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谢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小姐,大公子来了。”草禀报道。

    如欣放下手里的书,眉头轻皱,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道:“请他进来。”

    “小姐,要不就说你已经休息了,还是不要见了吧!”草有些担心大公子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怕他会对小姐不利。

    “不用,去吧!”

    “是,小姐。”草按下心里的不安走了出去。

    如欣看向窗外,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淡笑,瞬间又隐没在嘴角。

    一会儿草领着夏如风走了进来,草站在夏如风的后,神很是戒备的看着他。

    夏如风进来后,看着坐在窗前神色平静的如欣,神很是复杂,有伤心,心痛,愧疚还有自责。

    如欣看着夏如风淡笑道:“大哥哥,请坐。”

    如欣刚说完,夏如风没有坐下,而是“噗通”跪在了如欣的跟前。

    草看了很是吃惊。

    如欣眼睛微眯,脸上的淡笑褪去,莫测的看着夏如风。

    “草,你先出去。”

    “是,小姐。”

    如欣起,平静的走到夏如风的跟前,平淡道:“大哥哥这是在做什么?”

    “欣儿,这次的事婷儿都跟我说了。”夏如风对着如欣愧疚道。

    “大哥哥说什么,我不懂,这次的事?这次的什么事?”

    “欣儿……。”

    “大哥哥想说什么?”

    “欣儿……。”看着冷淡的面孔,夏如风苦笑。

    “大哥哥如果没什么要说的就请回去吧!很晚了,我想休息了。”如欣说完,转往内间走去。

    “欣儿,是我没有教好婷儿,才会让她生出如此恶毒的想法来害你,大哥哥对不起你。”

    如欣顿住脚步,没有回头。

    夏如风看着如欣单薄的背影,声音沙哑道:“欣儿,对于婷儿,大哥哥不指望你能原谅她,而且大哥哥也猜测的到,婷儿她会有现在这样的下场,也是欣儿为自保对她的反击而已,大哥哥不怨欣儿,这是婷儿她罪有应得,是她先生了害人之心,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她是自作自受。”

    如欣回过头,眼神幽黑,平淡的看着夏如风,淡然道:“大哥哥说这些,是想让我承认什么吗?”

    “不,我只是觉得心里十分的难过。”夏如风痛苦道:“我们不是一家人吗?为什么要这样相互算计,要弄的你死我活的,就算做不到相亲相,相互扶持,那么就无视,漠视对方好了,可是为什么要这样?”

    如欣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着。

    “坦白的说对于母亲的过世,如蝶的失踪,虽然我知道这一切,都不是欣儿的错,可是,我的心里有的时候还会自私的怨过欣儿,怪过欣儿。”夏如风说着看到欣儿并不意外的神色,继续道:“欣儿,人,果然都是自私的,我也是,所以,大哥哥明明知道,这次的事是婷儿先对不起你的,可是我还是厚着脸皮来求你,求你给婷儿指一条明路。”

    夏如风看着如欣逐渐变的凉薄的眼神,沉重道:“欣儿,大哥哥知道这样很无耻,可婷儿她是我的妹妹,我不能看着她一辈子就这样毁了,欣儿,我只是希望婷儿她能有一个好的结局,而且等事了解后,我会带着婷儿离开夏家,从此以后,她都不会在出现在你的面前。”

    如欣眼里划过一丝伤感,快的让人以为是错觉。

    “夏如风,你是一个好大哥,也是一个好儿子。”如欣低声道。

    听了如欣的话,夏如风再也控制不住,心里的复杂的感,眼睛通红,眼泪模糊了他的视线,夏如风捶着自己的口,呜咽道:“不,我什么都不是,我不是一个好大哥,也不是个好儿子,我什么都没做到,我很早就知道,母亲她刻待欣儿,我明知这样不对,却从来没有劝阻过,我也知道婷儿她经常的欺负,责打欣儿,却也从来没有制止过,这才使得她们越做越错,也越来越过分,最终害了他们自己,伤害了欣儿,而我,还在这里要求欣儿,放婷儿一马,我还曾怪过你,怨过你,我算什么。”

    “每个人,都有自己想守护的人,我也一样,我也有。”如欣想起三姨娘,声音里带着淡淡的暖意,如欣现在才感觉到,不只是有人着你,想着你的时候,你才会感到幸福,其实有的时候,有一个需要你守护的人,也同样感到幸福,夏如风他有想要全心全意守护的家人,而今生的自己,也有。

    “欣儿……”

    “你先回去吧!也许,会峰回路转,只因,你的用心。”

    “欣儿,谢谢你。”

    “子是自己的,一切还要看她自己的造化,有你这样一个大哥在,她并不悲哀,只要她有心。”

    翼王府

    轩辕烨看着手里的字条,眼睛变化莫测,低沉道:“小丫头派人送来的?”

    “是的,主子。”翼二回应道。

    丫头,为什么要心软,难道只因,她是夏如风的妹妹吗?只是为了,曾经他给你的那一缕温暖,你就曾挡在他的前,不说已经放下了吗?怎么?现在又为了他要放过她的妹妹吗?他在你的心里真的就那么重要?那本王呢?本王是否连一个夏如风都比不上?轩辕烨不想这么想,可是就是控制不住。

    翼二和翼一对视一眼,十分的怀疑,夏小姐到底写了什么,让主子的脸色那么的难看。

    “主子,夏小姐她说什么?”翼一忍不住道。

    轩辕烨没有回答,只是沉着脸,大步的离开的书房,往外走去。

    翼一和翼二赶紧跟了过去。

    “不要跟着。”轩辕烨说完飞离开。

    翼一看着轩辕烨的背影,无奈道:“唉!我以前怎么都想不到,主子会是这么冲动的人,可是,现在夏小姐有个什么风吹草动他就急了。”

    “你是说?主子他去找夏小姐了?”

    “废话。”

    “可是,这么晚了,主子过去不好吧!夏小姐说不定已经休息了。”

    翼一听了眼睛一亮,担心道:“翼二,我们还是跟过去看看吧!这大晚上的,让主子一个人出去太不安全了。”

    “翼一,你当我是傻子呀!我看你是想跟去看好戏吧!”翼二翻白眼道:“要去你去,我可不去,被主子发现了,就是不死也得脱层皮,你的皮痒了,我可没有。”翼二说完,去书房守着了。

    翼一听了,摸着下巴,喃喃道:翼二这家伙,怎么现在也越来越聪明了,可自己真的是好奇的很呀!可是想想,被发现的后果,翼一叹了口气,唉!算了吧!为了自己的小命,自己还是安分点吧!

    夏府

    “小姐,你泡的时间不短了,水都快凉了,你该起了。”草对着正在沐浴的如欣道。

    “草,你说姨娘和嬷嬷她们到了吗?”

    “小姐不是说最快也要三四天的车程吗?今天这是第三天了,应该快了吧!”

    “嗯!草去给我拿衣服过来吧!”

    “是,小姐。”

    草出去后,如欣坐在浴桶里,想起夏如风刚说过的话,扬起一抹淡笑,夏如风你是一片好意,可,就是不知道你的妹妹,她,是否能理解你的一片苦心。

    翼五和翼六在夏府的暗处,看到轩辕烨,急忙现出现。

    “主子。”

    “嗯!去把守在暗处的那个家伙弄走。”

    “主子是说,守着夏小姐的那个人?”

    “嗯!”

    “是,主子。”

    看翼五和翼六闪离开。

    轩辕烨飞去了如欣的房间。

    轩辕烨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进来后,竟然会看到如此香艳的场面,雪白的香肩,乌黑的长发挽起,只有几缕落于肩上,更是添了几分的魅惑,轩辕烨不自觉的喉结滚动。

    草怎么还没回来?如欣起,忽然感到,自己后有一束,要穿透自己的视线在看着自己,如欣心里一顿,手伸向自己头上的发簪。

    “丫头,怎么?又想对本王用药了。”

    如欣伸出的手僵了一下,轩辕烨!如欣磨了磨牙,迅速的把自己的体全部浸在水里,回过头,正好看到轩辕烨眼里闪过的可惜眼神,如欣心里暗恼,这妖孽是什么意思,他在惋惜什么?

    轩辕烨看到如欣恼火的样子,挑了挑眉,就像知道如欣是怎么想的一样,邪魅道:“丫头,你动作太快了,真是可惜了,本王什么都没能看到,太遗憾了。”

    如欣咬牙道:“王爷这样不觉得太失礼了吗?”

    “完全不觉得。”

    这厮!如欣翻白眼,“王爷可以回避一下吗?”

    “不好。”

    轩辕烨任的话,让如欣倍感无力,特别是在眼下这种景,自己怎么做,都处于弱势,感觉很不好。

    “王爷来干什么?还请直说。”

    如欣的话,让轩辕烨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原因,还有令自己不快的原因,冷着脸道:“为什么要提出那种要求。”

    “什么?”

    “为什么要本王帮他们说那句话”

    “当然是为了成就一桩好姻缘。”

    “哼!少来糊弄本王。”轩辕烨不高兴道:“是为了夏如风吗?”

    “不是。”

    “是吗?”

    “是。”

    谁知道,如欣的话,轩辕烨听了不但没有高兴,脸色反而更加的难看。

    如欣看了知道自己说的话,轩辕烨并不相信,也是,轩辕烨是成长于宫里,什么样的事没见过,自己的这种小伎俩,他当然不会相信,可自己也实在是不明白他到底是在不高兴什么?难道…。?如欣看着轩辕烨的样子,眉头越皱越紧,很是不能相信,瞪着眼睛道:“王爷,你在不高兴?是因为我请你帮忙?还是因为夏如风”

    轩辕烨没有说话,只是狠狠的瞪了如欣一眼。

    轩辕烨的不回答,已经让如欣也知道了他的答案,如欣不是傻子,想起轩辕烨对自己的异样,对傅衡的敌意,还有他曾经说过的话,现在的表现,让如欣彻底沉默了,轩辕烨对自己到底是真的喜欢,还是一时的占有,如欣不想知道,也不想确认,只知道,如果自己想过平静的子,就不能跟轩辕烨有任何的牵扯,一个小小的太傅府,就这么多的算计,暗斗,更何况是皇家。

    “王爷如果觉得不妥,就当臣女从来没提过吧!”

    “夏如欣,不要惹本王生气。”

    “臣女不敢,王爷多想了。”如欣说完就看到轩辕烨大步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轩辕烨风华绝代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怒火,深沉的看着自己。

    “阿嚏”浴桶里的水已经凉了,如欣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轩辕烨听到如欣打喷嚏,眉头皱了一下,什么都没说,转去了内间。

    如欣还没想明白,就看到轩辕烨手里拿着自己的衣服走了过来,如欣看了眼神闪了一下。

    “水凉了,不知道起来呀!真是笨蛋。”轩辕烨说着瞪如欣一眼,拿着衣服自然道:“来,抬胳膊。”

    “干什么?”

    “给你穿衣服呀!本王还是第一次伺候人,你该感到荣幸。”

    如欣听了嘴巴抽了一下,自己就算才十三岁,材也不够惹火,可再怎样,也是个女人吧!而这妖孽完全一副对待同的态度,太伤自己的自尊了。

    “瞪着本王做什么,起来呀!”

    “轩辕烨,你是故意的吧!”

    “什么?”轩辕烨无辜道。

    “给我,我自己会穿,不敢劳驾你这个大王爷。”

    “真是挑剔。”

    “转过去。”

    “胆子真大。”轩辕烨嘴上说着,可还是老老实实的,把体转了过去。

    如欣对着轩辕烨的后背,恨恨的瞪了一眼,开始快速的穿衣服。

    却没能看到,轩辕烨回过头后,桃花眼里闪过的笑意。

    轩辕烨感到自己后的动作停住了,回头看到如欣已经穿好了衣服,赤着脚站在浴桶旁边,如迷途的羔羊,纤弱无依的样子,让轩辕烨感叹,谁能想的到,就这样一个小人,竟然会让自己心动,让自己连续的尝到了从来没有的挫败感,无力感,还有期盼,让轩辕烨叹了口气,走到如欣的边,把她拦腰抱起,往内间走去。

    如欣在轩辕烨把自己抱起时,体微僵了一下,看了他一眼,却什么也没说。

    如欣的柔顺,让轩辕烨嘴角上扬。

    走到内间,轩辕烨把如欣放下后,却没把手松开。

    如欣抬起头看着他,眉头轻皱了下。

    轩辕烨伸出手抚上她的额头,莫可奈何道:“丫头,接受本王的心意就那么难吗?”

    “轩辕烨……”如欣看到轩辕烨眼里淡淡的受伤,微怔。

    “夏如欣,对你,本王是绝对不会放手的,永远不会。”

    如欣听了把头低了下来,心里有些淡淡的失落,真的只是占有吗?一个人,不是单纯的只是希望那个人幸福吗?如欣苦笑了一下,自己在期待什么呢?就算轩辕烨真的喜欢自己,自己就可以为他留下吗?不,不会,既然如此,这样也好,轩辕烨的不是,也许更好,对他,对自己都好,不是吗?

    “好了,本王该走了,你休息吧!”

    “嗯!”

    如欣说完就感到自己的额头上,被一抹淡淡的温润触了一下,如欣一怔,看着眼前,笑的志得意满的轩辕烨,才明白过来,是轩辕烨在自己的额头亲了一下。

    “丫头,这是要本王帮忙的利息,这次的本王就饶了你,如果下次再为本王不喜欢的人费神,本王绝不轻饶,下不为例,知道……”轩辕烨说到一半,摸着自己的脸颊,不敢相信的看着如欣:“小丫头,你……。?”小丫头她…。亲了自己一下。

    “这是给王爷的谢礼。”如欣眼神流转,俏道。

    “那,如果本王帮了更大的忙,是不是有更大的谢礼。”

    “没有。”

    “为什么?”

    “王爷该走了,时间晚了。”

    “狡猾的丫头,本王走了。”

    “好。”如欣看着轩辕烨的背影,轻道:“保重。”今一别,也许永远都不会再见了吧!

    轩辕烨刚走,草就冲了进来,双眼发红,急切道:“小姐,你没事吧!翼王爷他……”

    “我没事,不用担心。”

    刘义也出现在如欣的面前,嘴角带伤,跪在地上惭愧道:“属下没能保护好小姐,请小姐责罚。”

    “是谁拦住了你?”

    “翼王爷的两个侍卫,翼五,翼六。”

    “是吗?”如欣眼睛眯了一下,看着刘义平淡道:“不怪你,起来吧!”

    “多谢小姐。”

    “刘义,你去接应一下刘通他们,告诉他们先不要回京了,免得目标太大引起翼王府的注意,让他们在广源寺等我,我这两天就会过去,到时候,我们从那里走。”

    “是,小姐。”

    翼王府

    轩辕烨回到府里后,神采飞扬的样子,让翼一和翼二吃惊,主子出去的时候,还是一副要杀人的架势,怎么去了一趟夏府,见过夏小姐后,就完全不同了,真是太神奇了。

    “主子,夏小姐她好吗?”翼一忍不住好奇,旁敲侧击道。

    “翼一,你话太多了。”

    “属下只是关心夏小姐。”

    “你关心的太多了。”

    “主子你真去见夏小姐了?”

    轩辕烨停下脚步,回头盯着翼一,翼二面无表道:“你们两个,给本王去练房。”

    “主子。”

    “不待够两天不许出来。”

    “主子。”

    “现在就去。”

    “是,主子。”翼一,翼二垂头丧气道。

    轩辕烨冷哼一声,去了书房。

    “翼一,都是你,主子的事你打听什么,现在好了。”

    “翼二,你怪我干什么,你自己不也好奇吗?”

    “我……。我是好奇,可是,我没问呀!”

    “算了吧!就你那眼神,比不问还直接。”

    “你这么说,都是我的错了。”

    “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好了吧!我不是看主子的心好,想着他应该不会追究,就问了两句,没想到,唉!我们也别相互埋怨了,走吧!去练功房待两天去吧!”

    闹得沸沸扬扬,夏,王两家的事,一大早又传出了最新的消息。

    “你们听说了吗?”

    “什么?”

    “就是夏家的二小姐和王家的公子的事。”

    “这个我听说了,听说今天宫里传出消息,原来他们两个已经有婚约在了。”

    “你们说的是这个呀!我也听说了,还是翼王爷保的媒呢!”

    “真的吗?翼王爷怎么会替他们保媒?”

    “听说是因为,王大人押运粮草有功,父荫其子,翼王爷又听说王家公子和夏家二小姐从小就是青梅竹马,早就有意亲上加亲,所以,翼王爷也就顺水推舟做了这个大媒。”

    “原来是这样呀!可就算已经有婚约了,也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做那样越轨的事呀!”

    “哎呀!你又不是没年轻过,年少冲动是吧!”

    “呵呵,也是,也是。”

    “那,王,夏两家等着办喜事吧!”

    如婷和王志的事,因为有了翼王爷的渗入,让人们对他们反感的程度降低了很多。

    ------题外话------

    亲们,谢谢你们对浅浅的支持,鞠躬,浅浅也觉得还是让她们进入王家比较好。

    另,浅浅觉得今天好多了,明天万更,来报答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