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准备大婚(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轩辕治从校场匆忙赶到皇后宫的时候,看到外守着的侍卫,特别是在看到他们上的印记时,心里抖了一下,是暗卫,龙之卫,这个自己只是听说过,却从来没见过的神秘暗卫,皇叔竟然动用了他,轩辕治看着自己母妃的寝被重重把守着,眼里闪过什么,可随即恢复平静,听到脚步声,轩辕烨转头,看着走过来的一行人,担忧急切的迎了过去,急道:“父皇,母后这里可是出了什么事了?”

    轩辕墨看到轩辕治眉头皱了一下道:“你不是在校场吗?怎么回来了?”

    “皇叔离开了校场,儿臣也没有什么事了,就先回来了。”轩辕治不解道:“父皇,母后是怎么回事?”

    “朕也还没弄清楚,不过,今天你的母后召见夏如欣的事,你知道吗?”

    “这个儿臣不知,后宫中的事母后从来不和儿臣说。”

    轩辕墨听了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向着皇后的寝走去,轩辕治,傅刚,刘公公在后跟随。

    轩辕墨正准备对暗卫开口,就看到翼二从里面走了出来,脸色很是难看,看到自己恭敬的点了点头,对着暗卫沉重道:“去颐和宫。”

    翼二的话落,所有的暗卫瞬间消失在轩辕墨他们的面前。

    可是翼二说出的名,却让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颐和宫,那不是太后的宫吗?

    轩辕墨更是心惊,很明显,翼二刚才对暗卫传达的是烨儿的命令,这么说来,烨儿是在太后的宫?轩辕墨想到太后和烨儿之间僵硬的母子关系,轩辕墨的眼里满是担忧,对着翼二道:“翼二,这是怎么回事?你家主子,现在可是在太后哪里?”

    “皇上,有什么事您问皇后吧!”翼二虽然低着头,可是所有的人在他的语气里都听出了一丝火气:“皇上,属下还有事,就先告退了。”

    “翼二。”轩辕墨叫住准备离开的翼二问道:“可是夏如欣出了什么事了?”烨儿这么大的动静,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了,而最有可能让烨儿如此失控的人,就是夏如欣。

    翼二听了轩辕墨的话,眼里闪过痛色,声音有些压抑道:“夏小姐很不好。”翼二说完大步的离开了。

    翼二的话,让在场的人都脸色微变。

    轩辕墨眼神一缩,嘴巴紧抿,是谁?是皇后?还是太后?

    刘公公伸手抚着自己的心口,真担心它会从自己的膛里跳出来,事真的闹大了。

    傅刚表也很凝重,两年前,因为夏小姐的失踪,翼王大怒之下做下的事,很清晰的回到自己的脑海里,那次,凡是被波及到的人非死即伤,而且听翼二刚才的口气,夏小姐怕是真的出了什么大事了?那么,这次又该怎么收场呢?还有,就是这次牵扯到的人,也都不是一般的人,一个是诏曰的太后,一个是诏曰的皇后。

    轩辕治的心里也抖了一下,不自觉的握紧拳头。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着太医院宫服的小童跌跌撞撞的跑到轩辕墨的跟前,顾不得礼仪,慌张道:“皇上,皇上,刚太医院,来了很多穿黑衣,蒙着面的人,把所有的太医都带走了。”小童想起刚才太医院发生的事,脸色发白。

    “穿黑衣?蒙面?”轩辕墨思索了一下道:“可看到胳膊上有龙形的印记?”

    “有,他们每个人的胳膊上好像都有,皇上……。”小童不解。

    “好了,朕知道了。”轩辕墨吩咐道:“去告诉太医院所有的人,只要胳膊上带有这样标记的人去要药材,无论是什么只要太医院有的都给他们,如果你们那里没有,就去朕的私库里去找,只要他们需要,尽可随便的取,不需要再来跟朕禀报了,知道吗?”

    “是,皇上。”

    “下去吧!”

    “是。”小童带着满腹的不解还有震惊,生病的到底是谁,皇上竟然这么的重视。

    “你们都在这儿等着。”轩辕墨看着皇后的寝眼里闪过冷意。

    “是,皇上。”

    “父皇,儿臣可以跟你一起进去吗?”轩辕治出声道。

    “不用,你也在这里候着。”

    “是,父皇。”

    皇后寝

    皇后看到轩辕墨进来,眼睛一亮,跑到轩辕墨的边,惊慌道:“皇上,你可来了,你要是再不来,臣妾的命都差点没了。”皇后指着自己脖子上清晰的手指印,一脸的后怕道:“皇上,你看翼王他差点把臣妾给掐死了,他……。”皇后的话,没讲完就被轩辕墨打断了。

    轩辕墨看都不看皇后脖子上的印记,冰冷的看着皇后,冷声道:“告诉朕?你做了什么?”

    “皇上……。”皇后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轩辕墨,虽然知道,帝王的淡薄的很,可是,自己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连自己的生死都不在意,皇后看着轩辕墨凄凉一笑,有些冷硬道:“皇上,在说什么,臣妾什么都没做。”

    “你宣召夏如欣进宫做什么?你对她做了什么?还有,她为什么会在颐和宫?”

    “皇上,你来是在质问臣妾的吗?”

    “质问你?哼!你可知道你做了什么蠢事,你去动谁不好,为什么非要去动夏如欣,你难道不知道她是烨儿的逆鳞吗?现在朕也就是问问你,可是,如果那个丫头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朕或许都不能保住你,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皇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烨儿,他召集了龙之影,这些暗卫是什么来头,想必你不会不知道。”

    “龙之影?”皇后听了如遭雷击,后退几步,猛地瘫坐在地上,不敢置信道:“不,不会的,本宫是诏曰的皇后,翼王他不能让龙之影杀了我,不可以,皇上,我是你的皇后,难道,你真要看着翼王爷杀了臣妾吗?”

    “那就要看你都做过什么?”轩辕墨没有一丝表道。

    “皇上,臣妾什么都没做过,真的什么都没做过。”

    “你宣召夏如欣做什么?”

    “是……是太后,她说,想见见翼王的王妃,是太后让臣妾替她把夏如欣宣召来的。”

    “太后?她怎么会知道夏如欣的存在?”

    “这……这个臣妾也不知。”

    “是吗?”

    “是…。是真的,皇上,臣妾说的都是真的。”

    轩辕墨定定的看着皇后,莫测道:“最好是这样,你可知道,夏如欣她现在很不好,如果她有什么不测,不要说你,就是太后,朕也不敢保证,烨儿会做出什么事来,所以,你好自为之吧!”轩辕墨说完,离开的皇后的寝

    皇后看着轩辕墨的背影,除了惧意,还有一闪而逝的恨意,不甘道:“皇上,你是诏曰的帝王,难道还不做一个王爷的主吗?你难道就任由着,他一个王爷爬在你的头上无法无天吗?”

    轩辕墨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皇后冷笑道:“如果你想要这些话挑起朕对烨儿的不满,妄想自己逃过一劫,那,你就用错方法了,朕可以坦白的告诉你,烨儿,他爬到朕的头上,朕一点也不介意,还很高兴,他就是要朕的命,朕也会给他,因为,如果没有烨儿,朕根本就活不到现在。”

    轩辕墨伤感道:“一直以来,烨儿他过的都很苦,如果不是朕这个皇兄强求与他,也许,他早就离开了诏曰,还有这个给了他莫大伤害的皇宫,他为了朕,留了下来,为朕保卫着诏曰的和平,南北征战,可是,朕给了他什么?让他在这个肮脏的皇宫里,再一次的受到了伤害。”

    轩辕墨恨恨的看着皇后,怒道:“你们为什么要来折腾他,为什么非要惹他,为什么要去针对夏如欣,她也许是烨儿最后的救赎,朕告诉你,如果因为这次的事,让朕失去了这个皇弟,无论是谁,朕都不会放过的,哪怕是太后,也一样。”

    轩辕墨不去看皇后瞪大的眼睛,还有灰白的脸色,大步的离开了皇后的寝

    轩辕治看到轩辕墨走出来,急切道:“父皇,母后她没事吗?”

    轩辕墨看了轩辕治一眼,没有回答他,而是对着傅刚道:“傅刚,你亲自带着人守在这里,没有朕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见皇后。”

    傅刚听了愣了下,当看到皇上不快的神色时,赶紧应道:“是,皇上。”

    “父皇……”轩辕治不安道。

    “治儿,你也一样,没有朕的命令,不许进去见你的母后。”

    “父皇……”

    ……。

    御书房

    轩辕墨屏退所有的人,坐在书案前,从抽屉里面,拿出一个盒子,打开,看着里面的东西,眼里满是暖意还有苦涩,陷入回忆。

    那时候烨儿八岁,自己二十岁,当时先帝还活着,自己也还不是皇上,而是太子,可是,自己这个太子在当时,还没有李太妃的儿子,也就是现在的永安王轩辕景来的受重视,李太妃她深的先皇的宠,连带着他的儿子轩辕景也跟着水涨船高,自己这个太子在他的面前也得退让三分。

    那时连废太子,选立轩辕景为太子的声音都出来了,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先帝对自己不冷不,对于废太子一类的声音,选择了漠视,并没有出声来维护自己,就因为先帝的这种态度,太后对自己不满,看到自己的时候,从来没有一个好脸色,说自己不争气,说自己这个太子做的窝囊。

    轩辕景在先帝的面前卖力的表现自己,李太妃在先帝耳边吹着枕边风,自己在先帝那里的形象更是一落千丈,轩辕景的在自己跟前的嚣张,李太妃的嘲笑,就是朝堂上的众大臣,对自己提出的所有关于社稷的建议,也是反驳多于附和,那个段子是自己最艰难的时候,自己甚至想过杀了轩辕景,然后自杀。

    自己那个时候感觉所有的人都看不起自己,而就在自己极端低落,所有的人都忽视自己,奚落自己的时候,甚至没有人相信,自己这个太子能继续做下去的时候,只有烨儿一直陪在自己的边,他那个时候还那么小,本是自己这个做大哥的该保护他的时候,却反了过来,是他在拼了命的在保护自己,他会用自己稚嫩的声音去反驳那些,不赞同自己做太子的大臣,在先帝的跟前为自己这个做大哥的辩护,并且,在轩辕景对自己嚣张的时候,用他单薄的体挡在自己的前面,对轩辕景挥拳头。

    而就是因为烨儿的尽力维护,不懈的努力,让朝堂上的一些老臣,站了出来,为自己讲话,说一个这么得弟弟赤诚相对的大哥,品德方面一定很好,而我诏曰的太子,就应该是这样一个人,仁君仁意才会是诏曰的福气,从那以后,慢慢的自己的处境忽然就好了很多,先帝也开始单独找自己议事,大臣们也不再提什么废太子,但,烨儿却成了李太妃母子的眼中钉。

    在一次宫宴的时候,他们就对烨儿出手了,他们在烨儿吃的点心里下了毒,烨儿为此差点送了命,烨儿他是先帝最小的儿子,在先帝的心里还是有一定的分量的,先帝大怒之下,下了死命令,如果查不出凶手,就提头来见,在这样的命令下,大肆细查了一番,最后的结果就是,所有的一切证据都指向了李太妃还有轩辕景。

    李太妃还有轩辕景虽然极力的为自己辩解,可是,在所有的人眼里,她们确实是最有动机的,他们的嫌疑怎么想都是最大的,就连先帝对她们的话也不相信,为此,李太妃被先帝幽了三个月,轩辕景也失了先帝的宠,自己的地位却更加的稳固了。

    可是,烨儿中毒之事,在所有人眼里所谓的真相,事实却非如此,轩辕墨想着脸上的表心疼,愧疚,那是,在烨儿中毒好了以后,太后寿辰的那一天,本来,自己和烨儿是想给太后一个惊喜,就乘着太后不在寝的时候,偷偷的溜到太后的寝宫,去放自己精心准备的生辰礼物,想着等太后看到的时候,肯定能大吃一惊,可是,当放好礼物的时候,太后却忽然回来了,而自己和烨儿怕露馅就躲了起来,也为此听到了一段,伤了烨儿一生,自己也愧疚了一生的话。

    原来,烨儿中毒,真的不是李太妃她们做的,而是自己和烨儿的母后,她为了除掉李太妃,轩辕景,为了自己这个太子的王位,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设计的,是太后她,亲手给烨儿下的毒。

    轩辕墨想起烨儿听到这段话时,脸上的震惊,悲哀,不敢置信,还有眼里的一抹死寂。

    在知道了事的真相后,烨儿他就变了,变的沉默,孤寂,冷漠,才八岁的孩子,却如一滩死水一样,无悲无喜,自己知道这件事,对烨儿的打击很大,可怎么也没想到,烨儿他竟然连活着都不想,所以,他才会在李太妃和轩辕景失了先帝的心时,狗急跳墙,策划宫变的那一天,看着轩辕景向着自己刺过来的剑时,决然的挡在了自己的面前,当剑刺进他的体时,他的眼里出现的不是怕,竟然是解脱,脸上甚至还露出了笑容。

    轩辕墨把盒子的东西拿出来,那是一把剑的剑头,就是它,刺进了烨儿的体,可以说自己的王位是烨儿给的,自己的命也是烨儿救的,而自己这个做皇兄的,在做太子的时候不能保护他,等自己做了皇帝竟然还不能保护他,轩辕墨感到深深的挫败。

    颐和宫

    太医院所有的御医被带到颐和宫后,震惊的看着躺在上,浑是血的女子,还有那个坐在边紧握着女子手的男子。

    “翼……翼王爷。”所有的太医颤颤巍巍道。

    轩辕烨抬起头,脸上的表很平静,一种可怕的平静,一向邪魅的桃花眼,这时候如寒潭一样,冰冷的刺骨,被翼王用这样一双眼睛看着,所有的太医都感到浑发冷,牙齿打颤。

    “救她,救活她。”

    “是……是王爷。”

    轩辕烨俯下体,对着如欣苍白的无一丝血色的樱唇,印下一个吻,柔声道:“丫头,等着本王,本王出去一下,就过来陪你,不要怕。”

    在房间里的人,虽然都很惧怕翼王,可是,当看到翼王这个样子的时候,却觉得心里发酸。

    轩辕烨看了如欣一眼,离开了房间。

    而所有的太医,在翼王离开后,开始迅速的动作起来。

    翼一跟着轩辕烨来到房间外面,噗通一声,双膝跪地,眼睛发红,深深的自责道:“主子,属下没有保护好小姐,属下……。”

    “翼一。”轩辕烨没有看他,只是淡声道。

    “主子。”

    “你回翼王府,去准备本王和小丫头的婚礼。”

    “主子……”翼二,翼四,翼五大惊道。

    只有翼一没有出声,无声的呜咽着,脸上都是泪水,跪在地上背的直直的,上却有种毁天灭地的悲哀,声音有些撕裂道:“是,主子,属下一定,为主子和王妃办个最盛大的婚礼。”

    “嗯!去吧!”

    “是,主子。”翼一对着轩辕烨狠命的磕了几个头,起站了起来,走的很直,义无反顾。

    “主子,可是夏小姐她……。”

    “她是本王的妻,生是,死也是,生则同衾,死则同,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主子……。”

    轩辕烨没再看他们,走回了房间里,看着正在为如欣治疗的太医们,不声不响的走到边,默默的坐在那里握住如欣的手,不去看如欣惨白的脸色,也不去看她上狰狞的伤口,只是静静的坐着。

    翼王府

    诏曰的百姓在经过翼王府的时候,看着翼王府竟然挂起了红灯笼,一个大大的红喜字也贴在了大门上。

    众人看了议论纷纷,看来翼王府是准备办喜事了,翼王爷他准备娶王妃了,虽然所有的人都知道,也许,夏小姐回来后,翼王爷很快就会大婚了,可当翼王真的要成婚时,人们还是激动了起来,见了面就会说,翼王爷要大婚了,知道吗?翼王要大婚的事,显然成了京里最大的事,所有的人,都很期待,很兴奋。

    可是翼王府的人,脸上却完全没有一丝的喜气,特别是老管家,在听了翼一说的话后,更是止不住的老泪纵横,对着翼一哽咽道:“翼一,你说,老天他对王爷怎么这么的不公平,他怎么能这么对王爷,呜呜……。”

    “老官家,什么都不要说了,先准备大婚的一切东西,准备迎接我们的王妃。”

    “翼一,夏小姐这个状况,是死是活,都很难说呀!你说,如果夏小姐她万一……。王爷他要怎么办呀!”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准备主子的大婚。”

    “翼一……”

    “我去准备喜服。”

    颐和宫

    “止住了,止住了。”一个太医看着如欣不再出血的伤口,激动道。

    “真的止住了,太好了,太好了,快,快去煎药。”

    “对,我去,我去。”

    所有的太医这个时候,都轻轻的松了口气,他们清楚的知道,虽然翼王爷什么都没说,可是,如果他们不能把这位小姐救活的话,他们也别想活了。

    轩辕烨听着太医们的话,神色动了一下。

    太医们看翼王没有要问的意思,相互看了一眼,自动的禀报道:“王爷,夏小姐的口中了一剑,虽然刺的深了一点,不过,万幸的是,那个侍卫的剑偏了一点,没有伤到真正的要害,最大的问题就是出血的问题,而现在血也已经止住了,只要夏小姐能吃的下去药,今天不发,三天之内能苏醒,应该就没事了。”

    “嗯!”

    “不过,王爷为了预防夏小姐发,一定要……要不停的给她擦拭体,所以……。”

    “你们去准备吧!本王知道怎么做,本王来。”

    “是,王爷。”

    所有的太医听了王爷的话,都默默的下去准备东西了。

    轩辕烨转头看着如欣,依然苍白的脸颊,还有微弱的呼吸,轻声道:“丫头,你不能抛下本王,绝对不能,知道吗?”

    ------题外话------

    唉!轩辕烨这个可怜的娃,明天大婚,不一样的大婚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