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这里危险!

    

    

    就在她要打第三个的时候,有一双手狠狠的扣住了她的手往墙上一推——

    “慕流苏,你这个疯子”尹盛爵气得脸额头上的青筋都跳跃着,好像只要针一扎就可以喷出血来。

    尹盛爵的力道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慕流苏一下子就撞到了墙上,雪白的墙面上顿时出现一块红印,还有鲜血从上面流淌出来……

    痛,好痛……血遮迷糊了她的视线可是她还是能够看清尹盛爵是多么的焦急,慕苏彤是多么“虚弱”的倒在了他的怀里。

    这就是她的姐姐啊两天之内她竟然可以接受了那么多的事。从今天开始,慕苏彤便不再是她的姐姐

    “这是你们欠我的。”

    尹盛爵双眸赤红的看着她,看到她倔强的脸他伸出手狠狠的抽向她。

    “你个女人谁让你伤害彤彤的”

    被之前那么一推,现在又被他打的那么狠,她的耳边都开始产生共鸣。可是她恨,恨自己为什么可以那么清醒听到他说的话。

    “慕流苏,你看清楚了我的人是苏彤你只是一个替谁让你当初自作多要替嫁”

    “没想到你可以那么恶毒,对自己的姐姐都下手”

    “是啊我是恶毒尹盛爵,你那么聪明怎么一开始的时候就没有发现啊”她嘲讽的口气在他听来竟然变得刺耳

    “对苏彤说的对你根本不是她的妹妹她那么善良怎么可能是你的对手”听到这话慕流苏抬头,看到的是慕苏彤嘴角的笑,她也笑了,这就是她想要把心交出来的男人啊人渣

    “是,她真的是那么善良。”她口中的嘲讽他怎么会听不出,他已经握紧拳头准备打她了,可是就算是他要打她也要说,“尹盛爵,我只问你,你到底把凌珞怎么样了?”

    “呵,你不是已经见过他了。”

    慕流苏一愣,他真的什么事都知道那么……齐媚儿虽然她以前极其不待见她,可是看得出来她跟以往围绕在凌珞边的女人不一样

    尹盛爵邪笑的低下头在她的耳边说道:“哦……你说的是那个女人啊我估计她现在应该在天上人间好好享受了吧”

    天上人间慕流苏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尹盛爵,你真的可以那么狠心”

    “不狠,怎么得到想要的一切,包括……你的体”尹盛爵眸子瞬息万变,下一秒他推过一张纸,上面赫然写着“离婚协议书”的字样。

    慕流苏笑着心却狠狠的抽痛着,还是这样的结局,不是吗?她错了,真的错了,她这辈子最不应该做的一件事就是上了尹盛爵,那个不该的男人。

    “签了吧,我已经有未婚妻了。”他说着手紧紧的搂着慕苏彤,好像她是他世界上的唯一。

    看到眼前这一刻场景她是真的想笑,可是每次到喉咙里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了。她当然知道尹盛爵说的未婚妻是谁,除了她的姐姐还会有谁。可是谁能来告诉她,为什么是她唯一的姐姐——

    她走到尹盛爵的面前,明知道有邪是不可能从他口中说出来可是她还是奢望了。她倔强的抬起头,清澈的眸子好像被雨水冲洗过一样明亮,“尹盛爵,我只想问你,你到底有没有过我?”

    她一说完她才发现原来自己真的是那么可悲,可是慕流苏很了解自己,如果有邪不从他口中说出来她这辈子都不会死心的。

    这是给他一个机会,也是给自己一个死心的机会。

    尹盛爵戏谑的看着她,倏地伸手掐的下巴,冷笑道:“慕流苏,你到底再奢望什么?奢望我会上你?”

    他的嘲讽好像一把利刃一样深深地扎进她的心,他的话就是对她最大的伤害。

    慕流苏啊慕流苏,你怎么会那么可悲明知道不应该对这个男人有念想,可是还是奢望他能够上你

    “不会,我怎么可能奢望,就像我怎么可能奢望成为英国王妃一样。”

    英国王妃?尹盛爵眸子猛地眯起,慕苏彤的脸色更是难看。她怎么可以忘记还有陌斯,那个跟风一样神秘的男人——

    她很清楚的记得,在很小的时候陌斯就特别的照顾慕流苏他神秘的让人觉得他好像不是来自人间的,可是每次都能从天而降把她解救。仿佛他就是她的救赎。

    慕流苏笑着拿过那张纸,飞快的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仍旧是倔强的抬起头,“尹盛爵,我是不会让你伤害他的。”说完她转,决绝的不带一丝留恋,后来又想起了什么转回头对着慕苏彤说道:“既然你说了,我不是你的妹妹,关于我的世我自然回去查清,我会把你们带给我和凌珞的伤害,一一奉还——”

    慕苏彤听完这话脸色已经苍白一片了,她以为,以为慕流苏只是会默默的忍受,可是……却不是这样的她发现原来她这个“姐姐”一点都不了解她

    “慕流苏,你敢走出这个门我就会杀了萧凌珞”

    果然,她的脚步猛地停了下来,可是没有预想她会跪下来求他,而是她转头一笑,“那我可以陪他一起去死。”

    对这个世界都差点绝望了,现在只有凌珞她才会有活下去的勇气,所以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就算是牺牲自己的命她都要保全他的命。

    尹盛爵的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泛白的关节已经暴露了他此刻的绪。慕苏彤看到他的反应更是嫉妒,慕流苏竟然可以这么影响他的绪这是她从来都不曾看到的——

    “妈妈妈妈”从门口突然闯进一个高大的影,可是他现在却依偎在慕流苏的怀里,这一幕看上去委实有猩笑。

    慕流苏推开他一看,猛地一愣,“凌珞?你怎么来了快回去这里很危险”

重要声明:小说《黑总裁的夺爱新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