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得那样云淡清风,仿佛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倒让刑语天听得心一惊。

    拿眼狠狠的瞪她,薄唇翕动了下,似想说什么,但始终什么也没说。

    很快的,她已经将行施收拾好了,站起来。

    “好了,语天总裁,我现在要你想看小念也看到了,我现在送他去幼儿园,你是不是也该回去了。”她下了逐客令,嘴里还残留着那药片苦涩的味道。

    他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低着头往门外走。

    她侧过,淡淡的,与他擦而过……

    只有一抹柠檬的香气从鼻稍飘过,而后淡去……

    洛晚桐牵着小念从明溪水岸出来。

    坐在公交车上,她有点儿累。

    望着那一棵棵在自己眼前远去的树木,心里一片苍凉。

    枯叶落在地上,随着风轻轻卷起。

    “妈,你和老头儿是不是吵架了?”小念坐在她怀里,黑溜溜的大眼忧心忡忡的瞅着她。

    洛晚桐这才将视线抽回来,看着自己的儿子,她不得不点头。

    小念一直敏感心细,她和刑语天之间的不对劲,他不会看不出来。

    “老头儿惹你发脾气了,是不是?”小念又问。

    洛晚桐摇了摇头:“妈没有生气。宝贝儿就别心了,大人的事总有大人的解决方法。”

    小念显然不苟同她的话,努了努小嘴,:“大人的解决方式就是离家出走,一点儿都不可。小宝的妈就离家出走了。”

    洛晚桐有点儿哭笑不得,捏了捏他白嫩嫩的小脸:“你放心,妈不会离家出走。就算走也会把宝贝儿一起带上。”

    “可是妈说了要立刻搬家呀,那是不是以后就不让我见老头儿了呀?”提到这个,小家伙显得有些闷闷不乐。

    洛晚桐神色黯了黯。

    她幽幽的叹口气,尽量找个不伤害他的理由:“他最近可能会比较忙,而且,你们幼稚园最近不是在排节目吗?宝贝儿不也忙?”

    “那倒是啦”小家伙扁了扁嘴,“算了,我回去老头儿打电话,再问问他好了。”

    看着小家伙闷闷不乐的小脸,洛晚桐心里很不是滋味。

    小念似乎越来越依赖刑语天,越来越习惯有他的子了……

    送小念去幼儿园后,洛晚桐拖着疲惫的子往家走。

    天竟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像极了哭泣的眼泪。

    因为刚刚出来得太急,她不记得穿外,只是草草了件毛衣。

    冰冷的雨滴,顺着修长的脖子,一颗颗落进了她衣领里。

    她冷得瑟缩了下,快步躲到站台处,上了一辆公交。

    好在这个点,公交上并不挤,她寻了个位置坐下,头疲惫的靠在窗边,发丝还沾着点点水滴,垂在毛衣上。

    今天的温度,似乎又低了很多……

    以前的她,没这么怕冷的……

    公交车晃晃到了明溪水岸,她浑像散了架似的从车上下来。

    雨下得更大了,偶尔伴着闪电破空划过,灰蒙蒙的天,看起来有些狰狞。

    她用手遮住头,往家跑。

    回到家里,洛晚桐给公司打了电话请了假,草草的收拾了下,随便弄了点儿早饭来吃。

    吃过饭,她躺在上昏昏沉沉的睡去。

    经过昨夜一整晚的不休不眠,和今天和刑语天的争吵,她实在太累了。

    真可谓是心力交瘁。

    不知睡了多久,当她醒来时,是被阵阵敲门声吵醒的。

    虽然感到体极不舒适,但她还是起了件外衣去开门。

    施浩男高大拔的影出现在门口,金边眼镜下那双深沉的眸子柔的注视着她。

    “浩男哥,你……你怎么来了?”

    不等施浩男回答她的话,洛晚桐只觉突然眼前一黑,瞬间栽倒在地。

    施浩男看着这突发状况,急忙上前扶她,轻拍着她苍白的脸蛋:“晚桐,你怎么了?你别吓我,你醒醒”

    然而此时她已经听不见任何声音,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施浩男焦急地开着车,把洛晚桐送往医院。

    他的朋友陆棠风,是位知名的医生,好在有熟人在,看病也会方便许多。

    还没出陆棠风的办公室,便见到纪薇薇手挽着刑语天正朝这边过来。

    看着他们亲密挽在一起的手,施浩男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

    刑语天也见到了施浩男,他微惊了下,感觉眼前的人如此熟悉,似曾相识。

    “哦,语天,你也来了,这位是刑氏集团总裁刑语天,这位是施浩男施大律师,“陆棠风介绍起来,转而又对施浩男说道,”病房在五楼,502房间,我让护士安排好了。”

    “病房?施大律师好端端的要病房干什么?”刑语天问,上下扫了施浩男一眼,也没见他缺胳膊少腿。

    不等施浩男回答,陆棠风出来接了话头,指了指施浩男,“他一朋友进了抢救室。也不知道是什么朋友,急得跟火烧眉毛似的。”

    施浩男有些严肃的瞥了眼刑语天:“是洛晚桐,你的助理,我刚刚去她家,她一开门就晕倒了。”

    “洛晚桐?”纪薇薇又惊又愕。

    “是洛晚桐吗?”陆棠风也觉得奇怪,什么时候洛晚桐和施浩男也混熟了?

    纪薇薇挽着刑语天,明显感觉他子绷紧了下。

    “她现在在哪儿?”他皱着眉,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在一楼抢救室,我先过去。万一她出来了,也好有个照应。”施浩男这边说着,那边已经飞速的跑向了电梯。

    电梯停在了十八楼,他不断的按着往下的键,见电梯没反应,他烦躁起来。

    转准备奔楼梯。

    陆棠风赶紧叫住他:“浩男,你疯了这里是十七楼。”

    他觉得,施浩男有点过于紧张了,洛晚桐不是刑语天的女朋友吗?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宝宝:单挑坏爹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