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翼王府

    如欣睁开眼睛看着有些陌生的环境,一时有些恍惚,看了一眼四周,当看到在窗边站立的影,还有他的白发时,心脏微缩,眼里漫过湿意,轻唤道:“轩辕烨…。”

    轩辕烨听到如欣的声音,转走到边,柔声道:“醒了?”

    “嗯!”

    “肚子饿了吗?”

    “饿了。”

    “你等一下。”

    “好。”如欣看着轩辕烨背影,不想再说什么,有些伤口不是语言可以抚平的,有时候沉默对待也许对他更好,提起了才是在揭他的伤疤,还是让它放在心里自己慢慢愈合的好,等伤口好了,他不在意了,他自己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的。

    “王爷,欣儿真的醒了,还说饿了吗?”柳氏高兴的嗓音在门口响起。

    “嗯!”

    “真是太好了,王爷,你去看着欣儿吧!我去给欣儿端粥去。”

    “好。”

    如欣听着门口传来的声音,嘴角扬起笑意,有轩辕烨,有娘,自己还能活着陪在他们的边,这样真好。

    轩辕烨走到如欣的边,看到如欣嘴角的笑容,眼神微闪,轻轻的替她掖了掖被子,轻声道:“丫头,在笑什么?”

    “因为高兴呀!”

    “高兴什么?”

    “高兴我们终于成婚了呀!”

    听了如欣的话,轩辕烨的眼里闪过亮光,轻笑道:“真的高兴吗?”

    “当然了。”如欣双眼亮晶晶的看着轩辕烨,得意道:“这么有钱,有权,长的还这么妖孽的诏曰第一帅王爷,竟然是我的夫君,想想都觉得很拽呀!不过,我最重要的是,我为我自己无敌的女魅力感到无比的自豪呀!”

    轩辕烨看着如欣得意的小脸,眼里满满的暖意,好笑道:“嫁给本王这么得意。”

    “当然。”如欣看着轩辕烨妖孽的脸,惋惜道:“可也有遗憾。”如欣说完看到轩辕烨嘴角隐没的笑意,还有看着自己时,眼里的愧疚和眼底划过的霾,如欣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心里闪过痛意,脸上却十分憋屈的看着轩辕烨,沮丧道:“可惜,这么帅的夫君,竟然只能看着,却不能吃掉,真是太遗憾了。”

    如欣说完,就听到门口“砰,砰。”两声,好像是什么瓷器掉落在地上的声音,接着是柳氏,还有顾太医,略带惊慌的声音传来。

    “我…。我再去端一碗粥去。”

    “唉!看来老夫真的老了,不但耳朵聋了,竟然连手也抖了,竟然连个碗都端不稳了,老夫再去煎一碗去。”说自己耳聋,手抖也的老人,可是,脚步声却一瞬间就消失了,看来腿脚利索的很呀!

    如欣看着门口挑眉,嘟着嘴巴道:“这老太医果然狡猾呀!明明就听到了,你说是不是,轩辕烨。”

    “闭嘴。”

    如欣听了一愣,转头看到轩辕烨有些发黑的脸孔,还有眼里透着的尴尬,张大嘴巴惊讶道:“轩辕烨,你在害羞吗?真是不可思议呀!呵呵,我家夫君真是可。”

    “夏,如,欣。”

    “我在。”如欣看到轩辕烨只是瞪了她一眼,知道这个时候,他也最多就是能用眼睛瞪自己,不能拿自己如何,更加的有恃无恐,带着少见的贼笑,低声道:“轩辕烨,你说我们的洞房花烛,要等到什么时候呀?你有没有很期待呀!”轩辕烨这个时候忽然一改刚才黑脸的表,邪魅道:“本王当然很期待,就是不知道,王妃准备给本王什么样的惊喜。”

    “惊喜?什么惊喜?”如欣眼里闪过火光,却依然笑道:“听夫君的话,好像知道的很多,很有经验呀!我倒是很好奇,夫君都见过什么样的惊喜呀!哦!对了,轩辕烨那次你中药,是怎么解决的呀!”

    “这个就不劳王妃心了。”轩辕烨吸了一口气,状似平淡道。

    “不说拉到,反正我早晚会知道的。”如欣看着轩辕烨嚣张道:“到时候,如果你用的方法本姑娘不满意的话,一定要你好看,哼!”

    轩辕烨看着如欣嚣张的样子,忽然俯在如欣的额头上印下一吻,看到如欣睁大眼睛的样子,柔声道:“好了,休息一下,我去给你端粥去。”

    如欣看着轩辕烨的背影,眼里充满笑意,嘴上嘀咕道:“轩辕烨这家伙,现在竟然光明正大的占我便宜,哼!改天我一定讨回来。”

    轩辕烨听着后面小声的嘀咕声,桃花眼里满是宠溺的柔和。

    张丞相府

    张丞相神色很是难看的看着轩辕治,沉声道:“老夫怎么也没想到,翼王他会来这一招,现在弄的我们连替你母后说话的理由都找不到,太可恨了。”

    轩辕治眉头紧皱道:“外公,现在要怎么办?难道真的要让母后呆在哪里吗?”

    “要不然能怎么办?要是翼王他伤了你母后,或者是对她动手,我们还有话说,可是,现在翼王他连你母后的一根头发都没动,只是让她去侍候太后,这我们要说什么,说不行吗?”

    张丞相想着轩辕烨做的事,虽然恨,却也佩服,他竟然把太后送到了李太妃那里,这天下的人谁不知道,太后最恨的人就是李太妃,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李太妃比她得意,而现在她却被翼王亲自送到了冷宫去陪李太妃,让李太妃看到她的狼狈,而她被自己的儿子这样对待,也一定会被李太妃嘲笑,这种嘲笑,肯定比杀了她还痛苦,翼王还是打着,让她用佛法感化李太妃的名义,这更是讽刺。

    而自己的女儿也被他以侍候太后,孝顺太后的美名也一同送了过去,太后是她的婆婆,是长辈,让皇后去侍候她,有什么不应该的,谁能说出什么?说不去吗?那就是对太后不敬,也是对太后不孝,那,自己女儿这个国母也就别再做了。

    张丞相想着叹道:“”关于翼王老夫从来不敢小看,也自认对他多少有几分的了解,可是,现在老夫才发现,老夫从来没看透过他,也不懂他,老夫本以为,凭着翼王对那个丫头的在意,一定会失去理智就和两年前一样,可怎么也没想到,他这次竟然会用这种钝刀割的办法,虽不伤人分毫,却更残忍,更磨人。“

    ”皇叔的这一招确实用的绝。“轩辕治眼里的狠一闪而过,随即恢复平静,担忧道:”可就算这样,也不能让母后一直呆在冷宫呀!“轩辕治思索了一会儿道:”外公,虽然说,母后去侍候太后,为太后尽孝那是理所当然的,是为了孝道,我们说不出什么反对的理由,可是,如果母后她病了,体不适,母后她是想继续照顾太后,但是有心无力的话,那么……“

    张丞相听了,眼睛一亮道:”对呀!这老夫怎么没想到,如果皇后因为病了,不能去照顾太后的话,相信天下的人都能理解的,如果翼王强求的话,那我们就有话说了,这个办法……。“

    轩辕治看张丞相说着,顿住了,就连脸上的表也淡了下来,轩辕治眼光一闪,带着担心道:”外公,可是觉得我让母后生病,对母后太过狠心了?“

    ”不,你的想法我明白,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那……?“

    ”大皇子,如果你母后忍一时的痛苦,能解开这个劫难当然是最好的了,可是,我担心的是有人将计就计,会让你的母后一直病下去,那,我们可就得不偿失了。“

    轩辕治听了一震:”外公的意思是……“

    ”没错,翼王如果这么好对付的话,他就不会有魔王的称好号了,这计对别人或许还行,可对翼王那就太小儿科了,翼王稍微一想就能想的到,让翼王识破了,而为此让你母后有个三长两短,到时候我们后悔可都来不及了呀!此办法不妥,不能用。“

    轩辕治听了很明白,现在自己母后虽然子很难过,可她还活着,她还是皇后,只要她还是皇后对自己就没有多大的影响,可如果她死了,皇后要是换人做了,那,对自己可就是致命的了,轩辕治心里很恼火,可一时却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看着张丞相开口道:”外公可有什么想法?“

    ”要老夫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那个人开口了,要翼王抬抬手,也不是不可能的。“

    ”外公说的是,夏如欣。“

    ”不错,在整个诏曰能影响翼王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你父皇,一个就是她,但是,这次的事很明显,你父皇他是不会站在我们这边的,他是不会替你母后向翼王开口的,那,就是有她了。“

    ”母后这样设计她,她可能会开口吗?“

    ”呵呵,大皇子,老夫觉得从她这里找突破口,可比在翼王和皇上那里要容易的多了,翼王那里我们现在没办法,就是皇上那边他怎么对皇后,随便一个理由,我们也很难说什么,他是帝王,就是天下的百姓也很难说什么,可是,夏如欣不一样,她是小辈,是王妃,而你母后无论是份,还是地位都比她要高,如果她对皇后不敬,不把皇后放在眼里的话,到时候,这话传出来,就是有翼王在,她也会被天下的人指责的,而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可,如果翼王知道了是我们设计的,恐怕……。“

    ”大皇子,我们什么都不会做,只要打着皇后的名义,多去翼王府几次就让老百姓们都看到就好了。“

    夏家

    夏如瑞从学堂回到二姨娘的院里,走到二姨娘的屋里,看着二姨娘着脸坐在那里,脚下撒了一地的饭菜,还有破碎的碗碟,心里觉得烦躁,自己在学堂面对各家子弟,虽然他们什么都没说,可是他们看自己的眼神,自己可以很清楚的在他们的眼里看到或嘲讽,或取笑,或看不起的眼神,心里就够窝火,难受的了,本想着回到家里能放松一下,可没想到,回来还要看自己姨娘这种脸色,如瑞心里不耐,刚想转离开,听到二姨娘带着火气的声音传到自己的耳朵里。

    ”瑞儿,回来了干嘛不进来?你是不是也看不起我这个姨娘?连见都不想见我?“

    如瑞听了虽然觉得很烦,可还是抬脚走进去,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冷淡道:”没有,姨娘想多了。“

    二姨娘听了,想起今天受的委屈,看着如瑞厉声道:”瑞儿,你一定要好好的读书,一定要出人头地,考中功名,做大官,为姨娘争口气,我要让夏家那些看不起我的人,以后要仰仗着我来生活,我也让那些对不起我的人,付出代价,我要让她生不如死。“

    如瑞听了皱眉道:”姨娘,你在说什么呀?为什么这样想?“

    ”为什么这想?“二姨娘带着疯狂的恨意道:”我为什么不能这样想,你看看我的脸,你再看看地上这些狗食。“

    ”又发生什么事了?“

    ”今天你那个虚伪的爹爹他竟然打我,还有那个该死的老巫婆,她竟然让人给我送这些残羹剩饭,把这些给狗,狗都不吃的东西,让我吃,他们夏家没有一个有良心的,这么多年我在她们的面前伏低做小,恭维巴结,像是侍候祖宗一样的侍候着他们,可是,她们是怎么对我的,从来就没把我当人看,想打就打,想骂就骂,还时时拿我的份说事,一个不好就说要发卖了我。“二姨娘恨道:”他们都给我等着,等我儿子得势了,我一定把我受的屈辱,千倍百倍的还给她们,还有,如欣那个人,我也一定不会放过她的,我的画儿被她害的竟然沦为军,这个仇我一定要报,我要让她……。“

    ”姨娘。“如瑞听着二姨娘的话猛地站起来,疾步走到二姨娘的边捂住她的嘴,看了看外面,带惊恐压低道:”姨娘,你疯了,你不要命了?“

    二姨娘扒下如瑞的手,恼道:”我没疯,我清醒的很。“

    ”姨娘,你知不知道现在夏如欣是什么份,你还敢这样张口胡说。“

    ”她能有什么份?她不就是靠着年轻,貌美魅惑了翼王吗?哼!我倒要看看,她能得意多久,等到翼王不宠她了,她会有多惨。“

    ”姨娘,你就不要白做梦了,她现在是翼王妃,还是皇上亲封的诏曰第一妃,她现在是皇家的一员,是京城人人都想巴结的对象。“如瑞忍不住嘲讽道:”她现在要弄死我们就像捏死一只蚂蚁这么简单,你还想着找她报仇,真是可笑,我看,姨娘你要做的,是祈祷她不会记起你来,不要想着找你的麻烦就好了。“

    ”不可能,不可能,她一个低的丫头怎么会成为皇家的人,不会的。“二姨娘拼命的摇着头,抓着如瑞无法置信道:”瑞儿,你是骗姨娘的对不对,对不对。“

    ”姨娘,我没有骗你,这件事京里的每个人都知道,所以,姨娘不要想着那些有的没的了,那样只会害了你自己。“

    ”不,我不甘心,不甘心,我女儿心心念念的要嫁给翼王,却成了军,而她却嫁给了翼王,安享富贵,这对我女儿太不公平了。“二姨娘悲愤道:”老天,你何其不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对我的画儿啊!“

    夏家,对于如欣现在的份感到震惊的还有夏老夫人,夏明仁。

    夏老夫人看着夏如风脸色难看道:”风儿,你说都是真的吗?“

    夏如风想起婚礼当天自己看到的事,对欣儿感到心疼,看到翼王的一头白发,心也很复杂,”没错,祖母这一切都是真的,而且,欣儿她不从夏府出嫁也是有原因的,她受伤了,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过,她应该伤的很重,太医一直守在喜轿的旁边,欣儿她也是直到大婚举行一半的时候,她才苏醒,所以,祖母,父亲,那些欣儿没良心,欣儿没把夏家放在眼里的话,就不要说了,你们这样的话,让外面的人听到了,只会说我们不是,我们没人味。“

    夏如风说着看着老夫人和夏明仁,面无表道:”我想,你们也不想让翼王他对我们家不满吧!“

    夏明仁听了神色一怔,应道:”风儿,这你就是不说我们也知道,欣儿她这样,我们当然不会怪她,这些话当然不会再说了。“

    ”是吗?“夏如风的眼光扫向老夫人,冷淡道:”祖母应该也是理解的,对吧!“

    ”夏如风你这是什么意思?还有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是在拿翼王来吓唬我吗?“

    ”随便祖母怎么想,但是,孙儿绝对是一片好意,毕竟,翼王是什么样的脾气,我们都是知道,不是吗?“

    夏老夫人听了一噎,翼王的冷酷自己是见过的,可是服软的话,却怎么也拉不下脸说,只是狠狠的瞪了如风一眼。

    夏如风看了毫不在意,眼神闪过嘲讽,这就是一家人吗?他们到了现在竟然连欣儿的伤势如何都没关心一下,只会要求欣儿要如何如何,说欣儿不敬,欣儿不孝,真是太可笑了,夏如风淡漠的看了他们一眼,冷淡道:”我还有事,先下去了。“夏如风说完走了出去。

    ”明仁,这就是你养的好儿子,你就是教他这么对待长辈的吗?我夏家是养了一群的白眼狼,全都是一些没心没肺的。“

    夏如风听着屋里老夫人的怒吼声,淡漠的笑了一下,大步的出了夏府。

    翼王府

    经过十几天的修养,如欣已经好了很多,虽然还是不能下,却也可以借助外力,靠着坐一下了,如欣试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动作大的时候虽然还能感到痛,可和当初那种撕心裂肺的痛相比,已经好太多了,对此如欣很满意,终于不用像个废人一样了,真好,可是,如欣的这种好心,在看到轩辕烨手里的东西,走进来时消失殆尽,如欣道这样和幼稚,可还是迅速的合上了自己的眼睛,一副还没有睡醒的姿态。

    轩辕烨走进边,当看到如欣坐在那里,却闭着的眼睛时,眼神微闪,特别是在看到她不经意中颤动了一下的睫毛,眼里闪过无奈,也觉得好笑,自己从来不知道,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丫头,竟然会怕喝药,每天为了躲避喝药花招层出不穷,自己看着她每次喝药皱的如包子的小脸,还有那痛苦的样子,心里也不忍,可这些是治疗她伤口的药,自己不能心软。

    ”夏如欣,睁开眼睛,本王知道你没睡。“轩辕烨看着依然闭着眼睛的如欣,淡然道:”看来你是不喜欢本王来喂你喝药了,那本王去把母亲叫来,也……。“轩辕烨的话啊,还没讲完就看到如欣把眼睛给睁开了,还用那种看卑鄙小人的眼神,不屑的看着自己,轩辕烨见了挑眉。

    轩辕烨这家伙太腹黑了,他明知道自己除了吃药,最怕的就是娘的眼泪了,每当自己不想喝药的时候,柳氏她看着自己,眼泪就像是不要钱一眼,哗哗的往下掉,就像是自己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一样,让自己倍感压力,每次都屈服在她的眼泪之下,如欣看着碗里黑乎乎的中药,嫌恶的皱了皱眉,这味实在是难以想象的可怕,如欣不甘心的看了轩辕烨一眼,不快道:”轩辕烨,为什么今天的药,看起来比昨天的多。“

    ”和昨天的一样多。“

    ”轩辕烨你少骗我,昨天的明明只有半碗,今天的为什么是一大碗。“

    ”丫头,这个理由你前天已经用过了。“

    ”是吗?用…。用过了。“

    ”对,已经用过了。“

    ”哦!那好吧!我再想一个。“

    ”夏如欣。“轩辕烨眯着眼睛道。

    如欣看了垂下脑袋,无力道:”是不是一定好喝呀!“

    ”一定要喝。“

    ”轩辕烨其实我好多了,觉得就是不喝药也没关系的。“如欣看到轩辕烨不赞同的眼神,赶紧道:”其实,如果你们如果不放心的话,我们可以食补呀!让娘给我多做点好吃的,我一定努力吃,到时候一样能补回来的,哎呀!我真是聪明呀!这样多好。“

    ”本王觉得一点也不好。“

    ”轩辕烨你不要这么固执嘛!“

    ”丫头,如果你不乖乖喝药的话,那,你想去院子里坐坐的愿望,可能就无法实现了。“

    ”轩辕烨。“

    ”在。“

    ”你是小人。“

    ”本王是小人。“

    ”哼!“

    轩辕烨看如欣堵的高高的嘴巴,叹了口气,抚着如欣还是有些苍白的小脸,柔声道:”丫头,今天的天气很好,院子里的花儿也开了,你把药喝了,本王带你去看,好不好。“

    ”真的?“

    ”嗯!真的。“

    ”那好吧!“

    轩辕烨听了不自觉的呼了口气,在边上坐下,舀了一勺药,送到了如欣的嘴边。

    ”轩辕烨,你坐的离我那么远干什么?离我近点。“

    轩辕烨现在只想让如欣快点把药喝了,也知道她在吃药的时候,最闹别扭,对于她的话,什么也没想,很配合的坐到了如欣的边。

    如欣看着眼里闪过什么,嘴角扬起一抹笑意,不再说什么,就着勺子把药喝了,在轩辕烨准备盛下一勺的时候,突然伸出手抱住轩辕烨的头,把嘴里含着的药送到了他的嘴里,然后退开,在看到轩辕烨紧抿的嘴巴,还有轻皱的眉头时候,愉悦的笑了起来,认真道:轩辕烨,你看很苦吧!我可一点也没……。”如欣说着感到嘴唇上,温润的触感,还有轩辕烨忽然放大的俊美脸庞,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

    直到唇上的压力消失,还有轩辕烨看着自己时幽深的眼神,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亲了。

    轩辕烨看着如欣有些呆愣的样子,还有她变得红润的樱唇,眼里透着幽光,声音带着暗哑道:“本王觉得很甜,一点也不苦。”

    ------题外话------

    亲,周六周女儿不上幼儿园,很忙,所以传的晚了,唉!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