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出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她们已经走了吗?”老夫人起后问道。

    刘嬷嬷一边服侍着老夫人穿衣,一边应道:“已经出发了。”

    “明仁去了吗?”

    “大老爷,夫人,还有大小姐,四小姐都去了。”

    老夫人听了一顿道:“如蝶也去了?”

    “是。”

    老夫人听了皱着眉道:“她去干什么么?还不够丢人的,还有出去露脸。”

    “老夫人,本来大小姐是没去的,可是,李大人一早就来了府里,坚持让大小姐一块去。”

    “李大人来了,一定要让如蝶去,为什么?”

    “说是这样更能证明大小姐的清白。”

    老夫人听了疑惑道:“不是直接去刘大人的府里,难道还要在公堂上说。”

    “这……老奴不知。”

    老夫人总是觉得事怪怪的,对着刘嬷嬷道:“你有没有觉得,刘大人对这次的事好像特别的上心。”

    “老夫人为什么会这样说。”刘嬷嬷不解。

    “就像这次的事,看起来严重,可也算是我们的家务事,这件事又没有外人的加入,不需要协调,刘大人也不需要为难,他一抬手也就过了,像我们家这样的,虽然不是什么大家族,可是也不差,环儿在宫里为妃,明仁为太傅,都是能常见到皇上,能说上话的人,刘大人也是官场上的老油条了,那么,无论看在谁的份上,也完全没必要做到这个地步才是,可是,为什么他看起来一副一定要追查到底的样子。”

    “听老夫人这样说好像也是这个理儿。”

    “你说这件事查到最后,最得利的会是谁?”

    “最得利的……好像…。好像是四小姐。”刘嬷嬷一惊道。

    “对你说的没错,而且,你不觉得所有的事都很巧合吗?刚出事两天,就被查的清清楚楚的,你说,是如蝶的运气太差,还是如欣的运气太好了。”

    “这老奴说不好。”刘嬷嬷觉得自己的心砰砰直跳。

    “还有就是刚才我说的刘大人的态度,也很是奇怪,完全是一副为如欣讨回公道的架势。”老夫人说越说越觉得不寻常。

    “老夫人你这样说,可是怀疑四小姐她……。”刘嬷嬷脸色也变了,如果一切都是四小姐策划的,那她就太可怕了,可随即又有一些不解:“可是,这样也说不过去呀!四小姐她根本就没有见过,刘大人呀!。”

    “是呀!刘大人见都没有见过如欣,说刘大人,为如欣讨回公道,也是有点说不过去了。”老夫人也疑惑了,暗道:难道是我多想了。

    “而且,如果四小姐这么厉害的话,就不会轻易地答应去刘府,为大小姐开脱了。”

    老夫人听了点点头道:“但愿是我多想了吧!可是,我总觉得心里不安。”

    “老夫人,可能是家里最近出了太多的事了,你太紧张了。”

    “说的是,我现在真的是有点草木皆兵了。”

    “老奴去给你泡杯安神茶吧!”

    “好,你去吧!”

    ……。

    二姨娘的院里

    “砰砰……。砰砰…。”如画开始在屋里使命的摔东西,嘴里喊着:“为什么,为什么……”

    “小姐求求你不要摔了,万一伤者你了,二姨娘一定会打死奴婢的。”小丫头跪在如画面前哀求道。

    “你给我让开。”

    二姨娘匆匆赶过来后就看到这样一幅场景,急忙走过去拉着如画道:“画儿,你…你这是有怎了,无无故的乱发什么火。”

    如画看到二姨娘愤恨道:“姨娘你说,如欣为什么运气就那么好,你说!”

    二姨娘听了不解道:“你在说什么呀!她的运气那里好了,她的名声都臭了。”

    如画听了讽刺道:“姨娘,府里的人都已经知道了,也就我们两个不知道吧!不,现在我也知道了,就你一个还不知道。”

    “知道什么?”

    “现在府里的人都知道,四小姐是清白的,是被大小姐给陷害的,不但是府里的人,怕是全京里的人都知道了吧!”

    “这……这是真的?”二姨娘惊讶道。

    “当然是真的,姨娘你说多不公平,我的事和如欣的比起来小多了,可是,我却要背一辈子,而且还会随时的被人笑话,而如欣呢!搞得满城风雨的,可是,一转眼,就来了个大逆转,不但坏名声没了,怕是还博了不少的同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如画看了一眼二姨娘不耐道:“你让她给你说吧!我没心给你讲,再说一遍我会气死。”说完转去了内间。

    二姨娘看了一眼地上的丫头道:“你说。”

    “是,二姨娘。”

    二姨娘坐在那里,听着丫头把事给讲了一遍后,愣了好大一会。

    丫头看着二姨娘的样子心里忐忑,二姨娘不会也和三小姐一眼摔东西吧!丫头刚想完就看到二姨娘腾的站了起来。

    丫头一惊,赶紧把头给低了下下去,可是,过了一会却看到没什么动静,悄悄的抬起头,却看到二姨娘满脸的笑容,往内间走去了。

    丫头看了疑惑,二姨娘和三小姐的反应完全相反,真是搞不懂。

    二姨娘眉开眼笑的来到内间,看到如画躺在上,疾步的走过去,坐到边推着如画高兴道:“画儿,画儿起来。”

    如画转过看着二姨娘的样子皱眉道:“姨娘,我心里烦着呢!你就不能让我静静,还有,你听了如欣的事高兴什么?”“姨娘当然高兴了,这个是好事,能不高兴吗?”

    “姨娘,这那里是好事了,你是不是没听明白,如欣那个丫头没事了。”如画急道。

    “我当然知道如欣没事了。”

    “那你还笑?”

    “傻丫头,如欣是没事了,可是,如蝶可就完了,你说我怎么能不高兴,如欣她就是一个小小的庶女,虽然她现在是比以前聪明了,可是,还是一样什么都比不过你,而如蝶就不一样了,她是家里的嫡长女,在家里的也是整天端着她大小姐的样子,偏偏你的父亲还有老夫人觉得这是端庄,对她很是看重,可是没想到,她会栽倒在这件事上,呵呵。”二姨娘说着笑了起来。

    “她那里载了,我听说,她们带着如欣去御史府给她脱罪去了。”

    “就算她脱了罪又如何,外人可能会相信,可是,她在老夫人和你爹爹心里的形象可是全毁了,哼!就是名誉也多多少少也会受一些影响,她算是倒了,画儿,如果如蝶倒了,家里面就剩,没脑子的如婷和一个傻傻的如欣,那么,你说家里面的女孩子,老夫人和你爹爹能指望的会是谁。”二姨娘说着两眼放光的看着如画。

    如画听了二姨娘的话,如画激动道:“姨娘,你是说,老夫人和祖母她们会最重视我?”

    “对,当然是你,画儿,你无论哪一方面可是都要比她们强了不知道多少,现在如蝶倒了她们能指望的也都是你了。”

    “姨娘,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真的会被他们重视。”如画从上下来激动道。

    “当然是真的,你等着看吧!”二姨娘自信道。

    如画听了二姨娘的话,心里对翼王爷又重新燃起来期望。

    ……

    大夫人她们下车后,看到前面是不是刘大人的府邸,而是停在了刑部的后门,大夫人看着李大人疑惑道:“李大人,我们不是去刘大人府上吗?怎么来这里了。”

    “夏大人,夏夫人,这是我家大人吩咐的,说这事既然是在公堂上开始的,还是在公堂上结束的好,在样会更有说服力。”李希面不改色道。这话虽说的好像很在理,可是大夫人总是觉得怪怪的,不要看着夏明仁不安道:“老爷,这样好吗?让蝶儿一个女孩子到公堂上。”

    夏明仁也觉得不妥,对着李希道:“李大人,一定要在公堂上说吗?”

    “夏大人,夏夫人不必担心,其实也就是一会儿的事,很快就结束了,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如欣在一旁听着暗道:果然是强将下面无弱兵,这刘大人做起事来做起事来是不着痕迹,就是这李大人也是圆滑的很。

    “那好吧!既然李大人这样说了,那一会在公堂上赶紧把话说清楚,我还要去宫里就走了。”夏明仁看着李希很是坚持也就不再说什么,只是对着大夫人交代,希望事赶紧结束。

    “是,我知道了,老爷。”

    “李大人,拜托了。”夏明仁客气道。

    “应该的,夏大人慢走。”

    看夏明仁走了,李希对着大夫人她们道:“夏夫人,那我们就先进去吧!一会儿,大人就来了。”

    “好。”

    “大夫人她们从后门进入大堂后,惊讶的发现,刑部的大门前居然聚集了很多的人,如蝶的面色骤变,大夫人的脸色也很不好。

    ”李大人,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在门前。“大夫人忍不住道。

    ”哦!夏夫人可能不知道,每次审案的时候都是有好多的人在那里的,这很平常。“

    ”不能把他们给遣了吗?“大夫人暗道:这么多的人在门前,影响实在是不好。

    ”夏夫人,这恐怕不好办。“李希说着认真道:”再说了,本来是来把事给说清楚的,如果把他们给驱逐了,反而更是引起他们各种的猜疑,也许,反而不好。“

    李希看着他们没有言语,出声道:”夏夫人,你们稍等一会儿,我去把我们家大人给请来,也好让事早点结束。“

    ”是,李大人说的是,赶紧结束。“

    ”稍等。“李希说完转离开。

    大夫人等李希走了恨恨的看着如欣,都是这丫头惹出来的。

    ”如欣,你等一下赶紧把事说了,我们赶紧走,知道吗?“

    如戏低着头瑟瑟道:”是,我知道了,母亲。“

    而这个时候外面的百姓也开始议论起来了。

    ”唉呀!那位是夏家的大小姐吧!心思可真是坏呀!“

    ”是呀!做姐姐的,竟然会想出这么毒辣的办法,来害自己的妹妹,像她这样的人就该去坐牢。“

    ”说的是。“

    ”不过,夏大人好像“昭曰”最有学问的人,可是,你说他这样的人,怎么把自己的女儿教成这样,不会虚有其名吧!“

    ”哈哈,谁知道呢?也许吧!“

    ”唉!那位四小姐可真是可怜呀!“

    ”有这样一个姐姐,子肯定不好过,我听说,什么样的大人教出什么样的孩子,大小姐这个样子,看来夏夫人也不是什么好人。“

    ”她们这些深宅大院里,有几个嫡母会对庶出的女儿好的。“

    ”你这样一说,我觉得像夏小姐,做这样的事,夏夫人不会也知道吧!“

    ”说不好,恐怕就是夏老夫人也知道。“

    ”啧啧,听着真是吓死人了。“

    ”不过,你们说她们今天来干什么?“

    ”不知道,一会儿,刘大人来了就知道了。“

    ”我说,她们不会是来给大小姐说的吧!“

    ”不会吧!要是放过这样的人,可真是没天理了。“

    大夫人和如蝶坐在那里,把他们说的话听的清清楚楚的,均是脸色大变。

    如蝶脸色发白颤抖道:”母亲,我们回去吧!他们这样说就是跟刘大人说清楚了,又能怎么样呢?“

    大夫人也觉得浑都在发抖,整个人有些六神无主,已经分不清,来这里到底是对了还是错了。

    如欣站在那里,忽然抬起头看着大夫人和如蝶说道:”大姐姐,你在怕什么,所有的事又不是你做的,你没有必要心虚,所谓人正不怕影子斜,是不是?“

    大夫人和如蝶听了如欣说的话觉得刺耳极了。

    ”夏如欣,我是让你来给你大姐姐开脱的,不是让你来说风凉话的。“大夫人看着如欣怒道。

    ”母亲,你误会了,我是在安慰大姐姐,也是怕你们真的走了的话,那可就再也说不清了,大姐姐会经历跟我前两天一样的事,外面的人不但会笑话你,骂你,如果你敢出门的话,他们说不定还会向你丢鸡蛋,大姐姐你说可怕不。“说着看着如蝶继续道:”大姐姐,你可不要想着只要不出门,就万事大吉了,还要府里的人呢!那些下人们,当你看他们的时候,会不经意的发现,他们会用不屑的眼神看着你,大姐姐你说连一个下人都看不起你,恐怖不。“

    大夫人听着如欣的话,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那两天,如欣过的什么子自己很清楚,可是,那是在如欣的上,自己才会觉得痛快,可如果发生在自己女儿的上,那让自己如何受得了,大夫人转头看着如蝶摇摇坠的样子,心里是又惊又怒,大夫人看着如欣的眼神恨不得吃了她。

    如欣看着大夫人眉头挑了挑,对着大夫人道:”母亲,女儿说的都是切的体会,也是让大姐姐做好心里准备,万一今天的事不能如意,这可就是大姐姐以后的子……“如欣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了一巴掌,如欣感觉到脸上的刺痛,嘴角轻扬:打的可真是好,希望你不会后悔。

    如欣抬起头看了大夫人一眼,平静的把头给低了下来,颤抖的站在一边。

    大夫人站在如欣的面前,口剧烈的起伏着,看着她变老实了,心里暗道:这个丫头就是该打。

    可是如蝶看到如欣这个样子心里忽然有不详的感觉,果然。

    ”哎呀!你们看夏夫人可真是厉害呀!在公堂上就公然的打四小姐。“

    ”是呀!是呀!这在外面就对四小姐这么的厉害,那在家里的话岂不是过的更加的厉害。“

    ”四小姐的子是怎么过的呀!这么狠毒的嫡姐,暴力的嫡母。“

    如蝶听了他们的话,深深的看了如欣一眼,对着同样听到外面的话,慌乱的大夫人道:”母亲,我们走吧!“

    ”可是你……。“大夫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刘大人满脸歉意的走了进来,对着大夫人他们道:”夏夫人不好意思,本官来晚了,抱歉。“

    ”刘大人,我看今天还是算了吧!我们要不先回去吧!“

    ”夏夫人怎么这样说,可是,出了什么事了?“

    ”没什么,就是体不舒服。“

    ”本官看夏夫人既然来了,就坚持一下,本官现在就开始,一会就结束了。“

    ”好…。好吧!“

    刘正走到案桌上坐下后,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如欣,隧道正色道:”堂下之人姓甚名谁?“

    ”民女夏如欣,夏如蝶拜见大人。“

    ”请起,夏如蝶本官问你,京里最近关于夏如欣的传言,可是你所为。“

    ”大人,这件事,不是民女坐的,民女是冤枉的。“

    ”你有什么证据吗?“

    ”有,就是民女的四妹妹,也是这件事的当事人,她知道我是被冤枉的。“

    ”夏如欣你有什么要说的。“

    ”禀大人,民女……。“

    ”大人,有一位公子求见,他说他知道这件事的真相,要向大人禀报。“一个守门官兵突然禀报道。

    屋里的人听了一惊,还有人知道真相,是谁?

    刘正听了说道:”既然如此,让他进来。“

    ”是,公子,大人宣你进去。“

    ”多谢。“

    大夫人和如蝶不敢相信的看着走进来的人。

    如欣看到夏如风走进来,倒是很平静。

    夏如风走到如欣的边说道:”弟子拜见大人。“

    ”堂下何人,有何事要禀报。“

    ”回答人,弟子夏如风,也是夏如蝶,夏如欣的大哥,对于这次的事,弟子知道所有的事。“

    大夫人听了失声道:”风儿,你疯了。“

    ”母亲,儿子知道只要儿子说了,你会怨恨儿子,就是如蝶可能也不再认我这个哥哥,可是,如果我不说的话,我真是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所以,儿子一定要说。“”你…。你真的疯了,疯了。“大夫人再也忍不住,走到如风的边,对着他就是一阵的捶打。

    ”夏夫人请冷静。“

    大夫人听了刘正的话,停住手,愤恨的看了一眼如风,跪倒在地对着刘正道:”大人,他什么都不知道,他没什么要说的,请大人让他离开。“

    ”不,大人,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大人我家四妹妹是无辜的,说书的和府里的丫头说的都是真的,所有的事都是……。“如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捂住了嘴巴,如风转头看着如欣,把她的手给拉下来,红着眼睛道:”欣儿,你放心,大哥哥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如欣听了如风的话,没有说话,往前看着刘正轻轻的对他摇了摇头。

    刘正眼神一闪,忽然捂着肚子道:”哎呀!好痛。“

    李希看了赶紧走过去扶住,刘正道:”大人,你怎么了,可是那里不适。“

    ”李大人,本官忽然体不适,你招呼夏夫人她们先去后堂,案子稍后再问。“说完在李希的耳边轻言了几句。

    李希听了一愣,随即会意道:”大人你去休息,属下知道了。“

    ”去吧!“说完刘正脚步不稳的走了下去。

    ”刘大人,刘大人…。“如风唤道。

    李希走到门口,对着门外的官兵道:”掩门。“

    ”是,大人。“

    刑部的大门关上,隔绝了外面的众人的喧哗,还有各种的议论的声音,大堂上猛地一静。

    大夫人平静了一阵后,抬脚就要去踹夏如风,却被李希给拦住了,对着大夫人道:”夏夫人,你和大小姐快跟本官去后堂吧!刘大人在那里等你们,如果可以的话,你们跟大人好好说说,案子不要再审了,要不然对您们很不利的。“

    大夫人听了眼睛一亮道:”|刘大人在后堂。“

    ”是的,所以,你和夏大小姐赶紧去过去吧!“

    ”可是,他们?“大夫人指着如风和如欣道。

    ”他们一会,大人会跟他们单独的做工作,你们一起去的话,很难沟通。“

    ”是,大人说的是,蝶儿,走我们去后堂。“

    如蝶没什么反应的跟着大夫人走了。

    等大夫人她们都走了,如风拉着如欣道:”欣儿,我们也去找刘大人。“

    如欣把手从如风的手里给抽出来,看着他冷淡道:”不用了。“

    夏如风看如欣这个样子,不解道:”欣儿,为什么不去?“

    ”大哥,你不该来的。“

    ”欣儿,大哥怎么能不来呢?你太单纯了,事的真相你不清楚。“夏如风听如欣这样说,以为她是没为如蝶开脱才这样说的。

    ”大哥,我不是你想的那么的单纯,所有的事我都清楚。“

    ”不,你不清楚,事并不像母亲她们说的那样。“

    ”我知道。“

    ”你知道?“

    ”没错,事是夏如蝶派她的丫头,让她到茶馆里找个说书的给了他一些钱,让说书的散播我的谣言,还有就是,那个丫头也不是她们送进来的,是刘大人到府里带到刑部的,而在刘大人的审问下,夏如蝶就暴露了,然后老夫人和大夫人就想到了我,把我叫过去,给我说了一推的谎话,然后,让我来到这里给夏如蝶脱罪,我说的都对吗?大哥。“

    ”欣儿,你……“夏如风很吃惊,欣儿真的知道。

    ”大哥你有没有想过,她们刚有动作就被查的一清二楚,你不觉得这次的事太过巧合了吗?“

    如欣看着夏如风从疑惑道不敢置信的眼神,平静道:”不错,都是我谋划的,我开始就知道,大夫人和夏如蝶她们的打算,所以,我早早的就撒开了一个网,等着她们,她们既然敢算计我,我就没想过要放过她们,是我找人,让他到徐老板的家里偷了些东西,然后把它放到了说书的那里,刘大人也自然而然的查到了说书的,所以,也有了后面一连串的事,我的最终目的就是毁了夏如蝶,我觉得我这么对她一点也不过,只是把她对我做的事,还给她而已,可是,没想到,她们的承受能力这么的差,才刚开始就承受不住了,而且还不知道反省自己,又开始想着算计我,大哥,你不觉得她们太过分了吗?“

    ”你准备做什么?“

    ”大哥真是聪明,知道我会做什么,而她们可就太单纯了,她们以为只要我说了,大家也都相信了,可是,她们怎么就不想想,一个才十一岁的女孩子能知道什么,她说的话能有多大的说服力,如果再让大家看到一个胆小怯懦的庶女,和一个随意对她出手的嫡母,是不是更给人一种她是被人拿捏来的,一切都是看嫡母的脸色行事的庶女,所以,就连名声这么大的事,也巴巴的跑来给嫡姐开脱来了,对了,大哥哥还不知道吧!你来之前,大夫人可是狠狠的打了我一巴掌,外面的很多人可是都看到了的,你说他们会不会想,如果我不来的话会被嫡母打死吧!大夫人的名声不知道会不会也从此响亮起来。“如欣说完对着夏如风惋惜道:”其实,不但是大夫人,就是夏明仁和老夫人我也准备了很多的后招,可是,没想到大哥哥来了。“

    ”如欣你太过分了,如蝶是害了你,可是,其他人都是无辜的呀!“

    ”无辜,大哥哥你可真是天真,你或许不知道吧!如果事没有被查清楚的话,你知道大夫人和老夫人预备把我如何吗!她们打算把我送到庄子上,大夫人就更厉害了,觉得是我挑拨了你和她们的感,所以,觉得我以后最好不好回来的好,当然,这个不会来,可不是你想的一直在庄子上,而是,让我这个人在这世上消失,大哥哥你听到这样的话会不会觉得她们无辜。“

    ”不会的,母亲她……“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大哥哥,我这次可以饶了她们。“

    ”欣儿,我……“

    ”不过,从此以后,我们之间也再有任何的兄妹分,就当是我还你以前对我的好。“

    ”欣儿……“

    ”大哥哥你不用觉得感动,如果她们不安分,还想找我麻烦的话,我绝对不会手软的,你最好回去好好的劝劝她们,不要想着算计我,那样她们会死的很快的。“如欣冷酷道。

    夏如风呆愣的看着如欣,这到底是谁的错,就在这瞬间,就看到一个影飞到夏如风的边,对着他就是一掌。

    夏如风没有防备,被打的撞到了墙上,吐了一口血,夏如风吃痛,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移位了。

    如欣很是吃惊的看着出手的人,是他,翼二,难道说妖孽王爷也来了,正想着就开到轩辕烨从侧间走了过来。

    夏如风看道轩辕烨也是吓了一跳。

    轩辕烨走到如欣的边,眼神幽深的看着她道:”夏小姐,对你哥哥你可真是特别对待呀!“

    ”臣女不懂王爷什么意思?“如欣平淡道。

    ”是吗?真的不懂吗?对自己父亲都能下的去手的人,怎么对自己的哥哥就心软了呢?“

    ”这不用王爷管。“

    ”不用我管是吗“好,很好。”轩辕烨冷冷的看着如欣。

    “翼二,动手,给我废了夏如风。”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