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翼王进京前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边境

    永安王轩辕景看坐在主帅位上,没什么表的轩辕烨激动道:“轩辕烨,我有先皇的旨意,你不能杀我。”

    轩辕烨听了挑眉,闲适道:“永安王误会了,本王从来就没想过要杀你。”

    “那你把我抓来,是什么意思?”轩辕景压下心里的恐惧,高声道。

    “本王就是想着二哥好久没回京了,对李太妃肯定十分的挂念,而本王马上就要回京了,二哥这次也跟本王一起回去吧!”

    “四弟的好意,二哥我心领了,虽然本王也十分的想回京去看看太妃,可边境这两年经历了大大小小几场的战役,虽然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可我诏曰也付出了很多的财力,物力,还有人力。”轩辕景说着心里恨的不行,关键是这些人力,物力还是自己的:“而且二哥的封地也受到了波及,很多的官员牺牲了,各行也都损失很大,在这百废待兴的时候,本王实在是走不开呀!”轩辕景咬牙道。

    轩辕景想起轩辕烨这魔王来到边境后,不是主动的出击去打退敌兵,而是敌去了自己的封地,把自己的封地搞得是一团乱不说,还趁机猎杀了不少自己的心腹官员,现在自己虽然听起来是一个封地的王,可也就是一个光杆司令,轩辕烨以兵力不足为由,强行接受了自己的兵权,然后带着自己辛苦栽培的官兵上阵杀敌,最后胜利了,自己的士兵却全部阵亡,而他自己却没伤一兵一卒,每每想起轩辕景就有吐血的冲动,他来这么一出,自己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恢复元气。

    “本王还以为和二哥心灵相通,二哥很想回京呢!现在看来本王又好心办了坏事了。”轩辕烨嘴懊恼道。

    轩辕景听了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急切道:“你做了什么?”

    轩辕烨挑眉,无辜道:“本王本想着,二哥是一定会回京的,所以,本王就想着二哥的家眷先一步送到了京城,想着给二哥一个惊喜,可是没想到,二哥和臣弟想的不一样,真是遗憾。”

    轩辕景听后脸色红白交替,又是气又是惊,忍着快爆发的怒火道:“二哥就不给四弟添麻烦了。”

    “二哥这话说的有点晚了,本王想她们已经快到京城了吧!”

    “轩辕烨……。你……。”轩辕景气急败坏道。

    “所以,本王觉得你最好还是跟本王回京一趟,即能全家团聚,又能见见李太妃,岂不是两全其美。”

    轩辕景双目通红的看着轩辕烨,如困兽一样挣扎着,狠道:“轩辕烨,你到底想怎么样?”

    “本王想如何,二哥难道真的不知道吗?”

    “四弟,不管如何,二哥曾经真的是把你当自己的亲弟弟一样看待,就是现在二哥也不怪你。”轩辕景压下心里滔天的怒火,拿起亲感伤道。

    “所以呢?”

    “你能不能看在我们以前的分上,把你二嫂她们送回来,她们都是一些妇孺,实在是不适合长途跋涉去京里。”轩辕景说着正色道:“当然了,如果四弟真的想让二哥进京的话,等她们回来后,二哥一定跟你一起进京面圣,你说如何?”

    “可是,本王怕是要辜负二哥的深厚意了,她们应该已经快到京城了,如果二哥有心的话,就进京把她们接回来吧!”

    轩辕景褪去脸上伪善的表,扭曲道:“看来你是打定主意要让我进京了。”

    “这是臣弟的一片好意,也是皇上的圣意。”

    “哼!少拿这些冠冕堂皇的好听话搪塞,你以为我是傻的,我在边境做了什么事,我就不信,你一点也不知道,现在你们千方百计的我入京,就是想把我软在你们的眼皮子底下,你们想让我过的生不如死,这就是你们的目的是不是,我告诉你们我是绝对不会妥协的。”轩辕景疯狂道。

    “二哥果然还是一样的聪明,睿智。”轩辕烨凉凉道。

    可是轩辕烨的态度却让轩辕景跳脚“轩辕烨,你果然是本王的克星,以前如果不是你,本王也不会和皇位失之交臂,便宜了他轩辕墨,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本王好不容易建立的一切,又全部毁在了你的手里,本王以前就不该心软,在你小的时候就该杀了你。”轩辕景恨道。

    “是吗?那本王是不是要谢谢你的手下留呢?”轩辕烨邪魅道。

    “轩辕烨,本王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本王有生之年,有你没我。”轩辕景叫器道。

    轩辕烨对于轩辕景的垂死挣扎,没什么兴致陪他继续下去,扫了翼一一眼。

    翼一会意,闪到轩辕景的后出手。

    轩辕景还没反应过来就倒在了地上。

    “把他待下去,准备启程。”

    “是,主子。”

    营帐了恢复平静,轩辕烨拿出玩偶,嘴角扬起淡笑,丫头,京城见。御书房

    轩辕墨看着手里的密函,喜形于色,看着屋里的三位皇子激动道:“你们的皇叔要回来了。”

    轩辕治听了看着高兴的轩辕墨,笑道:“父皇,皇叔他终于要回来了,这下您也可以放心了。”

    轩辕齐有些不解道:“父皇,可是你下了几道圣旨让皇叔回来,他都没有回来,现在怎么突然回来了?”

    “二弟,皇叔不是说了,边境了事还没有了结,他那个时候回不来嘛!现在边境稳定了,自然是要回来的。”轩辕治觉得轩辕齐实在不应该,在父皇的面前这样说,这不是让父皇没脸吗?遂开口解围道。

    轩辕齐也不是傻子,听轩辕治这样说,马上也觉察到了自己话里的不妥,马上改口接道:“皇兄说的是,皇叔他为我诏曰尽心竭力的保卫边疆,实在是我诏曰之福。”说完有些忐忑的看着轩辕墨。

    “哼!朕还真以为他要在边境呆一辈子呢?让朕瞎担心了这么久,实在是可气,等他回来了,朕一定好好的教训他。”轩辕墨这个时候,对于轩辕齐的话,并没有想别的,自己的这个皇弟又不是第一次不安自己的意思办事,所以,对于他的话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亲昵,开心的抱怨着。

    轩辕齐看着父皇并不在意,松了口气。

    相对于轩辕治,轩辕齐,轩辕昊就单纯的多了,听到轩辕烨要回来,同样高兴道:“父皇,等皇叔回来,您让皇叔教我兵法还有武功吧!”

    轩辕墨听了好心的取笑道:“怎么?还想跟你皇叔学,你不记得他上次是怎么教你的了?”

    轩辕昊,想起自己跟着皇叔去了一次军营,回来后,浑是伤在上整整了三天的惨痛经历,不由的有些怯,可还是硬气道:“父皇,儿臣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吃这点苦,儿子还是能坚持的,要不然,以后怎么保我我诏曰。”

    “嗯!昊儿能有这样的想法父皇很高兴,那,等你皇叔回来后,朕就看你的表现了。”

    “父皇放心,儿臣一定不然父皇失望的。”

    轩辕治和轩辕齐听了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笑意,同时想,看来三弟以后的子不太好过了。

    轩辕墨听了也笑了起来,笑过后,轩辕墨收起笑容,眯着眼睛对着轩辕治正色道:“治儿,朕有事要你亲自去安排一下。”

    轩辕治恭敬道:“父皇请说。”

    “这次你皇叔回来,还带了一个熟人回来,而在此之前,你先出城去迎接一下他的家眷,把她们全部安排到我们皇家的秘庄。”轩辕墨说完,郑重道:“切记,此事任何人都不能透漏,也不能有一丝的风声传出来,你就带朕暗卫去。”

    轩辕治听了神色一顿,有些吃惊的看着轩辕墨道:“父皇你说的是…。?”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对于大儿子的聪明,轩辕墨很满意。

    得到确认,轩辕治认真道:“父皇放心,儿臣知道怎么做。”

    “嗯!很好,你去吧!”

    “是,儿臣告退。”

    夏府

    “翼五,明天我们晚上,我们去城外的庄子上一趟。”如欣想着老夫人白天说过的话,暗道:看来,自己也要开始找自己和姨娘的落脚之处了。

    如欣说完,却没听到一翼五的回应,不由的回头,意外的看到翼五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如欣皱了一下眉头,走到翼五的边,说道:“翼五,你有什么事吗?”

    “小姐,属下有有一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跟小姐说?”翼五有些烦恼道。

    “不必为难,如果你觉得我不该知道的话,就不用说了。”

    “小姐,其实就是属下不说,小姐过几天自己也会知道的。”翼五感叹,小姐怎么连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呢?

    “嗯?”

    “小姐,主子要回来了。”

    如欣听了一震,轩辕烨那个妖孽要回京了,如欣吃惊过后苦笑,轩辕烨会回来是一定的,自己实在是有些大惊小怪了。翼五看小姐,听到主子的消息,只是有些吃惊,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不暗道:小姐她对主子真的什么感觉都没有吗?

    “翼王爷还有几天到京城?”

    “大概也就三五天。”

    “是吗?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小姐。”

    翼五下去后,如欣眉头皱了起来,不知为什么,自己总是觉得,轩辕烨回来后,自己的遁走计划,或许会被阻碍,自己是不是太多心了,自己从来就没在翼五的面前透漏过着件事分毫,就是草和三姨娘自己也还没有提起过,轩辕烨他应该不会知道,不过就算是这样自己以后也要谨慎一些,什么事在轩辕烨那个妖孽那里,还真是不好说。

    傅府

    柳氏看着傅刚激动道:“老爷,你说的是真的吗?衡儿他要回来了?”

    傅刚的脸上也透着笑意道:“皇上亲口说的,让我们这几天,保证好京里的治安,等着迎接翼王回京,这难道还有假?”

    “太好了,太好了,衡儿回来,我的这颗心终于可以放下了。”柳氏说着摸着泪道:“|衡儿,走了两年了,我没睡过一个好觉,每天晚上做噩梦,衡儿他要是再不回来,我真的快活不下去了。”

    “唉!你呀!整天的就会胡思乱想,你应该跟娘学学,想当初,父亲上战场的时候,母亲独自一个人撑着侯府,教导我和弟弟从来就没见娘有过慌乱的时候。”

    “我没有母亲开那么坚强,我就是放心不下。”

    “听你们这么一说,我怎么就成了铁石心肠的人了。”傅老太君站在门口,哭笑不得道。

    “母亲,你怎么过来了。”傅刚疾步走过去扶着傅老太君。

    柳氏看到老太君赶紧解释道:“母亲,儿媳没有那个意思,儿媳的意思是说儿媳从来没有经历过,所以才会这么放不下的,母亲不要误会。”

    “我知道,你不用紧张。”傅老太君走到屋里坐下后拍了拍柳氏的手道:“其实,当初你们的父亲去打仗的时候,我也和你一样,整天的担心,可是,我不但是一个妻子,我还是一个母亲,我不能因为担心你们的父亲就什么都不做,刚儿和他弟弟也都是我的责任,我不能让他们跟着我一起担惊受怕,所以很多的时候,我也是迫自己强制的忍耐罢了。”

    老太君看着傅刚道:“就算经历了你父亲,当你上战场的时候,我还是一样的心,到了衡儿,也是一样,担心从来就没少过,这种事不是经历过就会习惯的,他们都是我们的至亲之人,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是一样的心。”

    柳氏点点头道:“母亲说的是,儿媳想如果衡儿再去的话,儿媳对他的担心,也不会比这次要少的。”

    “母亲,儿子从来不知道你一个人承受了这么多,儿子惭愧。”傅刚听了傅老太君的话,心里酸楚道。

    “这些都不算什么,能看到你们从战场上能平安的回来,母亲就觉得满足,觉得庆幸。”傅老太君看着柳氏教导道:“媳妇,衡儿安全的回来了,就是老天对我们的厚待,以后一定要多做善事,对所有的人心思都要放正,任何时候都不可以有歪心,害人之心,这样老天才会继续保佑我傅家的儿孙。”

    “是,儿媳谨记,以后一定多做好事,为老爷和衡儿积福。”柳氏认真道。

    “嗯!母亲知道你像就是个心善的,以后也切不可有恶心。”

    “是,儿媳绝不让母亲失望。”柳氏说完看着傅老太君请示道:“母亲,衡儿打了胜仗回来,我们是不是办个家宴,请些人来给衡儿庆祝一下。”

    “不,这个时候不宜高调,虽然打了胜仗,可也不是衡儿一个人的功劳,要以平常心对待,你这样也容易增长衡儿的骄傲心里,对他不好。”

    “那,母亲的意思是什么都不办?可是如果衡儿回来了,连个招呼都不打,是不是说不过去,对亲戚们也不好交代。”柳氏心里有些替衡儿委屈。

    “等衡儿回来后,让他到各个亲戚家走动一下,先给各个长辈请个安,让他先尽了晚辈的礼节。”老太君说着分析道:“如果我猜的不错,皇上一定会给翼王爷在宫里大办庆功宴的,到时会群臣都会去的,你说我们这个时候如果也办的话,会让多少人为难,也是给自己找难堪,等过了这一段时间再说吧!”

    “母亲说的是,是媳妇想的不周。”柳氏听了傅老太君的也也觉察到了大大的不妥,家里的好多亲戚都是入朝为官的,如果自己算计不好和宫里的宴会冲撞了,那可就真的难看了。

    “当然了,虽然大的我们暂时办不了,可是,我们家里人可以好好的庆祝一下,你也要好好的准备一下,这个可是我孙子第一次的大胜仗,怎么也不能委屈了我家衡儿。”

    柳氏听了眉开眼笑道:“是,儿媳这就去准备。”说完不等老太君说什么,就小步的跑了出去。

    傅刚看了皱眉道:“她也太心急了,衡儿回来还有几天呢!”

    老太君笑道:“随她吧!我能理解,她也不容易。”

    没过两天,翼王爷要京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诏曰王朝。

    大街小巷,茶馆,酒楼,各种关于翼王回京后的动向开始议论起来。

    “翼王爷又打了胜仗,为诏曰立下了战功,那么,以后肯定更加得到皇上的看重了。”

    “翼王爷不愧是神呀!”

    “不过,翼王爷今年也有二十有二了吧!”

    “是呀!可是竟然还没成亲。”

    “这么说来,翼王爷这次回来,应该要找个王妃了吧!”

    “是呀!就是不知道谁家的女儿能有这个福气,能进入翼王府,成为翼王妃。”

    “翼王爷不但能打仗,对于经商也很一,你们知道吗?听说这两年京里最火的酒楼,就是翼王爷的私产,他们那里独特的经营方式就是翼王爷想出来的。”

    “真的?”

    “是呀!是有这样的传闻。”

    “唉呀!这么说来,翼王爷也太得天独厚了,钱,权,不缺不说,长得也是英武不凡。”

    “像我们这样的人,不要说和他比较了,就是想起来都自惭形秽呀!”

    这样的话,传到各家官员的耳里,心思也都开始转了起来,小姐们也开始期待,可是这中间反应最大的,毫无顾忌的,最激动的人在皇后的眼前。

    皇后不敢置信的看着张绮,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要和离,等翼王爷回来了,我要嫁给翼王爷。”张绮看着皇后理直气壮的又讲了一遍。

    皇后实在是不能相信,这样不知廉耻的话,竟然会出自自己妹妹的嘴里,皇后震怒道:“你疯了吗?这样的话,你也说的出口。”

    “为什么说不出口,我和那个周宇一点也不和,我根本不喜欢她啊,也看不上他,可是你和爹娘非要让我嫁给他。”张绮想着自己这两年过的子嚷道:“你们也不看看我过的是什么子,我受了多少的委屈,这都是你们害的。”

    “放肆,你个我闭嘴。”皇后怒斥道:“你还有脸在这里跟本宫抱怨,你自己没规矩,在周家不敬公婆,整天端着你郡主的架子,趾高气昂,不把夫家放在眼里,你还敢说自己委屈了,为了你,本宫拉下脸,在周家人面前替你说了多少次的好话,你还敢说本宫害了你,如果不是本宫,你以为就凭你的所作所为,周家还容得下你,早就把你给休了。”

    “休了就休了,谁稀罕,他们不要我,我真是求之不得呢?正好我可以去找翼王爷,做我的翼王妃,哼!一个破尚书怎么跟翼王府比,以后等我做了翼王妃,我看他们怎么在我的脚下对我求饶。”张绮嚣张道。

    “你……你真是冥顽不灵,愚不可及。”皇后扶着头有气无力道。

    钱嬷嬷看了赶紧走到皇后的跟前,紧张道:“娘娘,你怎么样?可是那里不适。”钱嬷嬷深深的为张绮感到不齿,真是够不要脸的,一个女子竟然想着侍二夫。

    皇后对着钱嬷嬷摇了一下头,抬起头看着张绮冷笑道:“张二小姐,你到现在竟然还想着嫁给翼王爷。”

    “怎么?有什么不对,我是郡主,他是王爷,天下间,我们是最配的。”张绮自得道。

    “哼!郡主,我告诉你,本宫说你是,你是。”皇后说着眯着眼睛冷酷道:“本宫说不说,你就什么也不是。”

    张绮大惊失色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你想免了我的头衔。”

    “如果你再这么不识趣,本宫当然不介意这么做。”

    “不,你不能。”张绮慌乱道:“爹娘是不会同意的。”

    “只要本宫想,她们就一定会同意。”

    “你凭什么,凭什么免了我的头衔,你是不是不想看到我嫁给翼王爷,你就是想看我过的好,你太狠了。”

    “你就不要再做白梦了。”皇后说着轻声道:“你说翼王爷那么多的黄花闺女不要,会去要你这个残花败柳,真是可笑。”

    张绮脸色瞬间惨白,激动道:“你是说翼王爷会嫌弃我,不会的,不会的,我这么他,他怎么可以嫌弃我,为了他,我可以去死,我可以被休,他不能这么对我,不能。”张绮说着看着皇后疯狂道:“这一切都是你害的,是你,如果你们不着我嫁人的话,翼王,又怎么会嫌弃我,你害了我,你……。”

    张绮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看到皇后眼神的嬷嬷给打晕了。

    皇后冷冷的看着张绮,对着钱嬷嬷道:“去,找人把二小姐送会张府,再把今天的事给老爷说了,让他好好的给本宫看着张绮,顺便也给老夫人带个口信,如果她敢纵容张绮的话,就别怪本宫心狠,不念骨,再有一次本宫免了她的头衔,把她送到庵堂了去。”

    钱嬷嬷知道皇后这次是真恼了,而对于皇后作法十分的赞同,这个二小姐,如果不重罚的话,早晚有一天会给张家召来大祸,不说别的,就凭她对翼王爷的疯狂,谁知道她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要是她万一惹怒了翼王爷那个魔王,到时候不要她自己的命可能保不住,就是皇后和张家可能也会受牵连,那个魔王只要他想的,就连皇上可能也不能阻止。

    夏府

    对于翼王爷回京,如画和如婷也都充满了期待和幻想。

    只有如欣始终的平静如斯,只是连着去了城外好几次,如欣这样的异常动作,让翼五不解,可是如欣没说,自己也没敢问,可心里隐隐觉得小姐好像有什么计划,心里有些不安。

    而还没回来,就已经把京里搅成一锅粥的主角,终于在各种猜测和期待中,进京了。

    ------题外话------

    亲们,明天见面,精彩不容错过,(嘿嘿,打个广告。)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