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吐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下午,夏明仁回到家里,对着老夫人说道:“母亲,明天翼王爷明天就回京了,皇上下令让所有的大臣,到城外迎接,然后带着家眷去宫里参加王爷的庆功宴,母亲,看来明天还要劳烦你老人家了。”

    “明仁,我看明天我就不去了,你带着她们去吧!等到了宫里让你妹妹照应着点。”

    “母亲,你不去这行吗?”

    “没什么不行的,自从王氏在宫里做出那样的事后,我对于进宫真的是心有余悸,我实在是不想进宫了。”老夫人叹口气道。

    “母亲,这都是儿子的错,让母亲跟着受累了。”

    “不说那些了,以后像这样的宴会还有很多,不能总指着我,我年龄大了,对于这样的应酬很多时候就是有心也无力了,所以,母亲才说让你赶紧娶个正儿八经的夫人!”

    “儿子知道了,如果有合适的,母亲就看着办吧!儿子没有意见。”

    “嗯。”老夫人说完,对着刘嬷嬷道:“嬷嬷去把小姐都叫过来,我有事要吩咐她们。”

    “是,老夫人。”

    一会儿,如欣,如婷,如画就来到了老夫人的屋里。

    老夫人看着她们正色道:“明天,宫里要为翼王爷办庆功宴,你们的父亲会带着你们进宫。”

    “祖母,你不去吗?”如画讶异道。

    如欣听到老夫人不去,垂下眼帘,有什么从眼里划过。

    “我体不适,就不去了。”老夫人说着忽然冷声道:“虽然我不进宫,可是,你们给我牢牢的记住,进了宫后你们都给我老老实实的,如果你们敢在宫里给出什么幺蛾子的话,无论谁对谁错,我都绝不轻饶,只要丢了我夏家的脸,就算你们是我的孙女,我也绝对不会手软的,一律赶出我夏家,你们可都给我记住了?”

    “是,祖母。”

    “很好。”

    “祖母,孙女明天可能也去不成了。”如欣看着老夫人轻声道。

    如欣说完。

    如画听了心里激动,如欣不去,这对自己可是一个好消息,在这个家里自己最大的威胁就是如欣,而且凭着如欣现在的容貌还有气质,难保翼王爷不会看上她,如果自己向往了那么久的翼王府,到最后自己没进去的翼王府,却让如欣进去了,那自己真的会气死。

    如婷讽刺的看了一眼如欣,庶女就是难登大雅之堂。

    老夫人皱眉道:“欣儿,为什么不去。”

    “祖母,我可能前两天有点着凉了,体不是很舒服,孙女怕去了会失礼。”

    老夫人听了皱眉道:“欣儿,不舒服怎么不早点说,这明天就要参加宴会了你才说。”老夫人的心里不高兴,本来在三个孙女中,自己最看好的就是如欣,也觉得如欣是最有希望能得到翼王眼的人,虽然,老夫人对傅衡也很看重,可凭着如欣的份,做妻是不可能的,那么,既然都是做妾,傻子也知道做翼王爷的妾,可比做傅家的妾能得到的更多,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如欣竟然病了。

    “是欣儿的不是,欣儿本是不想让祖母担心才没说的,想着过两天就好了,可没想到,明天宫里竟然会有宴会。”

    老夫人也知道不能全怪欣儿,她也不能未卜先知,可是如欣不参加宫宴,老夫人的心里总是有些不甘,老夫人看着刘嬷嬷开口道:“你去把常给我们家看病的大夫请到府里来,给四小姐好好看看,让他开点好药,争取能让四小姐明天可以去参加宫宴。”

    “是,老夫人,老奴这就去。”

    如画听了不有些着急,忍不住开口道:“祖母,如果四妹妹真的不舒服的话,就让她在家里休息吧!就不要……”

    “你给我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老夫人看着如画略带警告道:“最好把你的小心思给我收起来,我要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如画听了脸色一白,惶恐道:“祖母,我也是好意。”

    “哼!好意,你的心里怎么想的,我十分的明白,就你这样的,在我跟前耍心眼,你还太嫩了点,我早就说过了夏家容不下心眼太多的人,怎么你这么快就忘记了。”老夫人冷笑道:“如果你真的有这份好心,那你明天你也不要去了,就留下来照顾你的四妹妹吧!?”

    “祖母……。”如画吃惊的看着老夫人。

    “怎么你不愿意。”老夫人讽刺道。

    如画猛地跪在老夫人的跟前,急道:“祖母,画儿错了,画儿不该多嘴,请祖母饶我一回。”

    如婷幸灾乐祸的看着如画,蠢货。

    如欣低着头,对于眼前的一切心知肚明,却无动于衷。

    夏明仁有些不忍道:“母亲,算了,画儿她也不是有心的。”

    老夫人听了却没有说话,也没有叫如画起来。

    如画感到十分的难堪,却也不敢起来,也知道自己这次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看来老夫人她是十分的想让如欣参加宫宴了,而老夫人的目的自己也能猜到一二,可就是这样自己心里更恨,自己的一切光芒都被如欣给挡住了,明明两年前,老夫人最看重自己进入翼王府的,可是现在,因为如欣老夫人连想都想不起自己了,真是可恶。

    夏明仁看老夫人这样也没再开口。

    屋里就这样僵持着,直到刘嬷嬷禀报说李大夫来了。

    老夫人才出声:“起来吧!站到一边去。”

    如画忍着有些发烧的脸皮,急忙站起来,躲在了一边。

    李大夫进来后,老夫人客气道:“李大夫,有麻烦你了。”

    “老夫人不必客气,老夫人可是哪里不适?”

    “不是我,是我家的四丫头,她好像受凉了,劳烦大夫给看一下。”

    “好,还请四小姐坐下,让老夫给把一下脉。”

    “欣儿,来让大夫给你看一下。”

    “是,祖母。”如欣缓步来到李大夫的旁边坐下,伸出胳膊淡然道:“有劳了。”

    李大夫看如欣这气度有些吃惊,这位是四小姐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好像是庶女吧!一个庶女就如此的不凡,看来夏家还是很有底蕴的一个家族的。

    李大夫想着感觉到四小姐看自己眼光好像有些冷,心里一顿,赶紧收敛心思,认真的把脉。

    过了一会,李大夫把手收回。

    老夫人见此赶紧问道:“李大夫怎么样?明天能好吗?”

    “四小姐却是受凉了,内虚寒,还有些火气。”

    “严重吗?”

    “哦!严重倒不是很严重,可能她本人就是有些难受,老夫给开三天的药,四小姐喝了发发汗,也就好了。”

    “那明天能好吗?”

    “老夫人,这个没那么快,不过老夫人也不要太过担心,虽然不能全好,但是绝对能减轻一些症状的。”

    “那出门有妨碍吗?”

    “如果不是什么非做不可的事,还是不要出门的好,如果受了风的话,可能还会加重,出现反复,这样对病人不好。”

    “是吗?”老夫人听了很是失望。

    如欣看着老夫人的样子,眼里的冷意闪过。

    “这是处方,老夫人派人去药铺抓药就行了。”李大夫把药方递到老夫人的手里说道。

    “好。”

    “那老夫就告辞了。”

    “李大夫辛苦了,刘嬷嬷替我送送李大夫。”

    “是,李大夫请。”

    “欣儿既然不舒服就别在这里呆着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早不病晚不病,偏偏这个时候病,如果感觉明天好点了,可以坚持的话,最好跟你父亲一起去。”老夫人的口气不快道。

    “是,祖母。”

    如欣出去后,草赶紧迎过来,扶着如欣担心道:“小姐,你怎么样?还还吗?”

    “嗯!我没事,走吧!回去吧!”

    梧桐院

    草扶着如欣躺在软榻上低声道:“小姐,你吃的那个药真的没问题吗?奴婢觉得你的脸色很不好。”

    “我自己配的药我心里有数。”如欣说着从袖带了拿出一颗药塞到自己的嘴里后,对着草道:“你先出去吧!如果有人来了,就说我睡了。”

    “是,小姐。”

    等草出去后,如欣眉头紧皱,本来明天的宫宴,对自己来说是个绝佳的机会,可是,没想到,老夫人她竟然不去,如欣想着叹了口气,不过也知道自己有些太心急了,如果明天走的话,有些仓促了,地方虽然选好了,可是,还存在很多的隐患,比如自己和姨娘就这样莫名的失踪就不够完美,自己不能够绝对的保证,夏明仁和老夫人她们不会报官,家里莫名的少了两个人,时间久了外人一定会察觉的,而他们为了脱清自己的嫌疑,报官的可能还是很大,可这样一来的话,自己就会有很多的麻烦,而且去往目路线的安全也有待考量,毕竟自己不是一个人,自己不能让姨娘跟着自己担惊受怕,也绝对不许有万一的存在。

    如欣想着看向窗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自己真真的感觉到,轩辕烨回来后,自己总是感觉,他会是自己计划的最大阻碍。

    既然明天走不了,就只能再找时间了,而有些人,也该回到他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翼五。”如欣唤道。

    翼五闪来的如欣的跟前恭敬道:“小姐,有什么事吗?”

    “翼五,翼王爷明天就回来了,那么,从明天起你就回到你主子那里吧!”

    翼五听了一惊,急声道:“小姐,属下做错什么了吗?”

    “不,没有,你来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不会让你一直呆在我这里的,等时机到了你就可以离开了。”

    “小姐的意思是?”不知道为什么翼五听到自己可以回主子边了,却并没有自己当初想象的那么高兴。

    “小姐,其实属下就是暂时不回主子那里,应该也没问题的。”

    如欣听了摇了摇头道:“翼五,这两年谢谢你,可你也知道,我这里并不适合你,你只有跟在翼王爷的边,才能活的更加的肆意,痛快,让你参于到女人之间的争斗,太委屈你了。”

    “小姐,属下从来就没这么觉得。”

    “你能这么想,我很感激。”如欣说着拿出一张图纸,递给翼五道:“我知道你是用弓箭的高手,而这张图子上是改良过的弓箭,叫”弩“是我在一本书上得来的,我建议你去找一个弓箭师傅,按上面的作法和比例去做一个出来,相信它的威力一定能让你满意。”

    “多谢小姐。”翼五知道既然如欣这么说,那么这个“弩”肯定有它的不凡之处,就像这两年小姐在经商上,所展示的非比寻常一样,让许多经验老道的掌柜敬佩不已,不停的向自己打听这位神秘的商业奇才是谁,因为小姐从来都没露过面,也不许自己说出来。

    “还有这个玉佩,也请你转交给翼王爷。”如欣把玉佩递到翼五的面前。

    第二天

    一大早,老夫人就派刘嬷嬷来到了梧桐院。

    “刘嬷嬷来了。”

    “是,老夫人来让老奴来看看四小姐,四小姐你感觉怎么样了?”刘嬷嬷看着刚起的如欣道。

    “谢谢祖母关心,我比昨天好点了,不过去宫宴可能有些吃力。”

    刘嬷嬷看着也觉得如欣的脸色不是很好看,知道她并没有好,叹了口气道:“四小姐,那你好好的休息吧!”

    “好,草替我送送刘嬷嬷。”

    “是,小姐。”

    老夫人听了刘嬷嬷的回报,皱眉道:“|真的看着没减轻吗?”

    “老夫人,四小姐说是好点了,可老奴看,她的脸色跟昨天的差不多。”刘嬷嬷说道:“老夫人,老奴看还是不要强求四小姐去了吧!万一她的体受不了,在宫里有个好歹的话,那可就不好看了。”

    老夫人听了一顿,是呀!万一如欣要是晕倒了,那自己家可就又制造话题了。

    “既然如此就算了吧!你跟明仁说一声,让他带着如婷,如画走吧!”

    “是,老夫人。”

    如画知道如欣不能去了,大大的松了口气,踏上马车和夏明仁她们向宫里行去。翼王回京的子,大街上满满的都是人群,想要一睹翼王爷的风采。

    而在宫门口,大批的官员在等着迎接。

    就在众人望眼穿的时候,终于看到了大批的军队行至人们的视线。

    当军队来到众人的面前时,汹涌的人群,忽然平静了下来。

    大气,磅礴,浩浩,处处透着势如破竹的强势和无畏,强悍的军人气势,这就是诏曰的军人。

    从没上过战场的老百姓,看着这样的军队,却感到了心灵深处的震撼,和血沸腾,还有安全感,人们不只觉的跪下高呼:

    “诏曰万岁,翼王爷威武。”

    “诏曰万岁,翼王爷威武。”

    坐在马车里的轩辕烨,听到这样的呼声,嘴角轻扬。

    宫门外的官员,对于这样的军队也是心喜于心,一个国家的军队代表这这个国家的国风,只有一个强势的国家,兵强马壮的国家,才能站的更高,也存在的更久,自己的官位也能做的更稳。

    一众官员,疾步应到印有皇家标志的马车前,跪地高呼:“臣等恭迎王爷凯旋回京。”

    过了一会儿,一个充满磁,低沉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都起来吧!”

    “谢王爷。”

    “翼二。”

    “属下在。”

    “带军队回军营。”

    “是,王爷。”翼二领命转离开。

    一个官员上去恭敬道:“王爷,进宫吧!”

    “嗯!”

    大臣们对于翼王爷从头到尾都没露面的举动,既不意外,也不吃惊,这位主,做事从来都没有什么章法可循的。

    皇宫

    轩辕墨忍不住,对着刘公公又问了一遍:“翼王爷还没到吗?”

    不等刘公公开口,皇后笑道:“皇上,你都问了好多遍了,臣妾知道你好久没见皇弟了心里挂念,可是,你这样问刘公公也没用呀!他也和我们一样,没有千里眼,哪里看的到。”

    “朕就是着急,不是说早就快进京了吗?怎么这么久了,还没进宫。”轩辕墨说着不由皱眉道:“皇后,你说烨儿这小子,他不会因为不喜欢宴会,不进宫了吧!”

    皇后听了不由的也开始有些担心,依翼王的个,自己还真是不能保证。

    看着皇后的脸色,轩辕墨的脸色也开始难看起来,恨道:“这小子,要是今天敢不来,朕一定让他好看。”轩辕墨的话刚落,一个宫人就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

    “皇上,翼王爷进宫了。”

    轩辕墨听了猛地站起来激动道:“真的?到哪里了?”

    轩辕墨的样子,吓了宫人一跳,忐忑道:“马……马上就过来了。”

    “好,好,很好。”轩辕墨高兴道,心也放了下来,烨儿他要是真的不来,自己这脸真的是没地方放了。

    而下面的众大臣的家眷和小姐,完全不知道轩辕墨的担心,在听到翼王爷马上就来后,女孩们都开始悄悄的整理子的仪容。“翼王到。”

    宫人的一声高呼,把所以人的视线都拉了过去,在各种灼的眼光中,轩辕烨来到了大上。

    轩辕烨虽然还是一样的优雅,高贵,魅惑,却比两年前更加的惹人沉沦,经过两年的时间,轩辕烨成长了一个真正的男人,行走间,那种压倒一切的气势,让人心惊,心折。

    轩辕烨走到轩辕墨个跟前,还没来的及行礼,就被大步走下的轩辕墨给拥抱住了,“烨儿。”

    轩辕烨眼里的暖意闪过,随即邪魅道:“皇兄,两年不见你的感更加的丰富了。”

    轩辕墨听了一僵,马上放开轩辕烨,瞪着他道:“你这小子。”

    皇后看了赶紧解围道:“皇上,皇弟也累了,赶紧让皇弟坐下休息一下吧!”

    皇上听了皇后的话,什么都没说,拉着轩辕烨做到了自己的边。

    而下面的众臣也都知道,皇上对这个皇弟一直都是宠有加,也就见怪不怪了。

    轩辕烨坐定后,端起一杯水,眼睛平静的扫过下面的人,当看到夏家的人所在的位置时,眼光沉了一下,抓着杯子的手也紧了一下,夏如欣!不在。轩辕墨站起来,对着众人高声道:“各位卿,翼王爷在经过两年的时间,终于平定了边境,他是我诏曰的功臣,今天是个好子,让我们君臣同乐,为翼王爷庆功。”

    “是,皇上。”

    皇上下令后,宫里乐坊在表演后,就开始有一些大家的小姐上去表演自己拿手的才艺。

    可是,当不少的小姐上去表演后,却发现,翼王爷始终没有惊艳,欢喜,脸色还越来越难看。

    而没表演过的,心里开始忐忑,自己还要不要上去表演呢!

    轩辕墨也发现了异样,看着轩辕烨开口道:“烨儿,怎么了,可是那里不适?”

    “嗯!皇兄,臣弟有些不适,想先回王府了。”

    “体不适?”轩辕墨紧张道:“赶紧宣太医。”

    “不用麻烦,休息一下就好了。”轩辕烨说完站起来轻俯道:“臣弟,先告退了。”说完大步的离开。

    大家看到翼王爷,忽然走了,都不解的看着皇上。

    “翼王爷,赶了太久了路累了,先回府了,你们继续吧!”轩辕墨看着轩辕烨的背影有些内疚,自己光顾着高兴,忘了考虑烨儿的体力了,“刘公公,你赶紧去太医院,带上太医,去翼王府一趟,让他们给翼王爷好好的看看,补药什么的也多带点过去。”

    “是,老奴这就去。”

    “等一下,你跟烨儿说,等宫宴结束了,朕就过去看他。”

    “是,皇上。”

    轩辕烨出了宫后,对着后的翼一道:“夏府有什么消息传来没有。”

    “这个,属下没收到,要不,属下去找翼五问一下。”

    轩辕烨听了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翼五忽然出现在了,轩辕烨的跟前,单膝跪地激动道:“属下给主席请安。”

    轩辕烨眯着眼睛看着翼五道:“小丫头出什么事了?”

    翼五听了一愣,不解道:“小姐很好,没出什么事呀!”

    轩辕烨听了脸色冷了下来,轻声道:“是吗?”

    翼一开口道:“既然没事,那夏四小姐今天怎么没进宫?”

    “小姐没来?”翼五吃惊道。

    “你不知道?”翼一不敢相信道。

    “哦!属下昨天晚上就从夏府出来,去城外迎接王爷了,所以,对于今天小姐的动向不是很清楚,不过,昨天属下见小姐的时候,小姐可什么都没说,也没什么异样呀!”翼五说着就看到轩辕烨的神色越冷。

    “这就是你给本王的交代。”

    “主子,属下知错。”翼五也猛然觉得自己做的不对,小姐是不是出事?那……。翼五急切道:“主子,属下这就去夏府。”

    “翼一,带翼五回去,该怎么办你知道。”轩辕烨说完飞离开。

    翼一听了轩辕烨的话脸色大变,主子难道要……?

    翼一看这翼五恼道:“你怎么可以擅自离开夏府呢?你说现在要怎么办?”

    轩辕烨的话翼五当然知道是什么意思,苦笑道:“是我做错了,如果因为我的疏忽,让小姐出事的话,就是主子不处置我,我也没脸活着。”

    “翼五,你怎么能这么说。”翼一急道。

    “翼一,暗卫的规矩你也知道,主子在我们生,主子死,我们必须死,我没有怨言,只觉得有愧小姐。”

    “可夏小姐她不是你的主子,所以你的命没有和她连在一起。”

    “不,在我的心里,小姐她就是我的主子,她和王爷一样。”

    “好,好,现在先不说这个了,我们先等等,等等,说不定是我们多想了,夏小姐她没事,她那么狡猾,只有她算计人家,她是不会有事的。”

    轩辕烨把自己的轻功提到最高,飞来到如欣住的地方,看着静静的院子,轩辕烨告诉自己,小丫头没事,都是自己瞎想的,可自己的心跳真切的告诉自己,自己在紧张,自己在害怕,从来没体会过的恐惧,让轩辕烨的手不自觉地开始发抖,心脏抽痛,内力反噬,让轩辕烨忍不住吐了一口血。

    轩辕烨抹了一下嘴角,掀开门帘走进屋里,屋里也是一样很安静,外间没人,只有内间了,轩辕烨手心冒汗,提步来到内间。

    上躺着一个人,黑发散于间,如玉般的小脸,眼睛闭着长长的睫毛,像小扇一样划出优美的弧度,樱红的嘴唇,看起来就像是一幅画一样,让人惊艳,可却让轩辕烨心惊,轩辕烨屏住呼吸,低下头。

    而这个时候,如欣感觉到异样的气息,心思一动,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看到就是一张妖孽般的脸,深沉的眼眸,还有他嘴角的一抹樱红血丝。

    ------题外话------

    我错了,对手指,竟然卡在这里了,我也卡了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