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一语成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消息传道王家,小王氏听了看着王玄,询问道:“翼王爷他是什么时候说过,要给志儿和如婷保媒的?”

    “我从没听王爷提起过,我虽然入朝为官这么多年了,但是和翼王爷说话的次数寥寥无几,再说了,就是和翼王爷搭上话,我也不敢跟他提出如此无礼的要求呀!”王玄皱眉道:“而且,我觉得这件事古怪的很,依着翼王爷的子,他怎么可能会给人家保媒,还是给我们家志儿?”

    “那,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当然是好事了,有翼王爷的一句话在,外人就算是议论志儿她们也多少会有些忌惮,我只是不解,翼王爷他怎么会帮我们家。”

    “只要是好事就行,你看,我们要不要特意去翼王府一趟,去谢谢翼王爷。”

    “这是自然。”王玄应道。

    过来一会儿,看着小王氏劝解道:“夫人,现在事已经这样了,你就算心里再不痛快,为了志儿着想,你明天也要去夏家一趟,跟她们好好的商量一下,志儿和婷儿的婚事,让这件事,尽快的了结了,你也知道皇上把我叫进宫里已经斥责了一番,我们可不能再做错事了,特别是这面上的事,要不然,我们家就真的完了。”

    “哼!我们家这样都是被谁害的?如果不是你这个做父亲的没给志儿做一个好榜样,他又怎么会有样学样,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来,你们犯下的错,到了最后还要我来替你们收场。”小王氏不甘道:“志儿是我的儿子,我为他受点气也就算了,你呢?你告诉我,你做下的龌蹉事要怎么解决?我告诉你,你要是想让那个小人进门,我是绝对不同意的,如果是别人家的女儿,我忍也就忍了,可是,这个人绝对不行,她是如婷是姐妹,她进了门这算什么?每每想到我都觉得恶心。”

    “这件事,先放下,先把志儿的事办妥了再说。”想起这件事,王玄也觉得很头疼,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看着王玄失神的样子,小王氏怒道:“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那个人?我告诉你,你想她进门,除非是我死了,否则绝无可能,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你混说什么?我是怎么想,都觉得那天的事有些不对劲,一切都太过巧合了,就像是,像是安排好的一场戏,你想我就是再糊涂,也不可能在母亲寿宴的那天做出这种事,还有就是夏家的三小姐,刚去厢房,就有人把我给请了过去,而且事后我完全不记得那个小厮的样子,你不觉得这太不寻常了吗?”

    “你想说什么?想说是被人设计了吗?”小王氏不屑道。

    “夫人,我不是在为自己做的事找借口,我是真的觉得很不对劲。”

    “好了,你不要说了,我不想听,你就算找借口也找个好一点的。”小王氏恨道:“就算你是被人设计了,可是你爬上那个人的,也是被人的吗?你告诉我,是谁你了?”

    王玄听了眉头皱了起来,有些无言,自己也不止一次的回想当时的景,只知道自己进去后,看到如画很兴奋,有种自己抑制不住的冲动,驱使着自己,事后自己也曾怀疑过,自己是中了药了,可是,想想,自己进去后没有沾任何吃的东西,屋里也没有熏香,唯一的异样就是夏如画当时很,完全没有为处子的羞涩,很是,难道是因为这个自己才把持不住的,可这样的话,让自己怎么跟小王氏说。

    看王玄不说话的样子,小王氏冷笑道:“怎么?没话说了吗?哼!真是好笑,做都已经做了,还被那么多的人看到了,现在才想着找遮羞布,不觉得太迟了吗?”

    “你……。”小王氏冷嘲讽的语气,让王玄听了脸色很是难看。

    “我怎了?我告诉你王玄,明天去夏家,你不要想着让我一个人去,你也要去,我可不想连你的那份气也受了,我儿子的我认了,你的,你自己看着办。”小王氏说完甩手离开。

    小王氏回到房里后,看到自己的儿子正在那里坐着。

    “志儿,有什么事吗?”

    “娘,我是不是一定要娶二表妹呀!”王志不愿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娘,我……我不想娶她。”

    “什么?你刚才说什么?”

    “娘,我不怎么喜欢二表妹。”

    小王氏的心本来就不是很好,听到儿子的话,更是怒火中烧:“王志你是不是要气死我,你不喜欢你二表妹,那你还和她……”小王觉得有些话,自己这个做娘的实在是说不出口。

    “娘,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她,怎么会对她做那种事,当时发生的那些事,根本就不是我想的。”

    “我不想听你的理由,也不想听你说什么喜欢不喜欢的,事你既然已经做了,你就要负责,所以,明天你跟我去夏家,去向你表妹提亲,而且,就是她们家说什么难听的,你也要给我忍着,知道吗?”小王氏强硬道。

    “为什么?为什么都要怪到我的上。”

    “志儿,这件事谁对谁错,已经不重要了,你不明白吗?你们的事现在已经成为京里的笑柄了,我们现在不是分对错的时候,而是要尽快的把这见事解决了,让这场风波尽快的过去。”

    “那我就一定要娶她吗?”

    “你一定要娶她,她是嫡女,而且还是你姑姑的女儿,我们如果不娶她,别人更会说我们王家做事不地道,还有你,做下这种事,如果再不负气责任的话,这对你以后入仕很不利,这会成为你的一个把柄,人家会说你没有承担责任的能力,难成大气,所以,就算你是为了你的前途,你也一定要娶如婷进门。”小王氏看着儿子憋屈的脸,不忍道:“志儿,坦白的说,娘也不是很喜欢如婷,她被你的姑姑惯坏了,太过任,嚣张,做事还很冲动,她做外甥女我还且能宠她两分,可是,做儿媳她完全不合格,志儿,你也不要太沮丧,等风头过了,如果你和婷儿实在是合不来的话,娘给你纳个和你心意的妾侍,也是一样的。”

    王志听了小王氏的话,知道没有回转的余地,只好点头道:“好,儿子知道了,那我先回去了。”

    “好。”

    夏家

    “明仁,怎么会有这种消息传出来?”老夫人对于外么传的沸沸扬扬的关于翼王爷给,王志和如婷保媒的传闻感到十分的不解。

    “这个儿子也不知道。”夏明仁同样很疑惑。

    “这是不是,你妹妹的主意?”

    “不是,儿子没听妹妹提起过,而且我觉得妹妹要找也是找皇上,不可能找翼王爷的,要说找翼王爷的话,王家的可能还大些,翼王爷在边境的时候,王玄曾往边境押运过粮草,他应该和翼王爷有过接触,外面也都在说,翼王爷念其有功,才替王志和婷儿保的媒吗?”

    “是吗?”夏老夫人听了思索,王家竟然和翼王爷的关系这么亲近?

    “不过,母亲这也算是好事,这样也算是给我们一个很好的台阶,婷儿就是嫁去王家也不算太丢脸了。”

    “脸已经丢尽了,有什么值得高兴的。”老夫人没好气道:“她们王家那边怎么说?”

    “王玄今天下朝的时候跟我说,她们是想明天过来提亲。”

    “他还要脸过来?哼!脸皮这是厚的可以,明天要见你见吧!我不想见她们,如婷的一切事你去办吧!我不管。”

    “母亲,你露面不好吧!我一个大男人,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呀?”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反正怎么办都是丢脸。”

    “父亲,祖母,婷儿的事就交给我吧!我是她的大哥,为她出面也是理所当然的,我来办。”夏如风从外面走进来,说道。

    “你们父子两个商量着办吧!我累了,你们都出去吧!”

    夏如风出去后,对着夏明仁面无表道:“父亲,我去看看婷儿。”

    “嗯!你去吧!”

    “儿子告退。”

    夏明仁看着儿子的背影,心里觉得怪怪的,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了,总感觉这两年,儿子对自己好像冷淡了很多,夏明仁想着叹了口气,肯定时自己的错觉,发生了这么多的事,风儿的心里一定也不好过吧!不要说他了,就是自己也觉得很难捱。

    夏明仁站在院子里,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没有地方可去,家里除了二姨娘,连第二个女人都没有,可是二姨娘那里自己更不想去,因为如画的事,二姨娘现在跟本不能看到自己,看到就让自己给她一个交代,让自己烦不胜烦,自己虽然也为如画感到心疼,可是自己现在也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

    夏如风从老夫人的院里出来,并没有直接去如婷那里,而是去了如欣的院里。

    夏如风站在如欣的院门口,脚步有些踌躇,这次婷儿的事,能挽回一些名声,自己可以肯定是如欣请翼王爷开的金口,这才让婷儿嫁过去不至于太过难堪。夏如风有时候也很是疑惑,欣儿她和翼王爷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翼王爷对欣儿很是不同,在公堂上的时候,自己就感觉到了翼王爷他对欣儿很是在意,没想到两年过去了,欣儿在翼王爷那里还是很有影响力,可是欣儿她却从来什么都不说,提都没有提起过关于翼王爷的任何事?夏如风想着好笑,所有人都挣破头的想跟翼王爷扯上关系,可是欣儿她好像在极力的隐瞒,欣儿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变的如此的不同,自己这个做大哥的根本就看不透,也比不上,这次的事,欣儿她最终还是放了婷儿一马,欣儿她做到了,可是,自己这个大哥却再没脸见她了。

    夏如风看着欣儿的院子苦笑一声,转离开。

    皇宫。御书房

    “烨儿,皇兄怎么从来不知道,你还有给人做媒的嗜好?”轩辕墨看着轩辕烨取笑道。

    轩辕烨听了毫不在意,随意道:“成就一段好姻缘而已。”轩辕烨照搬小丫头说过的话,想起小丫头,轩辕烨的眼里是藏不住的笑意。

    “烨儿,你…。你今天心好像很好。”

    “嗯!”

    “有什么高兴的事吗?给皇兄说说。”

    “成就了一段好姻缘,所以高兴。”

    “放。”轩辕墨说完对上轩辕烨戏谑的眼神,有一丝的不自在,随即淡然自己在这个皇弟的面前从来就没什么面子,也不差这一点,轩辕墨冷着脸,质问道:“轩辕烨,你告诉朕,你是不是有喜欢的女人了。”轩辕墨虽然口气不好,可声音里满含期盼。

    “嗯!”

    “轩辕烨,你别想不承认,我告诉,你的这个样子,明明就是……”轩辕墨说到一半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看着轩辕烨,自己已经习惯了轩辕烨他否定,然后自己再对他说教一番,所以对于他肯定的答案一时之间,很是不能接受,有些怔忪的看着刘公公:“烨儿,他刚才说的”是“对不对?”

    “是的,皇上,翼王爷他应的是”是“。”刘公公虽然也很震惊,可还是肯定道。

    “这么说不说朕的错觉了?”轩辕墨激动道。

    “皇上,是真的。”

    “是真的,是真的。”轩辕墨说了两遍,猛地站起来,冲到轩辕烨的边,急切道:“烨儿,你是真的有喜欢的人了,是谁?是哪家的千金?叫什么名字?朕要重重的奖赏于她,哎呀!不对,不对,应该尽快的安排婚礼,烨儿,你想要什么样的婚礼,朕亲自去替你办,皇兄一定给你办个最奢华,最轰动的婚礼,朕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朕的皇弟他要成婚了,要成婚了,烨儿,来来,快跟皇兄说说,你想……。”

    “皇兄。”

    “怎么?快说呀!”

    轩辕烨起,认真的看着轩辕墨,没有他一贯的桀骜不驯,也没有一贯的招牌式的假笑,眼里也不再是深深的古井无波,而是一抹真真的喜悦,虽然很淡,却让轩辕墨心里发酸,在母后做出那样的事后,烨儿他本来就冷淡的子变的更加的淡漠了,最让自己愧疚的是,那件事还是因自己而起,这让自己对烨儿,更加的不能释怀,这是烨儿从八岁后,第一次自己在他的眼里再次看到开心。

    “烨儿……”轩辕墨眼角湿润。

    “皇兄,臣弟什么都不需要。”

    “烨儿,这怎么能行?这……。”

    “皇兄,臣弟对很多的事,还很模糊,特别是对一个人的感,什么是?什么是喜欢?臣弟还完全不了解,可,臣弟现在可以确定一点,此生,得她一人,足矣。”

    “烨儿。”轩辕墨震惊。

    不但轩辕墨,就是刘公公也不顾礼仪震惊的看着轩辕烨。

    “皇兄,臣弟先告退了,等时候到了,臣弟再把她带来觐见皇兄。”

    轩辕墨怔怔的看着轩辕烨的背影,烨儿,他刚说什么?得一人,足以?他的意思是说,这一辈子,就只要要她一个女人吗?

    轩辕墨想着,大步跨出御书房,往皇后那里走去。

    继王,夏两家的事后,京城又爆出一个更加劲爆的消息,翼王爷,轩辕烨要成婚了,更让人哗然的是,翼王爷是娶王妃,也是娶今生唯一的女人。

    这消息一出,让所有的人都无法相信,诏曰的战神王爷,诏曰第一俊美的王爷,诏曰所有小姐都梦寐以求想要嫁的人,不但要成婚了,还誓言只要一个女人,男人们对此无法理解,一辈子只要一个女人,翼王爷他是疯了吗?为了一个女人,放弃更多更漂亮的女人,真是太傻了,而已经成婚的女人们,对于那个被翼王爷中意的女人则是嫉妒,羡慕的要命,而还没有成婚的小姐们,则是对翼王爷要娶的女人恨的牙痒痒的,也恨不得取而代之。

    傅家

    “祖母,看来翼王爷是真的打算迎娶四妹妹了。”傅衡苦笑道。

    “衡儿,你还年轻,祖母相信,以后你一定还会碰上让你喜欢的女孩子。”傅老夫人抚摸着傅衡的头慈道:“如果要娶四丫头的不是翼王爷,而是别人的话,祖母一定支持你去争一争,可是那个人是翼王爷,而且翼王爷他也没有,一丝要委屈了四丫头的想法,娶她为正妃,守着她一个人过一生,这是多么的难得,一个尊贵的王爷能做到这样是多么的难能可贵,就是普通的百姓,可能也做不到这一步,翼王爷他很有心,你输在他的手里并不丢人。”

    “嗯!我知道祖母,翼王爷他能这么对四妹妹,孙儿输给他心服口服,只要翼王爷有心,四妹妹以后一定会幸福的,孙儿祝福他们。”

    “衡儿这样想就对了,有些东西是强求不来的,我们就顺其自然吧!”

    “是,祖母。”

    夏家

    “小姐,刘通他们已经把夫人安全的送到了庄园,属下也已经把小姐的命令跟他们说了,现在他们就在广源寺候着小姐。”刘义禀报道。

    “嗯!我知道了。”

    “小姐,您准备什么时候过去广源寺?”

    如欣听了刘义的话,垂下眼帘,沉默了,想到草今早说的事。

    “小姐,你知道吗?现在京里的人都在议论,翼王爷他要成婚了,而且还说,翼王爷这辈子只要她一个,不会再有别的女人了。”

    轩辕烨,如欣心里有些淡淡的酸楚,鸟飞南,纵天广,轻敏;芦苇镶水中央,朝天望,随风;细数水留长,无悲且无喜,漠淡,时已过万载。时间久了什么都会淡了,就是再刻骨铭心的感也会淡去,更何况自己和轩辕烨之间,也只是有些好感而已,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也许,更快就会过去的。

    “小姐?”刘义看如欣没有说话,不解道。

    “刘义,你去通知刘通他们,我今天就过去,让他们做好准备。”如欣抬眸,淡然道。

    “是,小姐。”

    刘义走后,如欣静坐了一会儿,,字自己不敢要,也不敢想,特别是古代这种三妻四妾合法的年代,一个位高权重的古代王爷,他的,自己没信心,看着窗外自由飞翔的小鸟,嘴角扬起淡笑,天大地广,自己想去看看。

    “草。”

    “小姐。”草从外面走进来,恭敬道。

    “草给我梳妆,我们去祖母那里。”

    “是,小姐。”草拿起梳子开始给如欣梳头发。

    “梳个简答的,今天我们离开。”

    草拿梳子的手顿了一下。

    “怎么了?”

    “小姐,那……那翼王爷怎么办?”草有些不忍道,如果小姐走了,翼王爷肯定会伤心的,关于翼王爷要成婚的消息,虽然没说出女方的名字,可是,草知道,翼王爷是要和小姐成婚。

    “草,梳头。”

    草听到如欣变的冷淡的声音,知道小姐不高兴了,什么也不敢再说,利索的给如欣梳了一个简单的发型。

    “走吧!”

    “是,小姐。”

    如欣带着草来到老夫人的屋里,看到老夫人半躺在软榻上,脸色依然不是很好,看到如欣进来也只是淡淡道:“欣儿来了。”

    “是。”如欣走到老夫人的边担忧道:“祖母,你感觉怎么样,体还好吗?”

    “还好。”

    如欣从草手里拿过一摞厚厚的纸张,轻声道:“祖母,欣儿知道祖母心不好,而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就自己抄了很多的佛经。”

    老夫人拿过如欣手里的佛经看了一眼,惊讶道:“这些都是你写的。”

    “嗯!欣儿字写的不好,让祖母见笑了,可是我很有诚心,佛主他应该不会嫌弃吧!”

    老夫人看着上面不是很工整的字,淡笑道:“佛主当然不会怪罪,欣儿有心了,如果家里的人都和你一样懂事,也许,我还能多活两年。”

    “祖母一定会健康长寿的。”

    “欣儿就是会说话,哄祖母开心。”

    “祖母,欣儿是真心的,欣儿想着今天是个好子想去广源寺供奉一下,希望佛主能看到我的诚意,能保佑祖母体安康,保佑我夏家繁盛太平,还请祖母恩准”

    “欣儿想今天去广源寺?”

    “嗯!她们都说今天是上香的好子,欣儿为了今天也准备了很多天了,就希望能得到佛主的保佑,让我们家尽快的度过眼前的难关。”

    “可是,家里最近出了这么多的事,你自己去,祖母实在是不放心呀!”

    “祖母,欣儿以前也自己去上过香呀!不会有什么事的,而且广源寺里可是京里最大的寺院,也是最灵验的,很多人家不是都去那里吗?欣儿也想去那里。”

    老夫人想了一会儿,想起最近家里这些闹心的事,也确实没有丝毫的办法,也许真的要靠佛主保佑了。

    老夫人点点头道:“欣儿有诚心那就去吧!记得多带几个人去,上了香就回来,要早去早回。”

    “欣儿知道,祖母不用担心。”

    “那就去吧!刘嬷嬷你去帮着四小姐打点一下。”

    “是,老夫人。”

    最后,在刘嬷嬷的安排下,如欣带着两个家丁,两个丫头,往广源寺驶去。

    草坐在马车里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在出府的时候,自己话都不敢说,头也不敢抬,就怕让人看出什么来,直到坐上马车,才松了口气。

    草看着坐在车里的小姐,心里十分的敬佩,小姐真是厉害,完全看不出一丝的异样,在府里的时候还细心的交代她们上香要带的东西,不要遗漏了,看起来就是一副去上香的样子,就是现在,小姐也还是平静的很,没有激动,也看不到担忧,淡定的坐在那里闭目养神。

    在快出京城的时候,如欣睁开眼睛,掀开车帘看了一眼京城,眼里闪过什么,快的让人无法探究那是什么?

    今天果然是个好子,今天广源寺上香的人还真是不少,很闹。

    如欣下了马车后,看着两个家丁道:“你们两个在这里看着马车,今天的人多,你们不要乱走,知道吗?”

    “是,四小姐。”

    “桃,草你们两个跟我进去。”

    “是,小姐。”

    翼王府

    翼一看到翼五和翼六回来,不解道:“你们怎么不在夏府守着?”

    “夏小姐去广源寺上香了,同行的还有那个暗卫,我们跟上去的话,一定会被他发现的,到时候夏小姐要是知道我们在暗处监视她,一定会不高兴的,所以,我们就只能先回来了。”翼六答道。

    “是吗?去上香了。”

    “翼一,主子呢?我们去请示一下主子。”翼五问道。

    “主子被皇上叫进宫里去了。”翼一无奈道:“你们也知道,皇上他对于主子说的只要一个女人的话,反应很大,不停的问主子是不是病了,甚至说要给主子请御医来看看,这不,在确定主子他没病后,就开始追问,那个女子是谁,让主子把她带到宫里去给他看看,说是看看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竟然让主子做这样的决定,唉!主子没女人的时候吧!皇上急的不行,现在主子有女人了吧!他还是急的不行,我敢肯定,皇上他再叫主子两次,主子肯定要火了。”

    “翼一,主子说要跟夏小姐成婚,夏小姐她已经答应了吗?”翼五好奇道。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不过,这么大的事,主子应该说了吧!”

    “是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夏小姐也太沉得气了,听到这样的消息,竟然完全看不出和平时有任何的异样,一副完全事不关己的样子,她这个当事人,比那些激动的外人可平静太多了。”翼五感叹道。

    “是呀!京里的人听到主子要成婚的消息都快疯了。”

    翼一听了恶趣道:“夏小姐她不会是不愿意吧?那样的主子可就真的是剃头担子一头了。”

    翼五和翼六听了白了他一眼,对他的话明显的很不以为然。

    可是他们谁也没想到,一语成戳,真的让翼一说中了。

    临近傍晚,广源寺。

    桃六神无主的看着同来的两个家丁惶恐道:“现在要怎麽办?广源寺都找过了,都没找到小姐,小姐她是真的不见了,如果老夫人知道了,一定会杖毙了我们的。”

    “你是怎么看着小姐的,小姐不见了,你都不知道?”家丁甲急道。

    “小姐是在那里不见的?你把事再讲一遍。”家丁乙问道。

    “小姐上完香后,说要去上次去的梨园看看,所以我们就去了,可是去了以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忽然觉得很困,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等我醒了以后,小姐和草都不见了。”桃惊慌道:“你们说小姐是不是被人个掳走了,那,我们还是赶紧报官吧!”

    “不行,不能报官。”家丁乙反对道。

    “不报官,那要怎么办?我们自己又找不到小姐。”家丁甲无力道。

    “是呀!找不到小姐,我们就完蛋了。”

    “广源寺的每个角落,我们都已经找过了,我可以确定,小姐她已经不再寺里了,如果小姐真的是被人个掳走了,那么这么长的时间了,是死是活,都不好说,而且就算小姐还活着,那,谁能保证她没有被恶人污了子。”

    桃和家丁甲听了脸色死白。

    “所以,我们就是报了官,找到的不是小姐的尸体,就是一副被玷污的子,无论哪种结果,我们这些下人都难逃一死。”家丁乙咬牙道:“明知道结果,我们还不如放手一搏,也许还能为自己挣得一条活路。”

    “你……你什么意思?”

    “马车里还有很多值钱的东西,我们可以把它分了,然后各奔东西,过自己的子去,你们觉得怎么样?”家丁乙说完看着他们不敢置信的样子,冷笑道:“我告诉你们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回去后一定是死路一条,你们想去送死吗?”

    “不,我不想死,我不要死。”桃使劲的摇着头道。

    “很好,如果想活命就听我的,你呢?”

    “我也不想死,我还没娶妻生子,我还不能死,好,我们都听你的,马上把东西分了,我们尽快离开。”家丁甲破釜沉舟道。

    夏家

    夏明仁,夏如风还有老夫人神焦急的看着天色。

    “母亲,这么晚了,欣儿怎么还没回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夏明仁担心道。

    “我已经让刘嬷嬷去门口守着了,我们再等等,也许一会儿就回来了,广源寺她也去过,而且还有四个下人跟着应该不会有事的。”老夫人压下心里的不安道。夏家的四个女孩,一个失踪了,两个已经废了,就剩下如欣一个了,如果如欣再出事的话,那自己想和傅家结亲的事就完了,这么多女孩没一个能用上的,自己这是什么命。

    “祖母,欣儿还是一个小孩子,你怎么能让她一个去上香呢?”夏如风十分的着急,对老夫人说话的口气也不是很好。

    “风儿,你真是什么意思?你是在怪我了?你们要知道,不是我让她去的,是她说想为夏家出分力,主动要求去的。”老夫人恼火道:“我还以为家里面,她是个懂事的,没想到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帮不上忙,也是个只会帮倒忙的。”

    “祖母,欣儿她是一片好心,我们现在最要紧的是先找到她,而不是在这里埋怨她。”夏如风看着老夫人气愤道。

    “你……”老夫人看着自己一向乖顺的孙子竟然这么说自己,不可思议道。

    “风儿,你是怎么跟你祖母说话的,赶紧给你祖母道歉。”夏明仁听夏如风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斥责道。

    夏如风听了嘲讽的看了夏明仁一眼,冷声道:“父亲,我想我就是再说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我不想再说什么,我去找欣儿。”夏如风说完大步的走出了老夫人的屋子。

    “如风,你这是什么样…。”夏明仁的话,就听到“碰”的一声,夏如风狼狈的从门外飞了进来,倒在地上口吐鲜血。

    “风儿。”夏明仁大惊。

    “是谁?谁在我夏家放肆。”老夫人见此怒吼道。

    夏明仁和老夫人说完,震惊的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人,一白衣,风华无双,一双桃花眼里满是冰冷,怒火。

    “夏如欣,在哪里?”

    ------题外话------

    亲们,如欣刚离开我就开始想她们再见时的场景了,结果把我自己想哭了。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