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必是他的举动过于突然,长廊上来来往往的人都将视线投向他们。

    洛晚桐有些不自在,缩在他怀里,弱弱的提议:“那个……你要不要先放我下来?我自己跑回去好像会比较快。”

    这么多人在看她,她甚是羞赧。

    “你闭嘴”他脸部线条紧绷着,只凉凉的吐出这么三个字。

    见他对自己的话完全充耳不闻,洛晚桐撇了撇嘴,换了个话题。

    “你昨晚什么时候过来的?我怎么会一点儿都不知道?”

    听到她的问话,他眉峰皱了下,低下头来,目光幽暗的锁住她。

    显然,她已经知道昨晚自己就来了。

    “我来的时候你睡得像头猪。”他便不再隐瞒,说出这话的时候,心里竟一下子觉得轻松了许多。

    压抑某些东西,原来,竟让他这样难受……

    刑语天的视线,仅在施浩男脸上定格了半秒便移开,面无表的把洛晚桐放到上,还没来得及盖上被子,她一下子又坐了起来。

    “你做什么?”刑语天问她,长臂将她按住。

    “我想喝点儿水。”她盈盈黑瞳望着他,“喉咙都干得发不出声音了。”

    施浩男站在门口,嫌弃的哼了一声:“活该。”

    洛晚桐委屈的撇嘴:“你没同心”

    “你不是活该是什么?病成这样还敢这么跑出去”施浩男抢先一步去倒了水递给她。

    “谢谢。”她笑着接过。

    刑语天只是不动声色的看着他们一来一去的互动,狭长的眸子眯了眯,变得有些幽暗。

    “你们聊吧,我回律师事务所。”施浩男拿起外准备走,视线掠过刑语天,微微转黯。

    “今天不是周末吗?”莫名的,洛晚桐觉得他的背影,看起来有些孤单。

    他回头,讪讪的耸了耸肩:“还有案子要忙。”

    事实上,不想当电灯泡,而已……

    房间里,一下子只剩下他们两人。

    她捧着水杯,坐在上,水氤氲着她清澈的眸子。

    他坐在一旁,径自低着头,似在想什么,又似什么都没想。

    空气里,静谧得不可思议,她轻声打破这份沉窒,“你昨天做检查了吗?”

    他抬头,薄唇轻抿:“没有。”

    她眉心轻皱:“为什么不做?坚持做检查和治疗,你的病很快会好的。”

    “你们很熟?”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他突然问。

    锁着她的眸子,忽明忽灭。

    “什么?”他没头没脑的问题,让她有点儿摸不到头绪。

    “我说施浩男。”他语气冷了几分,“昨天你昏倒时他好像很紧张。”

    “是吗?”她抿唇笑了一下,反问道。

    印象里,他一直都在帮她,这么多年来,如果没有他,她和小念很可能要沿街乞讨了。

    径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一抬头,对上刑语天一双不悦的眸子,她下意识解释:“那个,我和他只是朋友……很好的朋友。”

    “是吗?”他漫不经心的添了句,也不知是信了还是不信。

    她又重重的点了点头,明显很怕他误会什么。

    “小念呢?为什么没见到他?”

    “浩男说在他家里。”洛晚桐半躺在被子里,咳了一声。

    他眉头拧了下,几乎是下意识的拿开了她手上的水杯,将被子替她拉高。

    她心里一暖,怔忡的看着那双大掌。

    他……这样子,算关心自己吗?

    昨晚的守夜,还有现在……

    “小鬼和他也处得很好?”盖好被子,他又没头没脑的问了句。低沉的语气,明显有着不愉快。

    洛晚桐想了下,才想到他口中的“他”是指施浩男。

    “嗯,是不错。”她老实回答,发现他的眉宇蹙得更深了,她笑了下,问:“你在生什么闷气?”

    他愣了下,瞥她一眼,“别自作聪明。”

    “你在吃小家伙的醋?”她试探的问,又几乎是笃定的语气。

    似乎怕他生气,她嗓音怯怯的,轻得不可思议。

    果然……

    被她一语戳破心思,他显得有些恼,拿眼狠狠瞪她。

    不知道为什么,见他那样子,洛晚桐一下子就笑了。

    心头,泛起的是无限的欣然和安慰……

    原来,他并没有真的讨厌小念。

    这样,小家伙就不用伤心了。

    她明媚的笑脸,动人得毫无瑕疵,就那样落在他眼里,狠狠牵动了他的心,让他有片刻的出神。

    “等你出院陪我去做检查。”这样的要求,几乎是脱口而出。

    他愣了下,也让洛晚桐愣住。

    她有点迷惑的看着他。

    “不愿意?”他脸色沉了沉。

    她觉得自己根本没有拒绝他的能力,只要他的要求,她似乎都会无条件答应,所以这一次,也不例外。

    “我陪你去。”几乎连考虑都没有。

    他的神色,因为她的回答,即刻缓和了许多。

    恍然间,昨天的冷厉,争吵,伤害,似乎已悄然淡去……

    “叩叩叩……”突然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的二人空间,女医生一白袍走进来,后面跟着一个小护士。

    刑语天稍微让了让,空出位置来给医生。

    他没有走,只是安静的坐在窗边,外面薄薄的阳光,透过玻璃洒进来,淡淡的投在他上。

    仿佛替他镀上了一层耀眼的金圈。

    依然那样俊朗非凡。

    “洛小姐,麻烦你把被子稍微掀开一点儿。”医生吩咐她。

    她听话的把被子掀开一个角,医生隔着衣料,将听筒贴在她左上。

    大概二十秒,她收起工具,笑着问:“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喉咙有点儿不舒服,又痒又涩。”

    “比起昨天已经好很多了。”医生边记录边说。

    “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刑语天问了一句。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宝宝:单挑坏爹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