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百花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夏贵妃一边走一边向大夫人她们,介绍宫里的各种名贵的花种:“今年的百花宴,可是比去年多了很多名贵的花种。”

    “那我们今年就可以大饱眼福了。”

    “是呀!…。”夏贵妃还说,就听到前面好像很是喧闹。

    大夫人自然也听到了,看着夏贵妃道:“前面好像出了什么事了,要不要去看一下。”

    夏环听了摇摇头头道:“宫里的事还是少管为妙。”

    如欣在后面听了这句话大为赞同,宫里的人际关系太过复杂,什么事还是少沾的好。

    夏环看了一下出事的方向,皱眉道:“可是那里是,进入百花宴的必经之路。”

    “那现在怎么办,到底是谁那么大的胆子,会在今天这个子闹事。”大夫人不解道。

    “宫里面大胆的人多了去了,好了,既然躲不过,我们就过去吧!”夏环无所谓道。

    越走进,听得越清楚,如欣听到,好像是一个年轻女孩的叫骂声和很多的求饶声,劝阻声。

    走进了眼前的景象落在大家的眼里都是一愣,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正对着一个宫女拳打脚踢的,下面跪了一片的奴才。

    夏环看清楚女孩的面貌时,眉头皱了一下。

    “娘娘,好像是皇后娘娘的妹妹。”大夫人也认出来了,眼前的人。

    如欣听到她们的对话暗道:果然不是一般人,可是能嚣张到这个程度,也让人佩服呀!

    张绮对着跪在地上的宫女又是一脚,嘴里骂道:“你这个死奴才胆子可真是大,连本小姐你也敢拦着,你是不是不像活了。”

    “二小姐,求求你了,饶了奴婢吧!是皇后娘娘吩咐说,先不让你去会场的,所以,现在没有她的命令,奴婢不敢让你过去。”被打的宫女

    “滚开,少拿皇后娘娘压我,你以为我会怕,看我不打死你。”说着就又要动手。

    “住手。”

    如欣听到声音看到,一穿凤袍的女子,疾步走了过去。

    如欣看她的穿着,她应该就是当今皇后。

    皇后走到张绮的边,攥住她的手腕道:“你胆子太大了。”

    “姐姐,是这个宫女她……”

    “你给我住嘴,你现在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你给我站到一边老实呆着。”皇后抓住张绮的手把她带到一边去。

    张绮不服气的还要上去,却被赶过来的张夫人赶紧拉了过来。

    皇后走过去,把地上的宫女给拉起来,关心道:“怎么样,伤到那里了没有。”

    宫女感动的看着皇后道:“奴婢没事,谢皇后娘娘关心。”

    “没事就好,你今天不要当值了,休息一天。”皇后温和道。

    “谢皇后娘娘。”

    “还有,就是今天的事就不要再提了,知道吗?”皇后娘娘口气不变,可是却用警告的眼神看着她。

    宫女看了体抖了一下道:“是,奴婢知道该怎么做。”

    “那就好,下去吧!”皇后刚说完就看到不远处,夏贵妃站在那里,眼睛眯了一下。

    夏环自然也注意到,皇后已经看到她了,若无其事道:“走吧!我们过去给皇后娘娘请安。”

    “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

    “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吉祥。”

    “都起来吧!”说完走到夏环的面前把她扶起来:“妹妹快起来。”

    “谢皇后娘娘。”众人起

    “妹妹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呀!”

    如欣听了皇后的话,眼里的精光一闪而过。

    夏环听了皇后的话自然道:“妹妹刚过来,姐姐怎么了,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事,妹妹这是要去会场吗?”皇后听了她的话乐见其成,这并不是什么给自己长脸的事,她既然愿意装糊涂,自己当然愿意。

    如欣听了暗道:皇宫里的女人果然都不是省油的灯。

    “是,妹妹正准备过去,姐姐现在去吗?”

    “嗯!本宫等一会再过去。”说完看着后面的大夫人亲切道“夏夫人,近来好吗?”

    “臣妇很好,谢皇后娘娘挂念。”

    “这几个漂亮的女孩可是你家的千金。”皇后看着大夫人边的几个女孩,当看到如画的时候眼里的亮光一闪过。

    “回皇后,是臣妇家的几个女孩。”

    “夏夫人很有福气,女儿长得都跟花儿一样漂亮。”

    “皇后娘娘过誉了。”

    “夏夫人不必如此拘谨,有时间的话也常到宫里走动走动,要说,皇儿的学问最近大有进益,还要要多谢夏大人对皇儿的悉心教导。”

    “那是因为几位皇子聪颖过人,我家老爷也就是从旁指导而已。”

    皇后听了点了点头,微笑道:“夏夫人可真会说话,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先过去吧!本宫随后就去。”

    “臣妾告退。”

    “臣妇告退。”

    等夏家的人走了,皇后来到张绮的面前,抬手“啪”的一巴掌就打在了她的脸上。

    “你……”张绮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宫里也是你可以任意撒野的地方吗?你还有没有脑子。”皇后沉着脸道。

    “娘娘,就算是绮儿错了,你说说她就行了,怎么能动手打她呢?”张夫人看着绮儿脸上的巴掌印,心疼的不行。

    看着张绮愤恨的眼神,真是太无法无天了,皇后冷笑道:“来人,送二小姐出宫。”

    张绮一听要把她送出去急了,一顾不得生气,对着皇后急道:“姐姐,姐姐,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不要送我会去。”看皇后无动于衷,转头对着张夫人道:“娘,我不要出宫,我不要回去,你跟姐姐说,女儿真的知道错了。”

    “娘娘,你看要不就让绮儿呆在这里吧!你看她都知道错了。”

    “知错了,这句话她说的多了,还以让她呆在这里给我惹麻烦吗?她今天的举动让别人如何看待本宫这个皇后,自家的妹妹嚣张,跋扈,在皇宫里任意的厮打宫人,连自己的妹妹都教不好,以后你让本宫以后还有什么脸面教导别人。”皇后越说越气,口气也越发的肯定:“不行,今天觉对不能让她在呆在宫里,马上回府。”

    “好,你今天不让我参加百花宴,我就立刻死在这里。”张绮拔下手里的簪子,对准自己的喉咙威胁道。

    张夫人看了急道:“绮儿,你可不要冲到不要做傻事呀!快把你手里的东西放下来。”

    “我不放,姐姐不让我参加,我就去死。”

    “娘娘,你就答应她吧!你看她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吓人了。”张夫人惊慌道。

    “好,好,实在是好,这是在拿死威胁我了,你真是有出息。”皇后气的脸色发青,心里一也对这个妹妹失望透顶。

    皇后冷冷的看着张绮冷声道:“好,我可以让你留下来。”

    “真的,姐姐你真好。”张绮听到皇后答应了,暗道:自己就知道,自己这招百试百灵。

    “不过,以后没有本宫的召见,你,张绮不能再入宫来,就是进宫,本宫也觉对不见。”

    张绮听了,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以后都不让自己进宫,那自己见到翼王爷的机会,不是就更少了吗?随即想到,自己今天参加了百花宴后,不是就能进入翼王府,就能天天见到翼王爷了。张绮想到这里心里得意。

    “好,我答应你。”张绮丢掉手里的簪子,不屑的想:哼!如果,不是为了见到翼王爷,谁稀罕入宫,不进宫就不进宫,等自己成了翼王妃,就是你请我,我还不一定来呢!

    “好,带张二小姐去梳妆。”皇后娘娘嘲讽的看了张绮一眼转离去。

    ……。夏贵妃她们一行人来到会场后,就看到夏明仁和夏如风迎了过来。

    “贵妃娘娘吉祥。”

    “哥哥快起来,风儿。”夏环看到自己的哥哥和侄儿高兴道:“等很久了吗?”

    “没有,我们也是刚到。”夏明仁应道。

    夏明仁她们真说着就看到,傅刚带着傅衡走了过来:“微臣拜见贵妃娘娘,”

    “傅大人请起。”

    “谢贵妃娘娘。”

    “傅大人来的也早的呀!”夏环好奇,傅刚并没有女儿,怎么还来的这么早。

    “翼王爷,今天微臣当值,所以来的早一点。”

    “傅大人辛苦了。”

    “那是微臣应尽的本分。”

    大人在这里寒暄着,没有人注意孩子们的神色。

    如蝶自从傅衡出现后,眼神就不受控制的想瞄向他。

    傅衡感觉到有人看他,抬头刚好看和正看过来的夏家大小姐的目光对上,傅衡看了一愣,可是也没多想,礼貌对着她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如蝶没有想到傅衡会向她看过来,而且还和自己看了个对眼,心里怕他怀疑自己在偷看他,羞涩,慌乱,不知所措,还有他看过来的的时候,心里更像小鹿一样乱撞,可却不敢再去看他。

    傅衡从一过来就看到了如欣,每一次看到如欣,傅衡就觉得心里很歉疚。

    “好了,我们就先入席了,傅大人你去忙吧!”

    “是,微臣告退。”

    看傅衡也跟着走了,如蝶的心里很是失落。

    “哥哥,我就先过去了,你们也赶紧入席吧!”众人刚坐下。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儿臣给父皇,母后请安。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

    如欣跟随众人跪在地上,无奈,这万恶的古代。

    ”皇儿也来了,起来吧!“皇上看着自己的三个儿子亲切道。

    ”谢父皇。“

    ”众卿平。“皇上看着下面的众位大臣出声道。

    ”谢皇上。“

    ”都入座吧!“

    ”今年的人还真是比往年的人,多了不少呀!“皇上看着下面明显比往年多了近乎一半的人说道。

    ”是呀!皇上,不过这样看起来可更有气氛了,今年的肯定要闹很多。“皇后微笑着接口口道。

    ”皇后说的是,闹好,皇宫里也很久没有这么闹了。“

    如欣抬头看了一下,三位皇子先前以前见过了,如欣仔细的看了一下古代的皇上,三十多岁的年纪,正是一个男人的黄金年纪,龙袍加,意气风发,很有王者之气,至于长相,不得不说,皇上还真是不错,剑眉星目,皮肤白皙,皇后的话如欣已经见过了,很明显出了那样的事,皇后的心还是受了一些影响的,现在看起来,虽然脸上在笑,可是眼里还是不是很欢愉,皇后这样,不知道那位嚣张的妹妹来了没。

    如欣悄悄看了一下,发现那位小姐,就在皇后的下首,和两位五十多少岁的人坐在一起,这样看来,她们就是皇后的父母,也就是国丈了,仔细的看她衣服好像也换过来,不是刚才的那一衣服了,这样一打扮还别说,光看外表的话,还真是一位美丽的小姐,可是她的那个脾气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

    ”皇后,开始吧!“

    ”是,皇上。“皇后应道,说完看着下面的众人,亲切道:”各位小姐,大家都准备了什么才艺,不要拘束,看看哪家小姐先来。“

    如画在下面听了皇后的心蹦蹦的跳,自己要不要先来呢?

    ”皇后娘娘,臣妹也准备了节目,臣妹先来。“张绮站起来道。

    皇后看了张绮一眼,冷光一闪而过,。

    一旁的皇上听了,眉头也不经意的皱了一下,可面上还是微笑道:”绮儿也准备了节目了,好,那你就先来吧!“

    ”是,皇上。“张绮兴奋道,说完就提起裙摆,走向中央。、

    ”皇后,绮儿来参加看看闹就好了,怎么会想起表演节目了。“皇上看着皇后不满道。

    皇后自然也听出了皇上的不满,不由忐忑道:”皇上,是臣妾无能没能管束好自己的妹妹,不过皇上放心,等宴会一结束,臣妾就会把绮儿送回去。“

    ”唉!朕不是怪皇后,只是你也知道,这次百花宴的真正目的是什么,而且臣弟对绮儿的态度,你也知道,所以,绮儿她完全没有参加的必要,如果可以趁着这次百花宴,看看世家子弟有没有合意的,如果有的话,就赶紧给绮儿定下吧!她也不小了。“

    ”是,臣妾知道了。“

    ”朕也希望皇后不要多想,朕这也是为了绮儿好,她这样下去也是没有结果的,只是耽误自己的青,你也知道,对于皇弟,朕有的时候也是没有办法。“

    ”臣妾都知道,是臣妾的妹妹不懂事,给皇上添麻烦了。“

    皇后说完看着下面正在跳舞的张绮,心里恼火的不得了,就知道给自己惹麻烦。

    如欣看着张绮的舞蹈,心里忍不住点头,这丫头虽然嚣张,可是舞跳的可真是不错,看来花了不少的时间和心血去练,如欣暗道:她既然是皇后的妹妹,那么她应该知道这次宴会的真正目的是什么,还这么用心的表演,看来也是喜欢那个妖孽王爷了,啧啧,妖孽王爷的桃花可真是不少,咦!对了,好像没有看到那个妖孽王爷,给她选女人,他人都不到,真是有谱呀!

    ”皇兄,已经开始了吗?“轩辕烨突然出现在会场出声道。

    听到声音刚还闹的气氛,一下寂静了下来,如欣刚想完,听到一个声音,体一僵,真是曹说到就到。

    如欣跟着众人回头,炫目的红衣,黑发随意的挽起,白皙光洁的脸庞,邪魅的桃花眼,无一不处不张扬着,高贵,优雅,风华绝代,唯我独尊,看的人心折。

    如欣暗道:果然妖孽。

    张绮从看到翼王爷起,就定在那里动不了了,眼睛痴迷的看着她,只要这样的男子才是是自己想嫁的,;没有人会比的过翼王爷。

    除了张绮京里有很多的小姐还都是第一次见到翼王爷,心里的受到的冲击都不小。

    如画也是眼睛都不转的看着翼王爷,自己终于又见到王爷了,他好像比上次更加的英俊了。

    如婷看着翼王爷,心里越来越替王爷不值,像王爷这样的人物也是如画和在场的一些庶女和庸脂俗粉可以肖想的,她们就是看一眼都是侮辱了翼王爷。

    ”皇弟,你怎么来了,来,来快过来。“皇上看到轩辕烨高兴道。

    轩辕烨听了轩辕墨的话,挑了挑眉道:”臣弟就不过去了,走过去太累,这里还有一个空位,臣弟就坐这里了。“

    众人看翼王爷坐的地方后,都用探究的眼神看着夏家,翼王爷,怎么就那么巧的坐到了夏家人的中间,有意无意,还是巧合。

    如欣从轩辕烨一坐下,就感觉到雷达般的目光向这边看过了,特别是自己上的特别的多,各种目光,恨不得把自己给穿透了,因为,轩辕烨坐的是夏如风的位置,而好死不死的自己刚才和夏如风坐在一起,如欣心里怀疑这真的是巧合,刚才有人宫人来找大哥哥,说外面有人找他,他刚走,妖孽王爷就来了。

    至于如画,如婷心里就激动的不行了,王爷就做在自己的后,想着赶紧偷偷的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

    皇上看了眉头皱了一下道:”烨儿,你坐在那里像什么样子,来,上来坐。“

    ”皇兄,在这里好像看的更清楚,而且,皇弟的体不适,上面的风大,下面好的。“

    皇上听了想到轩辕烨上的伤,也就没再勉强,而是关心道:”皇弟,如果体不舒服的话,可不要勉强。“

    ”是,皇兄。“

    张绮冒火的看着轩辕烨旁边的如欣,这个丫头是谁,心里嫉妒的不行,竟然敢坐在翼王爷的边,妒忌的女子智商果然是零,明明是如欣先坐在那里的吧!

    ”好了,那开始吧!绮儿,你跳完了吗?“皇上看着张绮问道。

    张绮听到皇上的话,暗自后悔早知道翼王爷会来的话,自己就不第一个跳了,刚才自己跳的翼王爷都没有看到,不行那自己不是太吃亏了,这样想着对皇上道:”皇上,绮儿想从头跳。“

    皇后听了张绮的话急道:”好了,绮儿,你已经跳过了,没必要再跳一次,下来吧!“说着不停的给她使眼色。

    可是张绮不知道是没看懂,还是装糊涂,还是继续道:”可是刚才,绮儿就跳了一半。“

    ”你……“皇后听了脸色都变了。

    ”好了,既然张绮要跳,你就跳吧!“皇上不耐道。

    皇上听到皇上喊”张绮“而不是”绮儿“就知道,皇上的心里很不高兴。

    ”皇上,臣妾……“

    ”好了,不管皇后的事,回头给张绮找个教养嬷嬷,她这么大了也该好好的学学规矩了。“

    听了皇上的话,皇后的脸就白了。

    下面的张丞相自然也听了皇上的话,心里也是一抖,绮儿是真的不能再惯着了,没得让她连累了自己的大女儿。

    张绮看皇上同意了,高兴的从头开始跳了起来,一边跳还不停的向翼王爷这边看过去。

    坐在下面的人,看到张绮这个样子,也都不是很奇怪,毕竟张绮喜欢翼王爷,京里的人差不多都知道,可是现在这样大庭广众之下,明目张胆的对着一个男人放电,还是会觉得一个女孩子家太没有矜持了,如果你这样,人家对你有意思也算了,可是翼王爷对她好像没什么意思,要不然张绮现在都十五岁了,早就到了出嫁的年纪,也没见翼王爷去提亲,明显的是张绮自己单相思,众人的心里有些看不起她,可是明面上谁都看不出来什么,谁让她是皇后的妹妹呢!如果是平常人家的女儿早就被唾沫淹死了。

    如欣坐在那里如坐针毡。

    轩辕烨看出如欣的不自在,不由出声道:”夏小姐好像并不是很愿意本王坐在这里。“

    听了翼王爷的话,坐在前面的夏明仁,大夫人还有如蝶都转头看了过来,就是旁边的人听到了翼王爷的话也都对着如欣看了过去,特别是如婷和如画的目光恨不得吃了她。

    如欣看到大家的眼光后,惊慌的看着翼我王爷,惶恐道:”臣女不敢,臣女只是太过惶恐了。“说完磨了磨牙。

    听了如欣的话,夏明仁松了一口起,他还真是怕自己的这个女儿说出什么失礼的话,如婷如画也都松了口气,顺便还害羞的看了轩辕烨一眼。

    ”夏小姐这样说,本王就放心了。“

    翼二站在自己主子的后面,看着自己的主子逗弄四小姐,心里暗道:被自己的主子注意上,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如欣听了轩辕烨的话,控制住自己不去咬她一口。

    夏如风出来后,并没有看到人,疑惑的看着宫人道:”是谁要找我在哪里?“

    宫人也疑惑的看看四周,不解道:”刚才真的是有人要找公子你的,现在去那里了。“

    夏如风还再问就听到有人叫自己。

    傅衡跟着自己的父亲,巡逻了一圈后,刚好看到夏如风,傅衡想了想快步走过去道:”夏公子。“

    ”傅公子。?“夏如风看到傅衡有些意外,难道是他找自己,自己和傅衡虽然年龄相近,也都认识,可是没什么交,主要是他攻的是武艺,儿子是走的文路,所以平时很少有什么交集,不由的疑惑道:”傅公子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没什么事,我今天的任务已经结束了,如果,夏公子不在意的话,我想和你一同去会场,可以吗?“

    对于傅衡的要求虽然意外,可是夏如风还是应道:”当然可以,走吧!“

    ”多谢夏公子。“

    夏如风回头,发现刚才和自己来的那个宫人,已经不见了,暗道:难道是已经回去了吗?

    张绮的舞跳完后,听到大家烈的掌声,心里得意,这个舞蹈自己可是练了好久的,就是为了跳给翼王爷看到,张绮喘息的看着翼王爷,希望,翼王爷能看到自己的用心,可是张绮失望了,翼王爷他只是看着,脸上却没有什么表

    ”绮儿,下来吧!“张丞相看着呆愣的张绮,对着后的丫头出声道:”去把小姐给我扶下来。“

    ”是,老爷。“

    小丫头走到张绮的边小声道:”小姐,我们下去休息一下吧!“

    ”走开,我自己会走,不用你扶。“张绮恼怒于翼王爷的漠不关心,推了这不识相的丫头一把,恨恨的走了下去。

    看到张绮这样子皇后都快气晕了。

    就是张丞相和张夫人的脸也白了。

    皇上看了心里的不愉更甚对着皇后也没了刚才的好声好气,冷声道:”明天就把教育嬷嬷给朕送过去,省的她丢了皇家的脸面。“看着这样的张绮,想着自己曾想着把这样的女子,给自己的皇弟做王妃,心里更是觉得没脸。

    ”是,臣妾知道了。“皇后的头一阵阵的发晕。

    ”好了,还有那位大臣的千金准备了节目,都出来献一下,也让朕看看我“昭曰”王朝女儿的风采。“

    皇上说完就又一位大臣的女儿上去了。

    夏如风和傅衡回到会场。

    夏如风看到,翼王爷坐在自己刚才的位子上愣了一下。

    傅衡看到翼王爷坐在如欣的边,表复杂,心里的不安加深,翼王爷她不会真的对夏小姐有什么企图吧!上次自己帮助翼王爷,是不是害了四小姐。

    翼二看到他们两个,出声道:”夏公子,傅公子。“

    夏如风看到翼二的时候,眼里的光芒一闪而过,是他!和自己争夺泥玩偶的就是他,他真的是翼王爷的侍卫,可是他什么要和自己争夺一个娃娃呢?

    翼二注意到夏如风的神色,忽然也同时想到了,那次的事,不由的有些尴尬,不由的退到一边对着旁边太监吩咐道:”去,再拿两个凳子过来。“

    太监听了知道他是翼王爷的侍卫,不刚迟疑。

    夏如风虽然不解,可也聪明的没有开口问,只是和傅衡一块走到翼王爷的边恭敬道:”给王爷请安。“

    ”嗯!傅衡也来了。“轩辕烨看到傅衡随口道。

    ”是,王爷,属下没什么事,也过来看看。“

    ”嗯!“轩辕烨说完看着夏如风微笑道:”本王看到这里有个空位就坐下了,没想到是夏公子的,夏公子不介意吧!“

    翼二听了主子的话,嘴角歪了一下,明明是自己的主子,让人把夏公子叫走的,现在又这样说,主子真是越来越腹黑了。

    ”王爷严重了,王爷,你坐。“夏如风说完,太监也把凳子搬了过来,对着夏如风和傅衡道:”两位公子请坐。“

    夏如风见了,把凳子挪到如欣的边,坐在了哪里,至于傅衡,想了想就坐到了如欣的后面。

    轩辕烨看到这样,垂下眼帘,目光沉了一下。

    站在后面的翼二总觉得怪怪的。

    如欣倒是没想那么多,看到傅衡和夏如风都坐下后,心里放松了很多,刚才不时的有人用嫉妒,羡慕等各种令自己不快的目光看着自己,现在好多了,对着夏如风道:”大哥哥,是傅公子找你吗?“

    ”可能吧!“

    如欣听了也没在意,对着后面的傅衡微笑着打招呼:”傅哥哥,你不忙了吗?“

    ”嗯!没我什么事了,就过来看看。“傅衡听道如欣跟自己打招呼温柔道。

    如欣听了点点头,看了一会后,如欣对着如风小说说:”“大哥哥,今天又好多漂亮的小姐哟!”

    夏如风听了如欣的话,轻笑道:“调皮。”

    如欣自以为说的声音很小,可是像轩辕烨,傅衡,翼二都是有武功的人,可是听的一清二楚。

    轩辕烨听了不由得好笑,小丫头果然调皮,不过她和夏家公子的感好像不错。

    傅衡听到了如欣的话不由开口道:“四妹妹今天很漂亮。”

    傅衡这句话一出口,几个人的脸色就变了。

    ------题外话------

    今天晚了一点,不好意思,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