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如欣听了如蝶的话,感觉到众人投在自己上的目光,低着的头凉薄的笑了一下,随即抬起头,疑惑的看着大家,不解的看着如蝶和大夫人。

    大家看到如欣这个样子,很是怀疑,就这样一个小女孩,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狠毒的人,不过有些人却觉得好多的人不能只看外表,对此抱着怀疑的态度。

    “你说,你的四妹妹推你,有何原有?”皇后不意外道。

    “娘娘,最近臣女的家里出了些事,虽然已经查清楚了,可是,也许四妹妹还没放下,心里还记恨着臣女,所以才会动手推臣女,就是为了报复臣女,请娘娘明察。”如蝶跪在地上哽咽道。

    皇后听了并不意外,夏家的事,自己当然也都听说了,所以,对于如蝶的话并没有完全的否定,大宅门私的事多的很,可是如果她们敢把自己家那些见不得人的事,算计到自己皇儿的婚礼上自己绝对不轻饶,皇后眼里的冷意闪过,对着轩辕墨道:“皇上你怎么看?”

    轩辕墨听到如蝶的话忽然想到,前一阵京里闹的沸沸扬扬的,有关烨儿和夏家的传闻,好像就是这位夏家的四小姐,为此,昊儿还被自己的皇弟给整了一次,虽然确实的原因自己不知道,可是直觉告诉自己,应该和这位夏家的四小姐有关系,这样想着轩辕墨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小女孩呢?轩辕墨有些好奇,开口道:“夏家四小姐,在哪里?”

    如欣听了轩辕墨的话,从容的起,走到大的中央跪在地上恭敬道:“臣女参加皇上,皇后娘娘。”

    御史刘正看着跪在那里的如欣眼神很是复杂,翼王爷刚走,这位主就碰到了这样的事,自己是帮还是会不帮,毕竟这事,实在是非比寻常,这可是大皇子的婚礼,如果一旦证实了和她有关,那一个藐视皇权的罪名就够她受了的了,而且显然皇后娘娘是一定会追查到底,绝对不容求的,自己也就是一个小小的御史,可不是轩辕烨那个魔王,可以无法无天,肆无忌惮,和皇上都敢对着干,刘正想着叹了一口气,自己还是再看看吧!希望这位夏家的四小姐还有上次的机智能,这次也能够化险为夷,要不凭着翼王爷对她的态度,那个魔王回来要是追究起来的可能还是很大的,说不定就连自己也会被迁怒。

    “你就是夏如欣?”

    “是,皇上。”

    “抬起头来。”

    如欣听了轩辕墨的话,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一下,随即,平淡的抬头看着高坐上的皇上和皇后。

    皇后看到如欣平静的样子,有些意外。

    倒是轩辕墨看着如欣眼睛眯了一下,十一二岁的样子,稚嫩的脸庞,小小的个子看起来很是平凡却又觉得很不一样,轩辕烨看着皱眉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呢?轩辕墨仔细的看着如欣,是哪里呢?轩辕墨看着忽然一愣,是眼睛,对眼睛不一样,没有初见帝王的不安,惧怕,惶恐眼睛平淡如水,轩辕烨看着觉得惊奇,也觉得有趣,这个四小姐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无惧,还是年少无知的天真呢?

    下的众人看到皇上直直看着如欣却没有说话,一时有些面面相觑,皇上这是什么意思?

    如欣自然也看到了轩辕墨看着自己的时候,眼里的好奇,探究,心里有些疑惑。

    皇后看皇上看着夏家夏小姐,也不说话,眉头皱了一下,这像什么样子,不由的低声道:“皇上,皇上。”

    轩辕墨听到皇后的声音,收回放在如欣上的视线,安抚的拍了拍皇后的手,转头对着如欣平淡道:“夏四小姐,对于刚才你姐姐的话,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回皇上,臣女是站在大姐姐的后,可却不是唯一一个,站在大姐姐后的人,所以,对于大姐姐刚才说的话并不能认同。”

    “可是听刚才你大姐姐的话,你是最有嫌疑的一个不是吗?”

    “皇上,臣女不懂,猜测就可以认定一个人做了什么吗?”如欣状似不解的看着轩辕墨和皇后。

    轩辕墨听了如欣的话一愣,随即笑道:“果然伶牙俐齿,不过说的也很有道理,单凭猜测怎么就能认定一个做了什么呢?”轩辕墨说着把目光转向如蝶和大夫人道:“你们说是四小姐推你的有什么证据吗?”

    “没…。没有。”自己背后又没有张眼睛,自己也不可能看的到,只能老实的回答,在皇上的跟前怎样也不敢乱说,说完急切道:“皇上,臣女是没看到,不过,一定有人看到了。”

    “是吗?”轩辕墨对着下面的众人问道:“你们有谁看到,夏家四小姐推她了吗?”

    众人听了没人说话。

    如蝶看没有人开口,不由的有些焦急,怎么会这样,自己明明感觉到有人推了自己一下,怎么会没人看到,他们为什么不站出来指正如欣,为什么?

    如欣平静的看着如蝶不敢置信的神色,自己本来就没做,当然不会有人出来指正。

    “怎么没人看到吗?”

    “回皇上的话,微臣是确实的没看到,当时,臣就注意大皇子他们了,并没有看夏大人他们那里。”御史刘正站出来回禀道。

    “微臣也是。”

    “微臣也没注意。”不少的大臣跟着附和道。

    刘正说完看着轩辕墨,认真道:“皇上,臣为御史,遇到这样的事,有查明真相的义务和权力,所以,现在臣有一个问题想问夏小姐,请皇上准许。”刘正忽然请命道。

    倒是如欣对于刘正的忽然插手有些不解,随即淡然,这样也好,省的自己出面了,如欣想着不再说话,老老实实的低着头跪在地上不语。

    “准。”

    “谢皇上。”刘正恭敬的应完,走到如蝶的面前严肃道:“夏小姐,本官问你,你说当时是因为有人推你,你才冲出来的是吗?”

    “是,当时的确是有人推臣女,臣女真的没有说谎,请大人一定要相信我。”如蝶急切道。

    “这个暂且不提,可是,你从冲出来后,不马上回去,而是直接跑到了大皇子的边,难道这是被人指使了吗?”

    “不,那不是我自己的本意,我当时感觉浑很不舒服,神志也不是很清楚,所以,臣女怀疑是有人要害我,给我下了药,请大人明察。”

    “下药?你吃过什么东西吗?”

    “我喝了一杯水,其他的没有。”如蝶说着肯定道:“大人,一定是那杯水有问题,那里面一定是被下了药了。”

    “是吗?”刘正说着看着轩辕墨道:“皇上,微臣看,要找御医来验证一下才能确定了。”

    “那就宣御医吧!”

    如蝶听到宣太医,松了一口气,自己可以确信是被下了药了,只要太医确定了,自己一定要把这笔账按到如欣的头上,如蝶想着狠的看着如欣。

    如蝶只顾着注意如欣,而没有注意到,当大夫人听到宣太医的时候神体僵了一下,神色也有些慌乱。

    在等待的时候,在场的人都止不住的用,各种眼光看着夏家的人。

    夏老夫人看着他们各种异样的眼光,真的觉得生不如死。

    夏明仁的神有些麻木,呆呆的跪在那里没有一丝的反应。

    如风痛苦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妹妹和欣儿之间的对持。

    如婷觉得又是丢脸又是不安,夏如蝶竟然做出这样不要脸的事,自己以后绝对不承认她是自己的姐姐。

    倒是如画在后面低着头,极力的掩饰自己的好心,真是太好了,不管她们谁出事,对自己都是好事,心里不祈祷,最好她们两个都完蛋,那以后家里可真的就是自己的天下了。

    而如欣在各色的眼光注视中,始终安静的跪在,不曾抬头也不曾胆怯。

    刘正看着如欣这样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她一定会没事的。

    在这样煎熬的等待中,太医终于来了。

    “臣参见皇上,参见皇后娘娘。”来的可真是巧,正是给如欣治伤的那个顾太医。

    “顾卿平。”

    “谢皇上。”

    “刘御史你把事跟顾卿简单的说一下吧!”

    “是,皇上。”刘正对着顾太医把刚才的事都说了一遍后问道:“太医,是不是真的有那中,喝了后会让人神志不清的药。”

    “有是有,不过,至于夏小姐是不是真的中了药,还要等老臣看后才知道。”

    “顾太医说的是,那就请顾太医看一下吧!”刘正把如蝶喝过的水拿到顾太医的跟前道。

    “好。”顾太医拿起拿起杯子里的水,仔细的看了一下,随后又闻了一下,接着还在自己的嘴里含了一口,仔细的品了一下才把嘴里的水给咽了。

    “太医怎么样?”刘正不觉得有些紧张道。

    如蝶在一旁也是屏住呼吸等着顾太医的答案。

    “刘大人,这水没什么问题,很正常。”

    “什么,不可能的,一定有问题,一定。”如蝶面如死灰,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怎么可能没有问题,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刚才自己的举动算什么,要怎么解释,不可能的,不可能。

    夏家的人听到这样的答案,心里分不清是什么滋味,其实无论有没有被下药,自己家的脸也都已经丢尽了,下药只能说自己内院肮脏,那如欣就折了,可如果没有下药的话,况就更严重了,自己家的女儿不检点,光一个破坏皇家婚礼,蔑视皇权的罪名也够自己家里受的了,如蝶的下场已经显而易见。

    皇后听了看着皇上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道:“皇上,事已经清楚了,既然没有中什么药物,那么,对于这样胆大妄为不知羞耻的女子,更是一定要严惩,决不能轻饶,臣妾恳请皇上定夺。”

    轩辕墨对着皇后点了点头,开口道:“今天是大皇子的婚礼,不易见血,朕就网开一面,所以,你就去剪了头发去庵里吧!在有生之年不许回京。”

    皇上的令一下,上一片的寂静。

    皇后对于皇上没处死如蝶虽然觉得遗憾,可是也能接受,是的,今天是自己儿子的大婚,不能让她肮脏的血,触了霉头,那自己就留她一条命吧!

    “来人,把她带下去,送到城外的尼姑庵。”皇后高声道。

    “是。”两个宫人领命,往如蝶走去。

    对于这样的结果,在场的人并不意外,在她们开来,能留下一条命也真的是皇上法外开恩了。

    夏老夫人对于这样的命令倒是没有一点的意见,也完全的无动于衷,只要不波及夏家,不要连累了自己儿子的官位还有女儿的地位,死一个已经没什么大用的如蝶,自己没什么不满,也不觉得可惜,再说了,这一切也都是她自找的,哼!就是皇上没有下这样的命令,自己也不容许有她这样的败坏门风的孙女留在夏家。

    可对于如蝶是完全不能接受,如蝶瘫坐在地上,脑子一片空白,庵里,要自己一辈子呆在庵里,那还不如让自己死了算了,自己才十五岁,自己的人生还没开始,自己还没有成亲,傅公子还不知道自己的心意,自己也还没把如欣给扳倒,自己怎么能先倒了,不,不,自己不甘心,如蝶看着跪在一旁的如欣,开始挣扎,大喊:“娘娘,我不要去庵里,我是被冤枉的,我不要去。”

    大夫人听到如蝶的喊声,从震惊,呆愣中清醒过来,看着挣扎的女儿,猛地站起来冲到如蝶的边,抓住如蝶的胳膊道:“放开我的女儿,我的女儿是无辜的,她是无辜的,她是中了药了。”说着跪倒地上对着皇上和皇后喊道:“我女儿是无辜的,她真的是中了药的,中了药了。”

    轩辕墨听了大夫人的话眼睛眯了一下,对着拉着如蝶的宫人摆了一下手。

    宫人会意松开拉着如蝶的手。

    轩辕墨看着跪在下面的如蝶和大夫人道:“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她是中了药了?你知道什么?”

    “我这个,这个……”大夫人的眼神有些慌乱,神有些不安。

    她这个样子,不但是皇上,就是上的其他人也都觉查到了不对劲,只有如欣低听了大夫人的话,一点有不觉得意外,如欣淡漠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大夫人害了自己的女儿,再亲口说出自己的谋,真是不错。

    如蝶也觉察到了,不敢相信的看着大夫人震惊道:“母亲,你,难道是你…。”

    “不,不是我。”

    “是吗?”轩辕墨听了,冷眼看了大夫人一眼,实在对她们这些私宅后院的事,觉得厌烦了,对着刘正道:“既然如此,刘正,把她们带到刑部,一切交给你来调查吧!一旦查实了,就按律法办了吧!”

    “臣领命。”

    皇后听了也点头道:“皇上圣明,夏家的这些龌蹉事,还不能劳驾皇上亲自审问,都交给刘大人吧!相信刘大人一定能查明一切的,是吗?刘大人。”

    刘正听了心里一震,随即面无异色道:“是,臣一定不负皇命。”刘正说着看着大夫人她们摇了摇头,她们也实在是没有分寸,像今天这样的事,夏家大小姐能留下一条命,已经很不错了,可是,她们偏偏分不清轻重,还有反反复复的纠缠,现在好了,皇上不耐烦了,那么,皇后又怎么会留着破坏了大皇子婚礼的人呢?刘正收敛心思,对着他们正色道:“夏夫人,小姐跟本官去刑部一趟吧!”

    “不,我不要去,娘,你到底知道什么,你赶紧跟刘大人说了吧!难道,你真的要毁了女儿的一辈子吗?”如蝶急切中夹着愤恨道。

    “蝶儿,我…。”大夫人的心里很是恐惧,说出来自己要怎么办?“夏夫人如果没什么要说的,那我们就走吧!”

    “娘,求求你了,求求你了,你快说,你快跟刘大人说呀!”如蝶恨道。

    “夏夫人……”

    “娘。”

    大夫人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着刘正,破釜沉舟道。“刘大人,我只是知道,有那中就是不入口,也可以进入人的体内,然后使人丧失理智,神志不清的药物,臣妇怀疑,我家女儿一定是中了那一种药,要不然一定不会做出这样又失分寸的事的。”

    “不入口?那你能告诉本官,要怎样进入人的体内的?”

    “就是,就是散在衣服上,只要出汗就可以进入人的体内了,所以,虽然我家女儿喝的水里没有药,可是,衣服上一定有。”

    刘正听了大夫人的话,走到顾太医的面前道:“顾太医,有这种药吗?”

    顾太医点了点头道:“是的,把药粉撒到衣服上,只要出了汗,汗水和药粉混合会,通过毛孔进入人的体内,也会有药效的,像我们平常的药浴就是这个道理。”

    刘正看了神色一变,正色道:“是吗?那夏夫人那你能告诉本官,你是怎么知道的吗?”

    “臣妇是听人说的,听人说的。”

    “顾太医,衣服上的可以验的出来吗?”

    “可以,只要上面有药,把衣服放进水里,水就一定会有的反应。”

    “那好,来人带夏小姐下去换衣服。”刘正对着宫人道。

    “顾太医麻烦你了。”

    “老夫的本分。”说着对一个宫人道:“给我端一盆清水来。”

    “是。”宫人领命离去。

    在这等待的时间里,皇上和皇后都没有说话,下面的人也都不敢再议论什么,平静的等着,只是不少的人用探究和讽刺的眼神看着夏夫人。

    刘正也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如欣,发现如欣还是一副平静无波的表,感叹无论怎么样这位小姐的定力还真是让人佩服,事发展到现在,从来没有一丝的惊慌,就连绪的波动也很小,好像是个局外人一样,冷眼看着一切,这么的镇定,只要两种可能,一个就是她什么都没做,才会有恃无恐,毫不心虚,要不就就是,一切都是她设计的,可是,到了现在她还这么的平静,只能说明,步步都算计到了,所以才会没有一丝的慌乱,才会如此的镇定,刘正想到这里不自觉的打了个寒战,如果是第二种的话,那她可就太可怕了。

    一会儿,宫人把水给端了过来,放到了刘正和顾太医的面前。

    如蝶也换了一宫女的衣服回来了,旁边的宫女把如蝶刚穿的衣服放到了顾太医的面前。

    “顾太医,开始吧!”

    “好。”

    顾太医把如蝶的衣服完全的侵在水里后,用手抖了抖,然后再把衣服里的水都拧出来,把衣服放到一边,顾太医仔细的看着盆里的水。

    如蝶看着,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大夫人也紧张的看着,虽然自己不明白,为什么中药的不是如欣,而是自己的女儿,自己的女儿喝的水没有什么问题,那么,一定有人跟自己用了一样的伎俩,把要撒在了衣服上,这个人最有可能的就是如欣,大夫人恨恨的瞪着跪在一旁的如欣。

    过了一会儿,顾太医看着里面的水,眉头皱了一下,然后又从自己的上掏出一点东西,丢了进去,可是,水还是没什么变化。

    “怎么样?”刘正问道。

    顾太医看了摇摇头道:“刘大人,衣服上什么都没有。”

    “什么,不可能的,衣服上一定会有的,水怎么可能没有反应,那盆子呢?盆子边上上面有没有白色的粉末?”大夫人急切道。

    大夫人的话一落,所有人看大夫人的眼神就全变了。

    刘正的眼神缩了一下,冷声道:“看来,夏夫人不是听说的,而是知道的十分的清楚呀!”

    “不,我不是,我就是……”大夫人惊慌道。

    刘正没听她说的,而是,看着顾太医道:“太医有吗?”

    顾太医看了一会儿,面带愧色道:“惭愧,惭愧,是老夫孤陋寡闻了,你看,水干了后,是有一层白白的粉末,看来这就是药的残留物了,看来夏夫人对此药十分的了解呀!”

    “母亲,你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我是你的女儿呀!”如蝶疯狂道。

    “我不是要害的,我是要…。”大夫人说着眼睛看着如欣。

    见大夫人这样在场的还有谁不明白的呢?原来是想害四小姐呀!

    如欣这个时候平淡的站了起来,看着大夫人轻轻道:“母亲,你是准备害我吗?”如欣说着不等大夫人回答,从袖子里拿出一包东西道:“这是母亲偷偷给我的,母亲,你能告诉我,你给我的是什么吗?”

    大夫人看了反的摸像腰间。

    众人一看了然,果然是夏夫人的东西。

    顾太医把如欣手里的药接过来,看了一下道:“不错,这药确实是会令人神志不清。”

    这下众人的心思也都活动了起来,这大夫人的算盘打得还真是好呀!她的大女儿如果因为药物所致,才在大皇子的面前失仪的,那么,出于道义的考虑,大皇子很有可能要把夏小姐给接到府里,而夏四小姐,可就惨了,说不定赔上了一条命,倒是成全了大夫人攀权富贵的目的,真是恶毒呀!

    她们想的到的,皇后更加能想到,皇后看着震怒的看着大夫人和如蝶道:“实在是可恶,竟然敢算计皇儿,还是在今天这个子,皇上,她们为了攀权富贵,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像这样的人绝对不能轻饶了她们。”

    “不,那不是我给你的,你是从哪里来的。”大夫人听了皇后的话,急切道:“皇上,娘娘,臣妇看她这丫头是本来就有这东西,是她要害我女儿的,是她。”

    大家听着大夫人前言不搭后语的话,讽刺的看着她,这个时候还在狡辩。

    如蝶心如死灰的坐在地上,眼神空洞的看着大夫人,自己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母亲,如果确认自己是中了药的话,自己还有一线去大皇子府邸的希望,可是没想到,这也被她给破坏了,自己的一辈子是真的完了,完了。

    大夫人看着他们的眼神就知道他们不相信自己,再看看自己女儿绝望的样子,大夫人再也控制不了自己心里的恨意,拔下头上的簪子,猛地站起来冲向如欣恨道:“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如欣看着大夫人冲过来的影,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被一个人,抱在了怀里,一时有些怔忪。

    当听到大家的惊呼声,如欣回神,抬起头看清抱着自己的人,一愣,是他!

    ------题外话------

    对玫瑰1351121293亲,说是抱歉,你投的催更票,我竟然没看到,汗,昨天晚上12点才看到,抱歉。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