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春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傅老夫人和老夫人正说的高兴。

    一个小厮,忽然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

    老夫人看小厮如此的失态,还是在傅家人的面前,脸色不愉斥责道:“怎么回事?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

    “老……。老夫人,翼…。翼王爷来了。”

    “什么?你说谁来了?”老夫人惊道。

    傅老太君也很是吃惊,可毕竟是见惯大场面的人,最先反应过来,对还在怔忪中的老夫人提醒道:“老妹妹,我们还是赶紧去迎接吧!”

    老夫人回神,急忙道:“对,对,去迎接。”说着赶忙的站起来,扶着刘嬷嬷的手匆忙的往外走。

    傅衡走过来,扶着傅老太君道:“祖母,我们也过去吧!”

    “嗯!”

    如画看老夫人和傅老太君都过去了,赶紧尾随而去,边走边不停的整理自己的仪容,心里跳动的太过厉害,如画感觉到自己的手都有些颤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翼王爷来了,翼王爷来了。

    如婷看如画过去了,也追了过去,看着疾步走在前面的如画,如婷的心里暗恨,这个人又准备卖弄风了,她想勾引翼王爷,自己绝对不能让这个人得逞,就凭她,给翼王爷提鞋子她都不配。

    如欣走出老夫人的屋子,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轩辕烨怎么会过来?

    草在一旁看如欣的神色不是很好,想起上次翼王爷在自己小姐房里的事,心里有的时候止不住的想,翼王爷是不是喜欢自家小姐,如果是真的,那么……草有些不敢想,自己小姐的份要给翼王爷做正妃是不可能的,可是,让自己的小姐给翼王爷做妾,那就太委屈小姐了,自己的小姐那么好,就算他是翼王自己也觉得不值得,而且看小姐好像也不是很喜欢翼王爷,自己小姐应该也是不愿意去翼王府的,那么这次翼王爷来,不会说什么不该说的吧!如果他万一说漏了什么,自己的小姐可就惨了,草想着不由的担心道:“小姐,翼王爷来了,怎么办?你要不要去躲一下。”

    “为什么要躲?”

    “奴婢就是怕翼王爷来了对小姐不利。”

    如欣听了一愣,随即了然,知道草想到了什么,笑道:“不用担心,走吧!”

    “小姐,你真的要去,奴婢看你还是不要去了,让奴婢去吧!如果他们问起来的话,奴婢就说小姐的体不适,不能来给翼王爷请安了。”

    “草有的时候,这种刻意的躲避反而更容易让人误解,怀疑,走吧!不会有事。”

    草看小姐心里有数,也就不再说什么,扶着如欣往前院而去。

    如欣来到的时候看到,所有的人都在一旁站着,轩辕烨坐在主位上,面无表,翼一,翼二站在他的后,如欣定眼看了翼二一眼,在注意到,他眼里一闪而逝的担心时,眼睛微眯了一下。

    翼一在令一旁,在看到如欣无意中观察翼二的动作,心里好笑,这位小姐果然通透非凡,知道在谁的上才能最快的得到信息,翼二确实是最容易泄露绪的人,而他的这种绪,在无意中已经给人提供了信息。

    如欣的动作不但翼一看到了,轩辕烨当然也看到了,心里的怒火更甚,这丫头一点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这是个时候还在使心眼。

    如欣不知道自己无意中的动作,惹得轩辕烨更加的恼火,只是低着头,一边走一边思索,如果自己没看错的话,翼二是在担心,担心自己?这么说的话,轩辕烨这妖孽的心应该不是很好,难道是冲着自己来的,如欣想着眉头皱的更紧。

    如欣走过去,对着轩辕烨轻声道:“臣女给王爷请安。”说完还没跪下,就听到轩辕烨出声道。

    “起来。”

    如欣刚弯下的腿,随即站直,恭敬道:“多谢王爷。”

    如欣行完礼,刚想下去把自己隐匿了,轩辕烨这妖孽就开口了。

    “夏四小姐,说话的时候,为什么不看着本王?”轩辕烨看如欣一直低着头,看都不看自己,心里不爽。

    轩辕烨的话,让老夫人白了脸,翼王爷是对如欣不满吗?

    如婷嘲笑的看着如欣,不懂礼数的庶女,活该被王爷训斥。

    如画就是满含期待,翼王爷最好给如欣治个罪。

    傅衡很是担心的看着如欣。

    “臣女不敢仰望王爷英姿。”

    “是不敢,还是不想?”

    轩辕烨明显找茬的话,让如欣挑眉。

    “为什么不回答本王的话?”

    轩辕烨老是针对如欣的话,让傅衡忍不住,站出来,挡在如欣的前面,维护道:“请王爷不要怪罪,四妹妹她胆子小,不是有心的。”

    傅衡的话说完,翼一就把头给低下了,翻了个白眼,傅公子你这不是火上浇油嘛!

    果然,轩辕烨眼睛微眯,缓缓的站起来,浑压倒的威压,让在场的人都感觉喘不过气来,随着他的走动,都敬畏的把头给低了下来。

    轩辕烨来到傅衡的跟前,低沉道:“你的意思是说本王是无理取闹的人?”

    “属下不敢。”傅衡恭敬道:“属下只是觉得王爷不应该追究四妹妹的无心之过。”

    “你是在教导本王?”

    “属下不敢。”

    “让开。”看着挡在如欣面前的傅衡,轩辕烨感到自己的心正在变的更糟。

    可是,轩辕烨这样,让傅衡以为他是想伤害如欣,更加坚定的站在那里,以前自己把四妹妹亲手送到翼王爷那里一次,而那次的事也是自己做过最让自己后悔的事,让自己始终不能释怀,这次自己绝对不容许翼王爷再伤害四妹妹,傅衡正色道:“王爷恕罪,属下不能。”

    傅衡的话,让翼二都忍不住的翻白眼,心里同,傅公子惨了。

    傅衡的话,让如欣抬起头,看着挡在自己前的人,眼里很是疑惑,傅衡他为什么要再一次的挡在自己的前,宫里一次,现在又是,自己和他并没有关系,甚至连话都没有说过几次,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自己不是傻子,宫里的事后,傅衡就突然就被轩辕烨调去了边境,而自己也从能翼一的话里分析出和自己有关系,自己虽然不清楚,轩辕烨是依什么样的心态做出这种事的,轩辕烨想怎么对傅衡自己管不着,可是如果是因为自己,才让轩辕烨这妖孽针对傅很的,这种感觉自己不喜欢,如欣淡然道:“傅公子,让开。”

    “四妹妹,你不用替我担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傅衡说完,如欣的眉头皱了。

    轩辕烨怒了,冷声道:“翼一。”

    轩辕烨的话一落,翼一忽然对傅衡出手了。

    傅衡也是武将,反应迅速,躲过翼一的突如其来的攻击,把如欣拉开,两人交起手来。

    事突然变成这样,让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老夫人看着动手的两个人,更是心惊跳的,这要是让傅公子在自己的府里出了事,而且还是因为如欣,那如欣想进傅府怕是难了。

    轩辕烨深沉的看着如欣。

    如欣淡然回视。

    看着站在中央的轩辕烨和如欣,男人的霸气,高贵,邪魅,女子的淡然,优雅,出尘,让看着他们的人,竟然感觉到惊人的契合。

    傅老太君见此,心里闪过什么。

    ……

    寿伯府

    傅刚看着躺在上的傅衡,眉头紧皱,老太君也担心的看着傅衡。

    傅衡看了安慰道:“祖母,父亲我没事,休息两天就好了,大夫不是也说过了吗?你们就不要担心了。”

    傅刚听了点点头,看着傅老太君不解道:“母亲,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去夏府了吗?衡儿怎么会受伤?是谁把衡儿打伤的。”

    “翼王爷边的侍卫。”

    “翼王爷的侍卫?他怎么会和衡儿交手?”傅刚惊讶道。

    “我们去外间说吧!不要打搅衡儿休息。”

    “祖母,父亲你们就在这里说吧!我没关系。”傅衡看着傅刚认真道:“父亲,儿子也不后悔违抗翼王爷的命令和翼侍卫交手,如果再又一次,儿子一样还会这么做,儿子不容许,翼王爷伤害四妹妹。”

    “母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和夏小姐有关系?”傅刚迷惑道。

    傅老太君看着傅衡叹了口气,对着傅刚把在夏府的事说了一遍。

    傅刚听了很是不解道:“母亲,翼王爷他为什么要针对夏小姐?”

    “你也觉得翼王爷他是针对四丫头?”

    “难道不是?像我们给皇上还有翼王爷行礼的时候,按礼仪都是不可以直视他们的,我想所有的人也都是这样做的,也从来没见翼王爷不满过,那,为什么到夏小姐这里就不行了,这不就是针对她吗?”

    “父亲,儿子也是这么觉得的,祖母难道不对吗?”

    “不,我总感觉的翼王爷对四丫头很不同,翼王爷是什么样的人,你们也都知道,你们觉得他会无无故的去为难一个闺阁小姐吗?”

    “祖母,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四妹妹得罪过翼王爷?”

    “如果她真的得罪了翼王爷,她会到现在还安然无恙吗?”

    “母亲说的也是,如果夏小姐真的得罪过翼王爷,惹他不快,按着翼王爷的脾气,她不可能什么事都没有,不要说她小小的太傅之女,就是皇后的妹妹,几年前也因为惹怒了翼王爷,差点连命的都没了,可如果不是得罪过他,那也王爷为什么会这么针对夏小姐呢?”傅刚还是不解道。

    “你们忘了两年前的事了?”

    “母亲,你是说……。”傅刚大惊。

    “没错。”

    “祖母,父亲你们是什么意思?这和两年前的事有什么关系?”

    “两年前,我们也曾怀疑过,翼王爷对夏小姐可能有什么不正常的心态,对对她不一样的,可是,现在想想这个想法有些不成立,如果翼王爷真的有恋童癖的话,为什么那么多的女孩他都不选,偏偏看中了夏小姐,还有就是现在夏小姐也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可是,翼王爷对她还是很不一样,你们想,一个男人,而且还是像翼王爷这样的男人,他会对一个女孩在意两年,你们觉得他是一种什么心思?”

    “祖母,你是说……”傅衡满脸的不敢置信,激动道。

    “衡儿,祖母觉得翼王爷他喜欢夏小姐。”

    “祖母。”傅衡心里不是滋味,如果翼王爷喜欢夏小姐的话,那自己岂不是没机会了。

    看着孙儿失神的样子,老太君叹了口气道:“衡儿,如果翼王爷是对夏小姐不满的话,受伤的怎么可能是你,而翼王爷对四丫头可是一句重话也没说,难道你们觉得翼王爷去夏府,就是教夏小姐礼仪吗?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傅衡有些失魂落魄,过了一会坚定道:“祖母,就算翼王爷喜欢四妹妹,孙儿也不放弃,依着翼王爷的份,他是不可能娶四妹妹为正妃的,可是我可以,我可以娶她为正妻。”

    “衡儿,祖母知道你是真的喜欢四丫头,可是,有些事,不是我们想就一定能成的,如果翼王爷真的有心,你想娶到四丫头怕是难呀!”

    “无论如何孙儿都想试试,四妹妹是个好女孩,让她给翼王爷做妾,太委屈她了。”

    “唉!顺其自然吧!”老太君无奈道。

    夏府草看着坐在窗前,脸色平淡的小姐,心抖了抖。自己开始对于翼王爷昨天来府里后,做的事也十分的不满,他的属下把傅公子打吐血,还害的自己小姐被老夫人足,可是,想起小姐对翼王爷做的事,现在草心里对翼王爷充满了同

    “你在同轩辕烨?”如欣扫到草的神,放下手里的书,随意问道。

    草一听,赶紧摇着手道:“没有,没有,奴婢一点也没同翼王爷。”草知道小姐现在对翼王爷十分的不满,那里敢替翼王爷说话。

    “很好。”如欣确实对轩辕烨无厘头的举动,感到十分的恼火,前几天他随意的闯进自己的房间,对自己不规矩,还莫名的对自己说教一通,宫里,家里,只要傅衡接触过自己,他就开始对人家出手,这种感觉自己实在是糟透了,他现在是把自己当成了他的所有物了,自己是小猫还是小狗,让他可以随意的安排自己的人生。

    他这样就不要怪自己下手狠,一剂强力药,就是自送给他的回礼。

    如欣想着挑眉,嘴角轻扬,依着轩辕烨的份,要找到解药并不是难事,就看他愿不愿意用。

    翼王府

    翼一看着又一次从冷水里爬出来的主子,嘴角抽了抽,这一夜都泡了多少次了,如果不是主子内力深厚,恐怕站都站不住了吧!不过就是这样,主子的脸色也很不好,很难看,翼一暗道:有一半是因为泡了太多的冷水,另一半可能是因为夏四小姐吧!

    不过,夏小姐下手还真是狠呀!竟然给主子下药,啧啧,真是让自己佩服呀!想起主子从夏府回来不久,就有人拿了一个盒子过来,经过确认,翼五说这是夏小姐培养的那几个小乞丐中的一个,他说是夏四小姐送过来的,自己要他手里的盒子,他还不给,说要亲手交给主子,自己,翼五,翼二都可以确定,依着夏小姐的聪明,应该不会做出什么谋害主子的事,所以,也就没确认里面的东西,让他直接交给了主子,恐怕主子自己当时跟自己的想法也差不少,也没多想就把盒子打开了,谁能想的到,打开后就是一团烟雾,而烟雾含量大量的药,而自己主子在没有防备的况下全部吸入,而替送夏小姐送东西的人,也都不隐瞒,说此药是夏小姐自己配的,别的地方是找不到解药的,唯一的解药就是女人,还有冷水。

    翼一这边想着,就看到主子又一次的去了上浴间,看来又去泡冷水了,翼一虽然觉得这样想不该,可主子的狼狈样,和自己以前的前车之鉴让翼一更加的明白,以后绝对不能得罪夏小姐。

    翼二这个时候从外面走进来,对着翼一低声道:“主子又进去了。”看到翼一点头,眼里充满了对轩辕烨的同,担心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呀!要不找个御医过来给主子看看吧!”

    “找御医有什么用?夏小姐送来药是雾,现在连看都看不到了,如果能看的到,不用找御医,我就可以分析出里面的成分,给主子配解药,而且人家也说了,也就一天的药劲,应该快过了。”

    “可要是还没过,主子就是铁打的体也受不了呀!”

    “如果等一会儿,还是没过,我就去求求夏小姐,希望她能把解压给我。”

    “对呀!这药是夏小姐送来的,她一定有解药。”翼二说着埋怨道:“你怎么不早说,让主子多受那么多的罪。”

    “你觉得,当时就去找夏小姐要解药她会给你?她送这个东西过来就是要整主子,她是对主子做的事不满了。”翼一说着看到轩辕烨从上浴间出来,赶紧把嘴巴个闭上了,走过去关心道:“主子,你感觉怎么样?”

    轩辕烨没有回答,走到软榻上版躺下,闭着眼睛,感到体内的灼终于褪去,可是心里的怒火却开始攀升,小丫头竟然给自己下药,实在太可恶了,她为了傅衡竟然对自己出手,在她的心里傅衡比自己还重要,轩辕烨有股想杀人的冲动,轩辕烨睁开眼睛,眼神变幻。

    ------题外话------

    卡文,卡的**,郁闷呀!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