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更愿意做谁

    </span>

    慕流苏猛地一愣,随后她木讷的转看到一抹影。他的发丝狼狈的贴在他的脸上,依稀的可以看到他的汗水,他每走一步都捂住腹部,那里似乎有太多的疼痛。

    他怎么还会跟来!难道他就一点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吗!他抬头看了她一眼,可是还是坚持的要走到她的面前,他每走一步她的心也在跟着抽痛着。

    他不应该过来!不应该!

    冰赫天冷眼看着尹盛爵不断的靠近,他并不急于出手,因为……

    给敌人致命的打击,不是在他刚刚萌芽的时候掐断,而是等到要即将得到的时候硬生生的砍断,这样才是最狠绝的方式。而他毅然选择了这种。

    等他要到慕流苏面前的时候他一挥手,周围那些刚才站住不动的人一瞬间就把他紧紧包围着。

    慕流苏的心一紧,她的眼皮开始无规律的跳动着,难道……上一次的事又要在这里上演了吗?她别过头看到冰赫天的气势,那是一种极致毁灭的味道。

    “他只是一个过路的,别去理会就好。”慕流苏几乎是下意识的拉着他的袖子,可是就是因为这样本合同口的怒火燃烧的更加激烈。

    “是吗?冰漪蓝,我告诉你,冰漪家族就算死都不会忘记这个男人!”冰赫天说这话的时候浑散发出可怕的气息,这样的感觉她太熟悉了。

    可是,尹盛爵怎么可能跟跟冰漪家族扯上关系!为什么父亲会有那么大的仇恨……这一切她都不清楚。

    尹盛爵停下了脚步,他忽视了外面一圈围着他的人说道:“流苏,跟我回去。”

    他依旧是说得那么肯定,他是不是忘记了上次的教训!看到她为什么不能离远一点!还偏偏说出这样的话。

    这一刻慕流苏自己都在嘲笑着自己,分明是那么恨他,恨他还这样肆无忌惮的利用她,可是她的心还是会为他担心。

    “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她说的异常坚决,不因为其他的原因,现在这个时候她也不可能会跟他走。

    他都这个样子了,为什么还要跟过来?这个问题她真的很想问他。

    “流苏,今天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他把你带走的。”尹盛爵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又重新直了板。

    冰赫天的脸色铁青着,慕流苏自然知道那是他发怒前的征兆!

    她只能转过信誓旦旦的对着他说:“放弃,这一次我答应你,交给我解决,只要我解决好我就什么都听你的。”

    冰赫天低头看着她问道:“你确定?你确定你这一次不会因为被他打乱你本该有的思绪?”

    慕流苏笑着说道:“根本不会的,父亲,你放心吧!更何况……你早就在暗地里观察了他很久,也知道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冰赫天想了很久只丢下一句话,“我给你十分钟。”

    慕流苏知道那是他的让步,只能点头颔首,那一些人也跟着他离开了。其实他们并没有真正的离开,而是在远处看着他们,如果时间一到她还没有解决,说不定尹盛爵真的会没有命。

    他艰难的走到了她的面前,笑着拉着她的手,“流苏,我们回家。”

    他还是那么自信,自信的牵着她的手还能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说“我们回家”。这样的事,这个世上恐怕也只有他才能做到。

    看着那么苍白的脸她真的狠不下心来说话,可是她还是狠狠的甩开了他的手,“我只有一个家,那就是冰漪家族。”

    “不!不是这样的!流苏你刚才一定是因为担心我所以才留下来跟我谈话的!你不用想赶我走!我是怎么都不会愿意的!”他死死拉住她的手不让她离开,他总有一种错觉,仿佛这一次的离开又会让他们错过。

    这样的事,他绝对不会让其发生!

    “你放手!尹盛爵,到底要我说多少次你才明白!我们两个之间根本是不可能的了!你也看到了,我的父亲来接我了,我要回去了,你还是放手吧。”

    她以为那么绝的话说出口痛的人也只是他而已,可是还是伤到了自己。

    尹盛爵倏地猛地抱住了她,“让我抱一下,让我抱一下……”

    他的力道真的很紧,仿佛要把她揉进骨子里才甘心。那么乞求的口气让她的心猛地一软,仿佛最坚强的墙在这一刻瓦解了。她就任由着他这么抱着,也没有甩开。

    “你的事什么时候可以处理完。”冰赫天看到这样的场景脸色丝毫没有变化,还是沉的说着。

    慕流苏的心一紧,把尹盛爵整个人都推了出去。

    “父亲,我这就跟您走。”

    “我不准!”尹盛爵上前拉回了她,随后抬眼看向冰赫天,琥珀色的眸子没有一丝畏惧,“你带走的人,是我的妻子,慕流苏。”

    慕流苏显然没有料到他会这么做,难道是她的话没有说清楚吗!为什么他还是要这样!难道他不知道跟他正面冲突根本没有好处吗!

    这话成功的引来冰赫天的冷笑,他的视线也变得更加的冷馁,“你刚才说什么?”

    “难道我说的话你还没有听清楚吗?冰赫天,你是冰漪家族现任的族长,您的女儿是冰漪蓝,而不是我的妻子慕流苏。”

    “你现在拉着的人就是我的女儿,而慕流苏,不,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个叫做慕流苏的人,而只有一个冰漪家族的大小姐——冰漪蓝!”

    这个世上的确不应该有慕流苏这个人,因为这个人自始至终都是不存在的。

    慕流苏挣脱出他的手,笑着对着他说:“尹盛爵,我是冰漪蓝,自始至终都是。”

    “不是的!你更愿意做慕流苏!”

    冰赫天冷笑的看着他,却对着慕流苏说道:“你告诉他,你更愿意做慕流苏还是冰漪蓝。”

    </div>

    <span>

重要声明:小说《黑总裁的夺爱新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