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假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老夫人刚从宫里回到自己的屋里,大夫人就过来了。

    “母亲,坐了这么久的马车,累了吧?”大夫人坐在老夫人下首,关心道。

    “还好。”老夫人坐在软榻上,喝着水,应了一声。

    “母亲,这位是?”大夫人看着老夫人后的陌生女子,问道。

    “这位是绿莹姑娘,很懂得药理,所以,贵妃就让她跟我回来,替我调理一下体。”老夫人说着对着绿莹道:“这是我的儿媳。”

    绿莹听了老夫人的话,走到大夫人的跟前俯道:“绿莹给夫人请安。”

    大夫人听到她的称呼,心里有些不快,就是从宫里来的又怎么样,还不是一个下人,竟然连奴婢都不称,大夫人虽然这样想,可是,嘴里还说客气道:“绿莹姑娘,快请起。”

    “谢夫人。”绿莹想着贵妃交代的话,所以,从刚才大夫人一过来她就猜到了她的份,就开始不着痕迹的观察着她,自然,大夫人刚才看她的时候,眼里的不屑当然也看到了,绿莹看了心里冷笑,果然是个见识浅短的夫人,和宫里的那些人比,果然差的远了。“母亲,贵妃娘娘真是有心,什么都能想着母亲,跟贵妃比,儿媳真是惭愧。”大夫人似真似假道。

    老夫人听了眉头皱了一下,看了一眼大夫人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贵妃是我的女儿,她想着我有有什么不对的。”

    “不,媳妇不是这个意思,母亲不要误会。”

    “好了,你不要说了,我累了,要休息一下。”老夫人想着环儿说老夫人的话,心里对她很是不耐。

    大夫人听到老夫人这样说,有些尴尬的站了起来道:“那母亲你好好的休息,媳妇先回去了。”

    “回去吧!”

    “是。”大夫人刚走几步,老夫人忽然想到什么开口道:“等一下。”

    “母亲,还有什么事吗?”

    “你等一下跟蝶儿说一下,去静安寺的事的就不要再提了。”

    “母亲的意思是不让她去了,可是,贵妃娘娘她说……。”

    “我和贵妃想了一下,觉得还是不去的好,又没有犯什么大错,去那里让干什么,让外人看到了并不是很好,就不用去了。”

    “是,我知道了,母亲,我回去跟蝶儿说一下。”

    “好。”

    等大夫人走了,绿莹对老夫人恭敬道:“老夫人,你好好的休息一下,奴婢去给老夫人做点粥去。”

    “不用了,你刚来也先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奴婢不累,奴婢过来的时候,贵妃就一再交代,让奴婢把老夫人的体给调理好,奴婢怎么能偷懒呢?”

    “也不差这一会儿。”老夫人笑道。

    绿莹听了俏道:“老夫人,你还是让奴婢去吧!是奴婢自己想显摆一下自己的手艺,让老夫人尝尝,要不然老夫人还没尝过奴婢做的东西,就把奴婢想的那么高,奴婢的心里不安呀!”

    “你看看,宫里出了的就是不一样,说出来的话,让人连拒绝都拒绝不了。”老夫人对着刘嬷嬷打趣道。

    刘嬷嬷笑了笑,看了一眼绿莹,没有说话。

    “那奴婢就去了。”

    “好,你就麻烦你了,刘嬷嬷你找个丫头带绿莹姑娘去厨房,有什么需要的,就直接跟我说。”

    “是,老夫人,奴婢告退。”

    ……。

    大夫人回到院子后,对着赵嬷嬷道:“你去把大小姐叫过来。”

    “是,夫人。”

    一会儿,如蝶就跟着赵嬷嬷进来了,对着大夫人道:“母亲,叫我来有什么事吗?我听说祖母回来了,正要去她那里。”

    “不要去了,我刚从你祖母那里回来,她让我告诉你,去静安寺的事不要再提了,说不让你去了。”

    如蝶听了眉头就皱了起来,不解道:“为什么不让我去了,不是,已经说好了吗?”

    “谁知道呢?不知道,宫里头那位的想法,那里是我们能想的到的,明明主意是她出的,现在却又突然改变了主意,连个理由都没有,她们这是在逗我们玩吗?”大夫人说着恼道:“还有,我们昨天去的时候,宫的那位可是一点也没提要给老夫人调理体的事,但今天老夫人去了,就让老夫人带回来一个什么药理宫女,可真是一点也没把我们当一家人。”

    对于大夫人说的这些,如蝶没有太放在心上:“母亲,如果,我不去静安寺的话,那我们的计划怎么办?”

    “不去,就不去,娘还舍不得你去吃那份苦呢?再说了,从开始,娘就不觉得她的注意有多好。”

    “母亲,你现在还有心想这些?”如蝶看着大夫人心里有些不快。

    “蝶儿,你放心,就是不去静安寺,娘也有办法让你得到你想要的,让外人都看得到你的努力的,不要以为就她们是聪明的,娘也不是笨的”

    “母亲,什么办法你说。”

    “再过几天,就是老夫人的生了,到时候,家里肯定会来很多的客人,等到哪一天……”

    如蝶听了大夫人的话,眼睛亮了一下道:“母亲的意思是说?”

    大夫人看如蝶明白了,笑着点了点头。

    “那母亲可要尽快的安排了,毕竟时间不多了。”

    “我知道,你等着看好吧!”晚上,大夫人把夏明仁请到自己的院里。大夫人看着夏明仁说道:“老爷,过两天就是母亲的生辰了,媳妇想给母亲好好地办一下,你看怎么样?”

    夏明仁听了大夫人的话愣了一下,随即有些汗颜道:“是呀!马上就是母亲的寿宴了,我把这么重要的事都给忘记了,还好你还记得,要不然……。”

    大夫人听了,笑着看着夏明仁道:“老爷最近是太辛苦了,宫里的事都够老爷忙的了,家里最近又出了那么多的事,也让老爷草了不少的心。”说着愧疚的看着夏明仁道:“说起来都是妾不好,是妾没有打理好好家里,没教好孩子,让老爷跟着费心不少的心。”其实,大夫人很清楚,夏明仁这人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而且,当你犯了错,只要你认错,他马上就会原谅你了。

    果然,夏明仁听了大夫人的话,拍了拍她的手道:“你说的是那里的话,孩子又不是你自己的,教育他们我一样的有责任,所以,她们要是犯了错,也不能全怪你,我也有责任。”

    “老爷,你不怪我真是太好了,妾这今天晚上都睡不着,就怕老爷怪罪我。”大夫人哽咽道。

    “好了,你不要想的太多了,过几天,母亲的寿宴你还要不少的心,我们早点安置吧!”

    “嗯!”

    夏明仁扶着大夫人的肩,走进了内室。

    赵嬷嬷听了屋里没有什么动静了,松了一口气,像现在这样多好,只要夫人跟老爷服了软,也就过去了,可是,以前夫人就是因为太在意正室夫人的姿态了,她明知道老爷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是,她自己偏偏的放不下架子,不会跟老爷轻声细语,不想跟老爷服软,所以,才让二姨娘那个狐狸精钻了不少的空子,而她在自己也生了不少的闷气和委屈,第二天,一大早。

    如欣,如蝶,如婷,如画,坐在一旁听着,大夫人和老夫人说着寿宴的事

    “母亲,马上就是你的寿辰了,老爷和媳妇想着好好的给你办一下,您看怎么样?”大夫人对着老夫人说道。

    “又不是马上大寿,要大办什么呀!就和往年一样,就行了。”

    “那可不行,母亲,你这可是六十岁的寿宴,是大寿,当然不能马虎了,一定要好好的办一下,就是老爷也是这么说的。”大夫人说着对着如蝶和如蝶使了眼神上。

    如婷上去拉着老夫人的胳膊,撒道:“祖母,孙女也想给祖母过大寿,祖母你就办吧!你不知道,孙女礼物可都准备好了,就等着祖母过寿的时候,送给祖母。”

    老夫人听了好笑的看着如婷道:“还没到呢?你那么早就准备礼物了。”

    “当然了,这样才能选到最好的呀!”

    “是呀!祖母你就过个大寿吧!这样也能全了我们的孝心呀!”如蝶开口道,

    “祖母,祖母,你就过吧!”

    “好,好,你们都是有孝心的,那,媳妇你就看着准备吧!”

    大夫人听了高兴道:“是,母亲。”

    大夫人说完看着如欣,对老夫人道:“母亲,上次的事,让如欣受了很多的委屈,媳妇这心里始终觉得有愧,所以,媳妇想把如欣那里,好好的给她收拾一下,再给她好好的做几件衣服,你觉得怎么样?”

    如欣听了大夫人的话,心里一顿,虽然不知道大夫人有什么目的,但是绝对没按什么好心。

    如欣淡笑着看着大夫人道:“母亲,不需要这么的麻烦,女儿那里什么都不缺。”

    “欣儿,你这样说,就是还在生你大姐姐和母亲的气了。”

    “没有。”如欣看大夫人微笑道:“那就麻烦母亲了。”

    大夫人看着如,欣眼里的森,一闪而过,快的让你觉得是她的错觉,可是如欣知道不是。

    “如欣放心,母亲,一定会给你布置的漂漂亮亮的。”

    “那就,多谢母亲了。”

    如画在一旁听了大夫人的话,看着老夫人跟如蝶,如婷亲近的样子,开始使劲的扭着手里的帕子,真是气死人了,现在不但如欣没事了,就是如蝶也好好的,而大夫人还要给如欣做衣服,现在他们干什么都看不到自己,忽略自己,真是可气。老夫人看着他们的样子,点点头笑道:“好,好,我们夏家就该是这个样子,其他的事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知道吗?”

    “是,母亲(祖母)。”

    ……。

    如欣回到梧桐院后,舒嬷嬷就领着两个陌生的丫头,迎了过来:“小姐,你可回来了。”

    “嬷嬷,什么事?”

    “小姐,这两个丫头她们搬了很多的东西过来,说是要给小姐的。”

    如欣听了眼睛眯了一下,大夫人动作可真是快呀!这刚说过,东西就搬过来了,看来是早有准备呀!

    “嗯!我知道了。”如欣看着两个丫头道:“是母亲让你们来的是吗?”

    “是的,四小姐,夫人让我们给小姐送东西过来。”

    “嗯!东西已经送到了,你们回去吧!”

    “四小姐,夫人说,这里面有易碎的东西,万一弄破了就不好了,还有的好多的饰品,如果放的不是地方了,也不好看,所以,夫人说,让我们都给四小姐摆好了,再回去,免得四小姐手慢脚乱。”

    小丫头话语里的不屑,还有轻视,让舒嬷嬷听了很是气愤,上去就要教训这个丫头,却被草给拦住了,虽然,草自己也是气的不行,可是,小姐没开口,自己不能冲动的为了自己的一时之气给小姐惹麻烦。

    如欣听了那丫头的话,轻轻的走到她们的面前,轻声道:“跪下。”

    两个丫头听了一惊,不敢置信的看着四小姐,这个蠢小姐刚才说什么。

    “怎么没听到吗?”

    刚才说话的丫头缓过神了,确定自己确实没有听错,看着如欣不忿道:“四小姐,奴又没有做错事什么,凭什么要我们跪下。”

    如欣听了,缓缓的坐到院里的软椅上,拿起她们刚才拿过来的一个花瓶看着,轻声道:“真是好东西呀!想必值不少的钱吧!”

    如欣说完就看到两个丫头的神色更加的不屑了,真是什么都没见过的土包子,可是,两个丫头还没想完就没如欣接下来的话给怔住了。

    “想必就是把你们两个卖了也没有这个花瓶贵吧!”如欣看着两个丫头瞬间变得涨红的脸,淡笑道:“你们说,这么贵重的东西,母亲都给我了,那么,如果我向母亲要你们俩个,她也一定会给我的,你们说是不是?”

    一个丫头听了如欣的话,脸就有点白了。

    而刚说话的那个丫头听了如欣的话,看着如欣气急道:“你不要做梦了,那些东西才不是给你的,那是……。”小丫头说到这里忽然想到了什么,赶紧把嘴巴给闭上了。

    如欣听了那丫头的话,灵光一闪,随即更加放松的靠在椅子上道:“你是说,这些不是给我的,那你们把它搬到这里干什么?赶紧搬走吧!”

    “不,不这些都是给四小姐的。”

    “是吗?”

    “是真的,刚才奴婢是乱说的。”

    “可是,我听的很是清楚呀!要不,我还是去问问母亲吧!”如欣说着,就站了起来。

    小丫头一看,吓得脸都白了,急忙拉住如欣道:“小姐,不要去,真的是给你的。”

    如欣看着拉着自己胳膊的手,眼神冷冷的看着她:“放手。”

    小丫头听了如欣的话,看着如欣凌厉的眼神,不自觉的瑟缩了一下,赶紧把手给放了下来,跪倒在如欣的脚边哀求道:“四小姐,奴婢错了,你饶过奴婢一次吧!”

    小丫头的动作,让院里的人有些不解。

    而如欣看着小丫头的动作,冷笑了一下,大夫人果然好算计呀!

    如欣看着小丫头笑道:“既然你求我,那我就饶你一次吧!”

    小丫头听了如欣的话,心里松了一口气,如果,真是让四小姐去找夫人的话,让夫人知道自己坏了她的计划,她非剥了自己的皮不可,可随即想到如欣的话,还有自己真的跪倒了如欣的面前,脸上有些难堪。

    “怎么,不谢恩吗?”

    “多谢四小姐。”小丫头咬牙道,心里安慰自己,不就是磕了一个头嘛!自己能忍,哼!你就先得意吧!有你倒霉的时候。

    如欣看了毫不在意,对着她们道:“去摆吧!不要碰我的东西。”

    “是,四小姐。”两个丫头不敢再放肆。

    如欣对着草道:“草,你去把我的软榻搬出来,我在外面看会儿书,你看着她们收拾一下。”“是,小姐。”

    ……

    “娘,你怎么想着给如欣那丫头那么多好东西,有的连我都没有,娘你是不是……”剩下的话,如婷没有说出来,可是大夫人也知道她要说什么。

    瞪着如婷道:“你是不是又想说我糊涂了,真是没规矩。”

    “娘,如果不是,你给她那么多的好东西,干什么呀!”

    “我可不是给她,我只暂时的放在她的屋里摆摆而已。”

    “娘的意思是?”

    “哼!我在公堂上打了如欣一巴掌,现在外面好多的人,都说我虐待庶女,那么,我自然要让她们看看,她们都错了,我对如欣可是好的很,我可是什么好东西都想着她的,我就是打她也是为了她好。”大夫人冷笑道。

    “娘,你是说……”如婷眼睛发亮的看着大夫人道。

    “没错,不过,到时候还要婷儿你配合一下。”

    “娘,你说,要我做什么?”

    大夫人对着如婷轻声说了一会儿。

    如婷听了高兴道:“娘,这些包在女儿的上,我一定做好。”

    “好。”

    “夫人,给四小姐送东西的两个丫头回来了。”赵嬷嬷进来禀报道。

    “让她们进来。”

    两个丫头进来后,对大夫人和如婷俯道:“夫人,二小姐。”

    “怎么样,如欣收下了没?”如婷不等大夫人开口就急切的问道。

    大夫人听了也没说什么。

    “四小姐收下了。”

    “那就好。”

    “你们都放好了吗?”大夫人问道。

    “放好了,奴婢都放在显眼的位置了。”

    “嗯!很好。”

    “不过,四小姐说,那些东西,她有的不知道该怎么擦拭保养,想让奴婢过去,教教她的丫头。”

    大夫人听了一顿,随即道:“是呀!我都把这给忘记了,万一她们一个弄不好,给我弄坏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你去吧!那里的东西,你好好的看着,你负责打理,就不要让她们碰了,那些可都是好东西,你也小心点。”

    “是,奴婢知道了。”

    大夫人看到小丫头有些不愿的样子,开口道:“你去吧!不会太久的。”

    小丫头听了自然知道,大夫人说的是什么意思。

    ……。

    如欣回到屋里,看着焕然一新的屋子,眉头皱了一下。

    倒是舒嬷嬷看着屋里面的东西,不敢置信道:“小姐,这么多珍贵的东西,大夫人真的给小姐了?”

    如欣听了淡笑道:“嬷嬷,你喜欢吗?”

    “奴婢觉得压力好大,这万一让偷了该怎麽办?”

    草听了舒嬷嬷的话,好笑道:“娘,你在想什么呢?府里怎么可能被偷。”

    倒是如欣听了舒嬷嬷的话,高深的笑了一下,摸着大夫人送来的东西道:“是呀!如果说被偷了谁都不会相信吧!”

    ……

    很快到了老夫人寿宴的这一天。

    如欣穿上,大夫人给她做的新衣服,对着草道:“怎么样?”

    草看了皱眉道:“小姐,这也太艳了,红红绿绿的,看着怪怪的。”

    如欣听了淡笑:“草的眼光变好了。”

    “小姐,你还有心说笑,今天是老夫人的大寿,你这衣服实在是不怎好看,别人会笑话你的。”说着恼道:“我就知道大夫人她没这么好的心肠,给小姐,她做的这是什么衣服呀!”

    “你放心吧!不会穿太久的,走吧!我们去老夫人那里。”

    “哇!祖母你看,四妹妹的衣服可真是好看。”如婷看着如欣走进来,叫道。

    如婷这一声,把屋里人的目光都引到了如欣的上。

    老夫人看着如欣上的衣服,眉头皱了一下,对着大夫人道:“怎么做这个颜色?”

    “母亲,今天是你的寿宴,我本想着让如欣穿的喜庆点,所以,给她做了红色的。”说着皱眉道:“样子做的,没我想的好看,要不把做衣服的人叫过来再改改吧!他们这家衣服一直做的好的呀!怎么这次做成这样了。”

    “算了,时间不够了,就先这样吧!以后别找那家做了。”

    “是,我知道了,母亲,不过,母亲,这衣服的料子可是很好的,就是他们没做好。”

    老夫人看了一下料子道:“嗯!确实还不错。”

    如画看着如欣的衣服,对于他们只给如欣做衣服,而不给自己做衣服的不忿一下子没了,坐在那里忍着笑,如欣的样子太好笑了。

    如婷走到如欣的边,看着如欣上的衣服道:“我觉得好看的,四妹妹以前可是很喜欢这种颜色的,是吧!”说完讽刺的看了如欣一眼。

    “是吗?二姐姐觉得好看,要不,让母亲也给你做个一样的,这样我们两个一起穿,更喜庆对不对。”如欣看着如婷提议道。

    “我才不要你这样的衣服呢?”如婷嫌弃道。

    如欣听了不解的看着如婷道:“可是,二姐姐不是说好看吗?为什么不要?”

    如婷听了一时有些哑然:“我…。”

    “四妹妹,你二姐姐的意思是,她现在已经大了,再穿这样就不好看了,这衣服只有你这样的年纪,穿着看起来才喜庆,你不要误会了。”如蝶温和道。

    “原来是这样,大姐姐知道的真多。”

    如蝶听了如欣的话,脸色一瞬间有些不自然,不再看如欣,对着老夫人道:“母亲,我们到先到前院去吧!客人都快到了,我们先迎一下。”

    大夫人听了也赶紧搭腔道:“是呀!母亲,要不我们过去吧!让老爷和风儿在那里,我还真是有些不放心。”

    “嗯!你们先去吧!我一会儿再过去。”

    “好,一会儿,媳妇来请母亲。”

    “嗯!”

    大夫人她们走出去后。

    如蝶拉着如欣的手,亲切道:“四妹妹,我们一起走吧!”

    如欣眼神清明的看着如蝶,轻声道:“好啊!大姐。”

    不知道,为什么听如欣,唤“大姐”的时候,如蝶抓着如欣的手,忽然就放开了。

    如欣看了淡淡的笑了,若无其事道:“走吧!大姐。”

    “好,走。”如蝶深深的看了如欣一眼。

    大夫人她们来到前院,夏明仁和如风还在指挥下人搬东西。

    大夫人见了快步的走过去道:“老爷,还没好吗?”

    “马上就好了,你们过来了。”

    “妾不放心过来看看。”

    夏如风从她们一过来就,看到了如欣,当看到如欣上的衣服时,眉头就皱了一下。

    如欣感觉道,如风看过来的目光,平淡的看了过去,轻轻的对他点了点头,眼神无一丝的波动。

    夏如风看了苦笑了一下。巳时,就有客人开始陆陆续续的到了。

    而如蝶无论干什么都把如欣带着旁,还不时的和如欣亲切的说着什么,让来的客人频频的侧目,大夫人见了暗笑,对着客人不经意道:“我家这个大女儿和她这个妹妹可是要好的很,无论干什么都喜欢带着她,唉!可是。”

    大家看到大夫人说着,脸上就透出忧伤的神色来,就有人开口道:“这是好事呀!夏夫人叹什么气呀!”

    “是呀!姐妹亲近是好事呀!”

    大夫人对上大家的目光,伤感道:“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家前阵子出了那个事,说起来都是我没有管好下人,让她做出了记恨主子的事。”说着拉着如欣的手道:“让我家的四丫头受了那么大的委屈。”

    如欣听了大夫人低下头没有说话。

    倒是如蝶开口道:“母亲,你不要说了,是我没有管好丫头,是我对不起四妹妹。”说着抹了抹眼泪。

    “蝶儿,你年纪还小,那些丫头的心思你那里会想的到,你就不要再自责了。”说着对着来的客人道:“你们不知道,自从出了事后,我这个大女儿,就一直在怪自己,本来呀!她都想去静安寺了,说是要去替她四妹妹祈福,也要好好的反省一下自己的过错。”

    “母亲,不要说了。”如蝶赶紧阻止道。

    “母亲知道,你不想让我给大家说这些,可是,母亲实在是不忍心,让外面的人那样的误会你,你虽然没去静安寺,可是,你也在家里的庵堂,吃斋,念佛,这么长的时间也够了,如果你再这样下去,你怎么受的了呀!”大夫人说着眼睛都红了,对着她娘家嫂子王氏道:“嫂嫂,你也要替我劝劝她,你是知道的你这个外甥女,格倔的很,我是怎么说她都不听,要不是,今天是我家老夫人的寿宴,她还不出来呢?”

    王氏听了大夫人的话安慰道:“妹妹,你也不要担心,你也知道,蝶儿她就是一个心软的孩子,而她和四丫头本来就要好,知道四丫头出了那样的事,心里本来就难过的要命,而现在,还有好多人说都是她没有管好自己的丫头,才让四丫头出事的,这样让她怎么放得下。”

    如欣听着她们一眼言我一语的在人前唱双簧,平静的坐在那里没有说话。

    而在场的人听了大夫人她们的话,看如蝶的眼神也善意的多了,有的还开口劝道:“大小姐,也不要太自责了,本来也不管你的事。”

    “是呀!夏家大小姐,心肠可真好。”

    如蝶看着她们的眼神,听了她们的话。心里放松了,知道事成功了,可脸上还是愧疚的看着如欣道:“四妹妹,你是不是孩子怪大姐姐。”

    如欣听了抬起头看着如蝶,微笑道:“我从来没有怪过大姐姐,那里会有是不是还在怪,是大姐姐你想太多了。”

    如蝶听了如欣的话,心里恼了一下,这丫头反应可真是快。

    “那大姐姐就放心了。”

    “大姐姐什么都没做过,不需要担心什么。”

    “是呀!夏小姐,又不是你做的,你担心什么呀!”有个妇人听了如欣的话,不解的看着如蝶道。

    大夫人听了这样的话,怕过犹不及,不着痕迹的对着如婷使了个眼神。

    如婷会意开口道:“娘,你们在这里说话,女儿带着各位小姐,去转转好不好。”

    “你呀!就是闲不住,去吧!好好的招待各位小姐。”

    “是,我知道了娘,你就放心吧!我们走吧!我带你们看看。”

    “好呀!好呀!”在坐的好多的小姐,早就坐不住了,听如婷这样说,都站起来跟着她去了。

    “你看看,一出来什么规矩都忘记了。”

    “都还是孩子让她们去玩儿吧!好的。”老夫人开口道。

    没过一会儿,如婷她们就回来了,大夫人见了故作不解道:“婷儿,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如婷还没说话,就有一个小姐走到她母亲的边道:“娘,你也把我的房间给我重新布置一下吧!我想要四小姐一样的。”

    “娘,我也想要那样的,好漂亮呀!”

    “娘,要不你跟我去看看吧!”

    众夫人不解的看着大夫人。

    大夫人也疑惑不解道:“婷儿,这是怎么回事呀!”

    “娘,我带她们去玩,经过四妹妹那里,她们非要进去看一下,后来就这样了。”

    大夫人听了笑道:“原来是这样呀!看来你们是喜欢上,我家四丫头那里的布置了,是不是呀!”

    “是呀!娘你去看看我也想要一样的,去看看嘛!”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没规矩呀!怎么能去人家的房间里参观。”

    “唉呀!都是小孩子有什么关系。”大夫人笑道:“要不,我就带你们去看看,如果你们喜欢的话,我可以告诉看你们这些都是在那里买的。”

    “这怎么好意思?”

    “是呀!”

    “没关系,走吧!去看看,回来不耽误看戏。”

    “娘,去看看吧!”

    “你这孩子,这是没规矩。”有的拗不过你孩子已经站了起来。

    如蝶见了对大夫人道:“母亲,我就不过去了,我去请祖母出来。”

    “好,那你去吧!”

    “是。”

    大夫人等如蝶走了,对着她们道:“走吧!我领着大家看看。”

    众夫人跟着大夫人她们来到如欣的屋里,看到里面的东西都吓了一跳,这也太贵重了吧!

    “夏夫人,你可真是大方,用这么名贵的东西给你家的四小姐做装饰。”

    “是呀!”

    有的,不信大的夫人说的,对一个庶女,怎么可能舍得这么好的东西,看着如欣道:“这些都是你的吗?”

    这样一问,其他的夫人也都看了过去。

    大夫人听了,用眼神威胁的看了如欣一眼,开口道:“都是我给欣儿的是不是呀!”

    如欣看着大夫人感动道:“是呀,都是母亲给我的,母亲对欣儿很好。”

    大夫人听了松了一口气,对着如欣和蔼道:“你这孩子,你是我的女儿,我对你好,还不是应该的嘛!”众夫人听了如欣的话,对着大夫人道:“看来外面的人说的话,还真是不能相信。”

    “是呀!我听外面的人还说,夏夫人虐待庶女的人,这不是瞎说吗?”

    “是呀!”大夫人听了他们的话,心里笑开了花。

    忽然一个夫人道:“唉呀!你们看这个花瓶,是不是假的呀!”

    “什么?假的?”

    “不会吧!”

    大夫人听了这样的话脸就沉了下来,对刚才那位夫人道:“张夫人,你可不要乱说。”

    “夏夫人,你看看,我刚才,就擦了一下,它就掉颜色了,难道不是假的。”说着把它拿到众夫人的面前道:“你们看看是不是。”

    “颜色好像是不一样。”另外一个夫人也拿起刚才的擦布擦了一下。

    “哇!真的掉颜色了。”

    “是假的呀!”

    “不知道其他的,也是不是假的。”说着也擦了一下。

    “这个也掉颜色,是假的。”

    “娘,你看我最喜欢的这个菱花镜,也能擦掉颜色。”

    '“原来都是假的呀!我就觉得奇怪,怎么可能对一个庶女这么好。”

    大夫人听了她的的话,脸色死白,急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怎么可能是假的,这都是我的嫁妆,怎么可能是假的。”

    大家看着大夫人的样子,不屑的看着她道:“夏夫人,不信你自己看嘛!”

    大夫人猛地抓过她手里的擦布,亲自过去擦了一下。

    大夫人不敢置信的看着,真的掉颜色了,真的是假的,这怎么可能,一定是谁做了手脚,大夫人想着猛地回头看着如欣道:“是不是,你做了什么?”

    “母亲,我什么都没做呀!这些都是你给我的,就连每天擦拭,都是母亲的丫头做的,我碰都没有碰过。”如欣不明所以道。

    大家听如欣这样说,看大夫人的眼神更加的不屑了,原来真的是装样子给人家看的呀!

    “不,一定是是你做了什么。”大夫人想着自己那么值钱的东西,一下子,失去理智,伸手就要去打如欣。

    一个夫人看不过去,就拉了如欣一下。

    只听到“嗤啦”一声,如欣的衣服就破了。

    “我就是轻轻的拉了一下,怎么就破了呀!”那位夫人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手。

    “这有什么,衣服不结实呗。”

    “也是假的吧!”

    “夏家四小姐真是可怜呀!就算是庶女,可夏夫人做的也太过了。”

    “我们回前院吧!给夏老夫人过了寿,就走吧!”

    “说的是。”

    “走吧!”

    “四小姐,要不你和我们一起过去吧!”

    “不了,我换件衣服,和母亲一起过去。”

    大家看如欣的样子,摇摇头走了。

    等所有的人都走了,如欣走到大夫人的跟前道:“母亲,不起来吗?”

    “是你做的,对不对。”大夫人看着如欣恨道。

    如欣讶异的挑了挑眉道:“母亲,我可是一次都没有碰过,至于,为什么会是假的,那,只有你,还有你的丫头知道了,不是吗?”

    ------题外话------

    亲们,记得提提意见。抱抱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