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span>

    年少的时候她不得不承认她是多么的喜欢着他,甚至是那种不顾一切的喜欢。飞蛾明知道会死,可是毅然选择了火。她就好像是飞蛾,扑向了那束属于他的火。

    萧凌珞苦苦一笑,“可是你想说,这是曾经。你的人,现在是尹盛爵。”

    慕流苏一愣,她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这样的问题。不管她怎么说,对他来说都是一种伤害。

    一种很深的伤害。与其对他的伤害更深,那么她选择沉默。

    她鼓起勇气抬起头看向他的时候却听到他说,“流苏,我说了,你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这样的话会让我以为自己是被抛弃的。”

    这一刻萧凌珞才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可悲,自始至终他都是一个失败者。四年前因为他没有好好珍硬生生的错过了她,而四年后他没有输给尹盛爵,反而是输给了她。

    他还是低估了尹盛爵在她心中的影响力。

    可是她还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倏地慕流苏只觉得眼前一黑,原来是萧凌珞蒙上了她的眼睛。

    可是萧凌珞不知道,她根本不是同的目光,而是妹妹乞求哥哥原谅的目光。她收回那种眼神的时候,唇上突然传来温的感觉,一股男的气息萦绕在她的鼻尖,那是他上的味道。

    她愣住了,她显然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么做!竟然会吻她!可是这一次她没有推开,这是她欠他的。

    看到她逆来顺受的样子他心里更加嘲笑自己,随后放开了她,“流苏,你现在连反抗都不用了吗?”

    “因为这是我欠你的,凌珞。我说过我过你,这个吻,就更加证明了。”

    她过他,这是真的,慕流苏想。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尹盛爵这个人,没有他那么坏,那么邪恶的帮她锢住,也许她真的会不停的追着萧凌珞,一直恋下去。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太多的如果。

    只有命运。

    “证明了你更加喜欢我?还是证明了你想跟我彻彻底底的划清关系?”萧凌珞不停的后退着,“流苏,你真的好残忍。”

    “是,我承认我很残忍,可是凌珞,我根本不值得你这么做。”

    她应该笑自己,那个时候她是有多么的喜欢他,可是自始至终他都不曾看她一眼,可是就在她转的时候,他却过来。命运有时候就是那么捉弄人。

    “值不值得,不是你说的算。”他转留给她一个落寞的背影,“明天记得上班。”

    这句话萧凌珞不知道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说完的,他转才觉得自己的肩膀都在颤抖着。

    萧凌珞从来都不知道,她的心也在颤抖。

    她跌跌撞撞的打开门,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狠狠的抵在门上,下一秒她的唇也被狠狠的堵上。眼前的男人似乎在宣泄着什么,对她的力道一点都没有怜惜,啃着她的唇。

    “唔……尹盛爵!疼……”

    尹盛爵一下子就把她的唇咬开了,血腥味顿时弥漫了两个人的口腔。慕流苏擦拭着嘴唇,上面的血渍无不提醒着她眼前的男人刚才是对他如何的粗×暴。

    “尹盛爵,你是狗啊!干嘛这么咬我!”

    尹盛爵揉搓着她的唇瓣,低低的说着:“你刚才的样子,好像很享受?”

    他都看见了!什么都看见了!透过猫眼他什么都看见了!什么也都听见了!看到萧凌珞吻她的时候他恨不得打开门冲上去,后来又看到她一点都没有拒绝的样子他更是想掐死她的冲动。

    可是就是因为这样他才硬生生的忍住了,他现在很清楚的知道,如果那个时候他冲出去,那么他们两个之间好不容易恢复的关系就会又一次的破灭。

    所以,他根本不敢冒这个风险。

    “是!我是属狗!早知道你们刚才亲密的时候就应该冲上来咬你们!”尹盛爵的脸沉沉的怪吓人的,慕流苏一听到他这话刚才所有的起都消了。

    真的是没想到啊!尹盛爵他吃醋的样子真的是,怪别扭。

    “我知道你吃醋了。”

    “谁吃醋了!我怎么可能吃你的醋!”

    盖弥彰啊!此地无银三百两啊!这个男人怎么会那么别扭!吃醋都不承认!

    “好好好,你没吃醋,反正他吻我的时候不错的,他好像从来都没亲过我。”

    看着尹盛爵的脸色根本没有好转的意思,反而越来越黑。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慕流苏,你似乎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尹盛爵不停的近着,她不停的后退着,直到无路可退了她整个人都陷入沙发里面,他掀长的影都压×在她的上。

    “你这话真的是搞笑,这里是我家,他怎么不能来了?”

    “他是你初恋人,我怎么可能忘记。”

    “嗯,他的确是我的初恋人,有时候我在想,没有你我还真的会跟他结婚。”

    “你敢试试!”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说着她勾住他的脖子,笑吟吟的说道:“你别多想了。从十六岁的时候我就看上他了,可是没缘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

    “后来又遇上了我,才发现你的人其实一直都是我,对他只是迷恋,对不?”尹盛爵满是骄傲的看着她,尽是得瑟。慕流苏嘴角不由的抽搐着,她以前怎么都没有发现这个男人想象力那么好,这样狗血的事都会被他想到。

    “可是,我没有否认过,我过他。”

    尹盛爵立马抓起她的手放在他的口,“可是现在,你的,你的心,除了我谁都别想碰!”

    “你还真的是霸道。”

    “如果谁敢碰,我真的会杀了他,这一点你是知道的。”

    她当然知道,他的占×有×是那么强烈。她突然想到了她的“未婚夫”,父亲的话她怎么可能没听进去。

    “尹盛爵,如果有一天我要嫁给别人了,怎么办?”

    </div>

    <span>

重要声明:小说《黑总裁的夺爱新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