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某人的心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夏府

    夏老夫人从宫里回来的路上就昏倒了,当时连府都没回,直接去了医馆。

    老大夫给老夫人把了把脉,开口道:“肝火太旺,怒极攻心,老人家,是否还受了什么刺激?”

    夏明仁在一旁听了惭愧道:“今天发生了些事,是受了刺激,大夫严重吗?”

    “唉!人年龄大了绪还是不要大起大落的好。”大夫说着,提起笔开了一张药方提醒道:“以后,有什么闹心的事还是不要给老人家说的好,令尊的体可是经不起刺激了,去抓药吧!”

    “是,多谢大夫。”

    夏如风接过药方,对着夏明仁道:“父亲,你先带着祖母和妹妹回去吧!我去抓药。”

    “好。”夏明仁拍了拍如风的肩膀,脸色沉重的走了出去。

    夏如风看着父亲的背影,苦笑了一下。

    夏府的奴婢看到主子回来了,都在门口守着,等着迎接主子,可是,没想到,老夫人不但是大老爷背着回来的,大夫人和大小姐也没回来,大老爷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二小姐是又惊又恐看着四小姐的眼神也是恨意中夹着惧意,倒是四小姐看起来十分的平静,三小姐虽然极力的隐藏,可是,还是能从她的眼睛了看到她上扬的眉稍,好像心不错的样子。

    下面的奴仆看了相互对视一眼,看来是出事了。

    夏明仁看着家里的三个女孩道:“你们都各自回自己的院子吧!”

    “是,父亲。”三个女孩俯后,往各自不同的方向离开。

    夏明仁停住,看着如欣离开的背影,心复杂。

    这个时候,刘嬷嬷听到信,匆匆忙忙的迎了出来,看到大爷是背着老夫人回来一惊,急忙走过去担心道:“大爷,这是怎么了?”

    “回去再说吧!”

    “好。”刘嬷嬷因为老夫人让她守着夏府,所以并没有跟着他们一起进宫,这个时候,看到夏老夫人这个样子回来了,不用想也知道发什么了什么大事了,可到底是什么样的事,让大爷这个神,而老夫人会被气成这样?刘嬷嬷忍着满肚子的疑惑,等和夏明仁一起,把老夫人安置好后,退到一边,对着夏明仁轻声道:“大爷,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老夫人她没事吧!”

    “没事,已经看过大夫了,等一会儿,风儿把药抓回来后,你就去煎了给老夫人喝了。”

    “是,我知道了老爷。”刘嬷嬷说着看了一圈道:“大爷,怎么没见夫人和大小姐。”刘嬷嬷刚问完就看到夏明仁的脸色突变。

    “刘嬷嬷你记住以后家里没有这两个人知道了吗?我们夏家从来就没有这个两个人。”

    刘嬷嬷听了一惊,惶恐道:“是,老奴知道了。”

    “在老夫人的面前更加的不要提起。”

    “是,大爷。”刘嬷嬷还是第一次看到一向,温吞的大爷发这么大的火,不敢再问什么,看着夏明仁疲惫道的样子,低声道:“老奴给大爷倒杯水去。”

    夏明仁的坐下,扶着额对着刘嬷嬷摆了摆走,没有说话。

    ……。

    如欣还没进梧桐院,草就迎了过来。

    看到如欣完好,草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小姐,累吗?”草看着如欣关心道。

    “还好,草给我准备水,我要沐浴。”

    “是,小姐,奴婢马上去。”

    如欣回到屋里,看到舒嬷嬷在屋里守着,听到动静,舒嬷嬷抬头看到是如欣赶紧站了起来,高兴道:“小姐,你回来了?”

    “嗯!嬷嬷,你先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会儿。”

    舒嬷嬷看如欣有些疲惫,赶紧道:“小姐,那你休息一会儿,老奴去给你做些吃的。”

    “好。”

    等屋里只剩自己了,如欣坐在软榻上,闭上眼睛,轻轻的做了个深呼吸,想着大夫人和如蝶最后的下场,如欣不觉得高兴,可是也不觉得后悔,唯一的感觉就是累,皇宫之行虽然按着自己的设想进行的,可也是步步惊心,稍有差池就是地狱,自己的下场绝对不会比大夫人她们要好,可也有自己算计不到的地方,比如,如蝶说的那番话,还有大夫人的疯狂举动,自己真是没有想到,当然她们的目的自己还是猜的到的,如蝶最后走的时候,还想着算计自己,让自己名誉受损,至于大夫人就是明目张胆的狗急跳墙,想杀了自己,可自己不解的是傅衡的态度和举动。

    如欣想着睁开眼睛看着窗外,傅衡,自己和他总共也没见过几次,话也没说过几句,他没有理由为自己挡危险,到底是为什么呢?如欣不解。

    “小姐,水好了。”草进来禀报道。

    “好,我知道了。”二姨娘院

    “画儿,夫人和大小姐被送往庵堂了,这是真的吗?”二姨娘震惊道。

    “姨娘,皇后亲口下的令,人都已经送走了,难道还有假不成。”

    “天,实在让让人不能相信。”二姨娘猛地坐在椅子上不敢相信道。

    “是呀!姨娘,以前我还觉得夫人有多厉害,看来也不过如此。”如画不屑道。

    “夫人此人,虽然不是特别的聪明,可也不是那么蠢的人,可是,我也没想到,她竟然敢在大皇子的婚姻上想着算计如欣。”二姨娘说着幸灾乐祸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如欣的手里吃了太多的亏了,所以,才会狗急跳墙,什么都不顾了。”

    “姨娘,你不知道当夫人的算计失败后,还想着要杀如欣呢?”

    “什么?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可惜的是没有成功,如欣这个死丫头被人给救了,真是遗憾。”

    “谁?谁救了如欣。”

    “傅家的大公子,好像叫傅衡。”如画说着不忿道:“他真是多管闲事,如果不是她多管闲事的话,让如欣死在夫人的手里,就更两全其美了,我也就更高兴了。”

    “你说的是,寿伯府的大公子。”

    “是呀!就是她。”

    “如欣这个丫头怎么会和他认识的。”

    “我怎么知道?”

    “他竟然去舍去救如欣。”二姨娘说着,睁大眼睛道:“他不会是喜欢如欣那丫头吧!”

    “姨娘,你说什么呢?他怎么可能会喜欢如欣。”如画不高兴道,如欣这个丫头那里值得人家喜欢了,长得没有自己漂亮,也没自己有才华,虽然傅公子和翼王爷没法比,可是,也很不错,他也不应该喜欢如欣的,他要喜欢也应该喜欢自己才对。

    “如果不是喜欢她,那他为什么会去救如欣。”二姨娘不解道。

    “我怎么知道?”姨娘真是会扫自己的兴,如画不高兴的站起来对着二姨娘道:“我不想说了,我累了。”说完站起来走了。

    “画儿,画儿。”二姨娘看着如画的背影,不满道:“这丫头现在是越来越难捉摸了,怎么说生气就生气了,真是的。”

    二姨娘说完想着夫人的事又高兴了起来,哈哈,真的是太好了,夫人和如蝶就像是压在自己和画儿头上的两座山,也是最大的敌人,竟然就这样的消失了,真是天意呀!看来自己出头的子到了,自己一定要好好的表现,如果自己能扶正的话,那么,画儿和瑞儿岂不是,也变成嫡出了,那样的话,是不是说瑞儿也有继承家业的资格了,二姨娘越想越激动,忽的站起来对着后的贴丫头道:“走,跟我到厨房看看,我给老爷和老夫人做点吃的去。”

    “是,姨娘你可真是体贴。”丫头恭维道。

    “现在夫人不在了,我当然要多点心,你说是不是?”

    “是,家里以后可就全靠姨娘你了。”

    “你这丫头真是会说话,呵呵。”二姨娘眉开眼笑道。

    “奴婢说的是实话。”

    “呵呵,好,好知道你是个懂事的,来这个给你了。”二姨娘摘下胳膊上的镯子,得意道。

    “谢姨娘。”丫头看着镯子,激动道。

    ……

    “二小姐,你饶了奴婢吧!二小姐,奴婢那里做错了。”小丫头跪在地上,承受着如婷的拳打脚踢,求饶道,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二小姐为什么已经来就打自己,小丫头刚说完感觉如婷就更加使劲的踢了自己一脚。

    “怎么,现在连你这个死丫头也看不起我了是不是,你是不是看娘不在就看不起我了是吧!”如婷怒道。

    “没有,奴婢没有。”

    “哼!你不用狡辩,我知道你们这些丫头是怎么想的,你们是等着看我的笑话吧!我告诉你们,就是娘不在了,我也是这个家里的二小姐,是你们的主子,永远都是,你们别想小瞧我。”

    “奴婢不敢,奴婢从来就没那么想过。”

    “没想过,最好,要不然,看我不打死你。”

    “奴婢知道,奴婢不敢,二小姐。”

    夏如风走进来就看到这样一副景象,眉头皱了一下道:“婷儿,你在干什么?”

    “大哥,你来了。”如婷看到如风高兴的走了过去,拉着如风的胳膊道。

    “嗯!这是怎么回事?”

    “大哥,这个丫头她竟然敢看不起我,我就教训了她一番。”

    “大公子,奴婢没有。”

    “你还敢说。”如婷瞪着她凶狠道。

    小丫头见了赶紧把头给低了下来,不敢再吭声。

    “好了,你先下去吧!”

    小丫头听了如风的话,偷偷的看了一眼如婷。

    “看干什么,大哥让你下去,你没听到吗?”

    “是,多谢大公子,多谢二小姐。”小丫头磕了个头,赶紧跑了出去。

    看着小丫头落荒而逃的背影,如风看看如婷道:“婷儿,你也不小了,也该懂事了,不要有什么不顺心的就拿丫头出气。”

    “大哥,现在娘不在了,我只是感觉害怕。”如婷褪去刚才的嚣张,有些六神无主的看着如风哽咽道。

    夏如风看了拍了拍如婷的肩膀,安慰道:“婷儿不用担心,以后还有大哥,还有父亲,祖母你还是家里的二小姐,这一点是不会变的。”

    “可是,父亲本来就不是很喜欢我,现在又出了这种事,会不会更加的讨厌我,还有祖母,她本来就对娘不满意,而我是娘的女儿,也许,祖母连看都不想看到我了吧!”

    “婷儿,你想太多了,犯了错的是母亲,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她们不会迁怒到你上的,你不要瞎想,知道吗?”

    “我不是瞎想,我是真的觉得,就是家里的那些奴婢都想看我的笑话。”

    “没有人会看你的笑话的。”

    “是真的吗?”

    “当然。”

    如婷松了口气后,开始恨道:“大哥,要说这一切都是如欣害的,如果不是她,娘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都是她,她是个扫把星。”

    “婷儿,不要瞎说,你也看到了,是母亲她…。她先想着害欣儿的,所以,我们怨不得别人。”如风觉得无颜道。

    “大哥,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护着她,你还是不是娘的儿子了。”如婷不敢置信道。

    “我不是护着她,我只是就事论事。”

    “什么就事论事,我看你就是护着她。”如婷说着牙咬切齿道:“如欣这个死丫头给我等着,我是不会让她好过的,我一定会为娘报仇的。”

    “婷儿,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如风不敢置信道。

    “我说什么了,我说的是实话,怎么,她把娘害成这样,害的我被人取笑,我为什么不能找她算账,我是一定不会放过她的。”如婷激动道。

    “婷儿,你听大哥一句劝,不要想着找欣儿的麻烦。”如风想了想隐晦道:“欣儿她…。她不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你还是少去算计她,找她麻烦,知道吗?”

    “大哥,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是个蠢的是不是,连一个如欣都斗不过,对不对?”如婷听如风这样说,觉得自己被侮辱了,如欣这个丫头也配和自己相提并论。

    “婷儿……。”夏如风皱眉。

    “大哥,你不要说了,我的事不要你管。”如婷恼恨道:“以前你那么护着如欣那个丫头,可是,她是怎么对你的,她根本就没有当你是大哥,她就是个白眼狼,人家根本就不领你的,你就不要再之谜不语了,她不是个好东西,而我才是你一母同袍的妹妹。”

    “婷儿……。”如风还说什么,一个丫头忽然走了进来,急切道:“大公子,二小姐,赵嬷嬷被老夫人院里的人给带走了。”

    夏如风听了站起来,对着如婷道:“婷儿,你什么都不要想,先好好的休息一下,我去祖母那里看看。”

    “哦!我知道了。”如婷其实也很想过去看看,可是,想到老夫人对自己肯定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的,还是不要去了。

    “好好照顾二小姐。”

    “是,公子。”

    “母亲,你的体不舒服,还是休息一下,再提问赵嬷嬷吧!”夏明仁扶着老夫人劝解道。

    “我还死不了,扶我起来。”夏老夫人喘着气道。

    夏明仁看老夫人这么执拗也没办法,只好扶起老夫人,走到外间的软榻上坐了下来。

    “老夫人,赵嬷嬷带来了。”刘嬷嬷走进来,轻声道。

    “把她给我带进来。”

    “是。”

    赵嬷嬷进来后,老老实实的跪在老夫人的面前,大夫人出事后,自己就知道老夫人会找自己的,而且,对于老夫人找自己干什么?自己十分的清楚,心里也做好了各种准备。

    “赵嬷嬷,找你为了什么你应该也十分的清楚。”

    “是,老奴知道。”

    “那就好,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

    “老夫人……。”赵嬷嬷的心里有些纠结,自己怎么样都和大夫人主仆一场,大夫人待自己也算不错,如果就这样把大夫人给卖了,自己一时还真的有些犹豫。

    “赵嬷嬷我没那么多的精力跟你废话,我实话告诉你吧!我知道你儿子在大夫人的庄子上坐着管事,我已经派人去找他了。”赵嬷嬷听了猛的抬头,惊恐的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看着她狠道:“如果你老实的说,我可以考虑放你儿子一条生路,可是,如果你不老实的话,那么,我就把你全家都送到庵里,去陪伴王氏那个人,你应该知道,我是说的出,就做的到的,所以,最好不要有什么隐瞒,也不要有什么侥幸的心理,给我胡说,知道吗?”

    赵嬷嬷听了,知道老夫人是恨极了大夫人了,也明白就是自己说了,老夫人也很是不会饶了自己的,既然这样自己绝对不能再连累儿子,赵嬷嬷想明白了,苦笑一声,那就用自己的这条老命去换儿子的后半辈子,也值了,而夫人已经这样了,自己说与不说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差别了,真是没想到,斗到最后,夫人和大小姐,竟然都栽在了最不起眼的四小姐的手里,真是报应呀!

    “老夫人,老奴什么都说。”赵嬷嬷对着老夫人磕了一个头,恳请道:“老奴说了后,还请老夫人高抬贵手,能放过我儿子,毕竟他什么都不知道,他是无辜的,至于老奴就任老夫人你处置。”

    “你还没资格给我提要求,如果不是你这个老狗在一旁帮衬着她,就凭她一个人也弄不成,我们家都是被你们这样蠢货给毁了,快说,要不然,我现在就杖毙了你。”老夫人憋着气,颤着手,指着赵嬷嬷恨道。

    “是,老奴知错了,老奴说。”

    “这次带进宫里的那个什么迷惑人神志的药,是王氏那个人弄的吗?她想干什么?”

    “是,那个药是夫人让老奴去药店里花重金买的,为的就是在宫里的时候撒到四小姐的上,让四小姐做出疯狂的事,从而除掉四小姐,可是,没想到,四小姐没事反倒是大小姐中了药……。”

    在门口的夏如风听到赵嬷嬷的这番话,痛苦的摇了摇头,没有再进去,而是转出了老夫人的院子。

    夏如风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如欣的院子,看着如欣院里,昏黄的灯光,夏如风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自己可以肯定如欣肯定做了什么手脚,才会让如蝶中药的,可是,难道这能怪的了如欣吗?如果不是自己的母亲起来害人之心,把药带到宫里去,如蝶又怎么会中药,这就是报应。

    寿伯府

    傅刚从宫里回来就直接去了老夫人的那里,进屋就看到老夫人凝重的神色,还有自己儿子懵懂,尴尬,不自然等各种复杂的表,傅刚看了一愣,衡儿他这是?

    “刚儿,你回来了。”傅老太君看到门口的傅刚出声道。

    “母亲,衡儿上的伤不要紧吧!”对于今天上的事,傅刚虽然没再宫里,可是,该知道的也都已经知道了。

    “父亲,儿子没事就是擦破点皮。”傅衡起恭敬道。

    “嗯!那就好。”傅刚拍着傅衡的肩膀,铿锵有力道:“衡儿,男子汉大丈夫,上有点伤不算什么大事,如果这点小伤就哼哼唧唧的,那以后要是上了战场的话,一定会变孬种的,我们傅家可没有这样的男人,知道吗?”

    “是,父亲,儿子知道。”

    “好了,知道你们是好汉,就不要在我的面前在充英雄了,快坐下吧!我仰的脖子都酸了。”傅老太君取笑道。

    傅刚听了有些不好意思,嘿嘿笑了两声,坐了下来。

    傅老夫人看了看傅刚,又看了看傅衡,郑重道:“刚儿,如果我说想让夏四小姐,做我的孙媳妇你怎么看。”

    “祖母。”听了傅老太君的话,有些手足无措,心跳莫名的跳的很快。

    “母亲,这是?”傅刚也很是不解。

    “衡儿喜欢上人家了。”

    “祖母…。”傅衡这下连脸都红了。

    傅刚看着傅衡,问道:“衡儿,这是真的吗?你喜欢那个丫头。”

    “父亲,我…。”傅衡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问他?他和你一样是个有心没嘴的,我呀!稍微问一下,再看看他的样子就知道,衡儿他动心了。”傅老太君笑道。

    “祖母,我…。我还有事,先…先出去了。”傅衡磕磕巴巴道。

    “好了,好了,祖母不说了。”傅老太君拉着想要逃走的傅衡认真道:“衡儿,坐下吧!祖母有事和你说。”

    “是,祖母。”傅衡挨着傅刚坐了下来。

    “刚儿,衡儿,刚才我说的是真的,你们怎么想?”

    “母亲,四小姐的年纪是不是小了点呀!她看起来好像也才十一二的样子,可是,衡儿已经十五了,这是不是?”

    “我觉得刚好,我始终认为男子太早成婚不是什么好事,子不定,不稳,大一点才好,大一点才能担起一个家的重任,才能有责任感,能庇佑妻儿,等再过三年夏小姐十五,衡儿十八,很好。”

    “可夏小姐的份?”傅刚皱眉道。

    “刚儿,你是什么时候也看着那些虚的了,份的高低并不是衡量一个人秉的标准,你不要太片面了。”

    “儿子也就这么一说,不过,儿子倒是真的好奇,这位四小姐到底是哪里的了母亲的眼了。”

    “呵呵,你可不要小看这位夏小姐,如果衡儿能娶了她,对我们傅家来说可是好事,对衡儿也是好事。”

    “母亲,这位四小姐真的这么不俗,竟然得到你这样高的评价,你老可不是轻易夸奖人的。”傅刚吃惊道。

    “刚儿,你今天没在大,所以,你没看到,这位四小姐是怎么样完美的控制全局的,我对她可是十分的满意。”

    “衡儿,是真的吗?这位夏小姐,这么厉害?”

    “这个……儿子没看出来,就是觉得四小姐不容易的,嫡母和嫡姐都算计她,其他的,儿子不知道。”

    “我想和衡儿一样想法的人肯定不少,可就是因为这样,夏小姐才更加的不容小觑,衡儿,你虽然有勇可是,和你的父亲一样缺少的是谋,看事不能只看表面,祖母问你,今天在大上从头到尾,四小姐可有一丝的惊慌失措。”

    “好像…。好像没有。”

    “你们想想一个才十一二岁的女孩子,如果摊上这样的事,而且还是在皇上,皇后,还有百官的面前,如果是寻常的孩子,早就六神无主了,可是,反观这位夏小姐,却始终是不温不火的,却步步紧,把要害她的人得到了惩治,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事,需要头脑绝对的冷静,面对各种提问更是需要绝对的谨慎,稍有差池,反噬的就自己,还会给人留下把柄,可是,这位夏小姐全都做到了,而且十分的完美。”傅老太君赞道。

    “真的是这样吗?可是,孙儿看四妹妹根本就没说过几句话呀!”傅衡有些疑惑。

    “是,她是没说过几句话,可是,却都是在紧要关头,不早不晚的说。”傅太君说这看着他们道:“你们要知道,这可是一门很深的学问,不说别的,最关键的是四小姐把药拿出来的时间,如果她拿的早了,那就会有陷害嫡母的嫌疑,可要是她拿的晚了,那害的可就是她自己了,而她拿的是不早不晚,在夏夫人说了药的用途还有药效后,她才拿出来,这样无论谁都会相信着药是夏夫人的,而不会是一个小女孩的,更重要的是,她也斩断了夏大小姐唯一的出路,让夏夫人和夏大小姐成了一个为了攀权富贵而不择手段的人,让别人觉得夏夫人是好算计,把下药的事,栽赃到夏四小姐的上,她即能除掉一个庶女,也能让自己的女儿扒上大皇子,这可是一箭双雕的好计策呀!至于最好被撕破,人们只能感叹夏四小姐的运气好而已,和四小姐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傅刚和傅衡听的目瞪口呆,面面相觑,这也太厉害了。

    傅衡回过神后道:“祖母,孙儿觉得一定是夏夫人她们想要害四妹妹,我不觉得四妹妹是那么狠心的人,她是不会害夏夫人和夏大小姐的。”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看的出来,如果她真是那么狠毒的人,我也不会让她给我做孙媳妇了,夏小姐也就是将计就计而已,如果夏夫人不存歪心,又怎么会把那种药带到宫里去,她和夏大小姐落到这样的下场真是自作自受而已,怪不得别人。”

    “是,祖母说的是。”傅衡说着不自觉的维护道:“四妹妹还是很善良的,她们那样害她,她还对皇上说要放了夏夫人她们,你说是不是祖母。”

    傅老太君听了笑了起来,点了一下傅衡的脑袋道:“你这个傻孩子,还没怎么样呢!你就心疼了,再说了,夏小姐替夏夫人求和善良无关,她那是聪明,她是知道皇上是绝对不放过夏夫人她们的,所以,她才不会笨的受人以话柄,让人说她处置嫡母,不分尊卑这样的话,自然是大方的替夏夫人她们求了。”傅老太君说着看着傅衡担心道:“就你这个脑子,这以后你要是真的和她成了婚,我看你呀!也是被吃的死死的。”

    “祖母,你不要这样说,对四妹妹不好。”

    “哎呀呀!可真是,刚开始和你说你还扭扭捏捏的,怎么现在怎么不扭捏了。”

    “祖母,我再怎样也是个男子,当然要有勇于承认的态度,我也明白了,我是真的对四妹妹的感觉不一样。”傅衡说着郑重道:“祖母,父亲,我以后想娶四妹妹为妻。”

    “好,真不愧是我的好儿子,是个男子汉,这事没得像个女人一样扭捏的,当然要果断一点。”傅刚说着道:“听母亲这样说,儿子也觉得这个四小姐很不错,现在衡儿也愿意,你母亲你就看着办吧!”

    “我知道了,我就是先和你们说说让你们心里有数,你们呀!也先不要对家里的人说,省的她们嘴巴不严,万一传出去了,反而坏事,毕竟,现在那丫头的年纪还小,对人家不好,知道吗?”

    “是,儿子(孙儿)知道。”

    夏府

    事已经过去几天了,夏家却还是一样气氛凝重,主要是,夏明仁虽然没被皇上免职,但是却以大皇子刚成婚不易太过劳累,先让大皇子去军营,学业的事就先放一放,所以现在夏明仁可以说是闲赋在家,这样怎能不让夏老夫人和夏明仁担心,这样是一个弄不好。说不定,以后就真的话一直在家了。

    夏老夫人想着对,大夫人更是恨的牙痒痒,连带着对如婷更是没有好脸色,为此还特地的给如婷找了一个教养嬷嬷,说是要严厉的教育如婷,省的她像她的母亲一样,对此,如婷很是闹腾了一番,却被老夫人给关进了家里的祠堂,说是她她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再放她出来。

    二姨娘从夫人不在,控制不住心里的得意,出来蹦跶了几天后,被老夫人叫过去狠狠的教训了一番,听说,要是她再不安分就把她赶出夏家,二姨娘听后是面无人色,不过,人也老实了,呆在自己的院子里,没刚在继续的狐假虎威。

    至于,赵嬷嬷从见过老夫人后,府里的人就再没见过她,府里的人都暗暗猜测,赵嬷嬷要不就被老夫人给卖了,要不就是打死后,扔到乱坟岗了,对于,这些消息,如欣听了淡然一笑,什么也没说,也从不问,继续自己两点一线的生活。

    如欣倒是平静了,可是,边境那里可就是狂风骤雨了。

    这说的可不是天气,而是某人的心给周边的人带来的感觉,轩辕烨脸色沉的看着手里从京里发过来的信函,心里的火气节节的攀升。

    在一旁的翼一看了,对着翼二不着痕迹的打了个眼神,轻轻的走到了帐外。

    走出帐外后,翼一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跟在自己后的翼二,低声道:“翼二,可是京里的信。”

    “是,翼五来的。”

    “唔,可是和那位让你敬畏的夏小姐有关系。”翼一从听了翼二讲了自己主子和夏小姐的事后,就对这位夏小姐充满了好奇,十分的好奇。

    “应该是的,要不然,主子的反应不会这么大。”

    “啧啧,我还真是有些怀疑,我们这个主子,就是敌人打上门了,脸都没这么难看过,这位夏小姐真的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翼一,等你回了京里,见到这位四小姐你就知道了,我不是灭咱们主子的威风,我有的时候真的觉得,咱们的主子怕是要栽在她的手里了。”翼二看着翼一不以为然的神色道:“你还别不信,你没看到吗?人家小姐现在对我们主子,可是什么态都没表过,倒是我们的主子,对于人家所有的事,都开始着急上火了,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的就紧张的跟什么似的,我也真是不敢相信,我们伟大的主子竟然有一天会被一个小丫头给吃住了,这是什么世道呀!”翼二刚说完就感觉自己的脖子发凉,心里一突,僵硬的转动脖子,就看到轩辕烨,黑着脸站在自己的后。

    ------题外话------

    亲,好像差了一千,呵呵,我错了,我去画圈去。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