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王老夫人的下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皇宫

    “皇上,出事了。”刘公公从外面匆忙的走进来,顾不得礼仪,对着正在看折子的轩辕墨急道。

    轩辕墨抬起头,皱眉道:“出了什么事了,这么急冲冲的。”

    “皇上,傅大人和兵部宋大人来报,说翼王爷今天傍晚,带人把广源寺被烧了。”

    “什么!”轩辕墨惊道:“烨儿,他把广源寺烧了?为什么?”

    “这个老奴也不知道。”

    “傅刚和宋立呢?”

    “在外候着。”

    “宣他们进来。”

    “是,皇上。”

    一会儿,傅刚和宋立就疾步走了进来,恭敬道:“臣给皇上……”请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轩辕墨叫起了。

    “起来,起来。”轩辕墨摆摆手问道:“广源寺那边到底发什么事?”

    “回禀皇上,今天傍晚守城的官兵当值的时候,看到广源寺那边突然火光四起,就急速的报于下官知道,下官当时就带人去了广源寺,可是,没想到,在那里却看到了翼王爷的人,重重的守在寺外,下官想带人进去救火,可他们不让,说,这是翼王爷的意思,任何人都不准进去,而且广源寺所有的僧人也都已经被圈了起来,所以直到现在下官还没查明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宋立禀报道。

    “广源寺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让烨儿发这么大的火?”轩辕墨很是不解,一个寺院轩辕墨还没怎么放在眼里,自己比较好奇的是,到底是什么样的事,竟然惹恼了自己这个对什么都不在意的皇弟。

    轩辕墨思索了一会儿,看着他们道:“翼王现在在哪里?”

    “回禀皇上,翼王爷他现在在夏府。”傅刚应道。

    “夏府?他怎么在会在哪里?”

    “这个……下官不知。”傅刚迟疑了一下,才回答。

    轩辕墨沉默了一会儿,站起来,沉声道:“走,去夏府。”

    夏府

    如画和如婷自从听了翼王爷亲口说出要娶如欣的话,就疯狂的嫉妒着,怎么也无法相信,翼王爷竟然喜欢如欣,还是在自己最倒霉,失意的时候。

    如画恨的嘴巴都咬破了,自己的体被一个可以做自己的爹的男人给糟蹋了,名声也臭了,可是如欣这个死丫头,却得了翼王爷的喜欢,这就够让自己气恨的了,现在她不见了,连让自己高兴的机会都不给,竟然还要自己给她陪葬,自己怎么能甘心。

    可想比如欣,如画更恨的是王玄,看着被翼二带来跪在地上的王玄,心里恨不得吃了他,就是这个老男人把自己给害了,如果不是他破了自己的子,等找到如欣了,如欣她能嫁进翼王府为妃,那自己说不定就可以当陪嫁一块去翼王府,虽然居于如欣的下面让自己不爽,可是能侍候翼王爷自己可以忍耐,而且自己有自信,凭着自己的容貌,一定会让翼王爷宠自己超过如欣的,到时候,谁当王妃还真不好说,如画越想越觉得可能,心里对王玄就越恨。

    “翼王爷,下官不明白,翼王爷深夜把下官一家带来,是否是下官做错了什么?”王玄跪在地上没在意如画,而是看着面色充满恐惧的夏家人,心里的很是不安道。

    小王氏和王志的心里也都很是忐忑,到底出了什么事了?为什么晚上把她们带来。

    只有王老夫人来到后,看到夏家人那个样子,心里痛快极了,幸灾乐祸的看着他们,不知死活道:“玄儿,这还用说,翼王爷一定知道了,你妹妹是被夏家的人害死的,替我们主持公道来了。”

    王老夫人的话讲完,所有的人都把头低了下来,而夏老夫人则是讽刺的看了她一眼,暗道:死到临头了,还在做梦,真是愚蠢的老妇。

    王老夫人却完全没有看出气氛不对,只是看夏家的人不说话,更加认准了自己的猜测,恭敬的对着轩辕烨道:“翼王爷,我家女儿就是被她们夏家的人给死的,在宫里的一切也都是她们家那个四丫头设计的,是她害死了我的女儿,一个丫头丫头,竟敢害死自己的嫡母,真是天理难容,还请翼王爷为我家女儿好好的惩治她们夏家的人,特别是那个丫头。”

    王老夫人一番义愤填膺的话,院里净的就是落下一个针都可以听的到,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呼,震惊的看着王老夫人。

    王老夫人看她们这样,以为自己说的话,都把她们给镇住了,面带得意大声道:“翼王爷,臣妇所言句句属实,我家女儿自从嫁到她们夏家,为人贤良淑德,相夫教子,善待庶子,庶女,可是没想到,她们夏家竟然唆使,夏家的四丫头害死了我的女儿,那个丫头心肠狠毒了,我女儿对她那么好,她竟然恩将仇报,让我女儿不但背上了恶名,还不得善终。”

    王老夫人说着看了一遍夏家的人,随后转头看着轩辕烨惊呼道:“王爷,夏家的那个丫头竟然不在,她一定是知道王爷发现了她的恶潜逃了,王爷你快派人把她给抓会来,不能让她跑了,一定要把她抓回来,好好的惩治于她,为我女儿报仇。”

    这下院里的人,连看都不再看王老夫人了,抬眼悄悄的看向了软榻上那个风华绝代的男人,看到那个男人,慢慢的睁开那双魅惑的桃花眼,眼里竟然没有怒火,只有完全看不出绪的幽深暗黑,嘴角甚至还扬起了淡笑,可这就是这样,却更让人心悸。

    而这个时候,王玄也已经觉察到了气氛的怪异,急忙开口道:“翼王爷,家母她什么都不懂,她是瞎说的,还请翼王爷不要放在心上。”

    “翼王爷,我没有瞎说,我说的都是真的。”王老夫人恼道:“玄儿,你傻了,翼王爷他要给你妹妹报仇,你拦着干什么,你妹妹死的那么惨,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如果不能让那个丫头给她偿命的话,你妹妹怎么能瞑目,玄儿,你不是一直也赞同的吗?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竟然说这样的话,你还是不是霞儿的哥哥了。”

    “母亲,你不要再说了。”王玄心惊的发现自己的母亲说完,站在翼王爷的后的翼二,看着自己母亲的眼里满是杀意,心慌道:“翼王爷,家母她……。”王玄的话没讲话就感到有什么东西打在了自己的上,自己就说不出话了。

    翼一收回手,冷冷的扫了王玄一眼,不知死活。

    轩辕烨看着手里的木簪,对着王老夫人轻声道:“本王想知道,你想怎么惩治那个丫头。”

    “王爷,那个丫头她一定不能活,一定要让她给我女儿偿命已祭我女儿的在天之灵。”王老夫人狠道:“不过,在那之前,还请王爷找到人后,能先交给我,让臣妇先教教她子女该做的事后,再交由王爷处置,还请王爷成全。”

    “成全吗?”轩辕烨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王老夫人,清冷的笑了:“可以,本王成全你。”

    “真的吗?多谢王爷。”王老夫人欢喜道。

    轩辕烨重新躺在软榻上,沉声道:“翼一,她已经没有替小丫头祈祷的资格了,带下去。”轩辕烨面无表的看了一王老夫人,轻声道:“活,葬。”

    活,葬。

    两字落下,让所有的人都面无血色。

    小王氏惊呼,王志,王玄无法相信的看着轩辕烨,翼王爷他说什么,活,葬他是要把王老夫人给活埋了。

    夏老夫人听了这两个字,对于王老夫人的下场,也感觉不到一点的痛快,有的只是深深的恐惧,让她觉得透不过气来,如果如欣那个丫头找不到,自己是不是也跟她是一样的下场。王老夫人的脑子是一片空白,有些怔忪,不知道翼王爷他是什么意思?直到有人来拉自己,才反应过来,开始拼命的挣扎,大叫:“王爷,为什么是我,要活葬也该是那个丫头,为什么是我?臣妇不服,不服。”王老夫人的话,刚说完就被轩辕烨接下来的话震晕了过去。

    “王家女儿,挖出,于其母葬在一起,火葬。”

    “王氏一族,全部发配边疆,永世不得回京,马上执行。”

    “是,王爷。”翼二带人迅速离开。

    夏如风看了苦笑,想算计如欣,就要够胆承受翼王爷的怒火,看来自己家里的人也是逃不过了。

    轩辕墨进来后,正好听到这句话,心里震惊,大步走到轩辕烨的跟前,急道:“烨儿,发生什么事了?”

    轩辕烨看了轩辕墨一眼,没有回答,“翼一,送皇上回宫。”

    “烨儿?”轩辕墨皱眉,烨儿,他很不对劲。

    翼一走到轩辕墨的边,恭敬道:“皇上,属下先送你回宫,天色晚了您出宫不安全。”

    轩辕墨知道只要烨儿他不想说,自己是问不到什么的,担忧的看了他一眼,走了出去。

    王家的人和夏家的人看到皇上过来,都满含希望的看着轩辕墨,希望他能阻止翼王爷,让事能有转机,自己能够逃过一劫,可是,没有想到,皇上竟然什么都没说,看都没看他们,什么也没问就走了。

    在诏曰,现在能阻止翼王爷的也只有皇上了,皇上可以说是她们最后的希望,如果连皇上都不管,那,是不是说自己真的死定了。

    想明白了,所有的人都面如死灰。

    轩辕墨走到门口,看着翼一严肃道:“翼一,你告诉朕,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王家和夏家到底做错了什么事,让你们主子发这么大的火,还有广源寺,是怎么回事?烨儿长这么大,朕从来没见他这么生气过,你告诉朕,不许隐瞒。”

    “请皇上恕罪,属下不能说。”翼一看着轩辕墨恼火的表,苦笑道:“还请皇上见谅,此事真的是非同小可,没有经过主子的同意,属下什么都不敢说,要不然,我这条命,怕是也要交代了。”

    “这么严重?”轩辕墨皱眉。

    “是的,皇上。”翼一思索了一下,猛地跪在地上,看这轩辕墨郑重道:“皇上,这次,还请皇上能体谅,宽容主子一次,主子他……。他心很不好,如果此事不能善了,主子会怎么样,属下真是不好说,所以,属下恳请皇上,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要问,等主子想说了,他一定会告诉皇上的。”

    轩辕墨听了什么都没说,点点头,对着翼一道:“好,朕知道了,朕什么都不问,你也要看好你主子。”

    “属下,多谢皇上。”

    “你这样说,朕知道烨儿他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朕可以不问,可如果烨儿有什么异样,你一定呀通知朕,知道吗?”

    “是,属下知道。”

    “那好,朕先回去了。”

    “属下送皇上。”

    “不用了,有傅刚他们在,朕不会有事的,你好好的照顾你家主子吧!烨儿这样,朕很担心。”

    “是,皇上,属下恭送皇上。”

    御书房

    轩辕墨回去后,面色沉重看着傅刚,宋立道:“把所有的人都撤回来,关于翼王爷的事不许议论,广源寺起火纯属意外,至于王家,品行不端,办事不利,行为放,发配边疆也是朕的意思,不许妄议,知道吗?”

    “臣等遵旨。”

    “好了,下去吧!”

    “臣等告退。”

    等傅刚和宋立出去后。

    轩辕墨轻唤:“影一。”

    轩辕墨话落,一个黑衣人闪现在轩辕墨的跟前,单膝跪地恭敬道:“皇上。”

    “你去给朕查一下,王家,夏家这两天有什么事发生,广源寺那边昨天发生了什么事,记住要秘查,如果被翼王爷发现了,朕就罢免了你这个卫军统领。”

    “是,皇上。”

    “去吧!查到立刻来报。”

    傅家

    傅刚回去会,没有会自己的院子,而是去了傅老太君那里。

    进去后,看到傅老太君还在等他,傅衡也在。

    “刚儿,你回来了。”

    “是,母亲。”

    “父亲,宋大人这么晚了,把你叫过去发生什么事了吗?”傅衡想起傍晚,自家正在吃晚饭,就看到兵部宋大人神色匆忙的把父亲给叫走了。

    “母亲,衡儿,此事我就跟你们说一下,你们听听就算了,绝对不能说出来,知道吗?”傅刚慎重道。

    看傅刚这个样子,傅老太君和傅衡对视了一眼,心里暗道:看来是发生大事了,傅老太君点点头道:“我们知道了,你说吧!”

    傅刚看着他们,把所有的事都讲了一遍。

    傅老太君,傅衡震惊的看着傅刚,不敢相信道:“刚儿,你说的是真的?”

    “母亲,这么大的事,儿子那里敢胡说。”

    “烧寺,圈,围堵夏家,发配王家,火葬王家女儿,活葬王老夫人。”虽然没看到,没发生在自己的上,可是傅老太君自己每说一句,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快上几分,心里发颤,手也止不住的有些发抖,这冲击太大了,听着都觉得心惊胆战的,头皮发麻。

    傅衡的脸色也有些发白,可毕竟是上过战场的人,还算镇定,疑惑道:“父亲,到底发什么了什么事,翼王爷他……他怎么会下这么大的狠手。”

    “我也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今天晚上我跟着皇上去了夏家一趟,在哪里我仔细看了一下,夏家所有的人都在。”傅刚说着顿了一下,不自觉的压低声音道:“只有,夏家四小姐不见了,所以,我猜,翼王爷会发怒,很大的可能是因为夏家四小姐。”

    “什么?”

    傅衡猛地站了起来,激动的看着傅刚。

    傅老太君也很是吃惊道:“你是说夏家的四丫头不见了?你确定。”

    “母亲,我很确定。”

    “四妹妹怎么会不见了?她去了哪里?难道出了什么事了?她不是马上就要跟翼王爷成婚了吗?怎么会不见了,她……”傅衡说着顿住,忽然睁大眼睛,摇着头,喃喃道:“不会的,不会的。”

    傅老太君看着傅衡满脸的不可置信,摇头喃喃自语的样子,询问道:“衡儿,你在说什么,你想到什么了?”

    傅衡听到老太君的话,慢慢的坐下,看着傅刚他们,认真道:“前几任翼王爷单方面的宣布要成婚了,别人不知道翼王爷要娶的是谁,可是我们都知道,在这关头,四妹妹她竟然不见了?祖母,孙儿不是曾给你说过,翼王爷他亲口说,四妹妹她不愿嫁给他吗?你说,四妹妹,她,是不是逃走了。”

    “什么?”这下连傅刚都忍不住震惊了。

    “不会的,不会的,这太荒唐了,这怎么可能。”傅老太君有些不能接受。

    “祖母,可能真的是我想多了吧!”傅衡说着和老太君对看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怀疑。

    傅老太君看着傅衡,抚了一下口,低声道:“难道四丫头她,真的逃了?”老太君感叹道:“如果是真的,那,我可真的是由衷的佩服呀!这丫头胆子真是大的吓人呀!竟然敢在老虎上拔毛。”

    “祖母,你不是一直都说,四妹妹她深不可测吗?这也不是完全没可能。”

    “母亲,衡儿,这太荒唐了,这个四丫头就是再不同,也不可能敢逃翼王爷的婚,我不相信,这不可能。”傅刚否定道:“四小姐她不见了,也许她是病了,或者她出了什么事了,反正你们说她逃婚了,我无法相信。”

    “病了?如果她是病了,京里最好大夫就是宫里的御医,你看到夏府有御医在吗?还是说太医院那里有什么动静?”傅老太君问道。

    “这个,没有。”

    “如果是出事了?四丫头到底出了什么事?竟然让翼王爷发这么大的脾气?”傅老太君不解。

    “这个,儿子也不知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愿四妹妹她是逃婚了,而不是出事了。”傅衡开口道。

    “我倒是不怎么相信四丫头是出事了,这丫头不是个简单的人,不会这么轻易就出事的。”傅老太君道。

    “祖母,父亲,孙儿想去夏府看看。”

    “现在?”

    “嗯!我心实在是放心不下。”

    “可是,翼王爷在那里你根本进不去的。”傅刚道。

    “我偷偷的去看看,不进去。”

    “那你去吧!当心点,夏府这个时候的戒备很严,不要被发现了。”

    “是,儿子知道了。”

    夏府

    自从王老夫人被带走,皇上离开后,所有的人都陷入了巨大的恐慌当中,心里怕的要死,却什么都不敢说,就是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就怕被翼王爷注意到了,下一个倒霉的就是自己,这个时候心里也开始真心的祈祷,如欣她能够回来,这样说不定还有活命的机会。

    “王玄,本王想知道,你们所谓的报仇?是想对本王的王妃做什么?”轩辕烨说的淡然,可是一句“王妃”却又一次挑战了她们紧绷的神经。

    王玄,如画,如婷的脸同时白了。

    ------题外话------

    亲们,是不是太狠了,发抖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