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嫁于翼王爷,是吾之愿,何来强迫一说,太子过滤了,还有,如果可以,也请太子唤我翼王妃,”欣儿“两字,不合礼数。”

    声音虽然微弱,可是,却清晰的落入两个男人的耳朵里,也让在场的人们很清楚的看到,两个男人脸上,不同的神色变化。

    “丫头?”翼王爷松开了扣在慕容祁脖子上的手,缓缓回头,看着喜轿,眼里不是不容错辩的紧张,还有一丝怀疑,是自己听错了吗?

    “欣儿?”慕容祁皱眉,眼里透出一抹不甘,真是欣儿吗?

    “欣儿?王爷,欣儿……。欣儿她醒了,她醒了。”柳氏的声音带着激动却很真实的让轩辕烨知道,自己刚才是真的没听错,小丫头是真的说话了,她,醒了。

    翼二,翼五,翼六听了看着轩辕烨,激动道:“主子,王妃醒了。”

    轩辕烨神色一动,大步走到喜轿的前面,顿住脚步,静静的看了一会儿,才缓缓的拉开轿帘,而扶着轿帘的手,不自觉的颤抖着,轩辕烨垂下眼帘,在看到如欣如墨的眼眸,还有嘴角自己熟悉的淡笑时,没人知道,轩辕烨在想什么,只有如欣,怔怔的看着滴落在自己手上的液体,还有轩辕烨的那一头白发时,短暂的怔忪之后,心里是极端的愤怒,还有极致的悲凉与心疼,让如欣感到口传来比当初被剑刺到时,更深的痛意,呼吸有些急促。

    而顾太医,自从宫里出来,就一直跟随在喜轿的旁边,这个时候对于如欣呼吸的异样自然也察觉到了,急忙走到轩辕烨的边,急道:“王爷,王妃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激动,对她的伤口很不利。”

    轩辕烨听了眉头轻皱,伸手为如欣擦掉眼角滑落的大滴大滴的眼泪,嘴角扬起一抹略显僵硬的笑容,轻声道:“丫头,我很好。”

    “轩辕烨……”

    “有你,就够了。”

    “轩辕烨……。”

    轩辕烨看着如欣怎么也擦不干的眼泪,嘴角扬起一抹真诚的暖笑,觉得自己心里长久以来都无法愈合的伤口,忽然之间不痛了,而那个人,怎么对自己,自己也完全不在意了,也已经没有意义了。

    如欣有些艰难的对着轩辕烨伸出手,像是一个受伤的小动物一样,有些呜道:“轩辕烨,我们,回家,回家。”在如欣的心里,人在受到伤害的时候,疗伤最好的地方,就是母亲的怀抱,还有那个能保护自己的家。

    “好,回家。”

    轩辕烨伸出双手,把如欣很是轻柔的把如欣从喜轿上,抱到自己怀里,犹如怀抱珍宝,也犹如抱住了所有。

    让所有的人看了,心很复杂。

    柳氏抹了抹眼泪,也急忙从喜轿上下来,把一个薄毯,轻轻的盖到如欣的上。

    只有慕容祁的心里很不是滋味,那样温暖的欣儿,是自己从来没见过的。

    慕容祁看着如欣发白的脸色,还有刚才他们提到的什么伤口,知道如欣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了,看着抱着如欣准备离开的轩辕烨,出声道:“轩辕烨,欣儿受伤了是吗?轩辕烨,你竟然连欣儿的基本的安危都保护不了,你凭什么拥有她,你……”

    “慕容太子。”如欣抬眸看着慕容祁,打断了他要说的话,淡声道:“太子如果是为来我们的大婚祝贺的,能说一些祝福的话,那,我们接着,可,如果太子不是,也不能送出真心的祝福,那,就请太子忍着。”

    “欣儿……”慕容祁的眼里染上一抹伤痛。

    “太子,真的在乎一个,只会单纯的希望她能幸福而已,不会有其他的。”如欣说完,感觉有些力不从心,往轩辕烨的怀里依了依,轻声道:“轩辕烨,娘,我们走吧!”

    “嗯!”轩辕烨看着有些疲惫的如欣,冷冷的看了一眼慕容祁,大步的离开。

    “傅刚,护送翼王,翼王妃回府。”轩辕墨看着轩辕烨相互依偎离开的背影,感叹,两个人有心就够了,奢华的婚礼,十里红妆的嫁妆,这些在他们的眼里或许根本就不重要,他们这个时候也不想人打搅吧!

    “是,皇上。”

    轩辕烨走到有些出神的慕容祁的跟前,客气道:“慕容太子。”

    “曰帝。”

    “慕容太子不是准备进宫见吗?现在和朕一起走吧!”

    “不了,曰帝恐怕也累了,本宫今天就不叨扰了,改天再进宫拜见曰帝。”

    轩辕墨看到慕容祁脸上,有些牵强的笑意,想起刚才他说过的话,眼神微闪,却不漏声色道:“也好,那,太子就先回驿馆休息吧!”

    “好,本宫就先告辞了。”

    “好。”

    夏府

    夏老夫人看着夏明仁恼火道:“夏如欣这个死丫头,她要嫁给翼王,却不从我们夏府出门,亏得我们从知道翼王府,准备婚事的那一天,就候着她,结果呢?她连个面都没露,你说,她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夏家真的是养了一个白眼狼,就因为她,我们夏家都变成什么样子了,现在好了,她攀上翼王了,竟然连,生她,养她的夏家都不认了,真是个没良心的死丫头,我以前真的是瞎了眼了,才会宠着她这样一个祸害。”

    “母亲,你就少说两句吧!事实到底如何,现在还不是还没弄清楚吗?再说了,如果欣儿真的是那种没良心的孩子,她就不会在进京后,就来府里把我们都解救出来了,还有,母亲,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欣儿她现在的份非比寻常,你这样讲,如果传到翼王的耳朵了,那,你有没有想过会有什么后果。”夏明仁看着自己的母亲皱眉,自己真的觉得母亲她自从被关了两年后,是越来越糊涂了,怎么这种话都可以大肆的讲出来呢?

    夏老夫人听到翼王两字,不自觉的抖了一下,可想到受的那两年的屈辱,怒道:“解救我们?哼!难道你忘了我们受的那些罪也都是因为她,她是罪魁祸首,可不是我们的恩人。”

    “她就是个没心肝的,她的心里对我们连一点的愧疚都没有,你没看到吗?她就现在是翼王府妃了,了不得了,连自己姓什么都忘记了,她这样不把我们夏家放在眼里,就是说破了天去,她也是没理的,我们没什么可怕的。”

    二姨娘这个时候端着点心,从外面走进来,听到老夫人的话,附和道:“老夫人说是,所谓,百善孝为先,四小姐她这样对老夫人,可不就是不孝吗?这话就是说到圣上的面前去,老夫人也是有道理的。”

    夏明仁看着火上浇油的二姨娘,冷声道:“闭嘴,你懂什么,也敢在这里瞎说。”

    “老爷,婢妾那里瞎说了。”二姨娘就像是没看到夏明仁警告的眼神,继续挑拨道:“还是,老爷觉得四小姐这样,不声不响的成婚,不把自己的祖母,父亲放在眼里的举动是做对了?”

    “你……”

    “怎么?老爷没话说了吗?还是老爷不敢说?是因为惧怕翼王吗?呵呵”二姨娘嘲讽道。

    “你给我闭嘴。”夏明仁双不敢置信的看着二姨娘,这就是以前那个对自己温柔小意,恭维巴结,善解人意的人,这就是以前自己宠的人,怎么现在变得这么的尖酸刻薄,如此的不可理喻。

    “老爷为什么不让婢妾说,是不是因为都被婢妾说中了,所以,老爷是心虚了……。啊……。”

    “闭嘴,你这无知妇人。”夏明仁双眼冒火,看着倒在地上的二姨娘,眼里没有一丝的怜惜,有的只是厌恶。

    二姨娘捂着脸,感到脸上的刺痛才反应过了,自己是被夏明仁给打了一巴掌,二姨娘不敢相信的看夏明仁,特别是在看到他眼里的厌恶时,猛地从地上站起来,对着夏明仁激动道:“老爷你凭什么打我?我做错什么了?哼!婢妾看老爷是不敢拿那个丫头如何,又被婢妾说中了,恼羞成怒拿婢妾出气吧!”

    “你,住嘴。”

    这次还没等到夏明仁开口,老夫人就对着二姨娘斥责道:“你这是什么态度?你一个婢妾,怎敢这么给当家老爷说话,我看你简直是无法无天了,二姨娘你可不要忘了,你吃的,住的,穿的,都是我夏家给你的,你竟然还敢在我夏家放肆。”

    二姨娘忍着心里滔天的恨意,指甲狠狠的刺进里,猛地跪在老夫人的跟前,哀求道:“老夫人,婢妾知道错了,婢妾以后再也不敢了,还请老夫人能饶过婢妾这一次。”

    “哼!二姨娘你可不要以为我这两年倚重你,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认不清自己是谁了,你就是我夏家的一个姨娘,说白了,就是一个奴婢,我告诉你,像你这样卑的人,我夏家要多少都买的来,所以,如果你敢再这么放肆,我就发卖了你,知道吗?”

    “是,老夫人,婢妾以后再也不敢了。”

    “滚回你自己的院子去,看着你更是闹心了。”夏老夫人看着二姨娘哭哭啼啼的晦气样,不喜道。

    “是,老夫人,婢妾告退。”

    老夫人看着二姨娘离开的背影,恼火道:“家里没有一个让我省心的,都是来给我添堵的。”

    夏明仁这个时候觉得自己的心也糟透了,对于老夫人的话,更是不耐的很,冷着脸道:“母亲,儿子还有事要忙,就先回去了。”

    老夫人听了这个更是来气道:“明仁,你有什么要忙的,你现在也就是京里书院的一个教书先生而已,哼!你的这个女儿可真是孝顺呀!和如风商量了那么久,竟然就给那安排了这么一个差事,虽然同样是教书,可你以前那教的是皇子,你是太傅,现在这差事,跟以前的那个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而如风竟然什么都没安排,亏得如风以前还那么护着她,她的良心真的是被狗吃了。”

    “明仁这个时候,你该真正的看清了吧!你妹妹和夏如欣同时皇家的人,可你妹妹是怎么对你,可比你的那个女儿要对你诚心的多了,所以呀!以后,我们能指望的还是你的贵妃妹妹,夏如欣这个翼王妃,也只是听着好听,我们是根本就指望不上。”

    夏明仁听着老夫人的话,脸色更是难看,心里也十分的反感,怎么听都觉得自己的一切都不上自己拼来的,而都是靠着别人给的,夏明仁心里不快,硬声道:“原来在母亲的眼里,儿子就是个没本事的。”夏明仁说完,转带着怒气离开。

    听了夏明仁的话,老夫人一愣,满是疑惑,回头看着自己后的刘嬷嬷,不解道:“刘嬷嬷,明仁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这是在对我发火吗?还有,我什么时候说过他没本事了?”

    刘嬷嬷听了心里叹了口气,心里也真的觉得,老夫人这两年真的是越来越糊涂了,她刚说的话,连自己听了都觉得很难堪,更何况,大爷一个大男人了,心里肯定更加的不高兴吧!可是,这些话,刘嬷嬷不想说,也不敢说。

    刘嬷嬷抬起头,看着老夫人安慰道:“老夫人,大爷怎么会对你发火呢?大爷可能是对刚才二姨娘说的话,心里不痛快吧!和老夫人没关系。”

    “是吗?”

    “是的,老夫人。”

    “嗯!你说的对,明仁他怎么可能对我这个母亲不敬呢!肯定是在生二姨娘的气,心里对二姨娘那个人不满。”老夫人顿了一下道:“刘嬷嬷,你跟厨房吩咐一下,让他们给二姨娘的饭菜做的简单点,她一个姨娘,可没有资格吃太好的。”

    “是,老夫人,老奴这就去。”

    “去吧!”

    翼王府

    顾太医坐在边的凳子上,仔细的替如欣把着脉搏,过了一会儿,顾太医松开如欣的手腕,对着坐在边看着如欣,眉头紧皱的轩辕烨道:“王爷,王妃的况十分的稳定,而且现在王妃也已经苏醒,吃药,进食都不再是最大的问题,只要好好的静养,相信过一段子,王妃就会康复的。”

    “嗯!”轩辕烨听了顾太医的话,眉头并没有舒展,定定的看着眼睛紧闭的如欣。

    顾太医看了,了然,宽慰道:“王爷,王妃现在不是昏迷,她是睡着了,王妃现在还很虚弱,刚才说了那么多的话,肯定是累了。”

    “是吗?”

    “是的王爷,老臣可以保证。”

    “嗯!本王知道了。”

    “那老臣去给王妃熬药去。”

    “嗯!”

    轩辕烨静静的看着如欣,抚着如欣消瘦的脸颊,眼里闪过嗜血的冷意,轻声道:“丫头,伤了你的人,本王绝对不会放过,无论哪个人是谁,都一样。”

    皇宫,皇后寝

    皇后看着钱嬷嬷端着饭菜进来,急忙站了起来,压低嗓音急道:“怎么样?送饭的人有没有把消息传给丞相还有治儿,他们怎么说?”

    “有。”

    “那他们怎么说?本宫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娘娘,你可能还要再等一段子了。”

    “这什么意思?”皇后眯着眼睛,冷声道:“丞相和治儿不准备救本宫吗?”

    “不是。”

    “那是什么意思?你一次说清楚。”

    钱嬷嬷抬起头,眼里是无法掩饰的惶恐,低声道:“娘娘,今天翼王和那个丫头成亲了。”

    “什么?”皇后惊道:“那个丫头她……?太后没出手吗?”

    “不,太后她动手了,那个丫头的心口中了一剑,听说,现在是生,是死,还很难说,而翼王爷也因为这个,一夜之间头发全白,可,翼王他竟然坚持娶这样一个生死未卜之人,要她做他的王妃。”

    “为什么?怎么会这样?”皇后对翼王的举动很震惊,想起自己和皇上之间,心里五味复杂,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可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头脑恢复清明,皱眉道:“翼王娶一个快死的丫头,皇上他也同意?这太离谱了。”

    “是,皇上同意了,还亲自把送他们出的皇宫,还…。还…。”

    “还什么?说。”

    “皇上他还封那个丫头为”诏曰第一妃“,还把她的名字载入了皇家族谱。”钱嬷嬷看着皇后震惊的神色,担忧道:“所以,丞相和大皇子说,要娘娘再等等,皇上他那么厚待那个丫头,想来娘娘无论说什么都无法自圆其说,只会火上浇油,要是惹了帝王之怒,那样对娘娘更不利。”

    “呵呵,是吗?”皇后冷笑道:“怕是,本宫不用等到帝王之怒,翼王他就已经把本宫杀了。”皇后看了一眼,脸色发白的钱嬷嬷恨道:“当然,还有你。”

    “娘娘…。”

    “哼!本宫真的是被猪油闷了心,怎么会听信了你这个老奴的话,就做下如此糊涂的事来,落得现在如此被动的地步,真是可恨。”

    “娘娘,老奴当时真的一片好意呀!”

    “好意?好意会把本宫害成这样?”皇后嗤笑道:“本宫可能是安逸太久了,竟然糊涂的去惹翼王那个魔王,呵呵呵,人家本事,本宫倒是自己先把自己困住了,真是可笑,现在本宫要防的人,心里肯定得意坏了吧!”

    ……

    皇后想的没错,现在夏贵妃真的觉得心好的不得了,进宫这么多年了,从来没觉得心这么舒畅过,满是笑意的看着心腹嬷嬷道:“去,告诉御膳房,今天多做几个菜送过来。”

    “是,娘娘今天胃口真好。”

    “呵呵,心好,胃口当然好,去吧!”

    “是,娘娘。”

    夏环看着皇后寝的地方,眼里闪过浓烈的恨意,还有嘲讽,自己进宫那么多年,一直没有怀上龙种,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就是一个最大的悲剧,特别是宫里的女人,没有孩子依靠等老了以后,子过的比起民间的妇人还不如,可就算那样,皇后她看皇上宠自己,也没少刁难自己,而这种刁难也最多是让自己吃点苦头,或者给自己个那堪,可是,这种不痛不痒的刁难,在自己有了玉儿后,达到了极致,自己和玉儿明显成了她的眼中钉,自己每当看到她看着玉儿的眼神,就觉得刺骨的寒冷。

    她让自己在有了孩子伴后,子过得更加的小心翼翼,每一天都胆战心惊的,每一刻都担心她害自己的玉儿,害的自己每天都在做噩梦,自己无数次的在梦里看到了玉儿的尸体,还有她嚣张的样子,心里的这种担忧,让自己的子过的犹如地狱。

    夏环想被团团围住的皇后的寝,心里觉得痛快极了,自己从来不知道,皇后竟然是那么的蠢,她竟然会对夏如欣出手,呵呵呵,她真的是在找死,她竟然去惹翼王,自己现在最期待的就是,翼王能拿出两年前的气魄来,最好是杀了皇后这个人,那自己以后就真的高枕无忧了,想起皇后会有的下场,夏环无法不兴奋,哼!就算翼王看在皇上的面上不杀她,但是凭着如欣在翼王心里的分量,皇后的子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真是太好了。

    夏环想起翼王和如欣,脸上的笑容消失,有些出神,自己和如欣比是何其的悲凉,他们那样的感,自己想都不敢想,世上竟然有男人可以为一个女人做到那种地步。

    “娘娘,菜马上就好。”嬷嬷献媚道:“娘娘你不知道,御膳房的听说你是娘娘要用的,放下了手里所有正在做的活,就先紧着娘娘您忙活起来了呢!”

    “是吗?”

    嬷嬷看着夏环和刚才反差很大的语调,不解道:“娘娘,您怎么了?”

    “没什么,等一下菜来了,你就跟宫里的人分了用了吧!我累了,你先下去吧!”

    “是,娘娘。”嬷嬷看到夏环的心好像很不好,虽说不明白,可也不敢多问,恭敬的起退了出去。

    颐和宫

    太后看到轩辕烨忽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很意外,可是想到他竟然把自己软,怒道:“轩辕烨,你现在是越来越没礼法了,哀家是你的母后,你这样对哀家,实在是太过分了,你知不知道。”

    轩辕烨坐在太后的对面,很是淡漠的看着这个对着自己叫器的人,自己的母后。

    “轩辕烨,哀家问你话呢?你回答我。”太后说着想起轩辕墨上次来这里说过的话,眯着眼睛道:“轩辕烨,你对你皇兄都说了什么?让你皇兄对哀家说了那么多大逆不道的话,这一切都是你怂恿的对不对?”

    太后有些恼火的看着依然不出声的轩辕烨,有些不能相信道:“你想要报复哀家?就因为哀家动了那个放肆,不知礼数的丫头?”

    “放肆?不知礼数?”轩辕烨轻声道。

    “没错,烨儿,你不要被那个丫头的美貌给骗了,她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太后想起如欣冒火道:“你知道那个丫头对哀家说什么吗?她竟然说,哀家为太后胆小怕事,为母亲心狠手辣,哼!真是不知死活,她一个低的丫头能知道什么?竟然敢这么的说哀家,烨儿,哀家是你的母后,她就敢这样的对哀家不敬,就凭这,哀家就知道,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你,烨儿,为了这么一个女子,你这么对哀家,值得吗?”

    “不知道,太后还看出了什么?”

    太后听了轩辕烨的话,觉得他根本就是不知道,那个丫头有多可恶,要是他知道了就一定不会再喜欢那个丫头了,男人都是这样的,特别是宫里的男人更加的厌恶那些,虚假的女人,太后想着继续道:“这个丫头不但不知礼数,还胆小怕死的很,本来哀家看在你的面上,是准备饶她一命的,结果她还不领,可是她又怕死,自己怕了就是怕了,却说什么,就是死也不能死在哀家手里,还说是为了你,说什么不能在你不堪的命运上再加一重悲哀,烨儿,她就是一个虚假的女人,她一个平民,竟然说生在皇家是悲哀的?你说,她这话,说给谁听,谁能信,没见过世面的人,还想蛊惑哀家。”

    轩辕烨听着太后的话,眼里闪过什么,慢慢的起,很平静道:“翼二,送太后过去。”

    “是,主子。”

    “烨儿,你要送哀家去哪里?”

    轩辕烨没有回答她,也不再看她,飞离去。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