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棠风睨着他,“已经让人去找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你先躺下来把体养好再说,现在就你这样子怎么出去找人?早说了,让你把实话说给她听,你偏要犟”

    说了几句,一群人把刑语天重新压到上。

    他闭着眼,僵直的躺在那,此时额头,像被利钻钻着一样痛……

    一连几天,洛晚桐不敢住酒店,怕刑语天循迹查过来。

    她像逃难似地,住在不需要登记的小旅馆。

    房间并不宽敞,但还算整洁,该有的也都有。

    这样的子,和六年前她离开刑语天时,几乎不差。

    只是……

    以前孩子在腹中,现在孩子在边……

    到了旅馆后,小念已经不哭不闹了,只是紧紧黏在她旁。

    但那样子,掩不住的失落,还透着一股不属于孩子的忧伤……

    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孩子,也不知道该如何向他解释大人之间这些残忍的仇。

    这样不顾一切逃离的做法,也许很自私……

    可是,她这么做,却不过只是怕失去了他而已……

    孩子,是她的宝贝,她的天空,她的一切……

    刑言给她打过一次电话,但什么也没有说,只把电话放在刑语天耳边。

    那边,传来刑语天沙哑又模糊不清的呢喃。

    她恨他也应该恨他

    可是,听到他那样虚弱飘渺的声音时,她还是于心不忍……

    几乎是落荒而逃似地,毫不犹豫断了电话,直接取下手机电板……

    手连同心,都在颤抖……

    求求你,别这样……不要再在她的生命中出现……

    她只想带着孩子,过安静的,和以前一样,没有伤没有痛的最平静的子……

    很多时候,你想要的得不到,你不想要的时候,却偏偏来了。

    又是一个傍晚,洛晚桐下了班拖着疲惫的子,赶到幼儿园接小念回到他们的新座。

    那是市郊新建起的住宅小区,空气清新,环境宜人。

    “唉……洛秀洛秀”洛晚桐带着小念刚回到小区,房东王姐就叫住了她。

    洛晚桐停下脚步,客气的问道:“王姐,你找我有事?”

    王姐心虚的笑笑:“洛秀,跟你商量点儿事,我租给你的房子不是两室一厅吗?我看你们母子也住不了那么大的房子,我就把另外一间租给一位先生了,我看他既优雅又有贵气,一定不会给你们母子添什么麻烦的……我就跟你商量这个事,你看行吗?”

    洛晚桐也知道自己交的房钱并不多,没道理不让人家把另外一室租出去,再说已经租了,只不过跟她交代一声罢了。

    她抿嘴轻笑了下:“行。”

    “洛秀真是格随和,好说话呀,呵呵……”王姐咧着嘴笑道。

    “王姐,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孩子饿了,等着我做饭呢。”洛晚桐依然客的说着。

    “好,你忙你的吧。”王姐点头笑道。

    “王阿姨再见。”不用洛晚桐提醒,小念连忙挥着小手向王姐告别。

    待洛晚桐领着小念向楼那边走去时,却被前面的况惊呆了……

    天这是什么状况?

    惊悚绝对的惊悚

    洛晚桐瞪大眼看着里三层外三层将小楼围起来的附近居民,下意识的揉揉自己的眼睛。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居然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妈……”小念扯着她的衣袖喊。

    “嗯?”洛晚桐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却又随即反映过来,低头看着他说,“宝贝儿,现在我们一起去会会那位既优雅又有贵气的叔叔,你看怎么样?”

    “好呀”小念兴奋的叫着。

    一大一小,一高一矮,洛晚桐和小念昂首,雄纠纠气昂昂的朝小楼进军……

    远远望去,一抹高大健壮的影倚在跑车的车头处,修长的手时不时指挥着一大帮工人搬这运那,那影却有几分熟悉……

    “那个衣柜搬到二楼去”

    “浴缸放在卧室隔壁那间屋”

    “对了,那个粉色的梳妆台就放到二楼主卧旁的房间里吧”

    “还有那张大……”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样?那是我的房间你怎么可以善作主张?”洛晚桐刚走到人群外围绕就听到这个震憾的消息,顿时一股怒气往上冲,双手拨开众人就冲了到跑车旁,瞪着那个嚣张的男人。

    他怎么可以这样?他要改造其他房间他改他的,可是,二楼主卧旁的那个房间是她和小念的,他竟然也要插手,这不得不让她生气。

    刑语天眼睛一亮,深深的笑道:“晚桐,你终于回来了……”

    我的老天,竟然是刑语天,他……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竟然……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她和小念

    看起来,将永无宁了,她想要的生活再也过不下去了

    洛晚桐惊讶过度,整个子都有些微微发颤,在原地呆呆的怔了几秒,随后缓缓开口,却是断断续续的语言:“你……你怎么来了?怎么……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刑语天凝视着她,眼神深邃,带着微微的怒意:“你以为你能躲多久,能逃到哪里去?”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宝宝:单挑坏爹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