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晚桐对这些话题并没有兴趣,她只好独自一人出了宴会大厅。

    走在游艇的长廊上,很少能感受到水面的波动,她踩着水晶高跟鞋,轻巧的往甲板上走。

    刚刚被宴会厅里的酒熏得够呛,她现在只想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甲板上,没有一个人在,安静得不可思议。

    才踏上甲板,一阵清新的海风透着海水特有的咸味,扑面而来。

    洛晚桐冷得哆嗦了下,赶紧裹了裹上刑语天的外

    原本想打退堂鼓,折进去,但下一秒,却被眼前美到震撼的景色留住脚步。

    站在轮船边上,感觉海面和天空都离自己是那样的近,轮船上一排排七彩的大灯投在海面上,映得海水波光粼粼,剔透如玉。

    美得近乎虚幻……

    她不由得摊开双臂,深深的呼吸了下。

    “真美”她忍不住叹息,在轮船的边缘蹲下去,探出白皙的手臂,想去碰碰那细碎如珠的海面。

    轮船很高,根本就触及不到水面,她不过就是过过瘾,凭空想象而已。

    这时,一对侣突然冲上甲板,打破了这里的安静。

    两个人神色都不太好,明显刚刚吵过架,在甲板上高声争辩了几句,蓦地激动的推搡起来。

    侣吵架,总难免有些冲突。

    洛晚桐是局外人,不好说什么,只得装作什么也没看到,径自蹲下,攀住轮船的边缘,将手探下去。

    此时,随带着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

    “喂。”

    “你在哪儿?”从会议厅里出来,几番搜索都没有那抹倩影,刑语天心里莫名的不安起来。

    听到她的声音,这才安心。

    这是种很奇怪的感觉……

    “我在船上,你们的会议结束了吗?”她的声音,被海风吹得零零落落。

    “嗯,你在甲板上吗?”他的眉心皱了皱。

    甲板上那么冷,她体受得了吗?

    “嗯,来了好一会儿了……啊……”话没说完,突然一声惊惶的尖叫从电话里传来。

    刑语天一惊,握住手机的手蓦地一紧:“晚桐洛晚桐你怎么了?”

    “……”

    回答他的却是呼呼的风声。

    “洛晚桐,你说话”他大步往甲板上奔去。

    电话那头始终没有声音,刑语天的心一沉再沉,收了电话,才发现自己手心已经冒出了冷汗。

    有种很不祥的预感……

    才上甲板,他目光焦虑的到处搜寻,却不见她的影,只有一个陌生女人趴在栏杆上望着大海嘤嘤哭泣。

    心一慌,正要过去,突然,有个年轻男人急急的冲过来,差点儿撞到了他。

    刑语天手一探,揪住那人的后衣领:“出什么事了?”

    “有位小姐掉下海了,我现在要去求救”

    “是不是穿一银色礼服?”他觉得自己的心,连同声音,都在发颤……

    “是,就是她,被我女友不小心撞下去了。”那男人直点头,还想说什么,却震惊的发现对方已经丢开了自己,站到轮船边上。

    脱衣服,脱鞋子,所有动作几乎顺间完成。

    他后退助跑,姿势优雅,虽然刚刚的消息已经让他在失控的边缘徘徊,但他依旧保持着冷静和从容。

    男人慌乱的冲过去,拦在他面前:“先生,现在是冬季,水很冷,还是等救援队的人过来吧”

    “走开”他瞪他,眼睛通红,尽量维持着最后的那一份优雅。

    “先生,你听我说,水温低,你这样跳下去会有生命危险”

    “滚”刑语天耐心全无,一把拨开对方。

    助跑,跨过栏杆,翻,跃下海面……

    姿势高贵,堪比跳水运动员。

    这一跳,跳下去会怎么样,他自己也不知道,对于结果,他更是没有把握……

    只是,知道洛晚桐,掉下去的那一刹那,他一贯冷静的心,从来没有那么慌乱过。

    一直以为自己恨她的欺骗行为,恨入骨髓,可是,这一刻却发现……

    他,竟然在害怕……

    害怕从此再也见不到那张挂着笑的脸,再也听不到她“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的质问……

    在生命的边缘,那份看起来深沉刻骨的恨意,竟然那么不堪一击。

    洛晚桐一点点在往下沉。

    整个体,都被冰冷刺骨的水冻到麻木。

    海水,带着又咸又涩的味道,一寸寸灌进她的喉管,鼻腔……

    努力的想睁开眼,努力的想要使出力气,可是……

    在海面下,她仿佛成了个废人。

    原来,肢体不可以动的感觉,这么难受。

    自己大概要死了吧,从此,她不能再当他的小跟班,不能再照顾他……

    他会不会彻底放弃治疗?

    眼前,不受控制的出现一张又一张熟悉到仿佛已经刻进了生命里的脸……

    六年前,他们在街上邂逅,他横眉冷对着自己,叫骂“没教养的疯丫头”……

    冷冰冰的样子,让她有几分胆怯。

    后来,他们再次相遇,她对他动了心,而他依然嗤笑她“小太妹竟成了淑女”……

    开怀大笑的样子,她便一辈子刻进了心里。

    再后来,他们骑自行车去野游,他送她一枚心形戒指,威胁她“非嫁他不可”……

    深款款的样子,让她的心砰砰乱跳。

    后来的后来,他误会了她,她却不想多解释,他便欺在她上,指控她是“人”……

    邪狞的样子,却让她意乱迷。

    后来……

    他拥着她,吻着她,甚至,要了她……

    一幕幕,依旧记得那么清晰……

    痛过,哭过,伤过,却从来没有后悔过……

    她努力让自己清醒,泪却滚出了眼眶,和海水浸在了一起……

    原来,在海里,竟然也可以流泪……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宝宝:单挑坏爹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