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翼王的懊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如欣简单的吃了点午饭,对舒嬷嬷她们知会了一声就去了三姨娘那里,可是,没想到,却在那里见到了一个不可能出现在那里的人。

    如欣站在三姨娘的门口,看着夏明仁愧疚的眼神,还有三姨娘拘束不安的样子,眼神眯了一下,抬脚走进去。

    夏明仁和三姨娘听到动静,同时看过来。

    三姨娘看到是如欣,满脸的欢喜,同时也松了口气,不用再单独的面对夏明仁,三姨娘感觉压力小了很多,三姨娘走到如欣的边,拉着如欣的手高兴道:“欣儿,你来了。”

    如欣感觉到三姨娘的紧张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看着夏明仁平淡道:“父亲,怎么过来了?有什么事吗?”

    夏明仁神有些尴尬,不自然道:“没……没什么事,我就是来看看的你姨娘。”

    “哦!”如欣应完,就不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

    而三姨娘就更不知道说什么了。

    夏明仁本想着,如欣会向他说些什么,比如她受过的委屈,还有这次的事,她心里的害怕,可是,夏明仁没想到如欣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安静的看着他,如欣这个样子让夏明仁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也有些汗颜,自己好像从来就没有关心过她,就是连话,最近几年也没和她说过几句,她又怎么可能跟自己说什么呢?

    因为没有人开口,气氛有些僵硬。

    三姨娘很不能适应这样的气氛,可是自己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夏明仁也是几度的想要说些什么,也是不知道从何说起,最后叹了口气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三姨娘听夏明仁要走,心里放松了下来。

    “有时间,我再来看你。”

    三姨娘听了愣住了,老爷的意思是他还要来,不知为何,三姨娘并不觉得高兴。

    夏明仁看了三姨娘的表苦笑了一下:“那我先走了。”

    如欣俯客气道:“父亲慢走。”

    “老爷慢走。”

    “好。”

    等夏明仁走了,秋霜端着一杯水走了进来,对着如欣恭敬道:“四小姐,请喝茶。”

    “放着吧!”

    “是,小姐。”秋霜把水放下后,站在如欣的后面,偷偷的看着她,心里有些忐忑,觉得现在自己的份很是尴尬,自己本来是大夫人的人,以前这是自己的有势,因为这样的份,从四小姐的那里得到了很多的钱财,因为,四小姐给自己钱,就是为了收买自己,让自己不要把她们真实的相处方式告诉大夫人,而自己也是拿的心安理得,可是,没想到,眨眼睛在大夫人和四小姐的战争中,大夫人竟然落败了,还被赶出来了夏府,这是自己怎么也想不到的,本来上次流言的事,自己就想着四小姐要完了,可意想不到的是,四小姐最后竟然安然无恙,有事的反而是大小姐,而这次的事的结果更是让自己怎么都想不到,四小姐仍然无恙,倒是大夫人被赶了出去,秋霜越想越觉得四小姐是个不简单的人,也许,自己该想着长久的跟着四小姐,可是,自己现在这样的份,四小姐她会相信自己吗?还有,自己最担心的是,四小姐会不会秋后算账。

    如欣当然注意到了,秋霜态度的不一样,当然也能想到她的心思,可是,如欣并没有在意,而是,看着三姨娘关心道:“姨娘,最近好吗?”

    “我很好。”三姨娘看着如欣不安道:“欣儿,家里最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如欣听了扫了后的秋霜一眼,微笑着看着三姨娘道:“姨娘怎么会这么问?有谁跟你说了什么吗?”

    秋霜见了赶紧对着如欣摇了摇头,自己可什么都没有说。

    “没人跟我说什么,就是我昨天想去看看你,可是,她们都不让我去,还有就是,你父亲今天也忽然来我这里了,对我说了些我有些听不懂的话,我心里很是不安。”三姨娘紧张道。

    “哦!父亲对你说什么了?”如欣低下头,眼睛眯了一下,拿起桌子上的水抿了一口,若无其事道。

    “你父亲他对我说什么,对不起我,让我受苦了,还有说什么,这次的事,让你受委屈了,欣儿,发生什么事了,她们是不是欺负你了。”三姨娘红着眼睛道。

    如欣眼里的冷光闪过,转瞬恢复平静,看着三姨娘温和道:“没什么事,我很好,姨娘不需要担心。”如欣说着对着三姨娘随意道:“姨娘,今天父亲来看你,你开心吗?”

    三姨娘听了有些不自在道:“我……。我心里很紧张。”

    如欣听了心沉了一下,可是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淡笑道:“为什么?”如果三姨娘对夏明仁还有的话,这就会很难做。

    “欣儿,姨娘虽然不是很聪明,可是我也不傻,其实心里,我倒不怎么希望老爷来,因为这样的话,只会引起夫人和二姨娘的主意,让她们心里不高兴,这样的话说不定她们会找欣儿的麻烦,我不想。”三姨娘抓着如欣的手,温暖道:“其实,我觉得现在的好的,没有人在意我,我过的也自在的,只要我的欣儿能常来看看我,我就很满足了。”

    如欣看着三姨娘握着自己的手,眼里亮光闪过,回握着她的手,没有说话,心里有些遗憾,如果夏明仁是个重义的人的话,也许自己还会替姨娘争取一下,可惜的人,夏明仁去并不是她的良人,如果三姨娘对一个把她放在这里几年,却从没来看过一眼的人还有的话,只会让她自己伤心。

    如欣又和三姨娘说了一会儿的话,才起离开。

    如欣快走出三姨娘院子的时候,秋霜忽然叫住了如欣。

    秋霜从衣服里拿出个钱袋递到如欣的面前,忐忑道:“四小姐,奴婢以前不懂规矩,还请四小姐饶过奴婢一次。”

    如欣看着跪在自己前面的秋霜,眼里闪过了然,平静的看着她,淡淡道:“把东西拿回去吧!既然给了你,就是你的了。”

    秋霜听了,睁大眼睛,不解的看着如欣,四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你只要记住一件事,以后我仍然不会亏待你。”

    秋霜听了眼睛一亮,对着如欣道:“小姐请说,奴婢一定做到。”

    如欣看着秋霜,慢慢的蹲下来和她平视,缓缓道:“你要记住,从此以后,三姨娘就是你的命。”如欣说着站了起来,提了一下自己的裙摆,轻声道:“如果,三姨娘哪一天出了任何意外,那么,那一天就会是你的忌,知道吗?”

    如欣看着秋霜瞬间发白的脸,像哄孩子一样,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脸庞,微笑着道:“要要牢牢的记住,知道吗?”说完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起离开。

    秋霜瘫坐在地上,看着如欣离开的背影,后背发冷,眼里是深深的畏惧。

    ……

    如欣刚进梧桐院,就看到舒嬷嬷急急忙忙的走了过来,急切道:“小姐你可回来了,大公子……”舒嬷嬷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夏如风已经走了过来。

    夏如风看着如欣,一如既往的温和道:“欣儿,你回来了。”

    如欣平淡的看了一眼夏如风,对着舒嬷嬷道:“嬷嬷,你先去忙吧!草,你去沏壶茶过来,我和大哥哥有话说。”

    “是,小姐。”舒嬷嬷和草得令,下去忙了。

    “大哥哥,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我就是来看看你,欣儿,你上的伤怎么样了?”

    “我很好。”

    “欣儿……。”

    “嗯!”

    “母亲她……”

    “怎么了?”

    “她有很多对不起你的地方希望你…。”

    “大哥哥想说什么?”

    “你能饶过她这一次吗?”

    夏如风说完。

    如欣听了就笑了起来,走到自己的边和以前一样甜笑着,可是,如风去看到了她眼里的冷意:“大哥哥你说什么?欣儿不懂?”如欣心里冷笑,果然,不属于自己的就是该早早的舍弃,要不然到最后失望的只能是自己。

    夏如风心里惭愧,“欣儿……”

    如欣看着他这样子,也没兴趣跟他打马虎,冷声道:“大哥哥,该说的我都已经说过了,你应该知道,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你心目中那个,曾经单纯,善良的四妹妹了,所以你觉得我会放过一个试图伤害我的人吗?上次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大哥哥,你应该劝劝她们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我的耐,我不喜欢,如果,我那一天觉得不耐了。”如欣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看着夏如风,风轻云淡道:“我会要了她们的命的,所以,适可而止吧!”夏如风听了向后退了两步,不敢置信的看着如欣。

    “如果没事的话,大哥哥请回吧!以后,没什么事的话,我这里不欢迎你,而且,在我这里也不会有你想要的答案。”如欣说完不再看夏如风,抬脚离开了。

    草沏好水过来的时候,只看到大公子满脸痛苦的站在那里,而自己的小姐已经不离开了。

    如欣走到屋里,坐在那里苦笑,自己无论是前世还是现在,都不能改掉自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子,无论是亲,还是,都要的纯粹,要的如一,大哥哥她是夫人的儿子,这样的亲自己不喜欢,所以,就算他是一个好哥哥,可是他一样和自己没有兄妹缘,还是就此作罢吧!

    草进来看到小姐呆呆的坐在那里,担心道:“小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先出去吧!我想静一静。”

    “是,小姐。”

    ……。

    当知道结果后。

    二姨娘不敢相信喃喃道:“没想到,真是没想到,最后竟然真的是夫人离开了。”

    “是呀,这样的结果谁能想的到呀!”想起当时的景,丫头感叹:“要说四小姐的运气可真不是普通的好,差一点就被赶出府了,可是,忽然之间她又没事了。”

    二姨娘听了眉头就皱了起来,疑惑道:“可是,你不觉得四小姐的运气最近太好了吗?无论是流言,嫁妆,还有我们上次算计她的事,她每次都那么的凶险,可是,最后关头都会化险为夷,反而最后倒霉的都是别人,这是不是太奇怪了。”

    “二姨娘这话难道是说,四小姐她……”小丫头不信道:“这不可能吧!”

    “哼!这谁能说的了,不过,以后对于四丫头真要防着点了。”

    皇宫

    御书房内,轩辕墨对着轩辕烨道:“烨儿,你过几天再走吧!等治儿大婚后你再去,也不耽误。”

    “不了,我明天就走,早去早了。”

    “你真是的,前两天说要走,怎么忽然之间不走了,现在朕让你再多留几天,你推一推又怎么样?你告诉皇兄,前两天到底是什么事,让你改变主意的,朕这心里真是不平衡,倒是是谁,比朕的面子还大,能改变你的决定的。”轩辕墨不忿道。

    “皇兄,你想太多了,好了,臣弟还有回去准备明天的东西就先走了。”轩辕烨说完不给轩辕墨开口的机会,大步的离开了。

    轩辕墨看着轩辕烨离开的背影,对着刘公公道:“你说,皇弟他是不是有女人了。”

    刘公公听了恭敬道:“这个,老奴看不出来。”

    “到底是什么人呢?真想见一见。”轩辕墨说着喃喃道:“如果,朕去查皇弟的话,他会不高兴吧!”

    刘公公听了赶紧把头垂的低低的,没听到,自己什么都没听到。

    轩辕墨说完叹了口气道:“还是算了吧!万一让皇弟知道了,说不定,把朕的御书房都给朕砸了,唉!可真是好奇呀!”

    刘公公听了皇上的话,偷偷的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轩辕烨回到王府后,把明天要带的东西跟官家交代了一下,就进了书房,在书房看了一圈,当看到书桌上的娃娃时,轩辕烨把她拿起来,眉头皱了一下。

    翼二看着主子拿着的东西,把头给低了下来,没敢出声。

    沉默了一会儿,轩辕烨突然出声道:“翼二。”

    “主子。”

    “你去办件事。”

    “是。”

    轩辕烨对着翼二交代了几句。

    翼二听了愣住了,呆呆的看着轩辕烨没有反应。

    “怎么?本王说的话,没听到吗?”

    “听,。,。听到了,可是,主子,你真的要……?”翼二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轩辕烨给瞪了一眼,赶紧道:“属下,这就去。”说完快速的闪出去了。

    晚上,如欣吃了晚饭后,正在看书,就听到窗外翼二的声音传来,“夏小姐”

    如欣听了愣了一下,翼二怎么会来,虽然不解,可还是草道:“草,你先下去吧!”

    “是,小姐。”对于翼王爷的侍卫,草还是很相信的,他们帮了自己小姐很多的忙,草下去后,默默的站在门口守着。

    “进来吧!”等草下去后,如欣开口道。

    如欣话一落,翼二就闪来到如欣的面前,不自然道:“夏小姐。”

    “翼侍卫,有什么事吗?”

    “这个……夏小姐,王爷明天要去边境了,想见你一面。”翼二吞吞吐吐道。毕竟这样的话,对一个闺阁小姐说太失礼了。

    “翼王爷要见我?”如欣皱眉道。

    “是。”

    “在哪?”

    “四小姐去了就知道了,不远。”翼二看着如欣皱了一下眉头赶紧道:“夏小姐你不要担心,主子没有恶意,而且这里夏小姐也不要担心,翼五会在这里守着,一旦有什么事,我们会立马把小姐送回来的。”

    “嗯!我跟我的丫头交代一下。”

    “是。”

    如欣把草叫过来,对她道:“草,我要出去一下。”

    “小姐,这个时候出去,有什么事吗?”

    “是有点事。”

    “那奴婢跟小姐一起去。”

    “不用了,你在家里守着吧!”

    “可是……”草有些担心的看着如欣。

    “你不用担心,我一会儿就会回来。”

    “那好吧!”

    “草,我让你做的那个东西做好了没。”

    “已经做好了,我去给小姐拿过来。”

    “好。”

    翼二听如欣唤他,赶紧进去,当进去后看到如欣手里的包袱时愣了一下。

    “不去吗?”如欣看着翼二呆愣的样子出声道。

    翼二回神赶紧道:“哦!去,那夏小姐,属下失礼了。”

    “嗯!”

    翼二上去拦住如欣的腰,飞离开了夏府,一会儿的功夫,翼二把如欣放到一个酒楼里。

    翼二把如欣放下后,如欣看了一眼,整个酒楼都静静的,一个人都没有。

    翼二对着如欣道:“小姐,请跟属下来。”

    “嗯!”

    翼二把如欣领到楼上,走到一间屋子的面前,轻叩了下。

    “进来吧!”轩辕烨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夏小姐,你进去吧!”翼二把门打开。

    “嗯!”

    等如欣进去了,翼二把门关上,自己在门口守着。

    如欣进去看到,轩辕烨一白衣背对着自己坐在窗前,月光洒在他的上,让人感觉有些寂寥。

    如欣看到这样的轩辕烨,不知为何感觉有些异样的感觉,淡淡类似怜惜。

    轩辕烨回头,就看到如欣看着自己的眼里的异样,轩辕烨的眼光闪了一下,当看到如欣手里的包袱时,邪魅道:“小丫头,你拿着包袱干什么?难道,你要……。”

    如欣听了嘴角抽了一下,暗道:都是月亮惹得祸,让自己连错觉都产生了,如欣眼神恢复清明看着轩辕烨道:“听说明天王爷要去,边境,我有些东西送给王爷。”

    “哦!这次确定是送而不是卖。”

    如欣止不住的白了轩辕烨一眼,磨牙道:“是送,很确定。”

    轩辕烨看着如欣笑了一下,站起来走过去挑眉道:“本王能看看吗?”

    “可以。”

    轩辕烨打开,看着里面瓶瓶罐罐的还有一件怪怪的衣服,不解道:“都是什么?”

    如欣拿起其中一个小瓶解释道:“王爷,这里面的是用来抚外伤的药,当然,我不是咒王爷受伤,只是,王爷去的地方毕竟不是什么太平的地方,所以准备些总是不多的,有备无患嘛!王爷用不上当然最好了,如果万一受伤了,上面我写了用法还有用量,王爷就照着上面的用知道吗?”如欣说着不放心道:“一定要照着上面写的量用知道吗?如果用的多了或者少了都不利于伤口的愈合,记住了吗?”

    轩辕烨听着如欣絮叨的样子,心里陌生的感觉涌上来,心脏的地方不自觉的抽搐着,让自己很是不能适应,最近每次见这个丫头,自己就会有这种感觉,这是什么?轩辕烨有些迷茫。

    如欣说完了,没有听到回应,抬头看到轩辕烨有些迷茫,一副不懂的样子,皱眉道:“王爷,很难理解吗?”

    轩辕烨听如欣这样说,知道她误会了,不自在的拿起拳头抵在唇边咳了一下道:“其他的是什么?”

    “哦!这里有伤药,消炎药,毒药,解药,方法还有用量我都写上了,王爷看一下应该就知道怎么用了。”

    “丫头,我是去边境,你以为本王是去卖药呀!”

    “王爷,这些可都是我的宝贝,如果王爷不稀罕的话,那我还拿回去好了。”如欣说着就动手要收起那些东西。

    轩辕烨却快一步的拿了起来,“看你这么的有诚意本王就勉强的收起来好了。”

    如欣听了好笑,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轩辕烨看着手里的瓶瓶罐罐道:“伤药,解药本王还能理解,毒药用来干什么?”

    “伤药是用来治伤的,解药是用来解毒的,至于,毒药当然是别人害你的时候,用来以牙还牙的。”如欣说着补充道:“毒药就不要按量用了,别人害你的时候,多洒点,知道吗?”

    轩辕烨听了没说话,挑眉笑着看着如欣。

    如欣看了有些不自在,这厮一定在笑话自己的心眼小,暗恼的瞪了轩辕烨一眼。

    轩辕烨看了眉头挑的更高了,这丫头,就她敢在自己的面前对着自己瞪眼睛,轩辕烨却不觉得生气,只觉得好笑。

    如欣看轩辕烨不说话,叹了口气,算了,还是自己说吧!说完了赶紧回去,想着如欣拿起那件怪怪的衣服,对着轩辕烨郑重道:“王爷,如果可以的话,上战场的话,记得穿上它。”

    “这是什么?”轩辕烨看着眼前没有袖子的衣服道。

    “王爷这是我用很多的金丝线做成的,因为金线没我想象的那么细,所以,看起来有些粗糙,但是,它的防护不会有多大的差异。”如欣说着从上拿出一个短刀,对着轩辕烨道:“王爷看清楚了,这就是它的作用。”说着拿起刀在上面划了一下。

    划完如欣指着衣服上面的一条白白的痕迹道:“王爷,它虽然不能做到刀剑不入的程度,但是,防护的功能还是不错的,特别是心脏的部位我做了两层,到时候王爷穿的时候,记得把厚的这个地方穿在前面,知道吗?”

    如欣说完看着轩辕烨,等着他的回答。

    谁知道轩辕烨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后,轻声道:“心眼那么多,怪不得,都不长个子,现在才到本王的口,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呀!”

    “轩辕烨。”如欣气道,这厮不是批评自己的体重,就是嫌弃自己的高,自己怎样也是一个女人,对这些东西天生的在乎,敏感。

    轩辕烨听着如欣又叫自己的名字,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

    “东西都给王爷了,王爷记得用,臣女告退了。”如欣咬牙道。

    如欣刚走到门口,轩辕烨出声道:“丫头。”

    “干嘛!”如欣回头,如欣的心里年龄已经二十多了,很多时候如欣都会忘记自己还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当然更加的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有着极致的惑,稚嫩的脸庞,带着天然的红润,花瓣一样的红唇微嘟,显示刚才的不快,可是偏偏眼神又透着女人的魅惑。

    轩辕烨看到如欣这个样子,体反的僵了一下。

    “王爷?”如欣看轩辕烨叫住自己可是又不说话,不解道。

    听到如欣的声音轩辕烨回神,看着如欣,脸上的表开始,不停的转换,最后诡异的看着如欣,黑着脸沉声道:“没事,你回去吧!”

    如欣听了转,喜怒无常的家伙。

    轩辕烨等如欣的影消失后,懊恼的盯着自己体的某处,自己真是疯了。

    ------题外话------

    亲们,如欣快长大了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