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翼王选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浅浅的心 书名:庶女心机
    夏老夫人坐在那里神凝重。

    刘嬷嬷站在老夫人后,看了看老夫人的神色,低下头暗自惊叹:四小姐,这一举动,老夫人看在眼里怕是心很复杂吧!

    “刘嬷嬷,你现在怎么看四丫头。”夏老夫人想着突然出声道。

    “老夫人,奴婢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从这次四小姐的举动来看,四小姐,她并不是一个胆小,愚笨的人。”

    “嗯!四丫头这次的举动真是让我意外,也让我对她刮目相看,如果说四丫头以前的表现,只是她隐藏自己的一个假象的话,那么,四丫头就更加不简单了,年纪这么小就能做到忍辱负重,隐匿锋芒,可见其心思缜密,说实在的,四丫头的处境是家里最难的一个,她不像其他的孩子有母亲的庇护,爹爹的宠,姨娘的保护,四丫头就是一个人。”

    “不过同是庶女,四小姐和三小姐很不一样,奴婢看四小姐并不比三小姐差,可是四小姐却是低调的很,有的时候人家对她说一些不好听的话,她也从不反击,要不是这次二姨娘她们做的太过的话,四小姐说不定还会继续藏拙,而相对的三小姐就高调的可以了,家里的没有人不知道,她是一个才女的,就是大老爷也因为这个也对她宠有加。”“你没发现这就是如欣聪明的地方吗?就是因为如欣懂得收敛锋芒,在媳妇的面前装拙,媳妇对她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太把她放在心上,看在眼里,所以才在没有任何人庇护的况下平安的长大,虽然吃了些苦,但换取了十年的平静,相比来说,如画就是因为完全的锋芒毕露,虽然得了爹爹对她的宠,可是她也成为了媳妇眼中钉,中刺,要不然,你以为如画这次什么抄袭,私通的臭名是怎么得来的,我就不相信,你没有怀疑过媳妇。”

    刘嬷嬷听了赫然:“老夫人,奴婢也曾觉得一切好像太过巧合了,可是大夫人毕竟是主子,老奴有没有什么证据,怎么敢乱说话,老夫人,这么多年了,你又不是不了解老奴,对于不确定的事,老奴可是从来都不敢乱说的。”

    “是,我也就是喜欢你在一点,不会无中生有,子谨慎,所以好多的事,你去办我就很放心。”

    “老夫人抬老奴了。”刘嬷嬷感动道。

    “不过,老夫人,通过这次的事,四小姐可是漏了底了,大夫人肯定会对她有所忌惮的,那以后四小姐可就……”

    余下的话刘嬷嬷虽然没有说完,可是老夫人也能明白,以后大夫人肯定对四丫头有所防备,甚至还会有别的什么过激的举动,老夫人想着眼睛眯了起来,看了一眼刘嬷嬷道:“这次媳妇对如画做的事,我就很不满意,一个当家主母,要对付一个庶女有的是办法,可是她却用了我最不喜欢的那一种,为了对付一个庶女把夏家的名声都搭上了,真是愚蠢,不过这次的主角是如画我也就不那么追究了,可是四丫头就不一样了,对于那个传言,四丫头是我最后的希望,我可不能让媳妇为了她的私心给破坏了,对于媳妇来说,夏家能有出息的只能是她的子女,可是对于我来说,无论是嫡,庶只要你有出息,能为夏家带来兴旺,能为夏家出一份力,我就不介意护你一番,看来媳妇那里有必要提醒一番了。”

    刘嬷嬷看老夫人说完这一番话,就靠在软榻上转动手里的佛主,闭目养神。

    “老夫人,时候也不早了,你要不先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想。”

    “刘嬷嬷,现在我是真是睡不着呀!虽然四丫头是很不一样了,可是,也不能确定她就真的是呀!万一不是的话,我这一辈子可就真的看不到了。”

    “老夫人你不要想那么多,有希望终归是好的不是吗?”

    “刘嬷嬷你去把我送到四丫头那里的两个丫头叫过来。”

    “老夫人,要不明天再见吧!奴婢怕你太累了体会受不了的。”

    “我没事,你去吧!”

    “那好吧!奴婢这就去。”

    很快,刘嬷嬷就领着两个丫头回来了。

    两个丫头俯道:“桃,秋红老夫人请安。”

    “好了,起来吧!”

    “是,老夫人。”

    “刘嬷嬷,你去的时候四丫头在干什么?”

    “听这两个丫头说,四丫头吃了饭睡不着,和她院里的那个舒嬷嬷一块去散步去了,说是消消食。”

    “是吗?四丫头的心里还真是不装事,白天出了这样的事,我老婆子到现在也没能睡着,倒是她什么都没耽误。”老夫人听了好笑道,说完看着两个丫头道:“我问你们,四小姐平时在院子里的时候都做什么。”

    “回老夫人,四小姐平时只要没事就会坐在院子里看看书,写写字。”

    “看书,写字,每天都是如此吗?”

    “是的老夫人。”桃恭敬道。

    “但是,奴婢总觉得四小姐好像很不一样。”秋红想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开口道。

    “那里不一样?”老夫人听了急道。

    秋红看老夫人激动的样子不由的有些忐忑道:“老夫人,奴婢也不知道,是不是奴婢想的多了。”

    “没事,你说。”

    “是老夫人,奴婢觉得女孩子到了四小姐这个年纪,都已经开始喜欢漂亮的衣服,首饰,也开始在乎自己的仪容了,奴婢看家里其他小姐好像都是这样,可是四小姐对这些东西好像一点都不在意,每天也就是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对于衣服,首饰什么的从来就不怎么过问,也不挑,好像对于那些东西,还没有书来的有兴趣。”

    “是吗?”老夫人听了若有所思。

    “那你们觉得四小姐是个什么的人。”

    “四小姐的脾气很好,奴婢两人去了这么久,没见四小姐发过一次的脾气。”

    老夫人听了没再问什么,过了一会对两个丫头道:“好了你们回去吧!好好的侍候四小姐,如果有什么异常的话,记得来禀报知道吗?”

    “是,老夫人。”

    二姨娘院里。

    从老夫人的院里回来后,如画就呆呆的坐在哪里,一言不发的。

    二姨娘看着画儿的样子心疼道:“画儿,你不要担心,这次的事,是姨娘失策了,姨娘没有想到如欣那个丫头现在变了那么多,是姨娘没有算计道,可是我们还是有机会的,姨娘再替你想别的办法,你放心。”

    二姨娘说了一大推,可是如画还是没有一丝的反应。

    二姨娘看了心急道“画儿,你倒是谁句话呀!你是想要把姨娘给急死呀!”

    “姨娘要我说什么,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事被你搞成这个样子,我还能说什么。”如画看着二姨娘痛哭道。

    “画儿,还有办法,还有办法。”二姨娘搂着如画慌乱的安慰道,其实二姨娘自己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最重要的是樱桃还在老夫人手里,如果老夫人追查下去,樱桃的嘴巴不严,把自己这次安排的事,还有挟持她弟弟的事说了出来,那自己真的是有嘴也说不清了。

    “姨娘,我看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听大夫人的安排嫁去李府算了,翼王爷,我就不要再想了,也许这就是我的命。”如画绝望道。

    “画儿,你不是不喜欢那个李公子吗?你现在这是……”

    “我是不喜欢,可是我有什么别的办法吗?你告诉我,本以为你能帮我,可是,你自己看看现在,你是越帮越糟,还不如不帮,现在没有人能帮的了我了。”

    “有,有的,还有人可以帮你。”

    “谁?”

    “当然是你的父亲了,你父亲是一家之主,只要你的父亲说句话,说不定,你就不用嫁去李府了。”

    “父亲,他还会帮我吗?”如画听了二姨娘的话没什么自信道。

    “当然了,你是他的的女儿,他不帮你帮谁,况且,他那么疼你,你可是他最喜欢的女儿。”二姨娘自信道。

    “可是,现在父亲说不定已经猜到我是抄袭了别人的诗了,他还会喜欢我吗?会不会厌弃我。”

    “傻孩子,你还小,不懂为人父母的心里,对于自己的孩子,父母的心里总是特别的宽容的,你犯了错,你的父亲当然会生你的气,可是只要你诚心的改过,你的父亲一定会原谅你的,你不要担心,等一会你的父亲就该回府了,到时候我把老爷请过来,你在你父亲的面前好好的认个错,知道吗?”

    “可是,祖母说不让我们离开院里一步的,你要怎么去请父亲过来。”如画不解的看着二姨娘。

    “你真是个傻丫头,我们出不去,不是还有丫头吗?让他们去请就好了,好了,现在晚了,你好好的休息,什么都不要想。”

    第二天,夏明仁刚到府里,就看到一个丫头走到自己的面前俯道:“老爷,你回来了,姨娘让奴婢请你过去一下。”

    “有什么事吗?”夏明仁看了一眼是二姨娘院里的丫头。

    “奴婢不知。”

    “那你给你的姨娘说,我还有事要做就不过去了。”夏明仁想到二姨娘骗自己的事,心里不高兴,沉着脸道。

    “老爷,你还是过去一趟吧!好像是三小姐病了。”那丫头看夏明仁要走急道。

    “病了,画儿病了。”夏明仁虽然生如画的气,可是毕竟是自己疼了十几年的女儿,现在一听到她病了,还是不有些着急,“病了,怎么就病了呢!走,我去看看,有没有请大夫看过。”

    那丫头看着夏明仁着急的样子暗道:还是姨娘了解老爷,记得姨娘给自己说,如果老爷不想过去的话,就让自己给她说三小姐病了,老爷一定会过去的,果然让姨娘说中了。

    夏明仁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二姨娘在和如画说道:“画儿,你是不是那里不舒服,姨娘看还是赶紧找个大夫过来看看吧!你这样躺在上只是哭,姨娘看着真是急死了。”

    “姨娘,你不要管我了,是我自己被鬼迷了心窍,是我自己没有主见,被樱桃那个丫头蛊惑,抄袭了别人诗,不但自己的名誉受损,还连累了夏家的名声,我实在是后悔。”

    “画儿,你还小能知道什么,都是那个坏心眼的丫头害了你。”

    “不,是我自己的错,我明明看着那不像我自己的笔迹,可我还是用了,因为那首诗写的实在是很好,女儿光想着,如果女儿把这首诗用到宴会上的话,一定会我们夏家争光的,到时候父亲知道了一定会夸奖我的,姨娘我真的不是故意抄袭的。”如画哭着,忏悔道。

    “是,是姨娘都知道,姨娘也有不对的地方,是姨娘事后没有查清楚,也只是听信了樱桃那丫头的话,害的你错上加错,还差点冤枉了四丫头,幸亏老夫人英明,我们才没铸成大错。”二姨娘说着,偷瞄了一下门口的影子,对着如画点点头。

    “话虽然这样说,可是我还是犯了错,姨娘,你说父亲以后是不是都不在理我,也不再喜欢我了。”如画看到二姨娘的动作,更加楚楚可怜道。

    “不会的,你父亲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可我已经不再是让他骄傲的女儿了,我让父亲失望了。”

    夏明仁听了二姨娘和如画的对话,叹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二姨娘听到动静,回头看到夏明仁吃惊道:“老爷,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不是你让丫头请我来的吗?”

    “婢妾,就是看着画儿那个样子心里着急,才让丫头去请老爷的,可是婢妾没想到,老爷真的回来,婢妾还以为,还以为你厌弃了我和画儿,再也不理我和画儿了呢!”二姨娘哽咽道。

    “唉!我怎么会不管你们呢!只是你们做的事,我一时有些生气罢了。”

    “是,是我和画儿做错了,老爷生气是应该的。”

    “好了,先不要说这些了,画儿怎么了,是不是那里不舒服,赶紧去请个大夫过来”夏明仁走到如画的边,对着门口的丫头道。

    “父亲,画儿没有那里不舒服,不用去请大夫。”如画急忙阻止道。

    “那躺在上做什么呀!”

    “画儿是心里有愧,画儿对不起父亲的教导,也对不起四妹妹,差点冤枉了四妹妹让她代我受过,可是父亲画儿是真的知道错了,画儿愿意去和四妹妹认错。”如画拉着夏明仁的手,哭道。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犯了错,知道该就好,可不能一错再错下去,正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好了,父亲,不怪你了。”

    “真的吗?父亲真的不怪我了。”如画看着夏明仁不敢置信道,其实如画的心里是真的怕,如果夏明仁不原谅她的话,自己的子以后一定会很难过,现在听到父亲说原谅了自己,心里是真真的松了一口气。

    “老爷,你是原谅了我们,可是老夫人她对我们的误会好像很深,你看我和画儿是不是去给老夫人解释一番,再给四小姐去道个歉。”二姨娘趁机开口道,最重要的是让老夫人解了自己的

    夏明仁听了想了一下道:“嗯!这件事我会去和母亲说的,至于如欣那里,等你体好了,再说吧!”

    “是,父亲。”

    “知道了,老爷。”二姨娘和如画同时开口道,说完相互看了一眼,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放心。

    夏明仁从二姨娘的院里出来后,想了一下,转往老夫人的院子走去,走到老夫人的院门口的时候,刚巧碰到了也去老夫人院里的如欣。

    夏明仁看到如欣的时候一愣,神有些尴尬,想起自己听信了二姨娘的话,把如欣想成了那种心狠毒辣的人,心里不由的有些惭愧。

    如欣看到夏明仁的时候,也有些意外,最近自己见便宜爹的次数好像多的,可是每一次的场景好像都不是太愉快,如欣抬头看了一眼夏明仁觉得讽刺的,父女,明明应该是世上最亲近的人,可是现在这种你看我无语,我见你无言的景,还真是好笑,不过如欣毕竟不是她真真的女儿,所以快速的收拾好自己的心,对着夏明仁微笑道:“爹爹是要去祖母那里吗?”

    听到如欣主动给自己说话,夏明仁有些怔忪,可也就一会自然答道:“是,我来看看你祖母。”

    “欣儿,你也来见你祖母吗?”

    “是呀!父亲要不一起进去吧!”

    “哦!好,”夏明仁听了如欣的话,抬脚往前走,如欣随后。

    可是刚走两步,夏明仁忽然停住脚步,神有些不自然看着如欣。

    如欣见了不解的看着夏明仁道:“爹爹,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嗯!有一点事。”

    “什么?”

    “欣儿,关于这次的事,你不要怪你的三姐姐,她不是有意的,她现在已经知道错了,知道冤枉了你,你不要怪她好不好。”夏明仁看着如欣开口道。

    如欣听了褪去脸上的微笑,淡淡的看着夏明仁暗道:当二姨娘策划的事败露的时候,便宜爹爹看起来对二姨娘和如画可是很失望很不高兴,可是这么短的时间就有好了,二姨娘可真是有本事呀!被老夫人了足,还有办法见到夏明仁,不但把夏明仁的怒气给消了,还让他替她们说起了话,可真是厉害呀!可是他的心是不是也太偏了点。

    夏明仁见如欣神色淡淡的没有说话,不由想到难道如欣还在生画儿的气不由开解道:“欣儿你和画儿是亲姐妹,画儿,她也就是一时糊涂,你就原谅她把!你们可不能为了这么件小事就伤了你们姐妹的和气。”

    如欣听了夏明仁的话,心里冷笑,小事,说的可真是好听呀!可真是一位好父亲,可是脸上平静的看着夏明仁道:“父亲,去见过三姐姐了吗?”

    “你怎么知道,你看到了,还是说……”

    “父亲,我既没有看到,也没有跟踪,是刚才父亲说,三姐姐已经知道错了,想来是已见过三姐姐了,要不然怎么知道,三姐姐知错了呢?”如欣平淡的解释道。

    夏明仁听了有些赫然道:“是,我刚刚见过你三姐姐了,她现在体不舒服,等她体好了,爹爹让她给你道歉,”

    “嗯!就依父亲的意思办吧!”

    “好,好。”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小女儿,平静的眉眼,心里有些心虚。

    老夫人看到如欣和儿子一起走进来,不由的有些意外道:“怎么一起来了。”

    “刚好在门口碰上就一块过来了。”夏明仁开口解释道。

    “哦!明仁过来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就是过来看看母亲。”夏明仁不自然道。

    “是吗?”夏老夫人看儿子的神色就知道,他没有说实话,可却并没有再问下去,而是看着如欣亲切道:“欣儿,来,过来祖母这里。”

    如欣虽然意外老夫人异常和蔼的态度,可还是高兴的走了过去,拉着老夫人的胳膊道:“祖母,有什么事吗?”

    “嗯!祖母有一些东西送给你。”老夫人说则从刘嬷嬷的手里接过一个盒子递给了如欣。

    如欣看着手里的盒子不解的看着老夫人道:“祖母,这是给如欣的吗?为什么?”

    “是呀!给你的,这次的事,欣儿委屈了,祖母送你点东西当做补偿。”

    “祖母其实不需要给如欣东西的,祖母英明,孙女那里有受什么委屈,只是自己姐妹的一些误会,现在误会解开了就好了,更何况刚才父亲说三姐姐已经知道错了,还要想孙女道歉呢?是吧!父亲。”如欣不经意的说道。

    “哦!是吗?三丫头知道错了,我怎么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呀!”老夫人看着自己的儿子道。

    夏明仁有些郁闷如欣的嘴巴快,可是又想到如欣一个小孩子家的知道什么,也就没再想那么多,而是不自在的看着自己的母亲道:“儿子刚刚去了那里,母亲,柳氏和如画真的已经知道错了,你就原谅她们吧!而且,这件事也不能说完全是如画她们的错,她们也是被樱桃那个丫头给蛊惑了,现在知道冤枉了欣儿,如画内疚的都病了,儿子看这件事就让它过去吧!”

    “你可真是一位好父亲呀!这么相信她们说的话,不过,你的那个姨娘还真是厉害呀!把错完全推到一个丫头上,倒是把自己给摘得干干净净的。”夏老夫人冷声道。

    “母亲……”看着母亲对如画她们的误会好像更深了,夏明仁急道。

    “好了,这件事你不要管了,后院的事本来就不是你一个大男人该参合的,这里的许多事是你这个只会教书的人看不透的,你们都回去吧!欣儿,把手里的东西拿好,回去以后再看。”

    “是,祖母。”

    “儿子告退。”

    如欣走到门外看着夏明仁道:“父亲慢走,女儿告退。”

    “好。”夏明仁看着如欣想说两句,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如欣领着草会到自己院子后,草对着如欣义愤填膺道:“小姐,老爷他太过分了,三小姐和二姨娘她们那样害小姐,可是老爷却这样轻轻的就揭过了,他就没想过,如果三小姐她们的计谋得逞的话,小姐该如何自处,老爷真是太偏心了。”草越说越替自己的小姐不值,自己的小姐哪里不好了,比起高傲的大小姐,嚣张的二小姐,做作的三小姐,自己的小姐是最好的一个。

    “好了,草不要生气了,父亲和如画的感,不是你家小姐可以比的,他偏向如画我并不意外。”如欣毫不在意道。

    “可是,小姐你也是老爷的女儿呀!小姐你就不难过?”

    “草,人与人之间的感好坏,有的时候并不是血缘可以决定,没什么可难过,伤心的。”如欣淡笑道。

    草看小姐好像真的是不在乎,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为自己的小姐心疼,小姐这样好,为什么她们就看不到呢?

    “草,把老夫人给的盒子拿过来。”

    “是,小姐。”草把盒子递给如欣道:“小姐,这里面装的会是什么呀!”

    “打开看看就知道了。”如欣说着把盒子给打开了,打开后,如欣看到里面的东西愣了一下。

    “小姐,是什么。”

    “是银票。”如欣拿出厚厚的一沓银票看了看。

    “这……这么多,老夫人怎么会给这么的多的银票过来。”草看到银票吃惊道。

    “祖母说这次的事,我受了委屈,这是给我的补偿。”如欣看着手里的银票,眼光暗晦不明。

    “补偿给小姐的,可是以前小姐也受了很多的委屈,老夫人可是什么表示都没有的,怎么这次想起给小姐东西了,小姐你以前的事是不是老夫人不知道呀!”草疑惑道。

    “是呀!”前可没少受大夫人和二小姐的欺辱,虐待,可是老夫人一直是什么不闻不问的,可是要说老夫人不知道,如欣就更加不能相信了,这府里怕是没什么动静是老夫人不知道的吧!除非,是她不想知道的,可是现在老夫人对自己的态度忽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为什么?

    “小姐,现在老夫人给了你这么多的银票,你以后的子要好过了。”

    “是吗?我看未必吧!”

    “小姐,有什么不对吗?”

    “没什么,你先把银票收好吧!。”

    “对了,小姐昨天晚上,刘嬷嬷好像把桃,秋红带到老夫人那里去了一会。”

    “是吗?”

    “小姐,你说是不是老夫人找她们有什么事,要不要把她们叫过来问一下。”

    “不用了,没什么好问的,她们本来就是从老夫人的院里过来的,老夫人把她们叫过去也许有什么事。”

    “可是奴婢怕老夫人是派她们来看着小姐的,现在老夫人把她们叫过去,是不是打听我们院里的事。”

    “草,你不要想那么多,见到她们的时候自然一点,也不问什么,就当作什么也不知道,再说了,我们院里没什么是事是不能说的,没什么好担心的,好了,去忙你的吧!”

    “好,我知道了,小姐。”

    看草走了,如欣静静的坐在那里,眼神变幻莫测:老夫人到底有什么目的,自己一个庶女,到底是那里值得她花心思。

    翼王府

    轩辕烨和翼二刚把事说完,就听到官家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皇上,你请,王爷应该在里面休息。”

    “好了,你先下去吧!朕进去看看。”

    “是,皇上。”

    轩辕烨听着,就看到自己的皇兄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刘公公。

    轩辕墨一进来就看到半躺在那里的轩辕烨,疾步走了过去,紧张道:“皇弟,怎么样,伤到那里了,御医怎么说,严重吗?”

    “没事,都是一些皮外伤,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轩辕墨听了松了一口气道:“没什么事就好,你不知道没你消息的那几天真是急死我了,好在你没出什么事。”轩辕墨说完,看着轩辕烨苍白的脸,恨恨道:“你好好的休息,这次的事,皇兄一定为你出一口气,我绝对不会就这样放过轩辕景的,他现在真的是越来越猖狂了,连你都敢伤,不让朕杀他,好,那朕就废了他。”

    “皇兄看着办吧!我没意见。”轩辕烨不在意道。

    “嗯!你什么都不要管,好好的养伤。”轩辕墨说着看了一圈道,当就看到只有翼二一个大男人在这里的时候,眉头就皱了起来道:“怎么连个丫头都没有,你现在伤成这个样子,谁来照顾你的,你府里真的连个丫头都没有吗?就他一个大男人在侍候你吗?”

    “我不需要什么丫头,有翼二在行。”轩辕烨听了轩辕墨的话,就知道他什么心思,对翼二使了个眼色。

    翼二见了赶忙道:“是的皇上,属下能照顾好王爷,皇上不需要担心。”

    “你能照顾什么呀!朕来了这么长的时间,你连一杯水都没想起给朕倒,你说你要朕怎么能放心,把皇弟交给你来照顾,一个大老爷们的上战场打仗还行,像照顾人这样的细活,还得女人来做。”说着白了翼二一眼,又对轩辕烨道:“皇弟呀!皇兄看你还是赶紧找个王妃吧!你那里不好的时候,可以照顾你。”说着语气一顿:“还有,最重要的是先给你生个子嗣,你看你这次是没有事,可是万一你这次出了什么事话,那可是连一个子嗣都没留下,你让皇兄百年之后怎么有脸去见列祖列宗呀!皇弟,你就找一个吧!要不然你让皇兄,如何安心。”轩辕墨拉长音调道。

    刘公公看着皇上在翼王爷面前这个样子,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退,暗道:皇上为了让翼王爷娶亲,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呀!

    就是脑子不怎么灵光的翼二,也觉得皇上的样子,自己还是不要看的好,实在是太……太娘了。

    相比刘公公和翼二,轩辕烨就淡定多了,看了一眼自己的皇兄淡然道:“皇兄你也已经看到了,我没什么事,你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还是赶紧回宫吧!还有就是皇兄你来看皇弟,我十分的感动,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不痛的伤口,现在看到皇兄这个样子后,好像也开始疼了,翼二,你送皇上回宫,我要休息一下。”轩辕烨捂着伤口,皱着眉道。

    “轩辕烨,你不要太过分了。”轩辕墨听着轩辕烨明显是打趣自己的话,怒吼道,可是当看到轩辕烨苍白的脸色后,深吸了一口气,语气缓和道:“皇弟,你难道真的一辈子都不打算成亲不成,你早晚都是要成亲的,要不,我再退一步,王妃,你现在可以不选王妃,可是最起码你要先试着和女子接触一下,你就会发现女子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讨厌的,也有好的一面的。”

    轩辕烨听了他的话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无动于衷。

    轩辕墨看到他这个样子,气道:“朕不管,朕回宫后就先给你送几个女子过来,你敢不要就是抗旨。”

    “皇兄,你真的要送,那你就送吧!”轩辕烨无所谓道。

    “真的!你同意了。”轩辕墨不可置信道。

    “我能不同意吗?你连”“抗旨”的话都说出来了,皇弟如果敢不要的话,罪过岂不是大了,但是,皇兄把人送给我了,那要怎么安排可就是我自己的事了,你可不能干涉。“

    ”可以,可以我绝不干涉,只有一样你不能把她们赶出去,还要和她们试着接触一下,知道吗?“

    ”没问题。“

    ”好,好,真是太好了。“轩辕墨看轩辕烨应了,高兴的站起来,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对着轩辕烨道:要选什么样子的送过来呢?我看还是各色的都选一个好了,还是说,温柔的要多选几个,皇弟呀!你有没有什么意见,可以和皇兄说一下,我心里也好有个谱。”

    “都行,皇兄看着办吧!我相信你的眼光。”

    轩辕墨走到边满面笑容的看着轩辕烨道:“皇弟,你放心皇兄一定给你选最好的送过来,以后你就不要再用这粗手粗脚的大男人了,看看他们把你都照顾成什么样子了。”说完嫌弃的看了一眼,傻站在那里的翼二。

    翼二见了把头垂的更低了,心里委屈道:是主子自己不喜欢女人,又不管我的事。

    “好了,我不和你说了,我要赶紧回去给你选人去了,那样你就能少受点苦,皇弟,你先忍耐两天,我这就回去了,你等着啊!”轩辕墨说完,一阵风似的走了出去。

    刘公公见了,对这翼王爷福福,也赶紧追了过去。

    看皇上走了,翼二看着自己的主子忍不住好奇道:“主子,你真的要留女人在府里,侍……侍候你。”

    “你说呢?”轩辕烨白了翼二一眼。

    “属下知道了。”看来皇上好像高兴的太早了。

    轩辕墨回到宫里后,就直接冲到了御书房。

    “刘公公,你赶紧把朕以前就给皇弟准备的选妃名单,还有画像那过来,让朕好好的看看。”

    “是,皇上。”刘公公赶紧把放在柜子里的画像,抱了过去,放在了皇上的面前“皇上,都在这里。”

    “好,好,让朕看看。”说着开始动手,一张一张的翻看,看着嘴里喃喃自语道:“这个好眼睛好像太小了,不好。”说完丢到了一边,拿起另一张来看。

    “这个好像太瘦了,不好。”

    “这个是不是又太胖了,不好。”

    “这个好像不错,可…。可是不是妖艳了点。”

    ……

    刘公公在一旁看的嘴巴抽了抽,这样选下去还不知道选道什么时候,说不定还得把皇上累坏了,出声道:“皇上。”

    “什么?”轩辕墨心不在焉道。

    “老奴看要不去皇后那里让她帮忙,看一下,皇后是女人,说不定更知道什么样的女人适合翼王爷。”

    “会吗?”轩辕墨停下手里的动作,思索了一会道:“走,把画像拿着,我们去皇后那里。”

    皇后正在和众嫔妃说话,就看到皇上急冲冲的走了进来,后面跟着抱了一堆东西的刘公公,皇后看了虽不解,还是赶紧走了过去,俯道:“臣妾给皇上请安。”

    众嫔妃见了也赶紧请安道:“给皇上请安。”

    “好了,好了,都起来吧!”说着走到皇后的边,亲手把皇后给扶了起来。

    “谢皇上。”众嫔妃看了皇上的举动各有心思,可面上却什么也看不出来。

    “皇上,这么急冲冲的过来,发生什么事了吗?”

    “是呀!大事呀!”

    皇后看皇上好像很高兴的样子道:“看皇上的样子,应该是什么好事吧!”

    “是好事,皇弟终于想开了,答应朕,要和女子接触一下,这不朕想着要给他送什么样的女子过去,皇后,来你帮朕看看,你觉得什么样的女子适合他。”

    众人听了一惊,翼王爷要选妃了。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心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