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你做的到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如欣在自己的院里足的第二天,老夫人就派刘嬷嬷过,来把自己叫了过去。

    如欣看着神不是很好的老夫人,恭敬道:“如欣给祖母请安”

    “欣儿,祖母问你,你以前真的没有得罪过翼王爷吗?”老夫人再次问道,在老夫人的心里,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如果如欣真的得罪过翼王爷,哪怕自己对她的期望再高,自己也不能留她在家里,让她拖累夏家。

    对于老夫人一再的确认这个问题,如欣明白的很,她是怕自己得罪翼王爷,给夏家召来祸端,如欣低着的头冷笑,可也知道,自己子没有脱离夏家之前,自己还得继续和老夫人周旋。

    如欣抬起头,看着老夫人神色有些惶然,忐忑道:“祖母,欣儿总共也没见过翼王爷几次,就连话也没说过几句,要说得罪翼王爷,欣儿实在是无从得知。”

    “你都和翼王爷说过什么话?”

    “就是给他问安。”如欣说着满脸的困惑道:“祖母,难道问安也能得罪翼王爷?”

    “真的只问安?”

    “是呀!就像翼王爷来我们府里的那次一样,就那样问安。”

    老夫人认真的看着如欣,见她神色坦,不由暗道:也是,如欣她一个闺阁小姐,见翼王爷的次数根本就寥寥无几,而且就是见了,也都是在公共场合,而翼王爷他去了边境两年,这两年,如欣她就更加的不可能见到翼王爷了,就是翼王爷回来后,如欣因为没参见宫宴,一次也没见过翼王爷,这样的话,要说如欣得罪翼王爷是有点说不通,那么,难道真的只是,翼王爷看如欣那里不顺眼吗?

    老夫人这样想着对如欣道:“欣儿,祖母相信你,不过,以后有翼王爷在的地方,你都躲着点,知道吗?”

    “是,祖母,欣儿知道了。”如欣面带感激道。

    “不过,这次的事虽然不是你的错,却也是因你而起,还害的傅家公子为了维护你受了伤,于于理,我们都应该去傅府探望于他的,你说是不是?”

    “是,祖母说的对。”

    “那好,你回去换件衣服,我们等一下就去傅府。”

    “是,祖母。”

    “姨娘,祖母她又带着如欣去傅府了,你说祖母她是什么意思,难道家里只有如欣是她的孙儿,我就不是了吗?”如画气愤道。

    “好了,你就少说两句吧!你又不是不知道,傅公子这次是为如欣受伤的,她当然要带着如欣去。”

    “可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更加的恼火,如欣这个丫头也不知道对傅公子施了什么魔咒,让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护着她。”

    “男人这样,就是看上如欣了吧!”二姨娘说着心里也不舒服道:“如欣这丫头的运气可真好,竟然能得傅家公子的眼。”

    “哼!傅家有什么好的,傅公子也是,他能跟翼王爷比吗?”如画忍着心里的嫉妒,不屑道。

    “你知道什么,傅家虽然不能和翼王爷比,可是那也是大家族,家底殷实,人口也简单,是非也少,又很得皇上的看重,如果能进到傅家,如欣可可就享福了。”

    “她就是进到傅家也就是个妾,有什么好羡慕的。”

    “就是去傅家做妾,如欣也算有着落了,哪像你比如欣还大两岁,可是老夫人却一点为你打算的意思都没有,这要是再拖下去,你还不如如欣呢。”

    “姨娘,你现在也觉得我不如如欣了是不是,你觉得我给你丢脸了对不对。”

    “画儿,姨娘没那个意思,姨娘也就是一时着急,信口胡说的。”二姨娘说着拉着如画的手劝解道:“你也不要那么计较了,老夫人虽然没带你去,不是也没带如婷去吗?我们现在要把心思放在老夫人的上,好好的讨好老夫人,让她给你找个好人家,才是当务之急,其他就不要瞎心了。”

    “可我就是不服气,我到底是那里不如如欣那个丫头。”如画不甘道。

    “各人入各眼,这我们那里说得了。”寿伯府

    老夫人带着如欣去了傅府后,就有一个老嬷嬷,直接把她们迎到了老夫人的屋里。老夫人对着傅老太君愧疚道:“老姐姐,我实在是没脸再说什么了,这次的事让你家公子受到牵连,再次的替我家四丫头遭了一次的罪,实在是罪过。”

    “不怪你家四丫头,都是衡儿他自己太冲动了,他对翼王爷无礼,受到些教训是应该的,你们不用揽到自己的上。”傅老太君豁达道。

    “老姐姐这样说,我就更加的惭愧了。”老夫人听了松了一口气,关心道:“傅公子他还好吗?伤的很严重吧!”

    “他已经没事了,他是练武之人,吃了大夫开的药,昨天又躺了一天,今天就好多了,吃了早饭后,就去军营了。”

    “怎么不多休息几天,这就去军营了?”

    “他动弹惯了,让他躺一天就像是要他的命一样,他要去军营,我们拦都拦不住。”傅老太君的话,刚说完就看到,傅刚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傅老太君见此,神色一顿,自己这个儿子从小就稳重,这几年更是老持稳在,很少有如此焦灼的表,可是出了什么事了?

    “刚儿,出了什么事了?”傅老太君直接了当道。

    “母亲……”傅刚看到夏老夫人和如欣也在,要说的话顿了一下,神色复杂的看了如欣眼。

    如欣注意到,傅刚看自己时矛盾的目光,眼神微缩。

    傅刚这样,傅老太君和老夫人也都注意到了。

    傅老太君心里想到什么,冷静道:“刚儿,可是衡儿出事了?”

    傅刚听了老太君的问话,张了张嘴,还没来的及说什么,柳氏就神慌乱的冲了进来。

    柳氏进来拉着傅刚的胳膊,焦急,心惊道:“老爷,快,快进宫去救衡儿,衡儿他出事了,我们快去。”

    傅刚抓住柳氏的手,皱眉道:“你冷静点,谁跟你说什么了?”

    “老爷,你这个时候让我怎么冷静,我今天去我娘家。我哥从宫里回来,跟我说,衡儿他竟然违抗圣旨,抗旨,这可是死罪呀!”

    傅老太君听了脸色冷硬,看着傅刚正色道:“这是怎么回事?”

    “母亲……”傅刚刚张口,就被柳氏打断了。

    “母亲,今天皇上说衡儿平定边境有功,有意给衡儿指一门婚事,皇上连圣旨都拟好了,可是,衡儿他竟然不接,他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不能接受皇上的圣旨,母亲,你说他是不是疯了,他为了夏家那个四妹妹,竟然违抗皇上的圣旨,他……”

    “住口。”

    虽然傅老太君及时打断了柳氏的话,可是,屋里的人都不是傻子,该听到的都已经听到了。

    夏老夫人心很复杂,有欢喜,也很担心,欢喜的是,傅家大公子对如欣的用心,可也担心万一,皇上一怒之下发落了傅衡,那自家和傅家说不定会结成仇家。

    如欣听了眼睛微眯,很是意外,自己可以肯定没有听错,柳氏说傅衡喜欢自己,为了自己违抗圣意。

    “刚儿,先扶你媳妇出去。”

    “是,母亲。”

    “母亲,我们要快点去救衡儿,他…。”柳氏着急道。

    “我知道,你和刚儿先出去吧!我马上就进宫。”

    傅刚拉着还要说话的柳氏走出了屋子。屋里静了下来,老夫人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倒是,傅老太君很是淡定的开口道:“老妹妹,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和四小姐说几句话。”

    “好,好,你们说。”

    “齐嬷嬷,扶夏老夫人到外间休息一下。”

    “是,老太君。”老太君边的齐嬷嬷客气道:“夏老夫人请。”

    “有劳了。”

    屋里就剩下,傅老太君和如欣。

    傅老太君看着,脸色平静,眼神淡然,悠远的如欣,叹了口气。

    “四丫头,傅祖母可以这么叫你吗?”

    “可以。”如欣听了有些意外,傅老太君依旧慈的语气。

    “四丫头,刚才我儿媳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这件事和你没关系。”傅老太君说着,看着如欣也不避讳道:“也许,傅祖母这样说有些失礼,可傅祖母知道你能理解,我家衡儿很喜欢四小姐,我们家里的人都知道,我也同意,如果有合适的机会,就向你祖母提亲,希望你能嫁到我傅家,做我的孙媳妇。”老太君说完,看到如欣并没有女孩子的羞涩,扭捏,只是有些意外和不解。

    傅老太君有些好笑道:“四丫头是不是觉得我在瞎说。”

    “不,我只是意外,为什么是我?”其实前几次傅老太君对自己异样亲近的态度,自己就隐隐感觉到了,可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还是做妻,自己觉得很意外。

    “丫头,傅祖母知道,你说的是你和衡儿的份对不对?”

    “不错。”在古代这样讲究门第之见的时代,傅家竟然会同意,让傅衡娶自己一个庶女,确实很难理解,很另类。

    “四丫头,你很好,我家衡儿如果能娶到你是他的福气,也是我们家的福气。”傅老太君拉起如欣的手慈道:“你除了没有一个好的出,不比任何人差,而傅祖母对于一个人的评价,从来就和出没有关系,我们家不看重这些虚的东西。”

    如欣看着傅老太君拉着自己的手,第一次在一个外人的上,感受到了她手心的温暖,如欣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傅老太君道:“傅公子抗旨,傅祖母真的觉得和我无关吗?”

    “当然无关,这是衡儿自己的选择,他是在争取自己的幸福,如果衡儿只是嘴上说喜欢丫头,可是却连争取都不敢,他就不配为我傅家男儿,他这样我很为他骄傲,他是我的好孙子。”傅老太君说完,看到如欣脸上的笑容一愣,这是第一次,自己在这个小丫头的眼里,看到和脸上一致的光芒,淡淡的笑意,还有眼里淡淡的暖意。

    “傅公子有你这样的祖母,他,很幸福。”

    傅老太君笑道:“丫头这是在夸我这个老婆子对吧!”

    “傅祖母,皇上仁君,傅公子一定不会有事。”

    “是,丫头说的对,衡儿他一定不会有事。”

    ……。

    在回去的路上,老夫人问道:“欣儿,傅老太君和你说什么了?”

    “傅祖母说,傅公子的事和我没关系,让我不要放在心上。”

    “真的?”

    “嗯!”

    “这就好,这就好。”老夫人把心放了下来,这样就算结不成亲家,也不会结成仇家了。

    如欣见了眼里的讽刺一闪而过。

    回到府里后,如欣看着老夫人有些不安道:“祖母,傅祖母虽然说和我无关,可是欣儿的心里始终觉得愧疚,所以,欣儿想去附近的庵堂了上柱香。”

    “现在去?”

    “嗯!欣儿就去最近的那个寺院,来回也最多也就一个时辰,要不然欣儿怕自己睡不着。”

    老夫人思索了一会儿,这样也好,无论傅公子好坏,自己家也算是尽了心了,老夫人点点头道:“好,你去吧!当心点,多带几个人去。”

    “是,祖母。”

    如欣带着草,秋红,桃来到城外的寺院。

    如欣下了马车后,对着桃和秋红道:“你们在马车这里等我,我去上柱香,看好我们的东西,不要离开知道吗?”

    “是,小姐。”桃,秋红应道。

    “草,我们进去吧!”

    “是,小姐。”

    桃看如欣和草离开,开始和秋红闲聊道:“你说,小姐怎么会突然来寺院上香了?”

    “你管这个干什么?”

    “我只是觉得好奇,今天又不是什么节气,家里也没什么事,怎么会在今天来上香呢?”

    “小姐来上香,老夫人也是同意的,应该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吧!”

    “唉!什么事这么着急来上香,怎么不等到节气的时候来,这样我们也可以看看闹,你看,今天过来,这里好冷清。”

    “你呀!我们做奴婢的,那里有资格干涉主子的决定,我们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好好的守在这里吧!”

    “我也就是随便说说而已。”

    这边桃和秋红漫无边际的说着话。

    而那边,如欣来到寺院的后面,对着后面打了一个手势。

    一个少年,来到如欣的面前,恭敬道:“小姐。”

    如欣点点头,对着草道:“草,你去寺院门口等我,暗处有人保护你,你不用害怕,还有就是,如果桃和秋红找我的话,你就说我想给祖母还有家里的人都祈福,在里面多呆一会,把她们打发回去,知道吗?”

    “是,小姐,奴婢知道怎么做。”

    “好。”如欣看了一眼少年,面色如水冷声道:“去翼王府。”

    翼王府

    翼一看到如欣,眼神微闪,终于来了。

    如欣看着站在院里的翼一,脚下顿了一下,随即若无其事的走了过去,淡然道:“他在哪里?”

    “主子在书房,夏小姐请。”

    傅公子公然抗旨,不接受皇上的指婚,现在正在大跪着,这一切都是自己主子设计的,而夏小姐来这里干什么的,自己也很清楚,结果也无外乎两种,第一种,夏小姐没能说服主子,让主子更加的恼火,傅公子更惨,第二种就是夏小姐胜了,主子妥协,傅公子无事,翼一想着心里有些激动,虽然知道这样对主子不敬,可是心里还是止不住的期待,到底谁会妥协呢?

    “翼侍卫在等着看戏?”

    如欣的声音猛然在翼一的耳边响起,翼一马上正色道:“没有,属下也不敢。”

    如欣看着翼一,笑道:“翼侍卫,你有没有感到体不适?”

    翼一听了神色一变,头皮一紧,脸色不是很好道:“夏小姐你……”难道她又给自己下药了。

    “我怎么了?”如欣无辜道:“我随便说说而已,你想的太多了。”

    “是属下狭隘了。”翼一咬牙,这位小姐的心眼,也小的很,有什么不满,当时就反击了。

    翼二从书房出来,刚好听到他们这一段对话,看着翼一发黑的脸庞,心里闷笑,翼以又输了,翼二走过去,对着如欣恭敬道:“小姐请进,主子在里面。”

    如欣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抬脚走了进去。

    如欣进去后,看着坐在书桌前的轩辕烨,还是那张妖孽般的面孔,可仔细看就还是能看出,他眼底有些发黑,如欣看了挑眉,看来药力果然强劲,就是不知道轩辕烨是怎么解的。

    轩辕烨见如欣进来什么也不说,只是盯着自己的脸看,就知道这个丫头在找什么,心里恼火冷声道:“夏小姐看到本王,都不知道行礼吗?”

    “王爷对臣女的礼仪不是很不满吗?所以,臣女就自动省略了,省的惹王爷生气。”

    “哼!牙尖嘴利,你来找本王干什么?”

    “王爷不知道?”

    “不知。”

    “既然如此,臣女也就直说了,我……”

    “本王奉劝你,如果你是来替人求的,还是不要张口的好,本王不想听。”

    “求?我要替谁求?”

    轩辕烨瞪了如欣一眼。

    如欣见了恍然道:“王爷以为臣女要替傅公子求?”

    如欣无视轩辕烨上的冷意,继续道:“是,傅公子的事我是听说了,不过,我为什么要替他求,他和我又没什么关系。”

    冷意消失。

    “那你来干什么?”

    “臣女有一件事想问王爷。”

    “什么事?”轩辕烨喝了口水,掩饰嘴角上扬的弧度,如欣对傅衡的态度,让自己很满意。

    如欣认真的看着轩辕烨,语不惊人死不休道:“轩辕烨,你喜欢我是吗?”

    如欣的话一落,轩辕烨被水呛到,开始闷咳,用眼睛狠狠的瞪着如欣,眼里有一闪而逝的羞恼,这个可恶的丫头。

    而门外是什么跌落的声音。

    如欣双手一摊,眼神疑惑,一副我说了什么吗?的无辜表

    轩辕烨看着如欣这幅表更是恼火,咳嗽停下后,冷声道:“翼一,翼二不想死,就给本王滚远一点。”轩辕烨说完瞪着如欣道:“把你刚才的话再对本王说一遍。”

    “那句?”

    “不要跟本王装糊涂。”

    “王爷喜欢我,那句吗?”

    “这也是你该说的话。”

    “哦!那我收回,王爷就当没听到吧!”

    “可是本王听到了。”轩辕烨看如欣一副满不在乎的语气,猛地站起来,走到如欣的面前,咬牙道。

    “原来王爷听到了呀!”

    轩辕烨盯着如欣,克制住对如欣这种随意态度的怒火,低沉道:“你的问题,如果本王说是呢,”

    “哇,真没想到。”

    “如果不是呢。”

    “这个倒是想的到。”

    “夏如欣。”轩辕烨怒吼。

    “我在。”如欣睁大眼睛笑道:“王爷你生气了?”

    “没,有。”轩辕烨一字一顿,闭了闭眼,控制住自己,掐死她的冲动。

    “那就好,要不然臣女就罪过了。”

    轩辕烨脸色铁青看着如欣,气道:“夏如欣,你是来气本王的吧!”

    “臣女不敢。”

    “哼!你都敢给本王下药了,还有什么不敢的。”

    “王爷真记仇。”

    “本王记仇?”轩辕烨磨牙。

    “是呀!都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了,王爷竟然还记得。”

    “才一天也是很久。”轩辕烨吸了口气道:“为什么给本王下药?”

    看如欣不说话,轩辕烨冷声道:“是因为傅衡?”

    如欣这次不再嬉笑,淡然的看着轩辕烨凉薄道:“翼王爷,你太高看臣女了,我没那么好心,也没有那么多的善心,去在意一个和我无关的人。”

    “如果本王把傅衡杀了,你也不在意吗?”

    “那是王爷自己的事和我无关。”

    “那如果是本王被傅衡杀了呢?”

    “傅衡会给你陪葬的。”

    轩辕烨深冷的看着如欣:“你不在意是吗?”

    “在意什么?”

    “本王的生死,在你的眼里什么都不是,对吗?”轩辕烨感觉到心脏熟悉的抽搐感。

    “王爷为什么要我在意,我不是你的什么人,你也不是我的什么人。”

    如欣冷清道:“翼王爷,在这个世上能让臣女的在意的人很少,如果不是全心的付出,臣女愿不要,而男人的心,从来都不在臣女的考虑之内,在臣女的心里,男人的心还没有一张银票让我觉得踏实。”

    如欣看着轩辕烨道:“王爷要我在意你,可你不是我的父亲,不是我的兄弟,那你是要我当什么在意你?当朋友吗?还是当夫君?”如欣没等轩辕烨回答继续道:“这这个时代当朋友是不可能的,那是要当夫君吗?那我的在意,王爷可能要不起。”

    “本王为什么要不起?”

    “翼王爷,我不在意一个男人的地位,份,样貌,出,可我要他的心。”

    如欣不自觉的嘲讽道:“王爷可以做到,这一生只有我一个女人吗?”

    “王爷可以做到,为我放弃你的王位,跟我一起隐居田园吗?”

    “王爷可以做,到无论我老了,丑了,病了,残了都可以在我的边不离不弃吗?”

    “王爷可以做到,生死相依,相伴白头吗?”

    如欣决绝道:“甜言蜜语,山盟海誓,白头之约,不是说说我就会信的,这是一个没有回头机会的誓言,如果做不到,最后背叛了我,我要用他的血来祭奠我的心,王爷,这样你还要我在意你吗?”如欣说着笑了起来,笑的绝绝美,却也决然。

    轩辕烨看着这样的如欣,心里怎么样的震撼只有自己知道。

    如欣看着轩辕烨不敢置信的样子,压下心里一丝陌生的酸涩,平静道:“翼王爷,你要怎么对傅衡我不管,可是,不要把我牵扯在里面,三天两头的去傅府请罪,谢恩,我不喜欢,没有哪一个人是傻子,我不希望成为焦点,该说的臣女已经说完了,至于要怎么做,那就是王爷自己的事了。”如欣对着轩辕烨俯恭敬道:“臣女告退。”

    “夏如欣,如果你说的我都能做到,你会在意我吗?”轩辕烨看着快走出门口的如欣开口道。

    如欣听了脚步一顿,什么都没说,离开了书房。

    ------题外话------

    亲们,给俺留个言呗,你们都不说话,俺都不知道你们喜欢不,抱抱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