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念”气得头发晕眼发花的洛晚桐在外面转了一圈后,才猛然发觉边没了小念,叮叮咚咚跑回来的结果则是楼下又多了一辆叫不上名的高级跑车,而现在,竟让她亲眼看见别人欺负自己的儿子,这还得了?

    “妈……”天真的小脸,稚嫩的声音,面对洛晚桐又成功的换上一副可怜兮兮的面孔,一切的一切表明,他受了多少委屈。

    三个大男人个个瞠目结舌,之后面面相觑,他们都是人见人怕的鬼见愁,可这会儿,竟然被一个五岁的小毛孩摆上一道

    高实在是高不得不让他们刮目相看

    洛晚桐心疼的将儿子的拉进怀里,像老鹰护笑似的护住,凶神恶煞的眼神在三人上扫一圈,最后落在华飞扬上,秀气的眉毛紧紧皱在一起:“这位叫什么的先生?你是什么意思?有什么就冲我来为什么非要为难一个五岁孩子?”

    “什么?我……我为难他?”华飞扬指着自己的鼻尖问,明明就是这小鬼先招惹他的好不好?

    洛晚桐嗤之以鼻:“你千万别说是他先招惹你你多大?他才多大?孰是孰非,一目了然”

    华飞扬气极,什么冷面战神的名誉也不要了,瞪大眼朝她吼:“我说没有就没有,不信,这里还有人证浩男……”

    施浩男似乎没有听见,背着手转过,伸手摸摸沙发背:“嗯,这沙发不错,美观,大方……”

    华飞扬气急,转眸,找下一个证人:“语天……”

    还没等喊出来,刑语天便先知先觉的走到窗口抬头望星:“呵呵……今晚的天气真好,好多星星哦”

    不是他不证明,而是不能证明,幸伙都已经对他够失望了,他要还让他失望下去,他还会有什么机会?还是主动示好的好

    洛晚桐蹙着眉睨着华飞扬:“怎么?不知道怎么说,还是没话可说?”

    通常况下,如果自己的朋友不帮自己,那就有只有一个可能??自己做得太过火,连朋友也看不下去了

    对一定是这样

    抱着小念起,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刑语天:“合租先生,我们要休息了,麻烦你帮我尽快清场”

    合租先生?

    汗颜,绝对的汗颜

    只见洛晚桐牵起小念的手,转离开,把三个神色惊异的大男人狠狠的甩在了后……

    “那个谁……语天,你……你不会赶我们走的哦?”华飞扬眨巴眨巴眼,一脸相。

    刑语天耸耸肩,上前拍拍他的肩:“走吧,这是她的房间,到我那边去”

    不管是不是潜在敌,只要是男生物,他都不想他们呆在这里。

    被排斥的施浩男不领,看也没看他们一眼,大手一摆便大步大步走出门:“算了,你那边有什么好玩的?还不如到夜神喝两杯去”

    华飞扬点头认可:“嗯,这话说的在理那个……语天,我们先走了bye”

    ……

    呼……呼……

    两辆霸气张扬的豪华跑车驶出了居民区……

    “他们走了?”牵着小念站在阳台上的洛晚桐明知故问。

    小念背地里打了个寒战,妈笨,他是知道的,可妈什么时候也腹黑了?

    刑语天点头:“嗯是的他们走了”

    “哦,走了好那合租先生是不是该在我面前消失了?”洛晚桐毫不客气的警告着刑语天。

    那当仁不让的气势,是刑语天和小念不常看到的。

    刑语天没有多做言语,而是诡异的朝自己的房间挪动步伐……

    小念看了看刑语天,又抬头看了看洛晚桐,心里直犯嘀咕。

    原来,妈真的发飙了,老头儿也知道害怕呀

    夜神酒吧——

    施浩男抱着酒瓶,一杯接一杯大灌特灌,直看得华飞扬摇头不已,从他手里夺过酒瓶,漫不经心的一边倒酒,一边说:“心里不痛快,也不至于来买醉吧?

    “谁心里不痛快了?”施浩男砰的一声放下空杯,像突然暴怒的雄狮,满脸怒容。

    “我有说你吗?”华飞扬转动酒杯,慢条丝理的说,“这是不是就叫不打自招呢?”

    呼的一声,施浩男抢过酒杯,哗啦啦替自己倒了杯酒,瞪着他说:“懒得理你”

    语毕,头一昂,一杯酒又灌了下去。

    华飞扬特别衷于挖掘好友的墙角,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坚持:“是懒得理呢,还是不知道该怎么理?想放手却无法从容的放开,你这不是在折磨自己吗?”

    想放手去无法从容的放开……

    华飞扬说的很对,该死的他施浩男竟然这么没骨气,始终无法从容的放手

    即使他努力让自己的心变得坚硬,却还是会在听到“洛晚桐”三个字后,心的某个角落会变得异常柔软……

    而此时,他唯有把自己灌醉。

    醉了就麻木了,不会再有一丝丝心痛的感觉了

    刑语天,你到底想干什么?”早上送了小念去了幼儿园以后,洛晚桐刚想离开,刑语天便拉,把她硬生生的拽上了自己的跑车。

    “干什么?当然是送你去上班”刑语天嘴角上扬,形成一道优美的弧线,随意的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宝宝:单挑坏爹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