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我,你要不起

    </span>

    “不,不要……”慕流苏抵抗着可是她的力气根本比不上萧凌珞的。她后背是秘密怎么可能让别人知道!

    只有冰漪家族的人才知道她的后背其实另有玄机!她的后背会是不是的有一只浴火重生的凤凰!可是这个秘密又是怎么被他知道的!

    “总裁!总裁你怎么可以!”慕流苏死死抵抗着,餐厅的员工听到这样的话全部当做没有听见,他们都已经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了。

    “如果你不是她,为什么不让我看!”她的躲避就更加验证了他心里的猜想,那就是她是她——慕流苏!

    “总裁!这不是心不心虚的问题!而是尊严的问题!你到底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她是人!也需要有尊严!

    “我只是想验证一下你是不是她!她的背后有东西!你只要让我看一下你后背有没有就可以了!”说着萧凌珞也没有放过手中的动作还是义无返顾的要看她的后背。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竟然有一丝慌乱,如果她真的是慕流苏那该怎么办?

    她是冰漪蓝!不是慕流苏!

    “流苏的后背几年前的时候我不经意看到有一只火凤凰!如果你是她的话就应该还在!”萧凌珞猛地一下子撕碎了她后背的衣服,“咔嚓”一声,洁白的香0肩顿时-露在空气中……

    那白皙的后背什么都没有……

    “不会的!不会的!你分明就是她啊!怎么后背上没有……”萧凌珞神色复杂的盯着她的后背,可是不管他怎么看光洁后背上没有任何的痕迹……

    慕流苏只觉得一种耻辱从头到底贯-穿了全,她从来不知道原来被人羞辱的感觉竟然是这样!一时间竟然觉得自己委屈了,连双眼都被迷雾围绕着。她倔强的抬起头看着他,嘴角挂着凄凉的笑,“这下你满意了?”

    萧凌珞说不清楚自己看到这一双眼睛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他只觉得心好像被一双手紧紧的捏着!她分明是不是她为什么他的心还是会痛?

    “我,我……”他一紧张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话了,他的眼神一直看着她强撑着站了起来,洁白的上衣已经被他撕破了,黑色蕾丝-感带着丝丝-惑她却一点都没有遮挡。

    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猛地说道:“明天我会辞职的。”

    辞职!

    萧凌珞突然发现原来他最害怕的事不是别的!就是听到那个叫慕流苏是女人说辞职!

    “你停下!”

    慕流苏就断听到这句话还是义无返顾往前走,她好像一点都不在乎这个样子到底是多么的狼狈,也不知道外面到底是多么的危险,她这个样子出去肯定会被别人觊觎!

    “白沫!我喊你!”

    可是她的脚步自始至终都没有要停下的意思,直到后面有一双手紧紧的捏住了她不让他继续往前。慕流苏知道,这双手是他的。

    她突然觉得好累,不管是体上的还是心里的。她闭上眼睛说道:“我已经说过我不是慕流苏了,我是白沫!你们为什么都不相信我?!为什么要一个叫做慕流苏的人破坏了我现在的生活状态?!”

    萧凌珞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内疚,但是很快就消失了。他淡淡的说着,“因为你不知道,你到底有多么的像她。”

    她冷笑道:“就是因为我该死的像她,就要承受刚才那样的屈辱?!那未免也太可笑了!”

    “不是的!我根本没有要侮辱你的意思!”

    “可是你就是那么伤害我了!”

    萧凌珞一时间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他看到她上都有些泛起了鸡皮疙瘩,他皱眉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披在了她的上。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也许是我太急于找到她了。我发誓,这样的事绝对不会发生第二次。”

    慕流苏还能说什么?面对这样一个痴的男人她还有什么好责备的?

    “我要精神损失费。”

    萧凌珞笑道,“你要多少我都可以给你。”他说着拉过她的手,“其实今天有一个事。”

    “什么事?”

    等到萧凌珞坐下他才缓缓说道:“来的时候我已经想清楚了,我要娶你。”

    “啪嗒”一声,慕流苏手中的勺子落到了地上。

    什,什么?!他要娶她!

    “总裁,你肯定想错了。”

    “我没有说错,而你也没有听错,我说的就是,我萧凌珞要娶你白沫。”

    慕流苏开始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随后嘴角又变得嘲讽,“看来我明天还是辞职算了。”

    “你为什么总是动不动的就说辞职!”

    “可是为什么你总是语出惊人!我心里素质很不好!经不起你这样的折腾!”

    “可是你并没有把我的话听完!”

    “好啊!你说!你说完我明天就辞职。”

    “我想清楚了!我要娶你!必须娶你!”

    慕流苏嘲讽的看着他,“看来你还是把我看成了慕流苏。”

    “你为什么要这么说!为什么不能说我对你一见钟了!”

    “怎么可能!我们才见面了一天都不到的时间!我还没有那个自信能让你一见就能钟的!”

    “可是你就是有那个本事啊,为什么你就那么不相信自己?”

    慕流苏嘴角勾起一抹笑,“萧凌珞,我突然发现你原来那么可悲,你明明不我,你的人一直都是慕流苏,可是你现在却昧着良心来娶我,就是因为我跟她长得很像?”

    萧凌珞猛地愣住了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她又说道:“原来我说的都是正确的,我,萧凌珞你要不起!”

    </div>

    <span>

重要声明:小说《黑总裁的夺爱新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