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夏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翼王府

    翼王府的人们吃惊的看着自己的主子,明明昨天自己的主子还在书房里,大发了一顿脾气,他们还以为自己主子的脸色会更加的难看,可所有人都意外的是,两年来一直没有一丝笑意的主子,一大早竟然满面风的,眉宇间的神采飞扬掩都掩饰不了。

    翼一和翼二,看着坐在院子里,一边喝茶,一个看着公文,一个看着书的主子和小姐,相视一笑,对于小姐能主动回到主子的边她们很感激。

    轩辕烨看着坐在自己边,悠闲的看着书喝着茶的如欣,不自觉的嘴角轻扬,脸部线条柔和,现在自己才发现这个丫头懒的很,能坐着绝对不站着,一天中有一大半的时间,都躺在在软榻上,手里抱着一本书,而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配合她的这种习惯,像现在这样,喝着茶看着公文,感觉还不错。

    “轩辕烨。”如欣放下手里的书唤道。

    “嗯!”

    “我想去夏府一趟。”如欣思索了一会儿道。

    轩辕烨听了上扬的嘴角隐没,平淡道:“去那里干什么?”

    “去看看而已。”

    “你想去看夏如风?”

    “你想太多了。”

    “那就没有去的必要。”

    如欣听了淡笑,自己和轩辕烨悬殊的份差异,如果是以前,让所有的人接受自己成为翼王妃,根本就不可能,可是,因为轩辕烨对自己的坚持,还有两年的寻找,他们对于轩辕烨娶自己为妃,也许暂时没什么反应,可这并不代表他们接受了自己,无无义,不顾家人死活,自己对夏家的态度,就会成为他们铁一般反对自己的理由,也许,自己因为轩辕烨的份,地位可以安稳的呆在翼王府,不受外面风言风语的干扰,可是,轩辕烨却不能,他是诏曰的王爷,虽然没人能拿他如何,可每天百官的弹劾,还有舆论的力量,会对轩辕烨带来不小的负面影响。

    特别是现在大越还在这里,如果大越公主坚持和轩辕烨联姻,也会是不小的麻烦,一个国家的皇室人员,有的时候,代表的不是自己,还有他们自己的国家,每个国家的子民都有国之心,还有对自己国家皇室的崇敬之心,大越的公主和诏曰联姻,轩辕烨不娶他们的公主,他们也许都不能接受,如果还是因为一个庶女而不娶他们公主的,他们更不能接受,在他们看来这是对他们公主的侮辱,也是在侮辱他们的国家,国与国的相处方式就是这么的微妙。大越的不满如果传到诏曰百姓的耳里,一定也会引起一定的动,在他们的眼里轩辕烨过分的坚持,就是对诏曰的不忠,为了一个女人不顾诏曰所有百姓死活的王爷,他的处境会很为难,如果可以,自己除了夏家,也许该见见慕容祁。

    “轩辕烨,夏府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如果我不在京城,她们会如何?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也不会去在意,可是,现在我在,还有你的份,圈夏家,不闻不问,会有很多的麻烦,而我不喜欢麻烦。”

    轩辕烨听了如欣的话,心里了然,小丫头她还是和以前一样,通透的很。

    夏府

    夏府自从如欣离开后,就被轩辕烨派人给重重把守着,两年了,所有的人不许进,不许出,他就像是一个孤岛一样,被人遗忘在了一个角落,可是最近因为如欣的回归,夏家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记忆之中,这两天夏府每天都会聚集很多的人,议论着夏家以往的是是非非。

    “不是说,这位夏家的四小姐已经回来了吗?怎么夏府还被围着?”

    “夏家难道没会夏府?夏家的人以前对这位小姐,可是做了很多过分的事,她肯定不想回来了。”

    “可那些害她的人,不是都被翼王爷给处置了吗?就是再大的气,也该消了吧!”

    “说的也是,她也不能把所有夏家的人都恨上,这府里的人再怎么说,也是她的祖母,父亲,哥哥她不能全部都不管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位小姐的心肠可是够狠的呀!”

    “哎呀!你小声点,她现在的份非比寻常,相信,过不了多久她就会成为翼王妃的。”

    “就算是翼王妃,也不能不让我们说实话呀!”

    “对呀!你们说翼王爷怎么会喜欢这样狠心的女子呀!”

    “这个你问我,我问谁去呀!”

    “好了,你们都别说了,你们看有马车停在夏府门口了。”

    “咦!就是,这个时怎么还有人来夏府?会是谁呀!”

    众人好奇的看着,等看到轩辕烨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都愣了一下,当看到轩辕烨下来后,把手伸到车厢边,从里面扶着一个女子下车时,更是瞪大了眼睛,翼王爷他竟然亲手去扶一个女子下车,这是多大的殊荣呀!能让翼王爷这么礼遇的女子会是谁呢?众人想着一震,难道说,这个女子就是翼王爷找了两年的人,她就是夏家的四小姐,众人想着都睁大眼睛看着翼王爷边的女子。

    材纤悉,皮肤白皙,可是因为离得太远,有些看不清楚她的面容,可当看清她的装扮时,所有的人都愣了一下,一浅绿色的长裙,头发只是用一根同色的带子轻轻的束起,浑上下,连个首饰都看不到,这……这也太简单了吧!比一般的姑娘还朴素,如果走在人群中任谁都不能相信,诏曰的准王妃,竟然会是这样一打扮,太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了。

    “你们看,翼王爷和夏四小姐进夏府了。”

    “这么说,我们是不是都误会这位夏家四小姐了,你看人家不是回来了吗?”

    “回来是回来了,你能确定她是回来救他们的?还是回来算账的?”

    “回来算账的?不会吧!”

    “这能说的好,夏家以前对她可是不好,等着看吧!这两天就会知道了。”

    ……

    如欣走进夏府的院子里,愣了一下,看着曾经错落有致,富丽堂皇的院子,现在看起来却一片荒芜,空空的,没有一丝的人气,很是凄凉。

    轩辕烨看着如欣有些怔忪的样子,嘴巴紧抿了一下,低沉道:“怎么?觉得本王做的过分了。”

    如欣看了轩辕烨有些孩子气的话,轻笑了下。

    “她们在哪里?”

    “庵堂。”

    如欣听了眼里闪过什么,不再说话,抬脚往庵堂走去。

    皇家驿站

    越一看着从翼王府回来后,就一直沉默不语的主子,心里对如欣很是不满,她怎么可以这么无视主子的心意,说那么伤主子心的话,主子在山上那两年,对她那么的纵容,在她的面前没有一点太子的架子,什么都依着她,越一觉得肯定就是主子对她太好了,让她忘了自己的份,主子他是大越的太子,是未来的王,她就是一个庶女,她在翼王府对主子说的话,真的是太过分了,就凭这,就是杀了她也不过分。

    越一眼里的杀意闪过。

    “越一,你最好把你心里现在的想法,给本宫收起来。”

    越一听了一震抬头,看到太子眼里的警告,知道自己的心思被主子给察觉了,越一有些不甘道:“主子,夏小姐她根本就没把主子您放在心里,她这样对主子,属下实在是不能忍受,你是我们未来的王,她诏曰一个小小的庶女,凭什么这么对主子……。”越一的话,还没讲完就被慕容祁给打了一掌,体往后退了几步,越一怔怔的看着慕容祁,心口出传来的痛楚,还有嘴里涌现的腥甜,让越一知道,主子他生气了。

    “越一,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本宫不希望再从你的嘴里听到任何侮辱欣儿的话,记住了吗?”慕容祁冷声道。

    “主子……”越一看着主子冰冷的眼神,低下头,低声道:“是主子,属下知道了。”

    “知道就好。”慕容祁的话,刚说完就看到,慕容琳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慕容祁看了皱眉。

    “大哥哥,我听说你去翼王府了。”慕容琳好似没看到慕容祁不快的神色,不高兴道:“大哥哥,你去翼王府为什么不带我去,我还想去见见翼王爷呢!”

    慕容琳想起轩辕烨,大声道:“大哥,我对翼王爷很满意,我要让他做我的夫,大哥你什么时候还去翼王府,一定要带我一起去,让我也有机会跟翼王爷培养感,我要让翼王爷知道,我可比那个出现在大上的女人更适合他。”慕容琳想起如欣不屑道:“一个气的女人,除了会念几句酸诗,那里比的过我,翼王爷他可是战神王爷,可是,我看那个女人肯定连马都不会骑,就她这样的怎么可能适合翼王爷,只有我这样的女人才更加的适合,我可以和翼王爷一起骑马,练武,就是上战场也是可以的,这个女人她没资格给我抢翼王爷,我一定y要在翼王爷的面前和她比试一番,让翼王爷看看,谁更加的适合他。”

    “嗯!大哥知道了,你先回自己的房间吧!”

    慕容琳听了有些不愿道:“大哥,我都已经在房间里呆了一天了,都快闷死了,大哥,你能不能带我出去转转呀!来诏曰几天了,可是,除了这里,我连诏曰什么样子都没见过,大哥,你就带我出去看看吧!”

    慕容祁看着没有一点心机,天真的慕容琳,忽然觉得自己让她来拴住翼王是个很大的失误,琳儿她被母后宠坏了,再加上有自己这个大哥在,在宫里面基本没有人敢跟她过不去,她根本就不懂的什么算计,什么谋,如果欣儿不回来,她也许还有机会,翼王爷他一直没有欣儿的消息,为了两国的长远打算,自己有把握能说服曰帝让翼王爷娶了琳儿,翼王爷虽然自己不想承认,他确实是一个真正的好男人,所以,如果琳儿能跟他成婚的话,以后的子过的不会很差,可自己失算了,欣儿她回来了,这样的况下,琳儿她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她一点算计都不会,这样她怎么和欣儿强翼王,怎么接近的了翼王爷,如果琳儿这里不能成功的话,对自己就很不利了。

    因为自己无法强求欣儿跟自己离开,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欣儿她能主动离开,自己才能有机会,而欣儿离开的唯一可能就是对翼王失望了。

    慕容祁想着眼睛眯了一下,看来自己要从皇室那边重新挑一个棋子过来了。

    慕容琳看着自己大哥一直不说话,急道:“大哥,你倒是说话呀!”

    “琳儿,大哥今天有事要办,你先回去吧!等我忙完了,明天带你出去玩儿。”

    “大哥,你要是忙的话,我可以自己去的。”

    “不行,这里不是你熟悉的大越,你不能随意乱走。”

    “大哥,不会有事的,我多带些人就去了,再说了,就她们诏曰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也不可能伤得了我,你不用担心。”“琳儿,不要让我说两遍,我说了不行,现在回去。”

    “大哥…。”

    “回去。”

    “哼!回去就回去,我要跟母后写信,告诉她说大哥他欺负我。”慕容琳怒气冲冲的跑了出去。

    “看好公主,不要让她出驿馆。”慕容祁对着屋里的侍卫吩咐道。

    “是,太子。”

    慕容祁走到案前,思索了一下,提笔急速的写了一封信,装好后,递给越一郑重道:“把这封信送给父王。”

    “是,太子。”

    “越一,告诉父皇,人一定要送到诏曰。”

    越一听了不解,可是太子的决定自己现在也不敢多问,只是恭敬道:“是,太子,属下知道了。”

    “去吧!”

    慕容祁看着越一离去的背影,眼里的挣扎一闪而过,随即恢复平静。

    夏府

    如欣走到庵堂的时候,夏如风,老夫人,夏明仁,夏如瑞,他们正在吃午饭,二姨娘在一旁侍候,桌上的饭菜很简单,三菜一汤都是素菜,说不上很差,可是跟以前的伙食没法比。

    夏如风听到门口有动静,抬头望去,等看清门口的人时,手里的饭碗滑落,不敢置信道:“欣儿。”

    “风儿,你说什么?”

    “是,欣儿。”

    “什么?”

    屋里的人听了一震,顺着夏如风的视线,全部往门口看去。

    如欣平静的看屋里人的反应,夏如风看到自己时,除了不敢置信,还有欢喜。

    二姨娘在吃惊过后,就是无法掩饰的愤恨,还有忌惮。

    夏明仁的眼神很复杂。

    老夫人在惊讶过后,虽然马上就表现的很欢喜,很激动,可是自己还是很清楚的在她的眼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恨意。

    夏如瑞有些怔忪,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如欣淡笑的看着她们,缓步走过去,俯恭敬道:“祖母,父亲,大哥。”

    夏如风疾步走到如欣的边,拉着如欣高兴道:“欣儿,你回来了,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夏如风说着打量着如欣看到她完好无损,不住的点头道:“你很好,这样大哥就放心了。”

    如欣垂下眼帘,轻声道:“让大哥挂牵了。”

    这是时候,夏明仁扶着老夫人颤颤巍巍的走到如欣的跟前。

    老夫人看着如欣,眯着眼睛,猛地抓住如欣的手,神激动道:“欣儿,真的是你吗?”

    “是我,祖母。”如欣低下头看着被老夫人握着的手,从手上传来的痛意,让如欣轻笑,看来老夫人看到自己果然很激动呀!

    “欣儿,你去那里了,你怎么能一声不响的就不见了呢?你不知道,祖母有多担心。”

    “让祖母担心了,是欣儿不孝。”如欣说着轻抽了一下自己的手,可却被老夫人抓的更紧了,如欣眉头轻皱。

    “放手。”轩辕烨这个时候,从外面走进来,正好看到如欣清皱的眉头,扫了一眼,看到如欣被老夫人已经抓出红印的手,眼里的怒火闪过,低沉道。

    夏如风他们看到翼王,赶紧跪在地上恭敬中带着惧意道:“给王爷请安。”

    老夫人看到翼王,心里一跳,赶紧松开自己的手,跪在翼王爷的跟前,有些惊慌道:“给王爷请安。”

    轩辕烨没有看他们,走到如欣的边,拉起如欣的手看着上面深深的指甲印,看着跪在地上的老夫人眼里带着冷意,厉声道:“看来本王以前对你们都太过仁慈了。”

    老夫人听了体一抖,急忙道:“王爷恕罪,臣妇就是看到欣儿太激动了,还请王爷恕罪。”

    如欣听了老夫人的话,缓缓笑了,没说什么,看了轩辕烨一眼。

    轩辕烨看了瞪了如欣一眼,可就是不开金口。

    如欣见了摇了摇头,无奈道:“大哥,我和王爷在梧桐院,你吃过饭过来一趟吧!”

    “哦!好。”

    如欣说完拉着轩辕烨走了出去。

    “夏如欣,你要惹本王生气。”

    “民女不敢。”

    静默了一会后,轩辕烨的声音再度传来。

    “哼!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是,多谢王爷。”

    轩辕烨和如欣的对话,传到屋里,让老夫人瘫坐在了地上,脸色发白。

    翼王爷的意思屋里的人都明白,如果他们再敢伤害如欣一次,他们的命也许就保不住了。

    “母亲,你这又是何必呢?”夏明仁叹了口气。

    “何必?你问我何必?呵呵,两年了,我为了她一个庶女,念了两年的佛经,吃糠咽菜,像是坐牢一样的过着暗无天子,这对我来说是多大的耻辱,你让我怎么能不恨,因为她,我晚年过的这么的屈辱,你让我怎么不恨。”老夫人想起这两年的子恨的咬牙切齿道。

    “母亲,还是算了吧!我们的子虽然过的苦了点,可也没受什么大罪,现在四丫头回来了,也许,我们的苦子也就到头了,别的就不要再想了。”两年来,夏明仁倒是比以前想通了很多,夏明仁清楚的知道,有翼王爷在,再继续跟欣儿做对,是不会有好处的,只会把自己的命丢掉。

    “可是我心里的这口气怎么都咽不下,你看到没,那个死丫头她一点事都没有,而我们却在这里平白无故的受了两年的罪,怎么能就这么算了”

    “不算了又能如何。”

    夏如风不想再听下去,两年来听的太多了,祖母的思想是不可能转变的过来了,可是,她就是再不甘,也不能伤害到欣儿了,欣儿她会成为翼王妃,不会在夏府。

    夏明仁看夏如风起,急忙道:“风儿,你是不是要去梧桐院?”

    “是。”

    “风儿,你去了一定要跟翼王和你四妹妹好好说说,求求知道吗?”

    “嗯!”夏如风淡淡的应了一声,走开了。

    夏如风来到梧桐院的时候,正好看到翼王爷正亲自给如欣的手上药,嘴里斥责道:“夏如欣,你是傻子吗?”

    “当然不是。”

    “不是,手怎么成这样了?”

    “成什么样了?依然很漂亮呀!还有,轩辕烨,我们还没成亲,你这样握着我的手,很没规矩。”

    “闭嘴。”

    夏如风看着,听着笑了一下,翼王爷说的对,欣儿她真是大胆。

    ------题外话------

    亲,快大婚了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