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如画入翼王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皇上,你是说给翼王爷选妃?”皇后吃惊道。

    “不是选妃。”

    “那这是?”皇后指着画像疑惑道。

    “哦!朕想选几个女子给他送过去,让他先和女子接触一下,等他发现了女子的优点,不那么讨厌的时候,朕再给他选妃。”

    众嫔妃一听,原来是这样,可这也是好事呀!如果那家的女子有机会进入翼王府,入了翼王爷的眼,到时候就是做不成王妃,做个侧妃也是好的呀!如果运气好先有了子嗣的话,也是能在王府占有一席之地的,众嫔妃心思快速的转动,开始思考家里是不是有合适的人选,也好向皇上推荐一番。

    “皇上这真的是好事呀!皇弟他终于想开了,只要他能试着和女子接触,那么离他成亲的子也就不远了,只要皇弟成亲,皇上心里的石头就可以放下了不是。”皇后对皇上温和道。

    “是,你说的对,朕也是这样想的,只要他成亲,朕也就放心了,你快帮朕看看,这里面的女子,你觉得什么样的适合皇弟。”皇上边翻画像边说道。

    “皇上是让臣妾选吗?”

    “是呀!你是女人想必应该比朕更加的了解女人,看得比朕准,你觉得像皇弟这样的什么样的女子能入他的眼。”皇上指着画像上的女子道。

    “皇上,你没有问皇弟,他喜欢什么样的吗?如果知道皇弟要求,那样的话选起来就容易的多了,要不然这么多的女子要如何筛选。”皇后翻动画像看着上面各色的女子开口道。

    “朕问了,可是皇弟说让朕看着办。”

    “这还真是难办了,这里女子虽多,可也都是画像,最多也就能看到外貌好不好看,以至于心如何,可就完全不知道了,如果选到心不好的,送去给皇弟的话,岂不是愧对皇弟。”

    皇上听了皇后的话思索了一会恍然道:“是呀!皇后说的是,一个人光看外貌,还真是不能确定她是不是一个善良的人,万一选到的是一个格跋扈的女子,那皇弟看了岂不是更加的讨厌女人了,不行,不行,这看图选人的办法不靠谱,皇后呀!幸亏你的提醒,要不然朕还真是想不到这些。”

    “皇上你说的是哪里的话,皇上的心思,都是用来心国家大事的,像这样的儿女之事本来就是女人家的事,皇上当然有想不到的地方。”皇后微笑着为皇上开脱。

    众嫔妃看帝后你一言我一语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那现在这些画像不能用,皇弟的事该如何办呢?”皇上苦恼道。

    “皇上,这有何难的,马上就是百花宴了,到时候我们把京里的众千金,以参加宴会的名义请到宫里来,到那时我们就可以好好地查看一番,心如何那是一目了然。”

    “已参加宴会的名义请来,那么到时候无论是心,才艺,品德,都能一清二楚的看到,嗯!这样保险多了,皇后这主意好。”皇上听了皇后的话,思索了一番赞道。

    “而且,到时候如果臣弟能参加的话就更好了,他自己也亲眼看看,说不定他自己能主动的选一个也是不一定的,那样的话,皇上也就不用,在这里为难了。”

    “皇弟,能来的可能不大,他就是来了,他能看懂什么,他可是一点都不了解女人,就算他真的来了说不定事更多,说不定他会说,这个不好,那个不行,到时候反而坏事,还是我们自己,费点心给他选一个还保险一些。”

    “皇上说的是,臣妾没想那么周全,皇上您看那臣妾是不是提前发帖子,让她们也都能有所准备,也好到时候能多出点彩。”

    “好,就依你的意思提前发,不过反正这次不是选妃,也就不要太拘泥份了,最重要的是挑到合意的。”

    “是,臣妾知道了,那就让京里的家眷都带着女儿过来吧!即能好好的闹一番,也能掩人耳目,皇上,你看如何?”皇后思索了一番道。

    “好,就这么办吧!”

    “不过,皇上,你说这些女子要以什么样的名义送去翼王府呢?”说到了最后,皇后才想到最关键的问题。

    “朕只顾着高兴,把这茬事都给忘记了,这些都是官员的女儿,如果就这样悄然无声的送入王府,是有点不像话,可如果要名分的话,这事朕还真是不好说,你也知道,皇弟的脾气。”

    “可这样无名无分的进了王府,也太不服规矩了,哪怕是个妾,也样给人家一个确切的答案不是。”

    “这样吧!朕先听听皇弟的意思再给你答案。”

    “好,臣妾知道了。”

    众嫔妃一听,心里暗道:看来要给家里通通气了。

    夏府

    早上,草正在给如欣梳妆,就看到舒嬷嬷神色不是很好的走了进来。

    “嬷嬷,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没什么事,什么事也没有。”舒嬷嬷心不在焉道。

    如欣看了皱了皱眉,很明显舒嬷嬷没有说实话。

    “草,你怎么还没有给小姐梳洗好,别误了给老夫人请安的时辰。”舒嬷嬷看如欣怀疑的眼神,赶紧转移话题道。

    “娘,我心里有数,不会耽误小姐给老夫人请安的。”

    “嗯!那就好,那老奴就看看还有什么好忙的。”

    等舒嬷嬷走了。

    “小姐,我看我娘今天好像有什么心思一样。”

    “是吗?”如欣停顿了一下道:“草,你去把秋红,桃给我叫过来。”

    “可是小姐你的头发还没梳好,再耽搁下去,就真的误了时辰了。”

    “没事,你去吧!剩下的我自己会弄。”

    “是,小姐。”

    如欣自己把头发刚梳好,草就领着秋红,桃就进来了。

    “小姐。”俩丫头对如欣俯

    “起来吧!我问你们,今天府里出什么事了吗?”

    “小姐,是出了一点事。”秋红应道。

    “出了什么事了?”

    “奴婢也是刚听说,好像是,三小姐的贴丫头樱桃,昨天晚上死了。”

    “樱桃死了。”草听了惊道。

    如欣听了只是眼睛眯了一下,神色没有一丝的变化,平淡道:“好了,我知道了,你们下去忙吧!不过,对于樱桃的事就不要再议论了。”

    “是,奴婢知道了小姐。”秋红,桃说完退了出去。

    “小姐,樱桃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就死了呢?会不会……?”草怀疑道。

    “樱桃死了并不意外。”

    “为什么?”

    “她知道的太多了。”

    “小姐的意思是……”

    “好了,你不要想太多了,反正樱桃的死和我们没有关系,走吧!我们去给老夫人请安。”如欣说完抬脚玩外走去。

    “是,小姐。”夏也没再纠结樱桃的死跟了上去。等如欣走远了。

    秋红对着桃道:“四小姐还真的是很不一样。”

    “是呀!如果是平时这么大的女孩子,听到有人死了,就是不害怕也会好奇的,可四小姐什么反应都没有,真是看不透。”草也奇怪道。

    “四小姐肯定是不同的,要不然老夫人也不会派我们两个过来了。”

    “不过我还是不明白,就算四小姐和其他人是有点不同,可也就是一个十一岁的女孩子,值得老夫人花这么大的心思,让我们看着她吗?你说老夫人她是不是有什么打算?”

    “你呀!不要管那么多,老夫人怎么安排,我们就怎么做就好了,至于老夫人有什么打算,那不是我们该知道的,主子的事我们还是越少知道越好,所幸我们运气不错,四小姐人还不错,子也好,我们在这里,说实在的比在老夫人那里还自在。”

    “这倒是,四小姐说不定,还真是这个家里最好侍候的主子了,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发脾气,也不会找丫头出气。”

    ……

    如欣走在路上思索这次樱桃的死,是谁出手做的呢?其中最大的嫌疑就是大夫人,在大夫人设计如画的时候,自己就怀疑,如画的边肯定有大夫人的人,因为无论是放诗,拿画,只有离如画最近的人,才最容易下手,那么,这个人最有可能就是樱桃,现在樱桃落到了老夫人的手里,那就等于是把大夫人的谋,清楚的的放在老的的眼前,所以大夫人一定不容许她活着,让她在老夫人面前,把自己所做的一切给供出来的,第二可疑的人就是二姨娘,二姨娘和如画陷害自己的时候,樱桃在里面可是起了重要作用的,那么显然这一出戏,樱桃是全程参与了的,那么二姨娘,为了提防樱桃,把她陷害自己的计划给老夫人说了,也是完全有可能杀了樱桃灭口的,可无论是谁,樱桃只是她们谋下的牺牲品而已。

    “小姐,是大夫人和大小姐,二小姐。”草看着迎面走过来的几个人,对着如欣小声提醒道。

    如欣听了草的话抬头,看到大夫人一行人已经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如欣给母亲请安,给大姐,二姐请安。”如欣俯平静道。

    “起来吧!”大夫人紧紧盯着这个,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藏了十年的女孩。

    如欣感觉到自己的上方,大夫人探究的视线,稳稳起,微笑的看着大夫人。

    大夫人看到如欣平静的样子狠厉的目光一闪而过,转往老夫人的院里去了。

    如蝶倒是仔细的看了如欣一下,最后还对如欣笑了一下,才转上大夫人。

    如欣看着如蝶的样子,暗道:这位大姐看来比大夫人的心思还重。

    倒是如婷看她们都走了,对着如欣讽刺道:“四妹妹果然不简单,我以前还真是看走眼了。”

    “二姐姐,你四妹妹变了,你好像不太高兴为什么,我们不是姐妹吗?”

    “谁跟你是姐妹了,你少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你就是一个丫头,是一个低下的庶女。”如婷从看到如欣,心里的火气就蹭蹭的往外冒,虽然娘一再交代,让自己暂时不要找如欣的麻烦,可是自己实在是忍不住,自己这这几天真的快气炸了,娘竟然把自己给看了起来,连院门都不让自己出,都是如欣这个丫头害的,特别是听了如欣这句话后,就再也控制不住了。

    “是吗?原来是这样,二姐姐有一个问题,我一直在想可是怎么都想不明白,你说,上次我们两个去看鱼的时候,我怎么就忽然落水了呢?”如欣盯着如婷疑惑道。

    如婷听了如欣的话,眼里的慌乱一闪而过,急道:“你怎么落水的我怎么知道,肯定是你自己笨呗!你问我干什么?我去给老夫人请安了,谁要在这里给你胡说八道。”

    如欣看着如婷的样子,心里确定,看来自己的落水,肯定和她有直接的关系,如果没什么关系的话,凭着如婷嚣张的个,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走了,如欣心里冷笑,这笔账自己先记住了,自己可不是一个以德报怨的人,欠了自己的,总要讨回来才对的起自己不是吗?

    来到老夫人屋里的时候,老夫人正黑着脸坐在那里,看起来心不是很好,大夫人低头坐在老夫人的下首。

    如蝶,如婷坐在老夫人的另一边。

    如欣看了目光微转,平静的走了过去,对着老夫人俯道:“如欣给祖母请安。”

    “欣儿,来了,来坐到祖母这里。”老夫人看到如欣脸色好了点,对着如欣亲近道。

    听了老夫人的话大夫人几个人脸色就变了。

    “是,祖母。”如欣安静的坐在了老夫人的旁边,没去看大夫人她们的脸色。

    就是老夫人好像也没觉得,那里不对一样,和如欣亲近的说着话。

    大夫人心里恨的不行,老夫人现在是什么意思,是不是真的对自己那里不满意,这样的宠一个庶女,冷落自己的女儿,她是不是忘了,自己的孩子才是这个家里的嫡子嫡女,大夫人努力缓和自己脸部的表,做出和蔼的表看着如欣道:“欣儿,母亲记得,你以前可是最不喜欢来你祖母这里的,怎么最近跑的这么的勤快呀!”

    如欣听了大夫人的话,心里冷笑,这是在老夫人面前,说自己是别有居心了,如欣平淡的看着大夫人道:“母亲,欣儿长大了不是吗?孝顺长辈,给长辈请安不是应该的吗?母亲和大姐姐,二姐姐不也是天天来给祖母请安吗?”如欣看着大夫人平静道。

    大夫人听了,这丫头现在变得真是牙尖嘴利。

    老夫人听了大夫人的话,没什么反应倒是对着如欣笑道:“欣儿真的是长大了。”说完看了一眼大夫人道:“”媳妇,樱桃的事你已经知道了吧!“

    ”是母亲,媳妇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

    ”你怎么看?“

    ”媳妇只是不明白,樱桃怎么就突然死了呢?“

    ”我也不明白,我把樱桃关在柴房里还没来得及审问,怎么就没了呢?“老夫人紧盯着大夫人道。

    大夫人听了老夫人的话心里一突,她当然知道老夫人还没有审问樱桃,可关键是老夫人为什么,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话,难道是怀疑自己,大夫人不断的安慰自己,没事的,自己的事自己做的可是一点痕迹都没有,就是老夫人真的怀疑自己又如何,她就是去找也找不到什么证据,樱桃她可是自杀的,这样想着大夫人心安了不少,脸上也疑惑地看着老夫人道:”是呀!媳妇也搞不清楚,好好的一个丫头怎么说没就没了呢?媳妇,还想问她如画的事是怎么回事呢?怎么就没了呢?您看要不要找个大夫来看一下。“

    老夫人听了大夫人的话,看了她好一会儿。

    大夫人的手心里开始冒汗,脸上的表也快僵掉的时候,老夫人才出声道:”不用了,一个丫头既然已经死了,就不用再搞那么大的动静了,你派人给她家里送一些银子过去,再好好的安抚一下,就跟她们说樱桃是得急病死的,让她们不要乱说,知道吗?“

    ”是,媳妇知道了。“

    如欣听了暗道:古代丫头的命还真是什么都不是,死了就死了,一条人命在她们的眼里什么都不是。

    ”这件事以后就不要再提了。“老夫人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丫头的声音:”老爷,你回来了。“

    老夫人和屋里的人听了有些意外,大老爷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老夫人看到夏明仁进来出声问道。

    ”皇子今天有别的安排,儿子没什么事就先回来了。“

    ”早点回来也好,今天就好好的休息一下,平时连个假期也没有。“老夫人关心道。

    ”儿子不累,倒是妹妹今天把我叫过去,给儿子说了一件事,说让我和母亲说说,听听您的意见。“

    ”什么事?“

    ”妹妹说过几天宫里不是有百花宴吗?可是妹妹说这次的百花宴和以往的不同。“

    ”不同?难道还有什么别的要求?“老夫人疑惑道。

    ”那倒不是,妹妹说今年办百花宴的目的,其实并不是为了赏花,看景,最重要的是给翼王爷相看女子。“

    ”你是说,给翼王爷相看女子,是给他选妃吗?“老夫人惊道。

    大夫人听了也很吃惊,翼王爷要选妃了,那自己的两个女儿是不是就有机会了。

    如婷听了父亲的话,脑子里一片空白,心怦怦之跳翼王爷要选妃了,那自己是不是有可能成为翼王妃呢?

    如欣听了夏明仁的话讶异的话,挑了挑眉妖孽王爷要成亲了。

    如蝶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母亲,听妹妹说倒不是选妃,就是选几个心等,各方面都不错的女子,先送到翼王府去,先和翼王爷接触一下。“

    ”你的意思是,就这样没名没分的送进去?“老夫人听了夏明仁的话,皱眉道。

    ”这妹妹说还不确定,还没有最后定下来,皇上说还有再听听,翼王爷的意见。“

    ”你说皇上,他怎么这么着急往翼王府里送人?“大夫人听了夏明仁的话不解道:”就是要选也是先给王爷选个王妃才是,怎么先选……?“大夫人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没名没分的。”这没什么奇怪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京里的人都知道翼王爷不喜欢女子,有一段时间甚至传出了王爷是断袖,所以才会到了二十岁还没有成亲,最近好像又有了新的传闻,说翼王爷有恋童癖,母亲也知道,皇上一直都很关注翼王爷的亲事,可是一直也没有什么进展,可是自从听了这个传闻好,皇上好像亲自去了一趟翼王府,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说服了了翼王,让翼王爷同意先和女子接触一下看看,所以送进翼王府的女子。“

    如婷听了他们的对话,心里乱糟糟的拿不定注意,自己是进去好,还是不进去好呢?如果进去的话,还不知道能不能有个名分,可是如果不进去的话,让别的女子捷足先登的话,那自己岂不是亏死了,这样一想如婷觉得,自己还是要进去的好,如果能进到翼王府,说不定就可以和王爷朝夕相处了,如婷想着就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如欣听了觉得好笑,说白了,送进去的就是一些试验品。

    听了夏明仁的话,老夫人也听明白了,可是一时之间还是拿不定注意,而且现在孩子们都在也不好多说:”好了,蝶儿,婷儿,欣儿,你们先回去吧!我有些事要和你们的父母商量。“

    ”是,祖母。“

    三个女孩相继走了出去。

    老夫人看着儿子和媳妇道:”你们两个是什么意思?“

    ”母亲,媳妇心里没底呀!您说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大夫人一时也没了注意看着老夫人为难道:”母亲,如果这是给翼王爷选妃的话,当然是好事没什么可犹豫的,可是现在就这样只是把人给送进去了,什么结果还说不定,这太冒险了。“

    ”媳妇说的是,我们要不再等等,你妹妹的消息再作决定吧!看看是以什么样的名分送到翼王府再说,如果是侧妃的话我们就考虑一下,可是如果是妾的话。“老夫人说着眉头就皱了起来,分析道:”如果是妾,我们就要好好的想想了,我们夏家的嫡女去翼王府做妾,哪怕是翼王府也不是很好听呀!“

    ”听妹妹的意思并不说,就一定就是嫡女,这次百花宴最主要的是挑一些心好的女子,所以家里的大臣只要是有女儿的都可以带去,并不拘泥份。“夏明仁听了母亲的话忽然开口道。

    老夫人听了眼睛一亮道:”你的意思是庶女也是可以参加的,“

    ”是的,都可以去。“

    大夫人听了心里一沉,如果庶女也能参加的话,无论成败与否影响都不会太大,家里合适的庶女也就如画一个,如果万一让如画扒上翼王爷的话,对自己可就太不利了,大夫人想着马上开口阻止道:”母亲,可是我们的庶女好像都不是太合适,四丫头的年龄太小了,三丫头的话,和李府…。“

    ”和李府怎么了,我们和李府一点关系都没有。“老夫人冷漠的看了大夫人一眼,心里暗恼:真是看不起形式,分不清轻重,如画现在是去翼王府最好的人选,凭着如画的容貌才还是很有希望入得了翼王爷的眼的,如果因此和翼王爷拉上关系的话,那可是天大的好事,可是这个鼠目寸光的媳妇,只能看到对她自己有没有益处,一点也没有为夏家长远考虑的打算,现在还想着把如画抹黑给李家,他一个小小的李家怎么能和翼王爷比。”

    大夫人听了老夫人的话惊道:“母亲的意思是。”

    “对,我就是那个意思,让如画参加,并告诉她好好的表现。”

    “母亲,你的意思是让如画进翼王府。”夏明仁听了惊道。

    “怎么,你不愿意。”

    “母亲,画儿去做妾,儿子还真是有点舍不得,母亲,你看儿子要不要去问问画儿她们的意思。”

    “问,有什么可问的,她一个女孩子能知道什么,翼王府有那里不好的,明仁,你不要把画儿想的太高了,她在你眼里就是再好,她也是一个庶女,难道你还想着她找到比翼王府更高的门槛不成。”

    “儿子,不是说翼王府不好,可是去做妾,是不是太……”

    “做妾怎么了,做妾也比做穷人的妻要强,难道你就觉得,把如画嫁给一个小门小户的做正室,就要比她做翼王府的妾好,还有刚次说什么,心疼,哼!”老夫人冷笑了一声道:“作为大户人家的女儿,无论做什么都要先想着,家族利益,关键的时候为家族做出一点牺牲那是必须的。”

    “明仁,你听着,不止你的女儿是女儿,难道我的女儿就不是女儿了吗?你还记得我是为什么把你妹妹送进宫里的吗?你以为我不知道宫里的子有多难吗?你以为当初我就不心痛了吗?送你妹妹入宫的时候我是什么样的心吗?怎么到了你这里了,一个庶女都是宝了,那你的妹妹你当初有没有心疼过。”老夫人看着夏明仁怒道。

    夏明仁听了母亲的话心里十分的内疚,妹妹怎么进宫的自己当然知道,想当初夏家也是望族可是在经历了几代后,慢慢的一步一步走向衰败,到了自己这一代的时候,夏家已经没什么拿的出手的人物了,就是自己也是空有一副的学问,可是却连个正经的官位都没有,还是最后,母亲狠下心来把年仅十四岁的妹妹送到了宫里,妹妹也很争气一步一步的登上了贵妃的位置,就是自己现在的职位也是自己妹妹在皇上那里辛苦谋划的,夏明仁越想越惭愧,看着自己的面前愧疚道:“母亲说的是,是我太自私了,我对不起妹妹。”

    “去翼王府的事你看着办吧!你是个合格的父亲,我就是个狠心的祖母,画儿是你的女儿,我是做不了主,我也不说什么了,你们都会去吧!我要休息一下。”

    “母亲……”夏明仁还想说什么,却见老夫人摆了摆手道:“好了,走吧!”

    夏明仁看老夫人是真的不想给自己说话,叹了一声气转走了出去。

    大夫人跟在后面,看着老爷的背影心里冷笑,可真是一个好父亲,可是随即想到老夫人说要把如画送去翼王府的事,心里着急,要怎么阻止呢?对了,只要老爷尽力的阻止,说不定事还是有转机的,这样想着大夫人走到夏明仁的边道:“老爷,你真的决定要把如画送去翼王府吗?画儿,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去做妾实在是太可惜了,老爷你想,翼王爷总有一天会娶王妃的,而且翼王爷的王妃地位一定不会低的,到那时,画儿的子肯定很不好过的。”

    夏明仁听了大夫人的话,觉得自己的脑子更乱了,揉了揉太阳道:“你说的对,我担心的也是这个,可是,母亲,那里……。”

    “老爷,我倒是有一个主意,可是老爷听了可不要觉得我心狠。”

    “什么主意你说。”

    “老爷,你说如果到了百花宴的那一天,画儿病了不能去了的话,不就好了,到时候就是母亲也不好说什么不是。”

    “你的意思是让画儿装病。”夏明仁听了眼睛一亮。

    “老爷装病的话,只要大夫一来可就露馅了,当然是要真的病了。”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说病就病的,这……”

    “老爷,我听说好像有那种,吃了会让人暂时生病的药,可以让如画吃一点。”

    “吃了让人生病的要,安全吗?万一吃出什么问题的话,岂不是害了如画。”

    听着夏明仁这样关心如画,大夫人的心里更是觉得一股邪火,蹭蹭的往外冒,如画这个人还真的尽快的处理掉她,真是碍眼的可以,大夫人想着,脸上倒是一点也不显,继续劝说道:“我们可以找个大夫好好的问一下,等确定了没有什么问题了,在给画儿用不就好了。”

    “我再想想,如果这样做的话,我是不是太对不起妹妹了吗?”

    “老爷……”大夫人看着夏明仁摇摆不定急道。

    “好了,先别说了,我好好的想想。”说完往书房的地方走去。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