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我也可以让他生不如死

    

    

    两根竟然是两根

    她当时就懵在原地,怎么办……真的是天不遂人愿,她最不想要发生的事竟然发生了虽然她很不喜欢孩子,可是毕竟血浓于水,他是她肚子里孩子里的她怎么可能不心疼为什么,这个孩子来得那么不是时候。

    她曾经幻想过,她有一个孩子,她会牵着他的手漫步在樱花树下。这一切看来都只能变成了奢望。

    她无力的靠在房间里滑到了地上,眼睛一直盯着天花板,脑子里一片空白,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对于这个时候,她想到唯一的人就是——陌斯

    她冷笑着,她不想什么事都让麻烦他,她知道她是他的累赘,可是他却愿意不放手。这样的谊她怎么会忘记。

    手摸向口,他们根本不知道她口的项链就是一个秘密的连接器。就连尹盛爵都不知道。她狠心的按了下去,那一头便传来焦急的声音,“苏苏,你终于找我了”

    听到这个慕流苏心里一酸,是啊她是有多久没有联系他了。自从上次尹盛爵把她从英国抓回来之后她就没有联系过他了,她也觉得自己真的很自私,只要有事的时候才会想到他。

    “陌斯,我有一件事要拜托你。”

    尹盛爵看了一圈都没有看到他想要看到的那个人的影,他皱眉问着张姨,“慕流苏呢?”

    “不知道她又去哪里偷懒了”张姨咒骂道。

    “我下来了。”慕流苏站在楼上说道,脸色苍白到令人心疼,尹盛爵真是怀疑为什么她的脸色一直都是那么苍白。

    “你是佣人你必须时刻牢记你别想把自己当成少夫人一样的待遇”张姨很不客气的说着,慕流苏准备留下来就已经做好了被羞辱的准备,她余光瞥见尹盛爵皱眉却始终都没有说什么。

    她本来就不应该奢望,他根本不会出手帮她。就在她垂下头的时候听到尹盛爵说道:“慕流苏,今天下午跟我去公司。”

    “啊?”她被弄得不知所以然,“为什么?”

    “现在由不得你说不的权利”尹盛爵不给她反驳的机会就把她推上了车。他不明白,明明就是他想要的结局,可是看到她被欺负他还是觉得心里不舒服。

    他一定是觉得慕流苏只能是被他欺负的,别人欺负不得。一定是这样的他心里不停的告诉着自己。

    慕流苏瞧着他的侧面,心里的恨意好像随着时间开始慢慢的冲淡,也许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让她的母泛滥,她也屋及乌。

    他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可惜,他不会让她怀上孩子。

    “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尹盛爵开口说道,可是他却没有转过头来看她。

    “你脸颊上有棵青菜。”她徐徐说道,随后车子猛地被刹车了,她一不注意头猛地向前倾。

    “尹盛爵你到底想干什么”她重重的舒了一口气,在她撞上去的那一刹那她的手下意思的护住了腹部。

    “我想上你你给不给”他薄唇微启着,扬起一个感的弧度。慕流苏真是不明白,明明是那么龌龊的事,为什么从来他嘴里说出来一点都不会觉得龌龊,仿佛是在做一件多么优雅的事

    她的手捂住前,“你休想”

    看到她的反应他嘴角扬起不易察觉的笑,他们是多久都没有这样说话了?每次一说完都是像刺猬一样互相攻击着对方,唯一的解释就是不想让自己受伤,可是每每都把对方刺得遍体鳞伤。

    “我说过,我根本不会是因为要跟上才把你困在边。”

    一说起这个她就来气,脑海里闪过萧凌珞倒在血泊中的影子她觉得心疼。她的口气倏地冷了下来,“我当然知道你不是为了上才把我困起来,而是因为怕我帮他。”

    帮凌珞,尹盛爵最怕的就是这个。可是她不明白的是,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尹盛爵还要把她放在边?这样他不是更加危险,在他的边他可以拿到很多文件,包括帮萧凌珞的文件。

    尹盛爵好像可以看穿她的心思一般,邪笑的说道:“就算你拿到了文件又怎么样?就算你帮他得到了萧氏集团又怎样?现在萧氏集团只不过是一个空壳。”

    空壳?怎么可能是空壳萧氏集团是凌珞一手培养起来的,里面的一切她都清楚资金周转方面一点问题都没有产品方面也是掌握全球经济命脉的萧氏集团怎么可能在一夜之间毁于一旦?

    “在我的边,就不要想着其他的事我既然可以放走他,同样可以让他生不如死”他的声音没有半点温度仿佛是来自地狱里的撒旦。

    慕流苏觉得可笑,尹盛爵的占有从来都不比别人少,可是就是因为这样她会恨,恨他,她不知道,如果她有了孩子这件事告诉了他,他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会不会,打掉他。与其被他残忍的打掉,那还是让她解决的好,所有的罪孽,都随着这个孩子离开吧。

    慕流苏接手的很快,虽然很长时间都没有工作了但是还是能够进入状态。由于她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做什么事都觉得好累,并且很想睡觉。就当她正要睡着的时候有一双修长的手敲打着桌面,她一抬头正对上那双深邃的眸子,她猛地坐直了躯,淡淡的说道:“总裁。”

    她那么公式化的口气在他听来有些刺耳,还是吩咐道:“今天晚上陪我出席宴会。”

    慕流苏真的没有精力去参加什么宴会,与其陪他去还不如回家照顾那个女人,于是她找了一个借口推辞着:“总裁,我还要回去照顾少夫人,您还是找别人去吧。”

    “慕流苏,你应该知道,对于放抗我更加喜欢征服。”他邪笑的靠近,她是有多久都没有闻到他上的味道了?一时间她失了神忘了拒绝。

    “现在马上给我去准备”

    慕流苏没有想到,陌斯的动作竟然会那么快,快到她有些犹豫——

重要声明:小说《黑总裁的夺爱新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