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迷糊的小樱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六索 书名:网游之一江春水
     我大抵是受不了这种收藏、红票整rì不蹦的感觉了,撒泼打滚求收藏都不顶用?

    莫非要我放两部小电影的种子,才有收藏?低眉思量了许久,这种没节cāo的事儿,我肯定是不会做的。

    所以。

    扯着嗓子再吼那么一声好了,“求收藏、红票”

    ————————————————

    潇潇雨歇铁了心要认杨华当她师傅,杨华干脆一摊手耍赖皮:“我又不是法师。”

    潇潇雨歇一听,还真是这么回事儿,她没辙,只好郁郁的闷头刷怪。

    杨华这才舒了口气,专心引怪起来。

    由于玄武最大两个工会,逍遥谷与战神打得不可开交,寂静矿洞中两个工会正在练级的玩家全被召回,因此,矿洞中一下子空旷了许多。

    杨华也放开了引怪,经常后跟着一百多只百多只嗜血僵尸与骷髅战士,再加上潇潇雨歇这个rmb玩家的火雨术与火墙术,经验值跟坐火箭似的噌噌往上涨。但刷了一会儿之后,杨华有些求不满,一挥手说道:“咱们下二层去”

    寂静矿洞一层的怪物大体都是19级的骷髅战士与嗜血僵尸,而二层的怪物直接就跳了两级,变成了22级的骷髅战将与铜皮僵尸。这完全不符合《苍天》世界的游戏规则,甚至有不少人猜测,寂静矿洞一层与二层之间,是不是还有一个隐藏的一点五层,里边装满了20、21级的怪物。

    铜皮僵尸怪如其名,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物理防御力高得离谱,一铜皮铁骨,即便是物理攻击力最高的狂暴战一斧头劈在他上,也只能留下个白印子,能造成30的伤害就要谢天谢地了。然而,对拥有1500血量的铜皮僵尸来说,30伤害对它根本不痛不痒。

    骷髅战将更是惊人,魁梧的骨头架子上,稀稀拉拉挂着残破的盔甲,只有头上的黑盔还算完整,它拎着一把一人高的锈迹斑斑的大砍刀,刷一下削在20级的盾战上,少说也能掠走大100的血量。而他的防御与铜皮僵尸比起来,也不逞多让。

    但它们也不是没有缺点,它们的魔法防御极其低下,因此会来寂静矿洞第二层练级的,几乎全是法系。像狂暴战与剑士这种典型的物理攻击职业,更愿意去北部荒原跟大批玩家抢20级的鼻涕怪,也不愿意来这儿。

    除了魔法防御力低下之外,铜皮僵尸与骷髅战将移动速度极其缓慢,如果是在地形开阔的地方,极容易被远程职业风筝,但在寂静矿洞这个地形狭窄的地方,只能硬打硬抗。

    三人迅速下到寂静矿洞二层,一层的人数已经够少了,现在二层除了少数几个组队杀怪的,几乎已经看不到人。

    由于人太少,这儿的怪物也显得特别多,密密麻麻的,跟马蜂窝似的。

    这时候,前方几个组队打怪的玩家,走位一个不慎,引来了数十只骷髅战将的包围。惊慌失措的他们,迅速团灭,最终只逃出了一个法师。

    在二层练级的其他队伍也不怎么好过,没一会儿又三三两两的退了出去,杨华三人下到第二层的时候,还被推出去的队伍善意提醒了两声。

    杨华微笑点头回应对方的好意,但他并不离开,等场上几乎没两个人的时候,才扭头冲着潇潇雨歇与小樱桃说道:“樱桃跟我后边,潇潇跟小樱桃后边,待会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小樱桃牵住杨华的手,什么也没说,二人合作这么一段rì子,早就有了默契。

    潇潇雨歇张嘴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作罢,一脸姐就看好戏的表

    杨华趁着周边寥寥无几的玩家一个不注意,快速往二层矿洞深处疾奔而去。小樱桃则牵着他的手,吃力跟在后边。再往后就是潇潇雨歇了,这美女法师的体力极好,公认腿短的法师动作轻快得跟盗贼有一拼,不免让人怀疑她鞋子的移动速度到底加了多少。

    一路往二层矿洞内深入的时候,本来密密麻麻堆积在道路上的铜皮僵尸与骷髅战将,竟然跟没看到三人似的,对于这三个在它们眼皮子底下窜来窜去的小老鼠毫无所觉。

    潇潇雨歇诧异无比,许久才注意到,前边那个盾战带着自己走的看似毫无章法的路线,竟然全是踩在铜皮僵尸与骷髅战将的仇恨范围边缘。即便在怪群当中,偶尔不可避免的必须引动两只怪物,但瞬间就被他们歪七扭八的走法甩在了仇恨范围之外,然后追击的怪物只好拖着沉重的步伐缓缓走回。

    千军万马之中,如入无人之境

    潇潇雨歇惊诧,半响说不出话来,杨华如同计算机一般的激ng确计算,让人没由来的心中一寒。

    转瞬间他们就到了矿洞二层的最靠里的一方墙壁边。

    杨华这才拍拍手发号施令:“我引怪,你们等着。”话音刚落,整个人就嗖一声窜了出去。

    抬手两剑掠走面前骷髅战将300生命,在对方举刀之前,朝着另外一只铜皮僵尸冲锋,而后接一个雷霆一击引来大堆怪物。紧接着快速反,奔跑到另外一只嗜血铜皮面仇恨范围之内,然后三窜两窜,本来密密麻麻的怪群就全被他一人引了过去。

    杨华还不知足,吧唧吧唧嘴巴,秒切防御姿态加格挡,挡住铜皮僵尸势大力沉的一击。这时候一道圣洁的光芒在他头顶飘起,将刚刚落下的生命给扯了回来。

    小樱桃小脸粉扑扑的挥舞着牧师权杖,杨华扭头冲他咧嘴一笑,然后再度冲入怪群当中一个雷霆一击。这个雷霆一击释放的地方煞是巧妙,跟捅了马蜂窝似的,引来了大批骷髅战将与铜皮僵尸的围攻。

    数百只骷髅战将与铜皮僵尸嘶吼,吼声整天响,在远处打怪的玩家听到这声吼,全一哆嗦,小声议论着:“是不是有boss出现?咱们打不过,还是跑吧……”

    杨华对这些毫无所觉,趁着自己没被完全围住之前,一个盾击磕飞骷髅战将,然后迅速使用技能冲锋逃出重围,将这好几百只怪物全引到了潇潇雨歇面前。

    潇潇雨歇激ng神一震,俏脸由于兴奋涨的通红,这美女法师天生就有些暴力倾向,见到这么些怪物,心中激动地无以复加,没等杨华发话,法杖一挥,地面上升起了灼火焰,铺天盖地的红色伤害数值飘起,根本就看不清造成了多少伤害。

    紧随着火墙术之后的是火雨术,火焰从空中飘入怪群当中,红色的伤害数值更是跟火山喷发似的,噗噗往外冒着。

    受到了伤害的铜皮僵尸与骷髅战将嘶吼震天,但极慢的移动速度,让他们艰难才能脱离火墙与火雨术的范围。可脱离了火墙与火雨术的范围之后呢?等着他们的就是杨华的雷霆一击。

    雷霆一击不仅有0.1秒的晕眩效果,还能够减速敌人。好容易脱离火墙与火雨术范围的铜皮僵尸与骷髅战将,再度深陷泥泽,举步维艰。潇潇雨歇这时候调整火墙与火雨术的范围,灼的火焰再度笼罩着这群可怜的怪物。

    不过半分钟,他们就化作了三人经验条上疯狂上涨的经验值。

    潇潇雨歇俏脸通红,一叉腰,毫无形象哈哈大笑:“爽再来一发”

    杨华看着这个美女法师豪放模样,心中泪流千行。他一思量,这辈子除了还在乡下的老母亲,似乎就没有遇上什么温柔的女过……小樱桃?杨华不过将小樱桃当做一个没长大的孩子罢了。

    消灭了这大几百的怪物之后,杨华并没有急着再度去引怪,而是快速的打扫起战场来。三人组队下来,平均等级不过只有16级,击杀22级的铜皮僵尸与骷髅战将,相当于越了6级刷怪,不管是经验,还是爆率都提升了不少。

    满地的铜板晃花了杨华的眼,虽然不多,但今rì肯定不会只刷这么一波怪,待会儿加起来就不是一笔小数目了。

    潇潇雨歇看到杨华一脸穷酸样,嫌弃摆摆手:“高手,要有高手的风范,你捡这些铜板儿干什么。”说着一把从背包中摸出了大把金币,递到杨华面前。

    杨华泪流满面,心说这人民币玩家当真与众不同,根本就没把钱当回事。

    他也故作嫌弃模样,也不接潇潇雨歇递来的金币,挥手赶人:“去去,边上玩去”

    潇潇雨歇这个人民币法师嫌弃地上的白板装备跟少量铜板看起来很穷酸,小樱桃可不嫌弃,她一蹦一跳跑过来,一边抹着额头上细密的汗珠,一面开心弯腰一件一件帮忙捡着满地的白板装备。

    这些装备当中,有不少二人用的,只可惜都是20级的,还得过一阵子才能使用。

    将所有装备收入背包内,杨华这才满意牵着小樱桃的手回到原处,而后再度出去引怪。

    大批大批的铜皮僵尸与骷髅战将被引来,然后倒在火海之中,三人的经验值窜得飞快,小樱桃喜形于色,潇潇雨歇更是乐得直笑。

    不过没一会儿,问题就来了。

    再又刷了一波怪之后,地上依然大爆特爆,大量的白板装备静静躺在地上,可这时候杨华的背包满了。他无奈望着小樱桃与潇潇雨歇:“你们也来捡一点”

    小樱桃老早就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等着了。听闻,兴冲冲上前,伸手捡装备,在他人没有注意到的况下,她从地上捞起了一块黑乎乎的石头,歪着脑袋望着上边‘恶灵石’三个大字与后边跟着的一连串问号,想了想似乎是没想通,干脆一把将它扔到了背包内……

    潇潇雨歇一脸倨傲:“姐高贵的背包中,从来不装白板装备。”

    杨华一撇嘴,没管她,等小樱桃心满意足将装备给捡光之后,三人才再度开始了刷怪之旅。

    不过又刷了几波之后,小樱桃也瞪着大眼睛可怜兮兮在满地的装备与潇潇雨歇之间徘徊。

    潇潇雨歇怒,一拍修长大腿:“别管这些白板装备,少捡一件,我给你们一金币赶紧刷怪”

    杨华与小樱桃同时一摊手:“浪费是可耻的”二人在某薪面默契十足。

    双方街了一阵,潇潇雨歇无奈,只好低头捡东西。

    整整一个上午,三人都泡在了寂静矿洞二层当中,杨华与小樱桃直接升了一级,到了16级,潇潇雨歇的经验值更是窜上一大截,已经20级百分之20了。

    不过临近正午的时候,寂静矿洞二层中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杨华也不再好那样惊世骇俗的一次引数百只怪,于是三人的练级速度大降。

    潇潇雨歇不满,这个rmb美女法师一怒,准备砸钱,把来矿洞二层练级的玩家都给‘请走’。

    不过被杨华拦了下来,他眉毛一挑,笑了笑:“咱们去三层”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一江春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