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谁更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画儿,你怎么了,脸色不是很好,可是病了。”二姨娘看着从宫里回来后,就有些垂头丧气的如画,问道。

    “没有。”如画坐在窗白,有气无力道。

    “那你怎么了?”二姨娘想着猜测道:“怎么,是不是没见到翼王爷。”二姨娘知道如画进宫的目的就是为了见翼王爷,那么现在这样难道是没见到。

    “见到了。”

    “那你还不高兴。”

    “有什么值得的高兴的,翼王爷来了一会儿就走了,连看都没看到我。”

    二姨娘看着如画难过,心疼道:“画儿,要姨娘说,翼王爷你还是不要再想了,他那样的人不是我们能攀上的,你这样以后只会让自己伤心。”

    “可是,我就是喜欢翼王爷。”如画想到今天看到轩辕烨的景,痴迷道:“姨娘,你不知道,翼王爷他比两年前更加的有魅力,也更加的英俊了,当他出现在女儿的眼前时,女儿觉得不要说做妾,就是给他做丫头,只要能看到他,只要能跟在他的边,女儿也愿意,我想不但是女儿,在场所有的小姐肯定都和女儿是一样的心思,就是给他丫头也让人羡慕的。”

    “画儿,你不要说傻话了,你就算再喜欢翼王爷,翼王爷再好,你也不要想着没名没分的跟着他,画儿,你听姨娘说,男人的感是靠不住的,他们不会一辈子,只有你一个女人,当有更好,更年轻,漂亮的女人出现的时候,他的眼里就不再有你,当到了那个时候,你又该如何自处,这两年姨娘也想明白了很多,不说别人,就说你爹,以前姨娘一直以为你爹爹的心里是有我的,可是,你看现在家里没有夫人了,如果他的心里真的有我,他就该想着把我扶正,不让我再居于妾,受这分委屈。”二姨娘拉着如画的手,认真道:“画儿,你记着,对一个女人来说,最重要的不是,而是名分,是钱财,这些才是长久的,只要有这些,一个女人才能让自己过的更好。”

    “姨娘,你在说什么呀!”

    “唉!画儿你还小,你还没经历过那么多,可能有些不懂,可是,姨娘说的话你要记住,男人……。”

    “好了,姨娘你不要说了,我本来就够烦的了,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我更烦了,我不想听了。”如画说着,站起来跺着脚进了内间。

    “画儿……”二姨娘看着如画的背影摇了摇头,画儿这孩子自己该拿她怎么办呢?她现在已经不小了,可不能再耽误下去了。

    夏明仁进到老夫人的屋里,就看到老夫人眉开眼笑的看着手手里的贴子,不住的点头,

    夏明仁看了笑道:“母亲,是谁送来的的帖子,让你老这么的开心。”

    “明仁回来了,来,来,你快看,这是寿伯府送来的帖子。”

    “哦!有什么事吗?”

    “当然有事,而且呀!还是好事,傅老太君明天要带着她家大公子来我们家做客,你说这是不是好事。”

    “母亲,她们就是来我们家做客,你也不用这么高兴吧!”

    “你看你,连着都看不懂。”老夫人白了夏明仁一眼道。

    “这……。这不就是平常的走动吗?难道还有什么玄机?”

    “这里面的学问深了,你想,她们家傅衡,刚从边境打了胜仗回来,可她们连亲戚家也没去,而是先带着傅衡来了我们家,你就不觉得奇怪?”

    “也是,她们就是要走动也应该先去她们亲戚家,怎么会先来我们家?”夏明仁有些不解道。

    “这呀!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她们是来看欣儿的。”老夫人笑道。

    “欣儿?”夏明仁说着睁大眼睛道:“母亲你是说……?”

    “嗯!没错,看来她们家傅衡到了现在还挂着我们家欣儿,就是傅老太君对欣儿也是很看重的,要不然也不会,在她家大公子立了大功的时候,还亲自上门拜访了。”老夫人说着笑道:“照这样看来,我们家四丫头就是上她们家做妻,也不是绝不可能的。”

    “这会吗?毕竟欣儿她的份……”

    “这可真不好说,傅老太君此人,有的时候跟我们很不一样,你看她们家,无论他家大儿子,还是二儿子,除了正妻,也就一个通房,连个妾侍都没有,就连过世的傅老太爷,也是一样,而且依着她们家在朝中的地位,她的儿子就是娶个公主也不是不可能的,可是,她家的两个儿媳的份你也知道,连我们家的门槛都不如,她们嫁到傅家可是真真切切的高嫁,就从这两点就可以看出来,傅老太君她不是个死板的人,对份,门第看的也不是很重,我们就欣儿还是很有希望的。”老夫人看着夏明仁道:“再说了,欣儿她虽然是庶女,可是她那一的气度,比起嫡女可是一点都不差,而且我有的时候觉得婷儿还不如欣儿有气质,欣儿反而更像是嫡出的。”

    “母亲,说的也是,欣儿她的确不像是庶出的。”

    “可不是。”

    “母亲,如果真的如你猜测的一样,那明天可不要怠慢了傅家。”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是,这个母亲比儿子有经验。”夏明仁说着皱眉道:“不过,欣儿现在怎么样了,她不是病了吗?明天能出来见客吗?”

    “哎呀!你看,我怎么把这茬给忘记了。”老夫人拍了一下额头,对着刘嬷嬷急道:“你快去看看四小姐现在怎么样了?”老夫人暗道:这宫里的宴会没去成错过了翼王爷,傅家可不能再错过了。

    “是,老奴这就去。”

    “等一下,等一下。”

    “老夫人还有什么吩咐。”

    老夫人从自己上掏出一把钥匙交到刘嬷嬷的手上道:“你去,把我库里的那个老参拿出来,给四小姐送过去,让她炖了喝了。”

    “老夫人,这老参总共就没几颗。这给四小姐是不是……”

    “没什么,这些都是外之物,你送过去吧!让四小姐好好的补补,明天务必要好起来。”

    “是,老奴知道了。”

    梧桐院

    如欣拿着刘嬷嬷送过来的人参若有所思。

    “小姐,这人参可是好东西,奴婢现在给你炖了吧!”草说道。

    “是好东西。”如欣轻声道,可就是太好了,对于老夫人这种要回报才会付出的人,怎么会轻易把这么好的东西送给自己。

    “草,你去把舒嬷嬷叫来,我有事问她。”

    “是,小姐。”

    如欣起,看着窗外,想着刚才刘嬷嬷恭敬,的态度,眼睛微眯,自己一个庶女,刘嬷嬷完全没必要对自己这样,而她会对自己不一样的态度,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老夫人对自己看重,老夫人看重一个人的条件有很简单,就是必须是个有用的人,能为夏家带来好处,带来利益,自己一个女孩子,不可能为夏家挣得功名,那么,唯一的用途就是联姻,而自己现在体不适,要带自己出去给人相看的机会不大,那么,就是有什么人要来家里,而来家里的人让老夫人十分的满意,自己这个时候,也就到了体现自己价值的时候了,如欣想着冷笑,老夫人此人果然现实的可怕,昨天老夫人在确认了,自己确实不能去宫里后,就对自己生病表现的十分的恼火,在她看来,自己不能去宫里,就等于错失了有可能攀上富贵的机会,这是自己的不尽职,对于自己的状况也没什么表示,也不过问,怎么就一天的功夫,老夫人的态度就来了这么的转变,只能说又用的着自己了,老夫人这么希望自己快点好,她是想让自己出面会客,给人相看,而家里来客人,最先得到消息的毕定是厨房。

    就在如欣思索的时候。

    舒嬷嬷走了进来,看着如欣关心道:“小姐,是不是肚子饿了,老奴正给你熬着粥,一会儿就好了,你再忍耐一会儿。”

    如欣回头淡笑道:“嬷嬷,我还不饿,你不用着急,嬷嬷,我问你,厨房现在是不是很忙吗?”

    舒嬷嬷听了一愣,惊讶道:“小姐,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如果不忙的话,嬷嬷的粥肯定早就好了,对不对。”

    “小姐真聪明,什么都能想到。”舒嬷嬷骄傲的看着如欣道:“是呀!今天下午厨房忽然忙了起来,说是明天有贵客要来,要准备很多的东西。”

    “哦!是吗?嬷嬷听说是谁了吗?”

    “是傅家,傅老太君还有傅家公子明天要来。”

    “嬷嬷这么确定?”

    “小姐,老奴虽然不聪明,可也不傻,在说了小姐也交代过,当厨房有什么异样的时候,让老奴多听听听,老奴都记得,也知道小姐的意思,小姐在这个家不容易,老奴别的帮不上小姐,可是,老奴可以给小姐做耳朵。”

    如欣看着舒嬷嬷笑道:“嬷嬷做的很好。”

    “真的,小姐真的觉得我做的很好?”舒嬷嬷高兴的按了一下眼角道:“自从小姐越来越聪明后,老奴就感觉自己好像一无是处,什么都不能为小姐做,而现在能得小姐这样一句话,老奴就知足了。”

    “嬷嬷,无需想那么多,我对嬷嬷一直都很感激。”

    “小姐。”舒嬷嬷听了感动的眼睛发红。

    “嬷嬷,你要记着,在厨房多听少问,知道吗?不要刻意的去打听。”如欣看着舒嬷嬷要哭,赶紧转移话题道。

    “是,老奴知道了小姐,那老奴就先回厨房了,去给小姐把粥熬好,小姐也该饿了。”

    “好,去吧!”

    等舒嬷嬷出去了,如欣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傅家。

    ……

    “刘嬷嬷,四小姐怎么样了?”老夫人对着刚从梧桐院回来的刘嬷嬷急忙问道。

    “回老夫人,四小姐看起来好多了,老奴去的时候,正在看书。”

    “体不好就该好好的养着,这个时候看什么书呀!”老夫人皱眉。

    “老奴也这样劝四小姐的,四小姐说,在上躺了一天,想起来活动一下。”

    “是吗?你给她送老参,她怎么说?”

    “四小姐很感动,还要跟老奴一起说要来谢谢老夫人,可是,老奴怕四小姐刚好再受了风,就没让她一块来。”

    “对,你做的对,这个时候不讲那么多,她的体最重要。”

    翼王府

    翼一看着在地上跪了一夜的翼五,不停的在屋里走来走去,对着翼五恨恼道:“翼五,你怎么这么死心眼,主子没再说处罚你,就是不再追究了,你就起来吧!”

    “可主子也没说让我起来,我…。我还是跪着吧!”

    “你…。你,我真是不知道说你什么才好,你这样,难道还要等着主子请你起来不成。”

    “我从没那么想过,翼一,你该知道我这不是赌气,我是真的觉得心里有愧。”

    “翼五,你这样跪在是没有用的,你要是真的觉得心里有愧,我倒是有一个让你将功赎罪的方法,不但让主子免了对你的责罚,还可以弥补,你对夏小姐的愧疚。”翼一眼里的算计一闪而过,嘴角带着笑意道。

    “真的?”翼五有些怀疑道。

    “当然是真的。”翼一认真道:“你在这儿等着,我现在去一趟夏府。”

    “你去夏府干什么?”

    “这个你不要管,你只管等着我的好消息就成了。”

    “好,你去吧!”

    翼一看了翼五一眼,大步的离开房间,当翼一把门打开,看到外面站着的人时,一惊,恭敬道:“主子。”

    轩辕烨莫测的看着翼一,过了一会儿,不经意道:“要去夏府?”

    翼一听了抬头,看着轩辕烨低声道:“主子,你都听到了?”

    轩辕烨挑眉,没有说话,只是从后面翼二的手里,拿过一盒东西,递到翼一的面前随意道:“把这个,交给小丫头。”

    翼一看了一顿,随即了然道:“主子,你早想到,属下会去夏府?”主子竟然连东西都准备好了,真是厉害。

    轩辕烨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淡然道:“机会只有一次,你们自己把握。”轩辕烨对着翼一交代道:“对小丫头说的不要太过了,那样她是不会相信的,不要适得其反了。”说完转离开。

    翼一看了目瞪口呆,主子连自己干什么,要怎么说都猜到了?

    翼二看着轩辕烨背影,对着翼一赶紧道:“翼一,主子的话,你懂吧!”

    “懂。”

    “那就好,你可千万不要搞砸了。”翼二说着有些幸灾乐祸道:“主子昨天晚上说,你最近的脑子变笨了。”说着指了指翼一手里的盒子道:“这个主子昨天晚上就准备好了。”说完对着翼一一笑,快步的去追轩辕烨了。

    翼一听了呆在那里苦笑,是的,自己是变笨了,主子既然没有处置翼五,很明显,他是想让翼五继续呆在夏小姐那里,而自己应该早早的想到对策才是。

    主子如果想在夏小姐的边安排人手,他自己绝对不能主动去给夏小姐送人,这样夏小姐是绝对不会接受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夏小姐能够主动的开口,而让夏小姐开口的办法,就是苦计,而自己赌的也就是夏小姐的心,如果夏小姐在这两年的相处中对翼五,没有一点的主仆之谊,那么自己就输了,翼五这样为她也不值得。

    翼一想着飞离开。

    夏府老夫人的拉着傅老太君的手高兴道:“老姐姐,你可来了,你要是再不来,我可都要去傅府了。”

    傅老太君笑道:“我要来你府里做客,虽然老了,可怎么也要把自己捯饬捯饬不是,让老妹妹久等了,实在是我的罪过。”

    老夫人听了忍不住大笑道:“老姐姐,你可真是风趣,哈哈。”

    “见笑了,见笑了,呵呵。”傅老太君自己也笑了起来。

    “来,来,我们快去屋里吧!老姐姐也累了,赶紧进去休息一下。”

    “好,好。”

    走到屋里都坐下,客一番后。

    傅老太君对着傅衡道:“衡儿,来给你夏祖母见礼。”

    “傅衡给夏祖母请安。”

    老夫人看着傅衡,对傅老太君道:“好,好你家大公子,这两年变化可真是不小,长成男子汉了。”说些羡慕道:“老姐姐你有福气呀!你家大公子可是有出息了,这次可立了大功了。”

    傅老太君笑道:“他呀!谈不上什么功劳,就是跟着翼王爷锻炼了两年,不过,人倒是结实了不少。”

    “老姐姐你就是太谦虚了。”老夫人说着对着刘嬷嬷道:“嬷嬷,去请几位小姐过来,见见傅她们傅祖母。”

    “是,老夫人。”

    傅老太君神色变,继续和老夫人继续说着话。

    傅衡站在老夫人的后,心里隐隐期待。

    过了一会,如婷,如画,如欣陆续走了进来。

    老夫人看了,笑道:“来,见过你们的傅祖母和傅公子。”

    如婷和如画看到傅衡的时候愣了一下,两年前她们也都见过傅衡,傅衡本来长得就不错,虽然比不了轩辕烨,可也算的上是一个美男子,而现在的傅衡比起两年前,多了一股以前没有的男人味。

    看着傅衡,如婷的有些不屑,就是长的错又怎么样,也就是一个武夫,他这样的还配不起自己,想着端起自己嫡女的架子走了过去,眼里带着高傲微俯:“傅祖母,傅公子。”倒是如画看到傅衡的时候,不自觉的开始散发自己的魅力,虽然傅衡没法和翼王爷比,自己虽然没有很喜欢他,可是也不讨厌他,展现自己,让他能喜欢上自己,为自己着迷,这也不是一件坏事,如画带着眉眼带着媚意,步伐如莲的走到傅老太君的跟前,面带羞意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傅衡,媚道:“傅祖母,傅公子。”

    看着如婷和如画,傅老太君脸上带着切的笑意,客气的应着,只是眼里的不快稍瞬即逝,快的没人看到。

    傅老太君把视线转到最后的如欣上。

    如欣很是中规中矩的走过去,轻轻的俯道:“祖母,傅祖母。”

    傅老太君满意的看着如欣,伸出手把如欣拉起来,亲近道:“快起来,最近好吗?”

    如欣看着傅老太君拉着自己的手,眼神闪了一下,随即微笑道:“多谢傅祖母,我很好。”

    夏老夫人看着傅老太君对如欣明显更加亲近的态度,眼里的喜意掩饰不住。

    傅衡跟在后面,掩饰不住眼里的欢喜,惊艳,两年不见,四妹妹真的长高了,也变的好漂亮,四妹妹看起来和所有的女孩子都不一样,四妹妹像个公主一样。

    老夫人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傅衡,看到他的表,心里更是欢喜,看来欣儿还是很有可能嫁到傅家的。

    老夫人想着慈的看着如欣,心疼道:“我家四丫头前两天受了些风寒,这不刚好,你看这小脸可是瘦了不少,看着可是把我心疼坏了。”

    傅衡听了忍不住道:“四妹妹,你现还没好吗?”

    “多谢傅公子关心,我已经好了。”

    傅衡说完,如画的脸色就变了,刚才自己就感觉到,傅老太君对如欣那丫头,比对自己要亲近,而现在傅公子更是四妹妹,四妹妹的叫着,还有他的那个语气,很明显就是在担心她,心疼她,傅家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看上了如欣不成?

    如婷也不傻,傅衡叫自己夏小姐,叫如欣就是四妹妹,自己是嫡女,他们竟然会对一个庶女亲近,如婷忍着心里的羞恼,不屑的想,哼!这就是武夫的眼光,像他这样的人也只会喜欢低下的庶女。

    傅老太君则是白了傅衡一眼,斥责道:“衡儿,你是怎么说话呢?”说着老夫人歉意道:“老妹妹,你不要误会,我就衡儿不会说话。”

    “那里会误会,我知道你家公子也是关心我们家四丫头,那也是我家四丫头的荣幸,何来怪罪。”

    傅衡也感觉到,刚才自己的话,有些惹人误会了,这样的话听起来,就像是夏家亏待了如欣一样,傅衡有些不好意思道:“夏祖母,我没有别的意思。”

    “是,夏祖母知道,呵呵。”

    如欣站在一边,低着头,眉头轻皱,傅家来此的目的是自己?

    屋里的人,心思各异,波涛暗涌。

    而暗处的翼一,心里也十分的纠结,傅家怎么会在见他来夏家,而且听她们的对话,很明显是冲着夏小姐来的,翼一想着脸上的表开始难看了。

    两年前傅公子救夏小姐的时候也就抱了她一下,自家主子就把傅公子调到边境,伺候了一年的马,而这次可是比上次要严重多了,如果让主子知道傅家准备和夏家结亲,而且目标还是夏小姐,那……?翼一不敢想,也不知道主子会怎么做,反正有一点可以肯定,傅公子又惨了,翼一看着手里的盒子苦笑,自己还是先不要担心傅公子了,还是先担心自己等一下回去怎么给主子交代吧!翼一苦中作乐的想,不知道傅公子,翼五,还有自己谁会更惨一点。

    翼一闪离开夏府,在会翼王府的路上,暗暗的祈祷,希望主子不在府里,希望主子千万这个时候不要在府里。

    可是,当翼一进府后,看到翼二的时候感叹,唉!祈祷果然靠不住。

    翼二看到翼一疾步走了过来,低声道:“你怎么才回来?主子都已经不耐烦了。”

    “如果可以我倒是想更晚一点再回来。”翼一暗道:等傅家的人走了,自己见过夏小姐再回来,可是也知道,要是自己真的呆到下午,很难保证主子不会杀到夏府去,理由就是找自己的尸体。

    看着翼一垂头丧气的样子,翼二担心道:“怎么?事不顺利?”

    “不是不顺利,是根本没办成。”

    “什么?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就不要问了。”翼一说着认真道:“翼二,等一下如果我没从主子的书房出来,你记得进去给我收尸。”

    “这么严重?”

    “也许,我先进去了。”

    “好,你……你保重。”

    翼一听了白了他一眼道:“说了等于没说。”

    翼一以壮士断腕,壮士一去不返的大无畏精神,走进了轩辕烨的书房。

    翼一走进去,看着坐在书桌前,用手轻叩桌面的轩辕烨,吸了一口气,正色道:“主子,属下回来了。”

    “嗯!本王看到了,说吧!”

    “主子,属下没办成。”翼一说完,就看到,轩辕烨的手顿了一下。

    “继续。”

    “属下没和夏小姐说上话。”

    “她不在夏府?”

    “不,她在府里。”

    “你要本王一句一句的问吗?说清楚。”

    “是,主子,夏小姐虽然在府里,可是夏府来了客人,夏小姐她去了夏老夫人的院里,和夏老夫人一起招待客人。”

    “是谁?”

    翼一吐了一口口水,忍着想逃的冲动,面无表道:“傅老太君哈傅公子。”

    翼一的话说完,轩辕烨轻叩书桌的动作,停了下来。看着翼一,眯着眼睛轻声道:“是吗?她去见傅衡了。”

    ------题外话------

    亲们,明天如欣和翼王爷斗法,谁会胜过谁呢?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