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手,却没有停顿,而是探进她睡衣里,隔着文轻轻的抚着她的丰盈。

    “不是……”她浑酥麻,摇头老实回答。

    “那为什么拒绝?”他喜欢她的诚实,更似得到了她的鼓励一般,他的双眼亮亮的,手不由分说绕到了她背后,解开了她衣的排口。

    “等等”上的桎梏一松,她猛然清醒过来,手绕到背后一把抓住他,止住了他抚的动作。

    他眯着眼眸,不知所以的望着她。

    深邃的眸子里,浓郁得几乎将她吞没。

    她吸了口气,努力的撑起自己,想站起来,他却单手用力扣着她的腰,固执的盯着她。

    “给我一个拒绝的理由。”他的气息,带着狂野的霸气。

    她微微别开目光,不敢直视他。

    “我不能再吃避孕药,吃得太密集,对体影响很大……”她的声音都在发颤。

    这是什么烂理由?

    他眯了眯眼,“那就不吃。避孕的方法有很多。”他愣在那里,只是怔怔的凝着她,许久没有动。

    洛晚桐的心,一沉再沉。

    她叹了口气,抹掉眼泪,想挣扎出他的锢。

    他却突然开口:“晚桐,我们交往吧”

    “啊?”突如其来的话,让她不敢置信的瞪大眼,傻傻的望着他。

    他……刚刚在说什么?

    不等她说什么,他突然一个翻,将她压下,唇舌强势的缠上她的。

    她呜了一声,不自的回应他。

    他的吻,缠绵,细密。

    她的回应,生涩,努力。

    他的手,没有空闲的时间,她上的衣服一件件被剥落,凌乱的落在地上。

    她紧张的拽着他的上衣。

    “放松点儿,别这么紧张……”他轻声在她耳边安抚。

    大手分开她的双腿,抱着她坐到他结实的腰围上。

    美的之处,毫不掩饰的展露在他眼前。

    她羞的别开眼,不敢看他。

    他沉迷的凝着她,双眼熠熠生辉。

    他的吻,膜拜过她每一寸肌肤,握着她的手,落到上衣边缘,他迫不及待的要求,“帮我……”

    说着,唇舌又含过她的粉红顶端。

    她吸了口气,学着他的动作,羞怯的替他脱衣服,裤子……

    他们,呈相对。

    她的手,都在颤抖……

    看着她柔弱嫩的样子,他不由得轻笑,疼惜的抚了抚她垂顺的青丝,“上次是不是吓到你了?”

    他记得,上次她哭过,叫过痛。

    那时的自己,丝毫不怜惜,只想惩罚她……

    “嗯,有一点儿……”她老实的点头。

    “这次我会小心。把自己放心交给我。嗯?”他的嗓音仿佛大提琴拉过的弦,带着致命的。

    她意乱迷的凝着他,羞的点头。

    得到她的回答,他闷哼一声,开始疯狂的吻遍她每一寸肌肤。

    她也大胆的学着他的动作,从他的脖子,一路吻下去,得意的感受到他因为自己的撩拨而变得膨胀的。

    终于,无法自持……

    他托起她俏的部,让她主动吞没自己的骄傲。

    昂藏的巨大,让她无法承受的呜咽一声,无助的紧攀住他的脖子,一动不敢动。

    他试着动了下,动作小心翼翼,似怕了她。

    她实在太过弱……

    和几乎没什么两样……

    “唔……”因为他的动作,她不自的喘息一声,曲起子,更紧的贴住他。

    这样的姿势,虽然不是第一次,但实在太羞人……

    “不喜欢这个姿势吗?”他没有再动,只是哑着嗓音问她,修长的手指绕到彼此密密贴合的部分……“啊……”她呻吟,整个人几乎要化成一滩水,指甲攀着他的肩,几乎要陷进里。

    不是不喜欢,只是,这样的欢愉,让她有些无法承受……

    “开始是会有点儿疼的,忍一会儿就会好的……”他粗喘着说道,深的凝视着她。

    洛晚桐低头吻住他的眉心,俏的部羞怯却又大胆的摆动了下,这让他倒抽一口气。

    这绝对绝对是邀请

    迅速的掌握主动权,他捧住她小的子,重重的,深入的占有……

    每一次都那么用力,仿佛要将她抛上云层的最顶端。

    一切,渐渐安静下来。

    她靠在他怀里,经过刚刚的一番激,浑依旧酥软无力。

    他的长臂,横过她圆润的肩头轻揽着她,另一只则轻轻的搭在她腰上。

    趴在他口上,贪恋的听着他有力的心跳,想说什么,却不敢开口,怕打破了这瞬间的美好和宁静。

    “想说什么?”仿佛能看穿她的心思,他突然问。

    和她的虚软不同,他的精神依旧很好。

    她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从他怀里抬起头,看他,“在想你刚刚说的话。”

    “我说的话?哪句?”刚刚他说过很多话。

    她咬了咬唇,“我们……交往的话。”

    他会不会又忘了?

    “哦。”他应一声,似有些漫不经心,动手拨了拨她不小心含进了口里的发丝,“这有什么好想的?”

    “在想这话的真实度。”这话来得太过突然,她连个心理准备都没有。

    他的手,落在她头顶,他低头凝望着她,神色认真,“洛晚桐,我们交往吧”

    她一震。

    眼角微微潮湿。

    好……

    我们交往……

    投进他的怀抱,她的泪,染上他的膛。

    他安抚拍她的背,问她:“你不介意我是个病人?”

    她抬起脸来,又恼又心疼的瞪他,“不准这么说自己我会每天陪你去医院,直到你的病完全康复了为止。”

    看着她凶巴巴的样子,心里泛过一阵温暖……

    被人在乎,关心的感觉,其实很好……

    能够安然的去接受,也很好……

    他突然觉得一轻松,很多绪不需要再去压抑。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宝宝:单挑坏爹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