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震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翼一和翼二看着,自从夏小姐离开就一直沉默不言的主子,不有面面相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翼一不厚道的想,主子不会什么被夏小姐的问的话,吓着了吧!翼一越想越觉得可能,不要说主子了,就是自己和翼二也差点被吓死,夏小姐果然非同凡响,无论在什么事上都能让人大吃一惊,这样的问题,不要说一个女子,就是一个男子也不可能问的这么直截了当吧!

    “翼一。”

    听到轩辕烨唤自己,翼一迅速回神:“主子。”

    “备车,进宫。”

    “是,主子。”

    看来妥协的是主子,要不然主子根本就没有进宫的必要,一个抗旨不遵的罪名的够他受的,翼一虽然听翼二说过,主子曾经对夏小姐让步过,可是真的亲眼见了,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心里也不由的疑惑,夏小姐到底说了什么,让主子妥协的?

    皇宫

    整上,皇上已经不再,可是因为没有宣布退朝,所有的百官也都不敢离开,最重要的是傅公子还跪在大上,所有的人对傅公子的举动都感到不能理解,在他们的心里,女子就是传宗接代的工具,如果真喜欢的话,就多宠两分就是了,可是傅公子竟然为了一个女子抗旨,就是再喜一个女子,也不犯不着连命都不要了呀!这怎么不让他们觉得难以理解。

    就在大上的大臣窃窃私语的时候,却看到翼王轩辕烨,突然出现在了大之上,让所以的人一愣,这位主怎么来了?

    而傅刚看到轩辕烨,眼神闪了一下,想起母亲说过的话:刚儿,你记住如果翼王爷去了,衡儿就没事了,傅刚对于母亲的话有些不解,可是却没有怀疑,母亲这样说一定有她的道理,至少翼王爷出现了。

    “翼王爷千岁千岁千千。”百官跪地请安。

    “起来,都下去。”

    百官听了对视了一眼,却一时没有动作,还没宣布退朝这样好吗?

    “怎么?本王说的话没听到吗?”

    “臣等不敢,臣等告退。”百官脸色一变,赶紧起,陆陆续续的快步走出了大,最后只剩下跪着的傅衡,和站着的轩辕烨。

    轩辕烨看了一眼跪在那里,脸色有些发白的傅衡,在他旁边坐下,面色如水的看着他,淡然道:“傅衡,你这样让本王很不满意。”

    “属下知道。”

    “为什么抗旨?”

    “属下有喜欢的女子,不能接受皇上的旨意。”

    “你喜欢夏如欣。”

    傅衡听了轩辕烨的话一愣,随即郑重道:“是。”

    “为了她,可以不要自己的命。”

    “是。”

    “后悔过吗?”

    “不后悔。”

    “是吗?”轩辕烨眼神变幻,轻声道:“就凭你这句话,本王就可以要了你的命。”

    “就因为属下喜欢四妹妹吗?为什么?”

    “本王不准。”

    傅衡听了沉默了一会儿,看着轩辕烨平静道:“是因为王爷也喜欢四妹妹,所以不准吗?”傅衡问话,本以为轩辕烨会生气,可是,他不但没发火,还笑了起来。

    “本王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可是,本王确定,只要有本王在,夏如欣她,绝对就不能属于任何人,只有本王才可以。”

    轩辕烨如此坦白的话,让傅衡很是震惊,也心惊于,夏小姐在他心中的分量。

    “王爷你说你要夏小姐,你要怎么要?你可以娶她吗?难道你要她给你做妾吗?”傅衡激动道。

    “你可以娶她是吗?”

    “是,我可以,我可以娶她为妻,王爷你能吗?”

    “本王可以做的,比你想象的要多。”轩辕烨第一次求而不得的挫败感,让轩辕烨绪有些激动道:“她要的本王都可以做到,她要一生一世一双人,可以,她要归隐田园做一对寻常夫妻,可以,她要生同衾,死则同,本王也可以。”轩辕烨说完,看着傅衡瞪大眼睛,震惊的样子苦笑道:“可是,那个铁石心肠的丫头,她,根本就不信本王。”

    “她不稀罕本王的权,不稀罕本王的钱,同样的也不稀罕本王的人,她只想要平静,要简单。”轩辕烨咬牙道:“她凭什么,她把本王的人生搅得一团糟,她却无动于衷,本王不准。”

    “此生,夏如欣她,生是本王的人,死是本王的鬼,这次本王可以饶了你,不过,你记住不再有下次。”轩辕烨说完大步的离开大

    看到轩辕烨离开了,傅刚干净回到大,却看到自己儿子满脸苦涩,眼眶发红。

    夏府

    如欣回到府里后,给老夫人报过平安后,就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坐在窗前,想起轩辕烨说过的话,如欣苦笑,是的,自己是可胆小鬼,自己不敢去接受,也不敢去尝试,轩辕烨他是诏曰王爷,位居高位,手握着重去权,他不是一个普通人,让他从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变成一个普通的农夫去种田,这中间的落差不是能想象的到的,可是要让自己为了轩辕烨,一生被困于高墙之内,只能坐观头上那一片天,自己做不到,俗话说,一如侯门深似海,更何况是皇家,皇家是一个更大的深渊,自己不愿一生都在勾心斗角中度过,看来,自己是不能再京城再呆了,毕竟尽快离开,要和姨娘打个招呼了。

    如欣想着站起来,道:“草,好久没见三姨娘了,去看看她吧!”

    “小姐,要不你休息一下再去吧!奴婢看你的脸色不是很好。”

    “没事,走吧!”

    秋霜正在打扫院子,看到如欣过来,疾步的迎了过来,敬畏道:“四小姐您来了。”

    “嗯!三姨娘呢?”

    “在屋里,四小姐请。”

    “你忙吧!我自己过去。”

    “是,四小姐。”

    如欣掀开门帘,看到三姨娘又在做衣服。

    “姨娘。”

    三姨娘抬头看到是如欣,喜形于色高兴道:“欣儿,你来了。”

    “嗯!姨娘最近好吗?”

    “我很好,欣儿你好吗?”三姨娘拉着如欣的手笑道。

    如欣点点头,看着草轻声道:“你去门口守着,我有些话,要跟姨娘说。”

    草听了一顿,随即应道:“是,小姐。”

    等草出去了,三姨娘看着如欣这么慎重,不解道:“欣儿,你有什么话,要对姨娘说?”

    “姨娘,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一定要诚实的回答我。”如欣认真道。

    “好。”

    “姨娘,你想跟我一起生活吗?”

    “想。”

    “那,如果是离开夏家,只有你和我在一起生活,你愿意吗?”

    “离开夏家?”

    “对,离开夏家。”

    “欣儿你是说,就我们两个离开夏家?”三姨娘很是吃惊道。

    “还有草和舒嬷嬷。”

    “我……我从来没想过,不过,我们离开夏家要去哪里?”

    “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过一种无拘无束的生活,你愿意吗?”

    “无拘无束的生活?”

    “出而作,入而息,过一个平常百姓的子,平凡,忙碌,却也踏实的子,你不再是夏家的姨娘,而我也不是夏家的庶女,不需要仰仗别人的鼻息,也不让别人掌控你的命运,我们可以自在的过子,去看看你从来没见过的青山绿水,你说好吗?”

    “真的可以吗?我也可以过上那种子?”三姨娘有些不敢相信。

    “可以,只要姨娘愿意。”

    “我愿意,我愿意。”三姨娘摸着眼泪道:“这样我不但可以和欣儿朝夕相处,我也可以看到欣儿出嫁,生子,我都可以呆在欣儿的边对不对?”

    “对,姨娘会永远呆在欣儿的边。”

    “好,好,欣儿,我们什么时候走?”

    “我已经快安排好了,不会太久。”如欣看着三姨娘着急的样子,笑了笑。

    如欣看着三姨娘兴奋的样子,思索了一会儿,从袖带里拿出了一颗药,递到三姨娘的眼睛道:“姨娘,这里有一颗我配的药,你把它吃了,吃了以后,你会浑,全无力,上会出一种红疹,不过姨娘也不要担心,也就是看起来吓人,不会有事,它的药效也就三天,而在三天,我会让老夫人依你病了为由,让她把你送到庄子上去,让舒嬷嬷也陪你去,等出了城后,会有人在那接你们,他们会带着你们去目的地。”

    “那欣儿你呢?”

    “我随后就到。”

    “好,姨娘都听欣儿的。”

    “明天,我会让舒嬷嬷来照顾你。”

    “好。”

    回到梧桐院后。

    如欣看着有些呆愣的草,淡然道:“都听到了。”

    “是,小姐。”

    “草,你要是不愿意去……”

    “不,奴婢愿意,小姐去哪里奴婢就去哪里。”草急道。

    “草你要想清楚了,我们只要出了夏府,就永生不会再回京城了,那里没有这里的繁华,那里有的只是青山绿水,粗茶淡饭,而我们不是呆一阵,而是要呆一辈子,如果你不想去,我可以理解,我可以把卖契给你,再给你一笔钱,安排你离开京城去一个陌生的城市,过自己的子。”

    “不,奴婢要跟着小姐。”草坚定道。

    “好。”

    寿伯府

    傅刚扶着柳氏站到老太君的旁边,柳氏看着跪在地上的傅衡,又是心疼,又是生气。

    傅衡跪在傅老太君的前,愧疚道:“祖母,孙儿不孝,让你这么大年纪了,还要为孙儿担惊受怕。”

    “衡儿,起来,祖母不怪你,祖母能理解。”

    傅老太君把傅衡拉起来,看着他有些苍白的脸,心里也很心疼,可还是问道:“衡儿,后悔吗?”

    “不,孙儿不后悔。”

    在一旁的柳氏听了再也忍不住了,怒道:“母亲,衡儿他真的是魔障了,到这个时候他竟然还执迷不悟。”柳氏抓着傅衡的胳膊,哭道:“你差点就没命了,你知不知道,你为了一个女子连命都不要了,我含辛茹苦的把你养大,你这样做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死了要让我怎么活下去,难道在你的心里,娘还没有那个你见了几次面的丫头重要吗?”

    “儿子让娘伤心了,是儿子不对,可儿子也只是在争取自己的幸福。”

    “争取幸福,要把自己的命搭上吗?命都没了,还那里来的幸福。”柳氏厉声道:“衡儿,娘以后不准你再跟夏家四小姐见面,和她成亲的事你也不要再想了,我不同意。”

    傅衡听了苦笑:“就是我想,怕是也没机会了。”

    傅老太君听了傅衡的话,眉头皱了一下,对着激动的柳氏道:“好了,你就不要再说了,先去给衡儿做点吃的去吧!”

    “母亲,他做什么事的时候,从来都没想过我这个做娘的,实在是让我寒透了心,儿媳现在哪里有心替他做饭。”

    “你就不要再嘴硬了,等到衡儿病倒了你又该心疼了,走吧!我和你一起去,衡儿这次做的不对,让母亲好好的说说他。”傅刚拉着柳氏出了老太君的屋子。

    “衡儿,你告诉祖母,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为什么要说自己没机会了?”

    “祖母,你说的没错,翼王爷是对四妹妹有别的心思。”傅衡苦涩道。

    “衡儿,你确定?”

    “孙儿很确定,不是猜的,是翼王爷亲口说的。”

    “翼王爷说的?”傅老太君吃惊。

    “是呀!孙儿和翼王爷根本就没法比。”

    “为什么?这么说,你是指翼王爷的地位吗?”

    “祖母,我不是因为翼王爷的份感到自卑,如果只是份的话,我还可以争取一下,可是,现在我连翼王爷对四妹妹的心也比不了,我还拿什么争?”

    “衡儿,你也可以呀!”

    “不,孙儿比不了。”

    “为什么比不了,你都可以为四丫头抗旨,这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

    “祖母,我也就是这条命而已。”

    “一条命还不够吗?你这样是很多男人做不到的。”

    “翼王爷可以一生只娶她一个,翼王爷可以为她放弃自己的王位,翼王爷他也可以把自己的命交给她,你说这样的用心,孙儿拿什么比。”傅衡苦涩道。

    傅老太君震撼的看着傅衡,不敢置信道:“衡儿,这怎么可能,翼王爷他……”傅老太君感到很不可思议。

    “这些都是翼王爷亲口说的?”

    “他亲口说的。”

    “既然翼王爷这么喜欢四丫头,那为什么不…。?”

    “四妹妹她不愿意。”

    “什么?”傅老太君是真的震惊了。

    看到傅老太君震惊的样子,傅衡想到翼王爷说起如欣不愿意时,苦闷的样子,不由的笑了起来,对着傅老太君道:“祖母,四妹妹她很不可思议是吧!”

    “是呀!祖母从开始就觉得四丫头她很不平凡,可是没想到竟然如此的不凡。”傅老太君喃喃道。

    “不过,四丫头她什么不愿意呢?这是所有女子求都求不来的,她为什么不要呢?”

    “王爷说,四妹妹看不上他的权,也看不上他的钱,她想要简单的生活,她这样,翼王爷好像很恼火。”

    “一个不看重他份,地位的人,也怪不得翼王爷会动心。”傅老太君赞叹道:“四丫头她很聪明,也很清醒,皇家的子虽然看起来尊崇,富贵,奢华,可是也处处危机,算计,有时还不如寻常百姓的子来的踏实,她这么小,就能看透这些浮华之外的东西,就是我也很佩服。”说着老太君有幸灾乐祸道:“看来,翼王爷想抱得美人归,要做的努力还很多呀!”

    “这么说来,衡儿在边境做的那些打杂的事,也是翼王爷的意思吧!还要上次,我们前脚去夏府,翼王爷后脚就跟了过去,看来也绝对不是巧合了,那么,这次的赐婚也很有可能是翼王爷的注意了。”傅老太君说着,忍着翻白眼的冲动,啧啧道:“真是没想到,翼王爷的心眼这么小。”

    “祖母,你这样说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就兴他喜欢四丫头,难道就不许我孙儿也喜欢了,哼!衡儿,你先不要跟四丫头接触,让祖母来,我倒要看看,翼王爷要把我这个老婆子如何?”

    “祖母。”傅衡有些哭笑不得。

    “怎么,我一个这么好的孙媳妇都快没了,他还把我孙儿整的这么惨,还不准我给他添点赌。”傅老太君气哄哄道。

    “祖母,你这样太孩子气了。”

    “孩子气就孩子气,以后只要没事,我就找四丫头喝茶,有本事,翼王爷把我也调到边境去。”

    翼王府

    翼一和翼二看着轩辕烨言又止。

    “有话就说。”轩辕烨头都不抬道。

    翼一和翼二对视了一眼,翼一吸了口气道:“主子,今天在大上你对傅公子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

    “就是关于夏小姐的…。”

    “是真的。”

    “主子,你怎么做出这种决定。”

    “为什么不可以?”

    “主子,这太离谱了。”

    “本王觉得很好。”

    “王爷,一辈子只有她一个女人,还要你放弃王位,这…。这属下实在是不能理解。”

    轩辕烨抬起头,看着翼一和翼二正色道:“你们连个从小就跟着我,本王的心思你们应该也知道,不是吗?”

    “是,可这也…。”

    “本王要的从来就不是王妃,而是妻子,那些想做王妃的女人,除了喜欢本王,更多的是更喜欢本王的份,这样的女人,本王不稀罕,也不屑,本王要的是一个不在意我份,地位的女人,她嫁给我只是因为喜欢我,单纯的只是我的人。”轩辕烨说着嘲讽道:“如果有一天本王不再是翼王了,你们觉得,那些口口声声喜欢本王的女人,会有几个继续呆在本王的边,本王已经有一个,为了权力可以放弃自己儿子的母亲,不想再找一个,为了权力放弃自己的王妃。”

    听轩辕烨这样说,翼一和翼二想起太后曾经对主子做过的事,心里很替轩辕烨心疼。

    “一个可以同甘共苦,不离不弃,相伴一生的人,本王本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找到了,可是,小丫头竟然会出现在了本王的面前,而她这种不是全部,宁愿不要的子和本王一样,这世上,除了小丫头,可能本王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轩辕烨提到如欣眼里是满满的暖意。

    “可是,夏小姐好像还没喜欢上主子吧!”翼二突然出声道。

    轩辕烨脸色一僵,瞪了翼二一眼。

    “主子恕罪。”翼二急忙道。

    翼一看了鼓足勇气道:“主子,翼二说的也是实话,人家是不在意你的份,地位,可是好像也不在乎你的人吧!”

    “哼!你们是在看本王笑话吗?”

    “属下只是觉得主子太一厢愿了。”

    刚说完就感到一股强劲掌风扑面而来,翼一和翼二大惊,把自己的内力提到极致,快速的闪,离开了书房。

    出了书房,翼一,翼二对视一眼,主子恼羞成怒了。

    ------题外话------

    亲们,准备干掉如画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