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我送你上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六索 书名:网游之一江春水
    惯例求一下收藏红票什么的。

    ……分割线……

    杨华一愣:“刚才底下有人?”

    程玉洁连连点头,一脸后怕:“长得肥头大耳的,吓死了我了……”

    杨华脸一下子黑了,抄起手机,想要打电话确认到底是不是那人,结果才发现手机电池早不知道被扔哪儿去了。

    “妈的,我电池呢?”他开始翻箱倒柜。

    这时候程玉洁忽然将手伸到小股底下,摸出一块四四方方的电池,笑嘻嘻说道:“华哥哥,找这个?”

    杨华一拍脑门子:“看我这记。”说着伸手接过还带着程玉洁体温的电池。

    连忙将电池给安上,开机一看,好家伙,整整31通未接来电,上边全是一个名字——猪哥。

    除了31通未接来电,还有一条短讯——“小心黄龙帮。”

    五个简单的大字表示出了猪哥想说的一切,空气中弥散着一股危险的味道,不知为何,杨华忽然觉得有些不安。

    水街作为整个汉京市黑道的聚集地,大多数黑帮老大都住在这儿,他们一向相安无事,但这个黄龙帮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反正杨华是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小洁,听说过黄龙帮没?”杨华随口问道。

    程玉洁眨巴眨巴眼睛,表极其可:“黄龙帮是什么?”

    杨华摆摆手:“没啥,你跟你姐说说,这两天少出门,还有,明儿我送你上学去。”

    程玉洁听闻,脸一红,呆了一阵,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忽然狠狠踩了杨华一脚,端起吃光了的饭盒,哼了一声,就往外走。

    在出门的时候,她回头大声说道:“那人家明天早上八点要去学校补课,你早点儿起来”

    杨华捂着被踩红了的脚丫子,疼得龇牙咧嘴,他开口骂道:“死丫头,别跑”

    程玉洁回头快速看了他一眼,就嘻嘻笑着跑远了。

    “死丫头,门也不给我捎上”杨华撇撇嘴,亲自起关了门。

    回到卧室当中,他拿起手机,愣愣看着那31通未接来电,思量许久才心一横,准备打过去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系统忙音传来,杨华顿时泄了气,随手把手机往上一扔,就带上了虚拟游戏头盔。准备上游戏给小樱桃留个言,告知明天得晚点儿上。

    结果一上线打开通讯器,就收到了一条系统提示,“风色夏天请求加您为好友……”

    杨华愣了愣,连忙打开等级排行榜,看着第十位的那位神箭手,心中纳闷道,怎么回事?

    好奇接受了风色天的好友邀请,思量了片刻,以新手的口吻发了条信息过去:“拜大神,大神是不是加错人了?”

    没一会儿,就收到了回信:“我在灰熊丘陵看到你了。”

    杨华一惊,他自认为去石那边刷精英怪的时候,走得极其小心,而且再三确认了一番,四周都没有其他玩家,这个叫做风色夏天的神箭手是怎么发现他的?

    “大神,我一个13级的盾战,哪里打得过灰熊丘陵的怪。”他试探着回了一条信息。

    整整等了半个小时才有回应:“鹰眼术,你在石刷了一下午精英怪。”

    杨华心中震惊得无以复加,有鹰眼术的话,的确可以在远处的丘陵之上,看到他在石刷怪。

    “你想干什么?”杨华心中有一丝冰凉。

    结果这个问题提出之后,好长时间都没有了回应。

    最后干脆在交易区一面摆着摊,准备将近几打来的白板装备,用白菜价卖掉,一面焦急等待着风色夏天的回信。

    对方却像忘了他一般,直到晚上九点,装备卖光了,依然没有回信。

    “今天净碰到些怪事”他有些火大,先是猪哥哪里,再是游戏中的风色夏天。

    给小樱桃留了言,告知自己会晚点上之后,杨华这才在玩家正多的时候下了线,倒头睡了起来。

    ……分割线……

    第二一大早,五点不到。

    杨华梳洗完毕,穿着大裤衩、白背心,趿着拖鞋就下了楼。

    到了冰清玉洁牛面店,姐姐程冰清早就起了来,正吃力的往外搬着桌椅。

    杨华也不客气,大步上前,三下两下将桌椅全拿了出去,筷子、调料、餐纸放好,然后讪讪凑到程冰清面前卖乖。

    程冰清极好看的长发高高挽起,戴着大口罩,理不理的。

    姐妹两都有一双极明亮的眸子,虽然父母早亡,但这双明亮的眸子从未被生活的艰辛侵蚀过。

    杨华盯着程冰清的眼睛,吊儿郎当笑道:“小清,咱们什么时候一起出去看个电影,逛个街,吃个饭……开个房什么的?”

    程冰清知道杨华的做派,这话说出来多半没经过大脑,但不知为何,心中的气有些不打一处儿来,心中思量着他要真诚的说出这话,自己多半答应了?

    想到这里,程冰清口罩后边的俏脸一红,于是没好气瞪了杨华一眼,转开始生炉子。

    杨华帮忙夹来两块蜂窝煤,然后将屋后的高汤给端了过来,嘴中嘟囔着:“真是冷淡啊……”

    程冰清耳朵尖的很,转叉腰,瞪眼,举起手中漏勺,作势要打。

    结果漏勺上沾着的滚烫的牛汤全溅在了杨华上。

    杨华‘哇’一声捂脸叫了起来,熬了一晚上的高汤,温度有多高?滴在上最少都是一个水泡

    程冰清顿时慌了,连忙放下手中漏勺,蹲下,捧起杨华的脸:“快放开给我看看”语气中惊惧且带着许多担忧。

    方才举起漏勺的时候她就暗道不妙,现在看到杨华这幅模样,程冰清心疼得都揪了起来。一如18岁那年,父母双亡,姐妹两流落街头,妹妹程玉洁高烧昏迷不醒一般。

    程冰清拿开杨华的手,只见杨华脸皮痛苦抽搐着,一只眼紧紧闭着,似乎是油进了去。另一只眼则可怜巴巴的盯着她。

    杨华半边脸都被烫红了,上边还有一些深红色的烫伤斑点。

    程冰清一下子乱了,一把将口罩扯下,小巧的瓜子脸上,薄薄的唇儿紧抿,一面小心凑到杨华脸上轻轻吹着,一面朝着屋里大喊:“玉洁快把急救箱拿出来然后赶快叫救护车”她那个担心劲儿,恨不得将嘴巴凑到杨华脸上,用冰凉的嘴唇,缓解他的痛苦。

    程玉洁才起来,衣衫还没穿戴整齐,听到姐姐大喊,连忙翻箱倒柜的找起急救箱,等到她出来的时候,只见到杨华与姐姐程冰清二人姿势极其暧昧。

    她眼尖,留意到杨华背在后边的手偷偷打着的小动作,那意思是——别出来

    程玉洁顿时知晓是什么事儿了,将急救箱放在一边,叉腰喝:“华哥哥,你又想占我姐便宜”

    程冰清听到妹妹的话,呆了一会儿,这才注意到杨华睁着的那只眼睛贪婪看着自己,而脸上的被‘烫’红的部分,早已消去,仔细看的话,杨华脸上那些红色的‘烫伤’痕迹完全是指甲轻轻掐出来的

    杨华见到事败露,暗道不好,半站起,刚想开溜,结果气极的程玉洁‘啪’一巴掌推在他的额头上。

    这一巴掌打得真是恰到好处,他要起未起,是平衡最容易被打破的时候,这一巴掌直接将他打了个四仰八叉。

    脑袋狠狠磕在地上,眼冒金星。等他缓过气来,一张眼见到的却是一只草莓小裤裤……

    程玉洁双手叉腰,俯下,笑嘻嘻问道:“华哥哥,好不好看?”

    杨华鼻腔一,估摸着是这一下撞的太狠,气血有些上涌……

    程冰清这时候吼了起来:“玉洁回屋换衣服”

    程玉洁瘪瘪嘴,跟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伸手将裙子捂得严严实实,转回了屋。

    杨华呆呆站起,现在满脑子只剩下了草莓小裤裤……直到程冰清啪一声,将装着牛面的瓷白大碗重重搁在他面前,他这才回过神来。

    程冰清一脸没好气,薄唇紧抿,气鼓鼓看了杨华半响,然后才问道:“昨天你让我最近不要随便乱走是怎么回事?”

    杨华抓起一次筷子,搅了一下牛面,发现里边还藏着一根烤肠。他抿嘴笑了笑:“没什么事儿,别乱心,这几天我让鱼婶她们将食材都给送来,娘子就好好呆在家相夫教子好了,过两天相公带你出去逛街。”

    程冰清瞪他一眼,权当没听见他说什么,起去弄炉子了。

    杨华也不在意,跟饿死鬼似的,只用了五分钟把牛面消灭了个干干净净,将钱偷偷放在柜台上,就转上了楼。

    虽然刚才程冰清那一闹并没有烫着他,但是上白背心稀稀拉拉的沾着许多恶心的油质——待会儿还得送程玉洁上学,肯定是不能穿这个出去的。

    结果在衣柜中翻来覆去的找,都没有找到合适的衣裳,最后只好硬着头皮穿着一件修白衬衫与修窄口西裤。

    当他再度出现在楼下的时候,程冰清与程玉洁眼眸顿时亮了起来。

    杨华材本就极好,180的个头,半卷起的衬衫袖子与开了两颗扣子的领口,露出了他如同雕塑一般的肌;白衬衫的下摆一丝不苟扎在裤子里,腰间系着一条黑色明亮腰带;脚下则穿着一双休闲皮鞋,让他看上去精神无比。

    圆寸头,不像明星那般精致、却极为立体的五官,再配上没怎么刮的青色胡渣,让他看上去颇有两分味道。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足的话,大概是杨华现在扭扭捏捏的样子了吧……

    “……没衣服了,只好穿着个。”他这可是大实话,他夏天从来都是裤衩加白背心过子,可不巧,最近沉迷与游戏《苍天》,换洗的衣裳累了老高……

    这行头还是去年圣诞节,程玉洁这个小丫头送他的,不过一向吊儿郎当惯了的杨华,哪儿会穿这个?况且那时候正是冬天,也没地儿穿这单薄的衣裳……

    程冰清有些痴了,杨华在他眼中远没有房东那么简单……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一江春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