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苦肉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草扶着如欣回到梧桐院,就看到舒嬷嬷在门口张望,看到她们回来了,急忙的迎了过去说道:“小姐,你们终于回来了,老奴都快担心死了,怎么样?没什么事了吧!”

    “嗯!已经没事了,嬷嬷,院里没什么事吧?”

    “没什么事。”舒嬷嬷说着,看着如欣的神色不是很好担心道:“小姐,你是不是不舒服,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呀!是不是病了?”

    “我没事,就是有点累。”

    “那小姐赶紧进去休息。”

    “好。”如欣看舒嬷嬷也要跟着进去,转头看着她微笑道:“嬷嬷,我肚子有点饿了,你给我去端点粥过来好吗?”

    “哦!小姐,你饿了,早上没吃饭吗?”

    “娘,小姐,她在人家做客难免有些不自在,怎么好意思多吃,所以,你还是再给小姐做点吧!”

    “是,说的也是,那老奴这就去。”舒嬷嬷说完赶紧往厨房走去。

    “来小姐,奴婢扶你进去。”

    “嗯!”

    草扶着如欣回到屋里,看着如欣疲惫的样子,眼泪就掉了下来了,心疼道:“小姐,你怎么样?是不是伤口又疼了?”

    “我没事。”如欣躺在软榻上后,舒了一口气道。

    “小姐,你怎么会受伤了呢?昨天在公堂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草拿起薄毯给如欣盖上问道。

    “没什么事,就是发生了一点小意外,对了,退堂后你在什么地方?”如欣岔开话题道。

    “奴婢本来是在外面等小姐的,可是,没想到,突然就退堂了,然后就有官兵把奴稗带到了后堂,奴婢当时说要见小姐,可是他们不让我见,说时候到了,就带奴婢来见小姐,奴婢没办法就只有等着,一直等到了今天早上,可是,没想到却看到小姐受伤的样子,奴婢可真是吓坏了,小姐,到底是谁伤了你?”

    “草,这件事就不要问了,也不要向任何人提起,知道吗?”

    “是,小姐。”

    “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下,你也去歇歇吧!让桃在外面守着,告诉她,舒嬷嬷如果回来了就告诉她我睡了。”

    “是,小姐,你好好休息。”

    “嗯!”

    看到如欣闭上了眼睛,草轻轻的退了出去,却没有叫桃,而是自己守在了外面。……

    大夫人和如蝶刚进到大门,就看到赵嬷嬷,急冲冲的迎了过来。

    大夫人看着赵嬷嬷的样子,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

    赵嬷嬷紧张道:“夫人你可回来了。”

    “发生什么事了吗?”

    “老夫人让你回来了赶紧去她那里一趟。”“什么事?”

    “老奴也不是很清楚,不过,老奴听说,老夫人不知道为什么,发了好大一顿的脾气,老奴看等一下,夫人去的时候可是要小心点。”

    大夫人听了一惊问道:“今天上午家里出了什么事了吗?为什么突然发脾气?”

    赵嬷嬷听了应道:“具体什么事老奴也说不准,不过,今天早上,夫人走后不久,刘大人倒是亲自过来了一趟,把大公子和四小姐送回来了。”

    “风儿她们回来了?”

    “是呀!不知道是不是她们和老夫人说了什么?”

    “走,我们过去看看?”大夫人快步道。

    如蝶看了站定,对着大夫人道:“母亲,你去吧!我就不过去了。”

    赵嬷嬷听了赶紧阻止道:“大小姐,老夫人说让你也一起去。”

    ……。

    刘嬷嬷,看着老夫人劝解道:“老夫人,你也进去休息一下吧!夫人她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不用,我就坐在这里等她们。”老夫人咬着牙说道。

    “老夫人,夫人和大小姐来了。”一个小丫头进来禀告道。

    “让她们进来。”

    “是。”

    大夫人和如蝶走进屋里,就看到老夫人面色冷峻的坐在哪里,看着她们来了,眼里的怒火毫不掩饰。

    大夫人看了不解,疑惑道:“母亲,发生什么事了吗?”

    大夫人的话刚说完,老夫人就忽的,拿起一个杯子,摔倒了大夫人她们脚下。

    大夫人和如蝶吃惊的看着老夫人。

    “母亲……。”

    “你还好意思问我发什么了什么事?你可真是我们夏家的好媳妇啊!我看我们夏家早晚会毁在你的手里。”老夫人怒道。

    “母亲,媳妇做错什么事了吗?你为什么这么说我。”大夫人不平道。

    “哼!你还觉得心里不舒服了,我告诉你,就你做的那些事,就是休了你也是够了。”

    “母亲……”大夫人不敢置信的看着老夫人。

    就是如蝶也惊的睁大了眼睛。

    “媳妇,到底做错什么了,你要对媳妇说出,这么重的话。”

    “怎么,要我把你做的事都给你捅出来吗?”说着看着大夫人突变的神色不屑道:“你以为你做的事,我都不知道吗?我告诉你,你都做过什么事,我心里清楚的很。”说完突然站起来走到大夫人眼前瞪着她道:“可是,我没想到,你不但做事越来越出格,也越来越没脑子了。”

    “母亲,你是不是听别人说什么了,你可能误会媳妇了。”

    “误会你,冤枉你,好,那你告诉我,你在大堂上对如欣做了什么?”

    “母亲,是不是如欣那个丫头对你说了什么了,你可不能只听她的一面之词,她那是诬蔑媳妇……。”

    “你不要说那么多,你是不是打她了?”

    “我……”

    老夫人看她的那个样子就知道是真的了,看着她的眼睛冒火道:“蠢,真是愚蠢,在那样一个场合你也敢动手。”

    “母亲,母亲,你这次是真的如欣那个丫头先挑起的,媳妇是看她太没规矩了,才动手的。”

    “那就是说你真的是动手打她了,你……你……我们家的名声都毁在你的手里了,你知道外面的人现在是怎么说的吗?凶狠的嫡母,恶毒的嫡姐,说我们夏家的人都是心狠手辣的,在家里不把庶女当人看,我们夏家的脸真的都被你们两个给丢光了。”老夫人怒气冲冲道。

    “母亲,你听媳妇说,是如欣那个丫头先挑事的,是她在大堂上先冷嘲讽的说蝶儿,是她不敬嫡姐,所以,媳妇才会动手的,她们怎么能这么说媳妇,明明对是如欣不懂规矩,是她的错。”大夫人惊道。

    “如欣说了什么,我不知道,外面的人也没听到,可是,你干了什么,可是很多的人都看到了,所以,你现在说的这些,你以为有几个人会信你。”老夫人恨道。

    大夫人听了老夫人的话愣了一会儿,忽然看着老夫人道:“母亲,如欣她是故意的,她陷害我。”大夫人说着恼怒道:“母亲,这个丫头的心思太毒了,这一切都是她害的,这是她的计谋,她要害儿媳背上凶狠的恶名,是她,都是她……。”大夫人激动道。

    如蝶在一旁听了老夫人的话,心里发冷,自己当时在公堂上,听了如欣的那一番话,就觉得怪怪的,果然不是自己的错觉,她的目的就是要激怒母亲,让母亲对她出手,她这不但是要毁了自己,就是母亲也被她给算计了,如蝶想着心里明白了,可是,也已经晚了,自己是步步都输了如欣一步,这次输的的更是彻底,如蝶看看老夫人对母亲的态度,还有自己母亲急切辩解的样子,暗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现在辩解已经没有用了,只会让祖母更加的生气,也显得自己更加的无能,现在事已经这个样子了,不能让祖母厌弃了自己,如蝶想着拉着了拉大夫人的衣服。

    大夫人感觉到回头,看到如蝶对着她轻轻的摇摇了摇头,大夫人不解。

    如蝶也没有对大夫人说什么,只是忽然跪在老夫人的面前忏悔道:“祖母,这次的事都是我和母亲的错,是我们给夏家抹黑了,祖母都是我们的错,祖母你骂我们是应该的,可是,看你也要保重自己的体,如果因为我们惹的祖母那里不适,我们岂不是错上加罪了吗?祖母,你坐下先听我们说。”

    老夫人听到如蝶说这样的话,心里的怒火小了一点,缓缓的坐下,开口道:“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如蝶看着老夫人的眉头松了一点,继续道:“祖母,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母亲不是有意要打四妹妹的,母亲她是被我连累了,在公堂上,四妹妹是故意的说了一番激怒母亲的话,母亲是护女心切,才会动手打四妹妹的。”

    “如欣说了什么?”

    “四妹妹说她去公堂上,本就不是为了替我脱罪,她是来对刘大人说明真相的,她要让我得到跟她一样的下场,要把我的名誉也搞臭,让我也尝尝她那两天的滋味,她要看看害了她以后,我的下场有多凄惨。”如蝶说着对着老夫人急道:“所以,祖母,母亲她是听了如欣的话才会着急,才会忍不住的,祖母,请你不要怨母亲,她真的是被四妹妹给设计了。”如蝶说着悄悄的对着大夫人使了个眼神。

    大夫人看了会意马上接口道:“是呀!母亲,媳妇当时听了如欣的话真的是又惊又怕,所以才会忍不住的,母亲,如欣她真根本就没有为如蝶脱的打算,她是骗我们的呀!”

    “是吗?如欣真的这样说?”老夫人皱眉道。

    “是呀!”大夫人说着看着老夫人难过道:“母亲,媳妇承认对如欣是不够尽心,可是,媳妇也从来没有打过她,断过她的吃喝呀!可是,她竟然这样的对媳妇,设计我让我背上这样一个恶名,我实在是心寒呀!母亲,现在外面的人这样说我,那我,我以后还怎么出门呀!她们一定会觉得我经常的虐待如欣,我真的是冤枉呀!”大夫人哽咽道。

    老夫人听了没有接大夫人话,而是对着如蝶道:“你说你母亲是被如欣给设计了,那你呢?难道说你做的那些事,也是如欣设计你做的。”

    “不,那是我自己做的。”

    “你为什么这么做,你是家里的嫡长女,你这样不是要毁了你自己吗?”老夫人看着如蝶心痛道,其实,对于如蝶出了这样的事,老夫人心痛,一大半的原因是因为,少了一颗好的棋子,如蝶本来是家里最要潜力的一个,也是自己最看好的一个,如果嫁得好,也是家里的一个助力,眼看这马上就要议亲了,可是,没想到,却出了这样的的事,老夫人怎么能不心痛。

    如蝶看着老夫人的样子,流着泪道:“祖母,我不是诚心要害四妹妹的,我只是嫉妒她。”

    老夫人听了不确信道:“你嫉妒你四妹妹,这话从何说起?”

    “祖母,说起来,你也许觉得蝶儿小心眼,蝶儿比起四妹妹来说什么都不缺,可是,祖母对四妹妹却比对蝶儿要亲近的多,我心里嫉妒她,我和祖母都处了这么多年了,祖母对我还没有对四妹妹亲近,所以,蝶儿才会一时起来歪心。”

    “你是说,都是因为我疼你四妹妹,你才做下这糊涂事的?”老夫人不敢相信道。

    “不,不是祖母的错,是蝶儿太小心眼了,是蝶儿不懂事。”如蝶说着伤心的看着老夫人道:“祖母,其实蝶儿一直都期盼着,能和祖母更加的亲近,所以,这么多年来,蝶儿努力的做好我夏家嫡女的样子,要懂事,要端庄,不知道是不是蝶儿做的不够好,不够多,所以,才没有得到祖母的更多的疼,蝶儿一直都在自己的上找原因,也一直努力着,可是没想到的是,四妹妹才和祖母处了几个月的时间,就得到了蝶儿努力了多年对没得到的,我心里不平衡,我嫉妒她。”如蝶楚楚可怜的看着老夫人道:“祖母,蝶儿,是不是真的不如四妹妹。”

    老夫人听了如蝶的话,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

    就是大夫人也震惊的看着如蝶,蝶儿她说的是真的。

    如蝶说完擦干眼泪正色道:“祖母,这次的事,我错了,不管为了什么原因,我都不应该害四妹妹,我愿意认错,也愿意认罚,我会对四妹妹认错。”如蝶对着老夫人磕了一个头道:“是蝶儿让祖母失望了,蝶儿愧对祖母。”

    老夫人看着如蝶神色有些动容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傻。”

    “是,是蝶儿太傻了,祖母对蝶儿一直都很好,是我太贪心了。”如蝶哭道。

    “好了,不要说了,你已经知错了,就过去吧!不要再提了。”老夫人叹了口气道。

    大夫人听到老夫人这样说心里一松。

    “不,祖母,是蝶儿给夏家的脸上抹了黑,蝶儿一定要再挣回来,所以,我要去静安寺忏悔,也让外面的让看看,我们夏家的女儿,犯了错就敢认,也会诚心的改过的,不能让他们小看了夏家。”

    “蝶儿,你祖母都已经说了事已经过去了,你就不要固执了。”大夫人急道。

    “你怎么会这么想。”老夫人看着如蝶疑惑道。

    “祖母,贵妃娘娘她这样对蝶儿说的,犯了错,不是道了歉就完了的,要让他们看看我的诚意,蝶儿觉得贵妃娘娘说的很对,我愿意照着娘娘的话去做。”

    “是吗?是环儿说的?”

    “是。”

    老夫人思索了一会,对着大夫人和如蝶道:“好了,你们先回去吧!我要好好的想想。”

    “是,祖母,不过,静安寺,蝶儿是一定要去的,还请祖母成全。”如蝶说着狠命的拉了一下大夫人的手不让她说话。

    “我心里有数,你先回去吧!”

    “是。”

    等大夫人和如蝶都出去了,老夫人眉头皱的更紧了,心里意思有些想不通,这件事,最后是如蝶的错,还是如欣的错。

    如欣刚躺了一会儿,就听到。

    “小姐,小姐。”

    如欣睁开眼睛,看到翼六站在一边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吗?”

    “小姐,你不是让属下,看着大夫人她们吗?”

    “嗯!她们又做什么了?”

    “属下刚听到了一些事,觉得应该跟小姐说一下。”

    “你说。”

    “今天早上大夫人她们进宫了一趟,然后等到回来后,就被夏老夫人给叫了过去,夏老夫人因为,大夫人在公堂上做的事,发了很大的脾气。”

    如欣听了并不意外,接着道:“那大夫人她们是怎么说的,”

    翼六听了如欣的话,就把大夫人,如蝶和老夫人的对话说了一遍。

    如欣听了笑了起来道:“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小姐现在要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你先下去吧!”

    “是,小姐。”

    如欣想着翼六说过的话,闭上眼睛,思索着,去了宫里一趟,回来后,可是高明多了,去寺院忏悔,可是宫里那位的主意。

    如欣睁开眼睛,你们是打算用苦计吗?可是,我并不想如你们的意,该怎么办呢?

    出了老夫人的院子,大夫人就拉着如蝶会到了自己那里。

    “蝶儿,你为什么一定要想着去静安寺院呢?你是不是有什么打算?”大夫人自从见识了刚才如蝶在老夫人那里的辩白,就觉得自己好像还是不够了解自己的女儿。

    “不错,我当然不会白白的去,要不然,我不就太窝囊了。”

    “我不懂?”

    “母亲,只有我去了寺院,我们才能化被动为主动。”

    “怎么说?”

    “母亲,现在这种形对我们很是不利,我们说的再多也不一定有人会相信我们是无辜的,不说别就你在公堂上动手打如欣的事你都说不清楚,所以,我们只有为自己找一个说法。”

    “你接着说。”

    “等我去了寺院,你就多走动一下,说我是为了没有管教好自己的丫头,让她害了四妹妹的名誉,而我对四妹妹心里有愧,去替自己赎罪去了,至于你,你就说,当时你在公堂上之所以打四妹妹,是因为你太心痛了,你说,四妹妹明知道是那个丫头害了她,却还善恶不分的想为那个丫头求,母亲你是一时的急才会动手打她的,告诉她,家里的人害了她,你这个做母亲的是一定会为她做主的,不要她太委屈自己了,太没有夏家小姐的气势了,不要说一个丫头,就是我这个做姐姐的也因为管教不严,你也没有心软让我去了寺院里了。”

    大夫人听了眼睛一亮道:“这样以来,我是深明大义的嫡母,你是重重义的姐姐,只有如欣是个没有主见,善恶不分,软弱的庶女,如果,我再加一把火,最近对她好点,让她也跟着我到处的走动一下,顺便宣扬一下,她在家里吃的有多好,再让人家看看她穿的有多好就更完美了,那她就是一个,看着嫡姐去寺院受苦,自己却在家里享受的,没有良心的庶女。”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所以,这次的静安寺我一定要去。”

    “可是,那样蝶儿要吃很多的苦呀!”

    “我觉得值得。”如蝶说着想着,夏如欣,我们之间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