显然张家的人并没有把张二小姐的事做为前车之鉴,也许,她们认为,免了张家二小姐的郡主头衔,已经很严重了,他们没有反省,觉悟,反倒是,反倒是更多的记恨起翼王妃,变本加厉的妄想对翼王妃挥巴掌,而张夫人的举动是彻底的惹怒了翼王爷,翼王爷这次怕是要他们真正的感到痛,见点血了,所以,张夫人的手是绝对保不住的。”

    傅老太君听了点头,对着傅刚道:“刚儿,你现在看问题真是成熟了不少,也全面了很多,透彻了很多,很不错。”

    傅刚听了有些不好意思道:“儿子也不知道说的对不对。”

    “你说的很对,母亲的想法和你一样。”傅老太君平静道:“张夫人的一生也许过的太过顺遂了,有的时候真的是有些不知所谓了,她也许真的不明白,她女儿的皇后之位,夫君的丞相之位,包括她孙女的皇子妃之位,这些都是帝王给的,最重要的是诏曰的天下是姓轩辕的,她们张家那些高贵的份,滔天的权势,皇家既然可以给她们,当然也可以收回,等到收回的那一天,她可就什么都不是,而翼王在当今皇上跟前是什么样的地位,我们都清楚的很,张夫人她今天竟然在翼王的面前拿她的份来压翼王,这真是不智,也有些可笑了。”

    傅老太君说完,对着傅刚和看着似懂非懂的柳氏,意味深长道:“刚儿,在以后的子里,无论你坐到什么样的职位,你都要谨记,你这一切都是谁给你的,在那个人的跟前,绝对不能托大,自满,因为你是与不是,都是他一句话的事而已,不要让太多的权势,迷了自己的眼睛,那样只会害了你自己,还有你的妻子还有自己的孩子,知道吗?”

    “是,母亲的教诲儿子一定铭记在心。”

    “儿媳,你也要记住,我们对一个人的喜欢,憎恶,要看的是这个人的秉,绝对不是他的份,对于,份低下的人,绝对不可以轻看,人的一辈子很长,谁也不敢肯定,一个人在以后会成长成什么样子,翼王妃就是个例子。”傅老太君正色道:“其实,张夫人她最致命的错误就是,她还把现在的翼王妃定位在以前庶女的份上,她看不起她,轻视她,所以,她才会忘了顾忌,控制不住对的她出手,也就因为这个,她付出了血的代价,这个教训,你也要记住,无论夏小姐以前是什么份,她现在都是翼王妃,该有的礼仪,我们一样都不能少,”

    “是,儿媳知道了,母亲。”本来柳氏心里对如欣还有有些复杂,这个差点成为自己儿媳的人,这个自己曾经还有觉得她庶女份而配不上自己儿子人,现在却成了一个,自己见了面都需要跪拜行礼的人,柳氏心里本来还觉得别扭,可是,现在听了傅老太君的话,柳氏忽然就完全想通了,她,就是翼王妃,自己作为臣妇对她行礼是应该的。

    ……

    翼王府当天发生的事,已经过去三天了,那天去翼王府的人,也一直默默的关注事后续的发展,还有张家和翼王府的动静,在这三天里,从一些蛛丝马迹,还有各家老爷在宫里听到的一些很隐晦的消息,知道御医曾经去过张家,这些让人们慢慢的推敲出,张夫人的手怕是真的已经废了,这一结果,让知道内,观望的人们心里都抖了一下,而对于翼王妃也从好奇,嫉妒,轻视一下子转变成了忌惮,畏惧当然还有羡慕的。

    大皇子府

    张璇扑在自己母亲(也就是张家大)怀里,哭诉道:“娘,你怎么才来呀!”

    “旋儿,这是怎么了?可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张大问完,看到张旋儿就是哭,却不说是,急道:“哎呀!旋儿,你是要急死我呀!你快说呀!到底出什么事了?”

    张旋抹着眼泪从张大的怀里起来,哽咽道:“娘,治哥哥他三天没理我了,府里的中馈他也不让我管了,交给了碧荷那个人,还不准我出门,让我反省。”

    “碧荷?就是你说的那个在大皇子书房侍候的婢女?”

    “就是她。”张璇伤心道:“可是,这个人现在已经不是婢女了,她被治哥哥给抬了份,现在已经姨娘了,娘,治哥哥他怎么能这么对我呢?他前几天还说不喜欢她的,还说一辈子会对我好的,可是,现在他却……。呜呜……娘,女儿的心里好难过。”

    “什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张大有些凝重。

    “就是从翼王府里回来后,治哥哥问完我在翼王府发生的事后,就对我发了好大一顿脾气,接着就去了那个人那里。”张旋恼道:“这个人心机果然重,她看我和治哥哥闹别扭了,就乘虚而入的勾引了治哥哥,又在治哥哥的面前说了我很多的坏话,不但让治哥哥更恼我,还抢了我的中馈,这个不要脸的人,我是不会放过她的。”

    “旋儿,先不说那个碧荷,你先告诉我,在翼王府到底发什么了什么事了?”张大急道。

    “娘,你不知道?祖母没说吗?”张旋意外道。

    “我不知道,府里的人,包括我在内,在三天都在自己的院里不让我们出来,也不许问原因。”张大低声道:“我只知道,你祖母是被翼王府的侍卫送回来的,然后,你祖父就发了好大一顿脾气,后来,在我的追问之下,你父亲才告诉我,你祖母的手残了,而且,和翼王府有关系,其他的就什么也不肯和我说了。”

    “什么?你说祖母的手……手残了。”张旋猛地站起来脸色发白,激动道。

    “是呀!”张大说完,就看到张旋一下子就瘫坐在了地上,张大看了急忙扶着张旋儿,紧张道:“旋儿,你怎了?是不是那里不舒服?”

    “真的废了,真的废了,祖母的手,竟然真的废了……”张旋满脸的不敢置信,喃喃道。

    “旋儿,你在说什么?你是不是体不适,娘给你宣太医吧!”

    “不用,我没事,我只是太吃惊了,也……。”惧怕,惶恐,庆幸张璇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旋儿,你知道是什么原意吗?”

    “嗯!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张旋冷笑道。

    “是因为什么?你父亲说和翼王府有关,旋儿,是你祖母是在翼王府发生了什么意外,还是,翼王府当天发生了什么意外?”

    “都不是?”

    “那是什么?”

    “呵呵,祖母她要打翼王妃的巴掌,被皇叔看到了,所以,她的手就废了,就这么简单。”张旋冷淡道。

    “什么?你祖母要打那个女人?”张大听了很吃惊:“为什么?”

    张旋就把当天在翼王府的事给张大说了一遍。

    张大听完冷哼一声,讽刺道:“看来,你祖母是因为你那个祸害二姑姑恼了翼王妃了,她是想给自己的宝贝女儿出一口气吧!可惜呀!公道没讨回倒是失去了自己的一只手,这还真是有趣,哼!”

    “是啊!”张璇表复杂道:“娘,看到皇叔那么在意那个庶女,在看看我现在的处境,我忽然觉得我还不如那个庶女的子,同样都是丈夫,治哥哥他是怎么对我的,纳妾,足,让一个妾室来管中馈,侮辱我,再看看皇叔,他对那个庶女,连一根头发丝都是宝贝的,丞相的夫人,皇后的母亲,我的祖母,这么多份,也只是对她挥了挥手掌,连碰都没碰到她,就被皇叔下令废了她的手,想想,还真是讽刺,什么是真,什么是真,我有些不懂了。”

    张旋看着张大有些迷惑道:“娘,你说我心心念念嫁给治哥哥真的是正确的吗?”

    “当然是正确的,大皇子无论哪方面都是最好的,你嫁给大皇子京里不知道有多少千金小姐都羡慕的不得了呢?”

    “是吗?可是,为什么我和那个庶女比,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幸福呢?”

    张大安抚道:“旋儿,你皇叔和她刚成婚,现在宝贝她是一定的,而且,娘觉得你皇叔废了你祖母的手,根本就不是为了那个庶女,怕是因为你祖母当着他的面打人,这是在给他没脸,你皇叔觉得没面子,这才是根本原因把!”

    “是真的吗?”

    “肯定的,所以,旋儿你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你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赶紧和大皇子和好,夺回自己的中馈,别让那些个小人钻了空子,这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治哥哥现在根本就不回来,我怎么和他和好?”张旋懊恼道。

    “你这傻孩子,他不回来,你可以去找他呀!”

    “娘,你是让我去求他,让我低头?”张旋皱眉道:“我不去,这样我的脸面要往那里放。”

    “旋儿,你就听娘的吧!低个头不是多大的事。”

    “可是,我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低头,那样的话,本来没错,也变成我有错了。”

    张大看张旋儿固执己见的样子,忽然厉声道:“旋儿,你觉得是你所谓的面子重要?还是自己的丈夫,府里的中馈重要?”

    “娘,我……”

    “旋儿我告诉你,男人的心,手里的权力是你必须抓住的,如果你为了面子这个看不到,摸不到的东西,而失去了这两样东西,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子会变成什么样子,你府里的那些你看不上的那些小人,都会爬到你的头上去,她们不但会给你脸色看,还会笑话你,鄙视你,旋儿,这样的子你想要吗?”

    “不,我,不要,我不要。”张旋猛地摇头道。

    张大抚着女儿的有些发白的小脸,虽然心疼却仍然狠心道:“旋儿,其实有的时候,手里的权力比男人的心更重要,男人的心也许有你,可是他却不会完全属于你一个人,他心里还会有别的女人,可是,手里的权力不一样,它是完全属于你自己的,它比男人更来得可靠,也会让你过的更好,府里的人都会敬畏你,巴结你,因为你手里的权力,可以决定他们的生死,所以,这个你一定要牢牢的抓住,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可以放开,哪怕失了男人的心,也不可放开手里的权,知道吗?”

    张旋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慢慢的从眼底划出一滴泪,觉得心里的有什么东西不见了,张旋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哭,这滴泪,是为自己这么多年来坚持嫁给轩辕治的心,还是,对以后漫长子的悲哀,无奈。

    张大把张旋拥入怀里,告诉自己,自己没做错,只有这样旋儿才会过更好,也活的更久。

    翼王府

    如欣和轩辕烨一起吃过早饭后,轩辕烨去了书房,如欣和往常一样,坐在院子里看书,对于,三天前,府里发生的事,还有最后张夫人到底如何了,如欣没有问,轩辕烨也没说,只是府里本来守在暗处的暗卫,一部分忽然转到了明处,那么多的侍卫不需要有动作,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人感到很有压力。

    自己可以感觉到,从自己在颐和宫出事后,轩辕烨对于出现在自己周边的人,凡是能接触到,碰到自己的人,都很防备,可是,轩辕烨也许知道,自己不喜欢很多的人在自己的边,所有,一直以来也没有什么大的动作,只是让暗处的护卫好好的保护自己,再加上,因为自己一直呆在翼王府,如果出去轩辕烨也会守在自己的边,这样一来,自己受到伤害的可能很小,也没有人有机会伤害到自己,想来自己是安全的。

    可是,这次张夫人的事,打破了这个想法,也完全是再次挑战了轩辕烨心底那根敏感的神经,让他在明知道自己不喜欢的况下,依然,放了那么多人在自己的边,对此,如欣沉默,如果这样让轩辕烨感到有安全感的话,自己不反对。

    如欣正在想着,管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王妃,王妃。”

    如欣回神,看着老管家微笑道:“什么事?”

    “王妃,大越公主求见王妃。”

    “大越三公主?慕容云?”如欣眉头轻皱,她怎么会来见自己。

    “是,王妃要见吗?”

    如欣思索了一会儿,道:“让她进来吧!”

    “王妃真的要见吗?”老管家说着神有些戒备。

    如欣看着老管家的表有些好笑,府里的人现在对于所有求见自己的人,都是草木皆兵的,看来,这样的子可能要持续一段子了,“管家如果担心的话,那就不见了。”

    “不,不,老奴没有替王妃做主的意思,老奴只是……”老管家急道。

    “老管家是好意,我知道,反正我也没有必须见她的理由,见与不见差不不大。”

    “那老奴去回了她。”

    “嗯!好。”

    如欣说完,如欣就看到老管家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可是又瞬间僵在了脸上。

    “老管家,你现在的腿脚是越来越慢了,给主子回禀个话就去了那么久,留人家一个弱女子在府外候着,这实在是太没礼貌了,这可不是我诏曰的待客之道,所以,本皇子就替你把人给领进来了。”

    老管家看着来人,还有他后的人,叹了口气,恭敬道:“给三皇子请安,给三公主请安。”

    “老管家请起,请起。”慕容云赶紧道。

    三皇子则是直接走到如欣的边,大大咧咧道:“皇婶,皇叔在吗?”

    “在书房。”

    “那我先去找皇叔了。”说完没等如欣再说什么,人就不见了。

    如欣看着三皇子的背影,眼里闪过什么,笑了笑。

    这个时候,慕容云有些忐忑的过来,对着如欣道:“王妃姐姐,我没打搅到你吧!”

    “没有,三公主请坐。”

    ------题外话------

    慢慢会多更新的,谢谢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