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要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大夫人听了如欣的话,猛地转头看向自己排过来的丫头。

    “夫人,不是奴婢,奴婢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夫人你要相信奴婢呀!”丫头跪在大夫人的边急切道。

    “不,不是她,她没那么大的胆子,是你,一定是你,是你做了什么,对不对?”

    “母亲,你觉得我做过什么,能让你的东西变成假的?”如欣拉了一下刚被扯烂的衣服,看着大夫人反问道。

    “你少给我狡辩,反正,我的东西是在你的屋里不见的,你是怎么也说不清的,一定是你把东西藏起来了,你给我拿出来,快点给我拿出来。”大夫人现在什么都不想听,脑子里只想着一件事,自己值那么多钱的东西不见了,那可是自己一半的嫁妆,都是自己要留给如蝶,如婷的,怎么能这么不明不白的不见。

    “母亲,你的东西都在这里,你现在就可以拿回去。”如欣指着屋里的东西道。

    “你这个死丫头,我说的是真的,真的,你给我交出来,叫出来。”大夫人狠命的抓着如欣的胳膊,叫道。

    如欣吃痛,脸色却没有一丝的异样,只是看了一眼大夫人的手,对着她后的赵嬷嬷道:“赵嬷嬷,去请大夫过来吧!我看母亲是癔症了。”

    赵嬷嬷听了如欣的话一愣。

    “你个没规矩的死丫头说什么,你说谁癔症了。”说着抬手就要去打她。

    赵嬷嬷见了赶紧抓住了大夫人的胳膊。

    “你干什么,放开,我今天一定要好好的教训这个丫头,还有,叫人过来给我搜她的屋子,她一定是把我的东西给藏起来了,快给我搜。”“夫人,你忘了今天是什么子了,今天是老夫人的寿宴,你现在不能打四小姐。”说着低声劝道:“你要是打了她,让外人看到她脸上的伤,那么……。”

    大夫人听了赵嬷嬷的话,猛然清醒过来,自己真的是失去理智了,可是,想到自己的嫁妆,大夫人还是不能平静下来,对着如欣恨恨道:“你给我等着,等我找到了证据,哼!就是你的死期。”

    “夫人,四小姐,老夫人让你们赶紧去她那里一趟。”刘嬷嬷这个时候走进来说道。

    大夫人听了一震,老夫人知道了。

    如欣听了倒是很平静,对着刘嬷嬷道:“是,我知道了,我去换件衣服。”

    刘嬷嬷听了说道:“好,不过,还请四小姐快点。”

    “好。”如欣说完,去了内间。

    刘嬷嬷看了一眼大夫人道:“夫人,我们先过去吧!”

    “刘嬷嬷,老夫人怎么会知道了?是谁说的?”

    刘嬷嬷听了大夫人的话,奇怪的看了一眼大夫人,平时觉得大夫人此人还是很聪明的,怎么到了这个时候,还能问这样的问题,出了这么大的事,老夫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赵嬷嬷听了大夫人的话,赶紧拉了她一下轻声道:“夫人,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个,重要的是,要怎么给老夫人交代。”

    “交代,交代什么,凭什么要我交代,现在是我的东西不见了,要交代,也是让如欣那个丫头给我交代,我要交代什么?”大夫人怒道。

    大夫人的话一落,就听到。

    “怎么,你还觉得你委屈了,是不是?”

    总人一惊,转头就看到,老夫人和如蝶站在门口。

    老夫人看大夫人的眼神,恨不得撕了她。

    如蝶站在老夫人的后,心急的看着大夫人,母亲糊涂了是不是,这个时候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

    大夫人看到老夫人急忙的走了过去,对着老夫人急道:“母亲,你看看,我给如欣的东西都变成假的了,母亲,你要给我做主,一定是如欣这个丫头给我掉包了,你看看。”大夫人说着把一个花瓶递到老夫人的面前。

    老夫人接过花瓶,看都没看一眼就使劲的摔倒了地上,眼睛冒火的看着大夫人,脸气的通红,指着大夫人骂道:“你这个蠢妇,这个时候你只想到你的东西吗?”

    “母亲……”大夫人不解的看着老夫人。

    “祖母,母亲她不是有意的,你就饶了她一次吧!”如蝶跪在老夫人的面前急道。

    “我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要求饶。”

    “母亲,你不要说了。”如蝶赶紧阻止道。

    “好,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老夫人抚着口,颤抖道:“我可真是有福气呀!竟然找了你这样没脑子的人做媳妇。”

    “母亲,您怎么能这么说,现在有损失的是我,是我的东西不见了,是我……。”大夫人激动道。

    “你……你…。现在你还在想着你的东西,我们夏家都要毁在你的手里了,你只看的到你的东西吗?”老夫人说着,脚下晃了晃。

    刘嬷嬷见了,赶紧上去扶着老夫人说道:“老夫人,你怎么样?快坐下,快坐下。”

    大夫人听了老夫人的话执迷不悟道:“母亲,我怎么就毁了夏家了,我什么都没做。”

    如蝶听了打断道:“母亲,你别说了。”

    老夫人听了大夫人的话,脸色发黑,满眼都是失望,看着大夫人声音冷硬道:“看来你真的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既然如此,我也不想再和你浪费唇舌,刘嬷嬷,你带几个婆子,把夫人带到她自己院子里,暂时不要让她出来。”

    “祖母。”如蝶听了大惊失色。

    “母亲,为什么要关我?”大夫人不敢置信道。

    刘嬷嬷听了老夫人的话,为难的看了一眼大夫人,对着老夫人道:“老夫人,这样不好吧!今天是你的寿宴,如果夫人不去的话,是不是…。?”

    “不要说了,哼!她不去的话,我还能少丢点脸,把她给我带走,我现在是一点也不想看到她。”老夫人恨道。

    “老夫人…。”

    “带走。”

    “是。”刘嬷嬷应道,走到大夫人的前面道:“夫人,老奴先送你回去吧!”赵嬷嬷看了上前扶起大夫人道:“夫人,什么都别说了,先回去吧!”

    “我不…。”

    “如果,你不想回你自己院子的话,那我就让你的娘家的嫂嫂,带你回你的娘家吧!刘嬷嬷去,把夫人的嫂嫂叫过来,让她把人带着,就说我夏家的庙小,搁不下她这个大神。”

    “祖母,你要生气,我现在就送母亲回去。”如蝶惊慌道。

    “为什么?”大夫人面色发白的看着老夫人。

    “娘,你不要再问了,我求你了,你就先跟我回去吧!”如蝶急的眼睛都红了。

    “是呀!夫人不要说了。”赵嬷嬷也急道。

    大夫人听了没有什么反应。

    老夫人看着她无动于衷的样子,冷笑道:“怎么?要我把明仁叫过来,现在就休了你,你才满意是不是,那好,我就成全你。”“母亲……”大夫人震惊的看着老夫人,她在说什么,要让老爷休了自己。

    赵嬷嬷看老夫人是真的十分的震怒,而夫人还要张口说话,就赶紧上去捂住了大夫人的嘴。

    “不,祖母,不要,我现在就把母亲带走。”如蝶也赶紧上去,拉着大夫人的胳膊和赵嬷嬷一起把大夫人强行带了出去。

    等大夫人她们出去了,老夫人一股坐在了椅子上。

    “老夫人,怎么了?可是,可是那里不舒服?”刘嬷嬷吓道。

    老夫人看着刘嬷嬷恨道:“你说,这那里是给我做寿,这是要让我死呀!”

    “老夫人…。”刘嬷嬷听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今天这事,大夫人实在是最的太过了,竟然在老夫人寿宴上出这样的事。

    “如欣呢?让她出来。”老夫人叫道。

    “祖母。”如欣,从内间出来,走到老夫人跟前。

    “你在这里?”

    “是,孙女一直都在,只是,祖母来的时候,我在内间换衣服。”

    “是吗?”老夫人深深的看了如欣一眼道:“你来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祖母说的是?”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人来的你的这里?是不是你对她们说了什么?”

    “没有,是二姐姐带了各家的小姐,看了孙女的房间,她们看后,都说喜欢这里,想跟孙女装饰一样的房间,然后就到前院,叫着各家的夫人来到了这里。”

    “是吗?”

    “那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

    “祖母,母亲也问过孙女这个问题,孙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欣看着老夫人也是一脸的迷茫。

    “为什么?东西一直在你这里,你不知道怎么回答?”

    “祖母,这些东西是母亲前几天送到孙女这里来的,摆放的时候,母亲怕我不会放,是让她院里的丫头放的,就是这几天的清洁工作,也都是母亲,派来的那个丫头做的,所以,这几天孙女最多,也就就近看看,碰都没敢碰一下,就怕把这些东西给打碎了。”如欣说着苦恼的看着老夫人道:“所以,祖母问的,孙女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老夫人听了如欣的话,看了一眼桃,见桃点头,眉头皱的更深了,虽然,一切看起来真的和如欣一点关系都没有,都是大夫人和如婷主导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老夫人总觉得不太对劲,想着对如欣道:“四丫头,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做过什么,不过,你要记得你姓夏,如果,你因为上次的事怨恨你母亲,要报复她,我能够理解,可是,你却不能拿夏家的名誉开玩笑,你要知道,我们夏家倒了,对你一样没好处,知道吗?”

    如欣听着老夫人似试探,似威胁的话,垂下眼帘,掩住眼里的讽刺,低声道:“祖母,上次的事,如果不是母亲及时逮到那个丫头的话,说不定欣儿的一辈子真的就毁了,所以,我对母亲只有感激,没有怨恨,而且,通过上次的事,欣儿深刻的体会到,名誉对一个人的重要,那么,既然如欣是夏家的女儿,就更加不会拿夏家的名誉开玩笑。”说完看着老夫人认真道:“况且,欣儿也没有那样的能力,是不是祖母。”

    “欣儿,现在可比以前会说话的多了呀!”

    如欣听了淡然一笑道:“欣儿现在是学着尽力的把话说清楚,要不然,容易让人误会,就像上次在公堂上,就是因为我没把话说清楚,才会被母亲给打了一巴掌。”

    “是吗?”老夫人听了眯着眼睛看着如欣道。

    “是。”

    “这件事我会好好的查的,祖母希望和你没关系。”

    “祖母,欣儿不懂。”

    “你现在不懂没关系,等到事查清楚了你就懂了。”

    如欣听了没有说话。

    老夫人看着如欣道:“前院你就不要去了。”

    “是。”

    刘嬷嬷听了担心道:“祖母,你还要去前院,你的体怎么能受了了呀!”

    “前院还有那么多的客人,我不过去,谁去,让那个蠢妇去吗?所以,我就是受了不,也得受着。”老夫人恼道。

    “那老奴扶你过去吧!”

    “不用了,你在这里看着吧,这里的东西先不要动,知道吗?”

    “那老夫人你……”

    “嬷嬷不要担心,我陪老夫人去吧!”一直在一旁没有出声的绿莹,忽然开口道。

    “是,那就让绿莹陪我去吧!”

    “那好,就麻烦绿莹姑娘了。”

    “不麻烦,应该的。”绿莹说着扶着老夫人出去了,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如欣一眼。

    如欣注意到她的目光,淡笑着点了点头。

    绿莹看了对如欣也笑了一下,把头给转了过去,转过头会心里暗道:这位四小姐,很不简单,在宫里见了那么的人,绿莹清楚的很,越是这种不漏声色的越是厉害。

    如欣看着绿莹的背影,嘴角的笑意没有一丝的变化,对着旁边的刘嬷嬷说道:“嬷嬷,请坐。”

    “老奴就不坐了,站在这里就可以。”刘嬷嬷有些不自然,老夫人把自己留在这里,说白了就是让自己看着四小姐,所以,对着如欣刘嬷嬷有些尴尬。

    “刘嬷嬷还是坐吧!毕竟,祖母的寿宴要结束还要很长时间,坐吧!”

    “那就多谢四小姐了。”刘嬷嬷想想也是,那么长的时间,自己还真是够自己受的了,也就没有再推辞,坐下了。

    “嗯!”如欣说完,自己走到书桌旁,坐在那里,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

    刘嬷嬷看着如欣平静的眉眼,暗道:四小姐还真是不一样呀!这种时候还看的下去书。

    ……

    大夫人院里。

    回到大夫人的屋里,如蝶和赵嬷嬷刚把手放开,大夫人就开始对着她们嚷道:“你们疯了,把我带回来干什么呀!我的东西还在如欣的屋里呢!”

    “娘,疯的是你,不是我们,不拉你回来,你要干什么?是不是等着祖母让爹休了你。”如蝶气道。

    “为什么要休我,我做错什么了,她要让你爹休了我,我看她是老糊涂了。”

    “夫人,你不要说了,万一,传到老夫人的耳朵里,对你没有好处。”赵嬷嬷急道。

    “赵嬷嬷你说我做错什么了,为什么她要这样对我?”大夫人不忿道。

    “母亲,你还不明白吗?”

    “明白什么?”

    “你今天让府里丢脸丢大了,你不知道吗?”

    “我让府里丢什么脸了我。”

    “你今天真的是糊涂了,你搞了那么多的假东西,放在如欣的房里干什么?而且,还让那么多的人去看,你这不是自己要坏自己的名誉吗?你要让别人怎么看你,虐待庶女,刻薄庶女,还妄想冒充善良,大度的嫡母,这就是你想要的吗?”如蝶怒道。

    “你瞎说什么?我就那么蠢吗?你知道什么?我给如欣送去的是真的,都是真的。”

    “你说什么?真的?可是,她们都说是假的,这是怎么回事?”如蝶惊道。

    “我也想知道,怎么就变成假的了呢?那些可都是我的嫁妆,是我准备给你和婷儿添箱的,我本来是想着把它放如欣那里两天,在你祖母寿宴的这一天,带着客人过去看看,让她们知道我对庶女是有多好,可是,现在全完了,不但好名声没有捞到,拿过去的真东西也都变成了假的了,你知道吗?那些东西可是值很多的钱的,这让我怎么接受的了。”

    “就是那样,你也不该在祖母的面前还闹,只想着你的东西呀!”

    大夫人听了如蝶的话激动道:“你说什么,我不该想着我的东西,你知道什么?那些可是我的命。”大夫人说着看着如蝶讽刺道:“哼!听起来我们家好像很了不起,你父亲是太傅,你姑姑是贵妃,可是,这些名头有什么用,你姑姑的钱又不会给我们,你父亲每个月也只有那么一点的饷银,可是,家里却有那么多的人要吃饭,要开销,我嫁过来这么多年了,手里连五千两的银子都没存到,这以后等你哥哥娶完亲,家的银子也都花的差不多了,那么,你和你妹妹出嫁,能指望的也就是我的嫁妆了,可是,现在却没了,难道你要我看着你们空箱子出嫁不成,想到这些,我怎么能不着急。”

    如蝶听了大夫人的话,咚的一声,瘫坐在地上,不敢置信,自己家里真的到了这种地步了。

    ------题外话------

    亲,天气太冷了,去买厚衣服了,所以,今天更的有点少,明天多更,接着虐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