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语天这才睁开眼睛,睨了眼那张卡,没有去接,只是不咸不淡的问:“说说看,三十万你打算怎么还?你每个月工资八千块,就算全部给我,也至少需要四年。还有……”他顿了顿,别有深意的看她一眼,“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生的?看来你这个总裁助理没白当,至少还记得我的生。”

    “我……我会用多余的时间多打几分工。”

    刑语天嗤了一声:“洛晚桐,你没脑子吗?公司的规定——不能做兼职”他提醒。

    “这……”洛晚桐一时也为难起来,有点儿不知所措。

    “借钱的时候说的那么有成竹,现在钱用完要还的时候怎么就说不出话来了?”他嘲弄的哼了一声,话说得直接而刺耳。

    洛晚桐难堪的满脸涨得通红,不想给他一种故意讹他钱的意思,只好解释:“我没有不还钱的意思,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努力尽早把钱还给你”

    “算了,我也不指望你尽早还”他不耐的摆手打断她的话,“下个月从工资里慢慢扣,一个月五百。”

    “一个月五百?”那也就是说自己需要还600个月?

    抽了她手上的卡,随便搁置在一旁,刑语天点头:“看来你这辈子都必须卖给刑氏集团了。”

    这辈子……

    洛晚桐震惊了

    走出那扇门前,洛晚桐还是忍不住问出心中的疑惑:“为什么愿意帮我?”

    刑语天懒懒的靠在沙发上,瞥她一眼:“算是道歉。”

    道歉?洛晚桐微微不解。

    他却笑了下,那语气里,尽是揶揄:“那天我差点儿就非礼了你,不是吗?”

    他刻意将话说得恶劣而直接,洛晚桐难堪到脸色乍红乍白,恼羞成怒的瞪了他一眼,转出去。

    她真不该期待他是大发善心

    在cd室待了一会儿,刑语天觉得安静极了,安静的让他觉得无聊。

    那些悠扬的歌,甚至都不那么好听。

    以前不是这样的……

    以前的他,甚至是迷恋这样的安静。

    视线漫不经心的落在窗外,一眼见到那抹天蓝色的丽影,她正穿过梧桐小道往小区门口走。

    刑语天的心紧了下,没有动,只浅浅的啜了口酒。

    她的影,已经消失在梧桐小道上。

    他收回目光,却理不清楚心里那突然涌出来的失落感是从何而来……

    心绪不宁,待不下去了,他关上cd盒出去。

    才出来,就听到楼下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水声。

    “小鬼,不许乱玩水”他以为是小念醒了,便在楼上叫了一声,进了电梯下楼。

    刑语天才一出来,便撞见一张清秀的脸。

    那张脸上此时还沾着白色泡沫。

    竟然是……洛晚桐?

    “小念还睡着,估计现在还不会醒。”听到刑语天的声音。洛晚桐手上带着皮质手还来不及取下,就从浴室里出来了。

    “你没走?”刑语天诧异,心绪起伏了下,眸子里却无波无澜。

    洛晚桐摇摇头:“我刚刚在收拾厨房,丢了垃圾。”

    原来是这样……

    刑语天上下打量着她,定在她鼻尖上的白色泡沫处,问道:“你在做什么?”

    “洗小念的衣服。”

    “乱忙,总会有钟点工来收拾的。”

    洛晚桐笑了笑:“反正我也没什么事要忙,闲着也是闲着。”

    “你下午没事?”

    “嗯。”

    “那好,把浴室收拾一下,上楼来。”他吩咐。

    洛晚桐也没迟疑,应了声好,便转去收拾浴洗、室。

    几分钟过后,跟着他上楼,刑语天领着她进了书房,指着桌子上一叠乱七八糟的文件:“把这些文件替我整理一下,归好类。喏,摆在那儿吧。一个小时两百块钱,当加班费。”

    一听两百块钱,洛晚桐顿时精神抖擞。

    她现在是负债累累,能有钱挣她简直要乐死了。

    赶紧动手整理文件,边笑着问他:“是不是以后加班费都是两百块钱?”

    他哼了一声,她想得倒是好。

    “私人两百,公家维持不变。”

    “那以后你还需要帮忙的,就给我打电话,半个小时内我一定随叫随到”

    他找出自己完成到一半的设计画稿,看她一眼:“先下去替我冲杯咖啡。”

    “好。”洛晚桐又下楼,中途经过刑语天的房间,她进去看了眼小家伙。

    他还没醒,安静得躺在那儿,呼吸很均匀,洛晚桐轻轻在他额上印了一个吻,才蹑手蹑脚出门。

    冲了咖啡上来,刑语天已经开始投入他的工作了。

    洛晚桐只轻轻把咖啡放在他眼前,没有打扰他。

    继而,两人都投入到工作当中。

    书房里,很静谧。

    此时,刑语天却不再觉得那样无聊了,反而有种莫名的安定感。

    他们各自占据着书桌的一端,离的很近,呼吸里依稀能闻到她那清香的气息。偶尔抬头,她那样专注的投入在整理文件上。

    时而皱眉,时而叹气,时而浅笑……

    一根根清晰的长睫,微微垂着,像一把折扇。

    中途,书房里的电话突然响起来,电话就在洛晚桐的手边,让她微微惊到。

    刑语天也不抬头,只吩咐她:“接电话。”

    “啊?我接?”洛晚桐傻傻的指着自己。

    家里的私人电话,她方便接听吗?

    “不然是空气接吗?”他依旧不抬头,手上的画画工作没停。

    灵感来了,他一向不喜欢被打断。

    洛晚桐便接过,是医院打来的。

    她仔细听着偶尔应上几句,脸色变得略微沉重,有些忧心。

    好一会儿才挂断电话。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宝宝:单挑坏爹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