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搞的?”他扫了眼她还有余肿的脸,眸子眯了眯,神有些复杂。

    “你经常头疼,所以……应该多休息……”她突然有些涩然的开口,似想增加说服力,又立马补充了一句:“医生说的。”

    “医生说的就一定对吗?”他嗤了一句,神却突然明朗起来,为她关心的话语而感到一丝温暖,又低下头去看设计图,敛藏唇边的那份笑意。

    但洛晚桐没有忽视他绪的转变。

    随着他绪的起伏,氛围也从紧张变得轻松了很多,洛晚桐边揉着他的额头,边好奇的探头去看他手上的图纸,问:“这是‘璀璨之心’的最新设计图?”

    “嗯。还只是个初稿。”他按着尺,又勾了一笔。

    “你设计的?”洛晚桐十分惊奇的看着他,似有些不相信。

    璀璨之心是一名贵的珠宝,之前的设计她看过,精致巧妙,绝对是出自大师手笔。

    似对她怀疑的样子很不满,他皱了皱眉,“你那是什么表?”

    “之前那份设计,不会也是出自你之手吧?”她有些不可置信的瞪着那张尚未成型的图。

    他瞄了她一眼,没有回答,但答案明显已经是不置可否。

    “没想到你的设计这么厉害。”洛晚桐吐了吐舌,“那么说,去年时下最流行的那‘挚’系列的珠宝也是出自你手了?”

    “嗯。”他波澜不惊的点头。

    洛晚桐突然感慨:“以前都不知道你会这么多。六年的时间,好像真的变化很大。”

    对他,了解的越多,就越发觉得自己其实一点儿都不了解他,也许,会觉得陌生……

    “怎么?说得好像我们认识很久了?”他的语气里,突然多了几分伤感。

    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这个小女人似乎真的有几分熟悉,可是他想了一大圈,最终断定确实没见过她,但是那种熟悉的感觉从何而来,他依旧说不清楚。

    洛晚桐苦笑了一下,这个问题他似乎问过很多遍了。

    自然是知道时间的魔力的,如她,不也不再是从前的洛晚桐了吗?

    每一个人生经历都是一场历练,只会将人打磨得更加成熟……

    “以前都没想过我们还会有见面的一天。”想到那,自己见到他的失控,她都觉得好笑。

    见面的那一天?那是哪一天?但话到唇边又突地顿住。

    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他认真的低头做起设计来。

    静谧的氛围里,只听到笔头划过图纸“沙沙”的声响。

    大概是她的功力确实很到位,柔和的力道,让他觉得很舒服。

    “对了。”好久,洛晚桐打破了安静的氛围,有些迟疑的开口:“有个问题一直想和你谈谈,可是……”

    “说。”他言简意赅的应一声。

    洛晚桐深吸了口气,准备劝他,“你的头疼……”

    哪知道,话才出口,原本还在认真画着设计稿的刑语天,猛然一顿,凌厉的眸光,蓦地朝她扫去。

    洛晚桐被他那眼神吓得惊了好一会,才解释:“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我只是想劝你接受治疗。医生说过你的并完全有可能治愈的。”

    看着他这样,她比他并不好受到哪儿去。

    不是同,而是有种感同受的痛楚

    “我没病,以后不要再提这个”脸色冷了下去,唇线紧绷着,不再说话,只低着头继续忙自己的事,一副对她的话充耳不闻的样子。

    知道刑语天的固执,洛晚桐不死心,又鼓起勇气唤了一声,“语天……”

    “你闭嘴”他没好气的吐出三个字。

    洛晚桐唇一扁,手上的力道刻意加重了几分,很有报复的意味。

    “喂洛晚桐,你找死”刑语天吃痛的大吼,不得不抬起眼来狠狠瞪她。

    似乎已经习惯了他大吼大叫,洛晚桐胆子大起来,着他的额头,明亮的大眼巴巴的瞅着他:“去接受治疗吧。”

    刑语天一愣,有片刻沉溺在那双柔和温暖,盛满期待的眼里。

    “不去。”醒过神来,还是拒绝,不去看她失望的双眼。

    洛晚桐长叹气,实在拿他没辙了。

    幸而小念很听自己的话,不会任到刑语天这种地步。

    不然这么多年,她非得头痛死不可。

    接下来的时间里,洛晚桐了一会儿,累了就停一会儿。

    在房间里转转,发现昨晚拿过来的文件已经不见了,想必是一早刑语天已经签了让人送了过去。

    一上午,纪薇薇都没有来,这倒让洛晚桐长吁了口气。

    若她真来了,自己又该被她扣上”勾引“男人的帽子了。

    安静的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视线偶尔落在刑语天专心设计的侧脸上,专注在工作里的他,很迷人。

    长长的睫毛打落在下眼睑处,投下一层淡淡的影,神虽然冷峻,但已然没有往的戒备感。

    偶尔他会皱眉,云密布。

    但眉宇舒开的那一刹那,洛晚桐会恍惚间觉得,整个世界的樱花都在那一刹那间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宝宝:单挑坏爹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