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仔细听着偶尔应上几句,脸色变得略微沉重,有些忧心。

    好一会儿才挂断电话。

    看一眼刑语天认真的神色,她微微叹口气。

    又是来催他去医院的电话,自己到底该怎么劝这个男人?

    她决定暂时不和他谈这些。

    今晚吧,今晚好好和他谈谈。

    这样想着,她也渐渐投入到工作当中。

    不知不觉,时间竟然过的出奇的快,再抬头,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

    洛晚桐惊呼一声,把沉浸在设计稿中的刑语天惊醒。

    目光略微看向窗外,天竟然有些黑了。

    “小念还没醒吗?”他放下手上的铅笔。

    “肯定早醒了,我去看看。”洛晚桐站起往外走。

    文件已经整理的差不多了,还有一会儿就能完成。

    出便见到小念穿着阿童木坐在沙发上看《喜洋洋》,跟着一只只肥羊在那儿傻傻的笑。

    洛晚桐也笑,趴在水晶栏杆上,从上往下看:“醒了怎么也不吭声?”

    小念的目光这才从电视屏幕上挪开,他甜甜的叫了一声:“晚桐阿姨……”

    洛晚桐便感觉到刑语天站到了自己的后。

    他正按着电梯,看来是准备下楼。

    “小念可乖了,不打扰你们工作。叔叔要努力工作,给小念买一大房子的巧克力”小家伙仰着脖子和洛晚桐说。

    “哪能吃那么多巧克力?不长蛀牙才怪以后牙齿都被虫子咬了,小念就会变得丑丑的。”洛晚桐走楼梯,踩着玻璃梯下来,边和小念说话。

    刑语天刚好从电梯里出来,竟帮了洛晚桐的腔:“以后每天吃一顿。”

    小念无限哀愁:“大人一个比一个”

    呜呜呜……

    以后妈要真把老头儿爹地给扶正了,他的子肯定会更加不好过……

    “晚桐阿姨,叔叔,我饿了”小家伙又叫起来。

    “知道了,我一会儿就做。”洛晚桐边应声,边转头问刑语天,“那些文件今天都要整理完吗?还差一点儿就完了。”

    “当然,明天一早就要。”

    洛晚桐了然的点头:“那我先去做饭,吃了饭再继续。”

    吃完饭后,加价啃着零食,趴在沙发上玩植物打僵尸。

    刑语天替他把背投打开,超大的屏幕打在一面墙壁上,那一个个灰色僵尸简直有小念一个脑袋那么大。

    他看的咯咯直笑,拍手叫好,坐在松毛地毯上玩得不亦乐乎。

    两个大人便上楼继续工作。

    洛晚桐很快的把手上的文件整理好,她看向刑语天手上的设计图,依旧是他的风格,简约,但时尚的敏锐度极高,自成一派。

    “刑语天……”她迟疑的,轻轻地低唤了他一声。

    “嗯?”他停下手上的动作,拿起图纸仔细看了两眼,见洛晚桐没接着说,他便抬眼看她,问了句:“什么事?”

    洛晚桐略想了下,便道:“下午我替你接的电话是医院打来的。”

    “哦。”他应得很淡,似乎没多少兴趣。

    洛晚桐叹了口气,问:“你是怎么想的?”

    “没什么想法。”他还是那样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刑语天,我陪你去医院好不好?”她半撑起体,趴在书桌上,微微靠近他一点儿,试探的问。

    淡淡的香气,从他的骨子里散出来,落在他鼻息里,他这才抬头,眼里落着台灯下的碎光:“洛晚桐,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的病?想我治好吗?”

    “当然,能治好为什么不去?何必让那种痛苦跟着你一辈子?”洛晚桐答得理所当然。

    难得刑语天会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她显得有点儿激动。

    “是不是我的病治好了,你就想离开?”刑语天哼了一声。

    洛晚桐垂着眼看他,长卷的睫毛轻颤,眼底有着自责:“我没有想离开,只是不想看你痛苦。如果你觉得医院太闷的话,我每天陪你去,好不好?”

    刑语天笑了下,略带嘲弄,他也将子微微附上桌面,两人靠得更近了一点儿。

    洛晚桐听到自己心跳如鼓,他却微凉的开口:“凭什么觉得你陪着我,我就不会觉得闷?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洛晚桐一愣,流转的眼波,有一抹惆怅划过。

    他说的话是实话。

    凭什么有自己陪着,他就愿意去医院了?

    想了这些,她只好改口,略微难堪的掰了掰文件的一角:“那我不陪你,这样会不会好一点儿?”

    他的眼,冷了下去。

    鼻息哼了一声,似在生气,子又回到转椅里。

    显然,她这样说,更让他恼火。

    她有点儿急,思绪转得很快,只想拿什么来惑他答应:“那小念呢?要是小念陪着你,你总不会觉得无聊了吧?”

    果然……

    他眸光闪了闪,下一秒又沉下去,他从烟盒里拿了支烟也不抽,只是在桌面上百无聊赖的顿着:“小孩子不喜欢常常待在医院。”

    “有你在,他会喜欢的”

    “你就这么确定?”她的笃定让他觉得奇怪。

    他和小家伙关系是不错的,但他都没办法确定他的心思,她不过是个小区的阿姨,怎么就这么笃定?

    在他疑惑的目光审视下,洛晚桐这才惊觉自己太过激动了,她赶紧缓和了语气,才说道:“我去问问他,要是他愿意的话,你就去医院,好不好?”

    她讨好的瞧着他,眼底带着期待,在橘黄色的灯光下,亮晶晶的,像缀了一颗钻石。

    美好得让人心动,亦让人心软……

    以至于,刑语天鬼使神差的点了头,再回神时,只看到她雀跃的奔下楼的影。

    他走出去,靠在水晶栏杆上,沉静的望着楼下那唧唧歪歪说这话的一大一小,他抿着唇角,微微扬起。

    这间屋子,很久没有这样闹了

    出门可以见到人影,原来竟是这样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宝宝:单挑坏爹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