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眉宇舒开的那一刹那,洛晚桐会恍惚间觉得,整个世界的樱花都在那一刹那间开了…………

    听到均匀的呼吸声,刑语天才从设计图纸上抬起头来。

    果然……

    洛晚桐侧躺在不远的沙发上,浅浅的睡了。

    乌黑如绸缎的发丝,半遮住她美丽动人的巴掌小脸。

    她蜷缩着窝在沙发里,像只慵懒的小猫。

    波西米亚风的长裙下,露出她半截白皙如雪的小腿,不经意间展露出一股撩人的风韵。

    刑语天眸子眯了眯,子不由得腾起一股燥

    真是活见鬼了

    现在不过是远远看着洛晚桐而已,都能轻易勾起他的……

    拿开图纸和工具,他下了

    走到沙发边上,看到洛晚桐似是因为冷,下意识的往沙发里面缩了缩,他便探手将她打横抱起来。

    抱着她的感觉如此熟悉……

    她是那样轻,躺在他臂弯间,仿佛没有重力。

    将她放在上,她低低唔了一声,侧了个,裙子被长腿一勾,一不小心撩到大腿部她却还不自知。

    刑语天背脊僵了下,动手扯了被子不由分说将她密密盖住,动作一点儿都不温柔,反而有些急躁。

    真是个睡相极差的女人

    酒店的圆一贯很大,她蜷缩着,只占了左边一小块地儿,似乎很累的样子,她睡得极沉。

    刑语天靠在右边的头,做着设计最后的勾勒,强制自己忽略边那扑鼻而来的清新,以及只属于女人的馥郁柔软。

    但,心里却突然觉得不那么空了。

    仿佛被什么填得满满当当,让他觉得心安,很久都不曾有过这样的感受了……

    那天,洛晚桐做了一个很长很美的梦。

    梦里有一个有力而稳重的肩头,仿佛可以为她,为小念撑起整片晴朗的天。

    分担她的忧愁和苦恼,分享她的喜悦与快乐……

    以至于,那一天,她睡得是那样的沉,那样的深……

    不知道睡了多久,洛晚桐迷迷糊糊转醒。

    狂野的男鼻息,离自己出奇的近,密密的喷洒在她精巧的鼻头。

    这是刑语天的气息

    意识到这个,她冷抽一口气,猛然间清醒,双眼惊吓得瞪得大大的。

    果然……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竟然睡到了刑语天的上,而他,此刻也闭着眼,沉沉的睡着。

    他们的姿势,及其的亲密,像极了恋人。

    她枕在他健壮有力的长臂上,能听到他起伏的腔内有力的心跳。

    他侧着,另一只长臂若有似无的搭在她纤细的腰间。

    怔忡的望着,离得这么近的距离,那张曾经深深压在心头的俊脸,竟然有一天会是触手可及……

    洛晚桐心跳混乱,仿佛一不留神就要跃出腔。

    她紧张的想起,又怕吵醒了他,到时她更加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正在挣扎矛盾的时候,酒店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推开。

    洛晚桐一怔,来人在看到上的这一幕,整个人傻在那里。

    “我……我以为语天总裁在画设计图……”手上扬着房卡僵在半空中,韩经理的嘴角抽搐得厉害。

    工作室打电话过来要设计图,他便过来取,哪知道会让他硬生生撞上这么暧昧的一幕。

    没办法再纠结会不会吵醒刑语天,洛晚桐尴尬的笑了笑,一边从被子里钻出来。

    小脸胀得通红,哪里敢去看韩经理那暧昧的目光。

    刑语天这回真醒了,是被边很大的动静吵醒的。

    看到洛晚桐羞着脸坐在上,他倒显得一点儿都不惊讶。

    左臂有些酥麻,是维持了同一个姿势好几个小时不变的后果。

    相较于洛晚桐的尴尬,在韩经理暧昧的目光的逡巡下,他依旧泰然自若。

    坐起,动手拨了拨头发,还有些朦胧的眸子看向韩经理,随手比了比搁在写字桌上厚厚的一叠图纸:“初稿已经差不多了,召集设计团队的人开会,还得做最后的修改和后期制作。”

    “好,我先把初稿拿去。”韩经理抱着设计图赶紧遁地逃走。

    好一会儿又折回来,兴味的补了一句:“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了,两位是不是要去吃点东西?”

    “知道了。”刑语天没好气的回他。

    韩经理前脚一走,洛晚桐赶紧掀开被子从上爬起来,也不说话,更不看他一眼,只低着头往盥洗室里冲。

    那双又惊又慌的大眼,像个无措的孩子。

    小脸红得像只可的小苹果,真让人有扑上去狠狠咬上一口的冲动。

    看着她羞怯而仓皇的背影,刑语天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唇,随意的理了下头发,又重新埋进枕间闭着眼睡去。

    心,很不错

    整理好了自己乱得一团糟的头发和皱巴巴的裙子,洛晚桐这才出来。

    深吸了好几口气,尽量平静的对着他趴着的背部开口:“抱歉,昨晚睡得太晚,所以才不小心睡着了。”

    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睡到他上去,更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跑进了他怀里。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宝宝:单挑坏爹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