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

    

    

    “好的我们一定会好好疼她的……”手下的人接到了指示更加放肆了,他们的手一把撕碎了她单薄的衣服,白皙的肌肤一下子展露了出来……

    慕流苏猛然察觉到一丝冷意,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全上下只剩下一单薄的内衣。

    “你们走开走开啊”她挣扎着,可是边有那么多的男人她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四肢都已经被他们锢住根本不能动弹。

    “你别挣扎了,又不是什么贞洁女了,也不用装什么矜持现在就算你叫也没用,尹盛爵根本不要你了”

    “就是就是,还不如乖乖的从了我们,我们会更加疼你的。”

    几个男人把她四肢都用绳子绑在了上,她的体都被分得很开,一种羞耻感莫名的冲上心头……

    “不要你们走开”上已经不知道有多双男人的手不停的摸索着她的体,她恨,恨那个把他抛下的男人。那个绝的人。

    “乖乖的,什么事都不要想,只要好好的享受就可以了……”正当他们的手很残酷的要扯掉她上唯一的束缚,她几乎是要绝望的闭上眼睛,突然感觉上一重,睁开眼睛想要看清眼前的人到底长得什么模样,可是不知怎么地,怎么也看不清,最后她也昏睡了过去……在意识消失的前一秒,她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不要不要”她猛地坐了起来,看着周围的景象愣住了。

    “苏苏苏苏你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听到这么熟悉的声音她的心也跟着放了下来,随后整个人都扑到他的怀里,“陌斯,陌斯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我好害怕,我真的好害怕……”她害怕的肩膀都在无助的抖动,他怎么会不知道?

    他轻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苏苏,苏苏我在,只要我在没有人可以伤害你。”从小的时候他就发过誓,这个世界上他不会许任何人伤害她一分一毫,可是现在他却没有保护好她,以致于现在遍体鳞伤。他错了,他发现他真的错了,不应该让她一个人独自面对

    慕流苏猛然想起什么,立马激动的问他,“我昏迷之前分明闻到凌珞上的味道了,他去哪里了?”

    陌斯笑着说:“你看你都想他想疯了,明明是我带你回来的,怎么可能是他,更何况他现在的样子根本分不清好坏。”

    慕流苏想想也是,现在的萧凌珞不是曾经的萧凌珞,再说了那天他受了那么重的伤根本不可能来救她。

    “嗯,这倒也是,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你放心吧,我现在已经送他去英国了,萧凌珞暂时动不了他。”

    对于他做的一切她真的很感激,“陌斯,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他们都想利用我,在我上得到什么,只有你真心待我,我慕流苏此生足矣。”

    陌斯一愣,他依旧是笑着说:“我的心,到现在你还不明白?”

    明白他的心她怎么可能不明白就是因为太明白了所以只剩下感激了

    “陌斯,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陌斯笑着揉着她的发丝说道:“我们之间难道还要那么见外的说谢谢?”

    “……好像的确不用。”

    “苏苏,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陌斯一脸严肃的看着她,慕流苏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她肚子里的孩子。

    慕流苏笑着回答,“还能怎么办,既然他有一个不他的父亲,又有一个无助的母亲。”

    陌斯体贴的握住了她的手,“苏苏,其实你可以不那么为难,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可以当孩子的父亲。这话还没有说出口的时候就被慕流苏硬生生的扼杀在摇篮里了。

    “不这绝对不行”她下意识的否认着,让陌斯挫败。

    那双湛蓝色的眸子满是失落,看着慕流苏的时候她都觉得自己背负着一个罪恶感

    “苏苏,我知道是我不好,我根本配不上你……”

    “不绝对不是这样的陌斯你很好真的很好世界上没有比你更好的人了”慕流苏这话是真心的,其实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世界上有那么好的一个男人,那么优秀的一个,同时又那么着她,可是她为什么不呢?

    她现在逐渐的明白了,不是平等对换的,必须又痛,才会刻骨铭心,就想尹盛爵给她的一样。

    “既然我那么好,为什么你始终都不愿意。”

    “陌斯,你怎么还不明白我我以为你很了解我你是什么份难道你不知道?而我慕流苏已经是你的累赘我更不可能带着一个不是你的孩子再次成为你的累赘”

    “不怕只要是你的,我都愿意,你这个累赘,让我觉得很累很甜蜜。这何尝不是一种甜蜜的折磨?”

    慕流苏知道自己说不过他就没有接下去,陌斯真的把她保护的很好,他的别墅没有其他的人进进出出,这一点让慕流苏很是安心。

    她现在还没有打算把这个孩子怎么样,但是现在最好的安排就是好好的保护他。

    “怎么一直看电视?为什么不去休息一会儿?”陌斯每天这个时候不管有多忙都会准时出现在这里,这让慕流苏很不安心。

    “陌斯,你这么忙就不要总是往这里跑了。”本来皇室的事就很复杂,他已经够忙的了,现在还要来照顾她,这让她内疚了。

    “再忙也要来看看你,不然我都不知道我的动力到底在哪里了。”

    慕流苏百般无聊的玩着他的衣服,听到他说着:“听说他现在很忙。”

    她一愣,“你现在跟我说这个干什么,他的事现在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苏苏,你知不知道我最希望听到的就是你说的这句话。”

    她警惕的问道:“陌斯,是不是你做了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黑总裁的夺爱新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