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春水街的清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六索 书名:网游之一江春水
    水街的早晨大概是整个汉京市最为闹的地方。

    这儿虽然没有车水马龙,但街边一水的各色早点摊与互相吆喝着的人群,让这条街道显得闹非凡。

    街边的一间牛面店内,一个留着圆寸头,穿着宽大裤衩与白背心的小青年翘着二郎腿坐着,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老板娘下面时候露出的芊芊玉手,与脸颊旁被汗珠黏着的两缕青丝。

    “华哥哥,又偷看我姐?”正当青年愣愣出神的时候,边上忽然冒出了一位穿着校服的小姑娘,小姑娘脸上挂着调皮的笑,眼睛好看的眯了起来,皮肤白皙如玉,水嫩如粉藕。她微微弓盯着青年的脸,夏季校服单薄的短袖T恤领口大开,完全遮掩不住里边的色。

    被称叫华哥哥的青年眼珠子随意往里边瞟了一眼,心中暗道,怎么都16岁了还没发育呢?不过这文上面的草莓图案好看的……

    青年转瞬撇开视线,说实话,一位部单薄到一眼就可以看到肋骨的小姑娘着实不能引起他太大的兴趣。

    这时候,牛面店的老板娘狠狠哼了两声:“玉洁还不去上学?”老板娘声音如同黄鹂鸟一般,好面容上带着一丝怒意,可这丝怒意混着她两颊旁的汗珠低落在口罩之上,让人丝毫感受不出她的愤怒,反倒是有些吃醋的意味。

    小姑娘调皮吐了吐舌头,一蹦一跳走到餐台前,脑后的双马尾也随着她的动作一跳一跳,像极了一只活脱的白兔。她伸手端起装着牛面的瓷白大碗,趁着她姐不注意,往里边又加了两个虎皮鸡蛋,轻轻将碗放到青年桌上后,这才她冲着青年坐了个鬼脸,跑出去上学了。

    青年拿起筷子极为厚颜无耻的将两个鸡蛋埋入碗底,而后就着一瓶冰啤,大口吃了起来。

    这个不过二十多,模样好的老板娘早就发现了这一幕,秀眉紧紧蹙着,冲着青年斥道:“杨华我妹妹还小,你可千万别起了别的心思”

    杨华快速咽下一口面,对于这个说法有些嗤之以鼻,心想:“一个完全没有部的萝莉有什么好的?”虽然心中不屑,但面上可不会露出这种表,他连连摆手:“没有的事儿,我可是好人来着。”

    老板娘叫做程冰清,二十三岁,样貌姣好,在整个水街无人能出其右,她如果好生打扮一番,绝对是放在摄像头之下,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美女。

    刚才的小姑娘则是她的妹妹——程玉洁,妹妹比她姐姐犹有过之,俏皮的容貌,与高中生特有的朝气,比她姐姐更加水嫩的皮肤,无疑让她加了不少分。

    不过在杨华眼中,程玉洁单薄得一眼就能看到肋骨的部,跟他姐姐程玉洁不算伟岸,但大小适中,堪堪一握的部完全没有可比

    这冰清、玉洁姐妹二人相依为命,就靠着这间不算大的牛面店维持生计,水街牛面西施姐妹二人说的就是她们了,

    而杨华?则是他们的房东,姐妹二人无父无母,她们流落到汉京市街头的时候,要不是杨华好心收留,并且帮他们开了这间牛面店,姐妹两早不知饿死在哪个疙瘩了。

    程冰清听到杨华不置可否的回答,重重哼了一声,将口罩拉上,脑袋转向一边,没说什么。

    说道这间牛面店,也算是古怪,生意虽说不算差,但差不多八十平的室内,除了杨华每一个人坐着,大多是宁愿买了牛面之后,像躲瘟神一般,将瓷白大碗端到外边的桌子上,享受七月初起的火辣太阳,也不愿意到店子里边坐着。

    杨华三下两下将碗中的面吃完,而后不满足的将浓郁的牛汤也给喝干,这才抹抹嘴,把钱放下走了。

    一瓶冰镇啤酒,加上一大碗地道的牛面,绝对是夏最畅快的早餐。

    杨华酒足面饱,和对他理不理的程玉洁挥手告了辞,就转出了店子。这冰清玉洁牛面店与其他店子最大的不同是,店子外边是绝对不会有任何脏东西的,别说整个华夏国早点摊附近随地可见的肮脏一次碗筷,就连一团卫生纸都没有。

    “看来还是美女效应好”杨华扫视一眼,喃喃自语道。

    出了牛面店,杨华趿着人字拖,上了楼。在水街能像他这样每优哉游哉的屈指可数。

    水街在汉京市属于一个极为特别的存在,这个在数十年前的拆迁运动中保留下来的古旧老街,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有着他的独到——无论是清晨街边公园内气定神闲散着步,一脸‘我不是普通人’的老大爷;还是那群光着膀子一大早就放空了数十瓶二锅头的光膀大汉——总而言之,水街的水深着呢。

    杨华神清气爽上了楼,虽然说上去,房东是个极为闲适的活儿,但只有当上房东才知道,这还真不是人干的差事。每大早起来就得洒水扫地,打扫楼层,杂七杂八的一大堆。然后为了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还得去楼下帮冰清、玉洁两姐妹张罗着开店,一番忙活下来,杨华都快累散了架——即便这不过只是一栋二层高,上三间房,下边两间店面的小公寓。

    要不是今儿是收租的子,他心还真不会这样畅快。

    这房子是父母留下的,父亲早年过世,母亲独自住在乡下打死不愿意来城里,便将这些都留给了杨华照应。

    杨华上了楼,来到第二间房间门前,敲了敲厚重的防盗门。这间房的房客算算是这二层小公寓中最难对付的一个,记得有晚归,不知是喝醉了还是怎么着,关门声巨大无比,几乎将街对面的拽都给惊醒了。好好的防盗门铃也拜他所赐,给弄坏了。不过最后赔了钱,他也只好作罢,不过这门铃到是直到现在都没有修好。

    狠敲了一阵门,结果半天没人应,就在杨华几暴走的时候,墨绿色的防盗门才哐的一声打了开。

    一位穿着宽大低T恤,眼圈黑得跟熊猫有一拼的女人将门打了开。

    “张楔该交房租了,算上水电费……嗯,总共837块5毛。”杨华从裤兜中掏出一个小本本计算着,这价钱在汉京市已经算是廉价了。

    说完这些,他的视线却不由自主落在一脸疲态的张楔上。张楔虽然穿着宽大低T恤,但这丝毫不能掩饰她好的躯,雄伟的部将T恤撑得老高,两颗球从低领口呼之出,似乎是没有穿罩的样子,前两点,如同两粒长在面包上的饱满的、香甜的两粒油,让人无法自拔。

    暗暗吞了吞口水,杨华接着说道:“看在大家都是老交,这五毛就免了。”说着视线不由自主往下飘去,只见张楔T恤宽大下摆,将她的整个部都给包住了,也不知里边到底穿没穿裤子,两条花白纤细大腿就这样坦晃在外边,令人心痒难耐。

    杨华强打精神,努力将视线移开,落在张楔不施粉黛,却依旧靓丽的脸上——他现在可是来收租的

    “啊流氓”岂料张楔忽然叫了起来,声音之大,惊得楼下吃早点的众人频频侧目。

    杨华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墨绿色的厚重防盗门咣——的就被关上了。他愣住,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直到有风从裤腿灌入,吹得下一片冰凉,他才醒悟过来——支帐篷了

    刚才受到的刺激实在太强烈,下边不由自主支起了帐篷,宽松的裤衩高隆着,里边仿佛藏着一杆无坚不摧的狙击。别说张楔被这杆‘狙击’吓了一大跳,连杨华都颇感尴尬。

    他此刻就如同新婚初夜暴露在新郎面前的新娘一般,暴露在了楼下一众食客面前。程冰清也听到声响,从牛面店中出来探头往上边瞄,结果立马红着脸又缩了回去,只留给了杨华一个俏丽的背影。

    程冰清的脸皮跟水晶饺子一般,皮儿薄得很,见到这等羞耻事,有这种反应是理所当然。只是左近端着豆腐脑一口一口品着的大妈都是些见过‘大世面’的人,面皮厚得跟南街王麻子家的包子似的——一口咬不着馅儿

    三四个大妈伸出肥大手指,冲着杨华指指点点,时不时还露出一丝少女般的羞。

    杨华心中泪流千行。

    底下的大老爷们倒是一脸艳羡表,啃着金黄酥脆的油条,口中还喃喃自语:“以形补形。”

    杨华闹了个大红脸,心一横,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又使劲拍起了张楔家的大门。

    砰砰砰。

    墨绿色的大门被拍得砰砰作响,好久才打开了一条缝隙,跟特务接头似的,探出一只由于睡眠不足而形成的熊猫眼,眼神颇为警惕。还没等杨华说话,一只信封从缝隙中递了出来,随后大门又咣的一声关上了。

    杨华打开信封,一数,八百三十七块一分不少,这才着下,雄赳赳气昂昂的回到了二楼最外的一间房——楼上三间房,除了最里的那位不怎么来这儿住的帅哥,还有隔壁的张楔,最外这间就是杨华的居所了。

    他的居所并没有如同一般男人那样脏袜子,脏内裤的乱扔,四下也没有积攒起来的方便面盒,毕竟是作为一个房东,在房屋整洁方面,还是得以作则的。

    将房租放入鞋盒当中塞入下,他这才懒懒躺在上,随手带上一个跟机车头盔别无二致的头盔,伸手按下了头盔侧面的一个绿色按钮。

    就在绿色按钮按下的瞬间,视野渐渐的变得模糊,不过五秒之后又渐渐清晰起来,紧接着一位穿着碧绿长裙,尖细耳朵的高挑精灵美女出现在他的眼前,四周也忽然变成了一片茂密的森林。

    系统模拟出来的完美比例的精灵美女微笑说道:“尊敬的勇者,欢迎您来到《苍天》的世界……”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一江春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