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天”突如其来的唤声,插入他们的谈话。

    韩经理循声望去,见到来人,他微微惊诧,再回头,发现刑语天的神色没有半点缓和,便没有替她主动搬出椅子,但还是连忙起,礼貌相迎,“纪小姐,你怎么来了?”

    纪薇薇朝韩经理笑笑,主动的贴着刑语天坐下:“我昨晚就过来了。听说语天在上海,这几天刚好我又在上海休假,所以就跟过来了。”

    她说得冠冕堂皇,而事实上,她是知道刑语天去了上海,她想借此机会增进和刑语天之间的感,却没料到正巧碰上洛晚桐从刑语天的房间里走出来……

    韩经理了然的点头,借机替纪薇薇拿早餐,隐蔽而去。

    “语天,你会在上海呆多久?我陪你,好不好?”

    事实上,在以往她纪薇薇并不是个死缠烂打的人,更加不会委曲求全,但就因为刑语天对自己永远一副忽冷忽,若即若离的态度,她才对他越发注意,越发青睐。

    征服这样一个个十足的男人,俨然已经成了她新一轮的挑战。

    “你目前住在哪里?”刑语天的绪没有任何起伏,也没有因为她的体贴而高兴。

    “在绿地名人坊。”似担心刑语天赶自己走,她又添了一句,“我最近都没有什么事要忙。”

    “我让人送你过去。”他视线淡淡的从股市的页面上抽离,落在她脸上,语气明显的不容置疑,“我有工作要忙,并不是来休假的。”

    “我不会打扰到你工作的。”纪薇薇不依。

    “不要任。”语气还是那么淡,但刑语天看着她的眼神已经添了几分凌厉,显然,他的耐心,随时有可能用尽。

    纪薇薇自然有所不甘:“可是……那个女人为什么会来这里?她是谁?她来做什么?”

    “什么女人?你在说谁?”他冷觑着她,眼神如冬的寒冰,让纪薇薇心里忍不住一阵发憷。

    她怔了两秒……

    看来他似乎不愿意承认昨晚的一切,可是她真的很不甘心。

    好一会儿,她才从唇边低低的挤出四个字,“没。。没说谁……”

    被他的话堵得终究是说不出接下来的话,即使再不甘愿,但还是不得不听从他的话。

    得太紧,只会让他更加的厌恶自己……

    直到纪薇薇离去,韩经理才又端了些餐点重新折回来。

    “难得纪小姐这么体贴语天总裁您呀”韩经理忍不住打趣。

    “一会儿你让人送她去绿地名人坊。”刑语天没有心思开玩笑,更没有心思应对纪薇薇。

    他觉得头昏昏沉沉的,已经不太记得昨晚的事了,但是他总感觉好似发生过什么,但是努力想还是一点儿也想不起来。

    至于眼前的纪薇薇,他对她的突然出现也表示怀疑,不对她嫌恶起来。

    甚至,一眼都不想见到她

    “洛小姐好像还没有起,要不要打个电话让她下来用餐?”韩经理又问。

    有她陪总裁用餐,想来他的心会好很多。

    刑语天却敛了敛眉,回答:“洛小姐?谁是洛小姐?”

    “哦哦,差点儿忘记告诉您,洛小姐是您的助理……看得出来她对您的感很不一般。”韩经理突然领悟到什么,别有所指的笑着说。

    刑语天顿了顿,“感不一般?哼哼,是不是又是刑言那小子给我安排的这么一位助理?”

    “呵呵,是的,言总裁安排的人总是最得力的。”

    “他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刑语天挑了挑眉,此时,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低头看了一眼,神色顿了顿。

    屏幕上的显示是——洛晚桐。

    “喂,你是洛……”

    “助理”两个字还没等说出口,就被洛晚桐打断了。

    “我想和你谈谈工作的事。”洛晚桐咬了咬唇,鼓起勇气开口。

    “你说。”

    “我在这边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我想先回去。”

    经历了昨晚,短期内,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他,更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他和纪薇薇的亲密。

    “不行。”几乎没有思考的余地,刑语天毫不犹豫的拒绝。

    洛晚桐不死心:“我在这边不也是浪费时间吗?我家里还有人需要照顾……”

    小念不带在自己边,她很难安心。

    “需要照顾?你老公还是男朋友?”刑语天听到洛晚桐的话,心却被刺痛了一下,讽刺的哼了声,脸色沉,“你不跟在我边做事,那我要你这个助理干什么?”

    “我……”洛晚桐被他连声质问问得说不出话来,她还想再说什么,刑语天便已经不耐烦的挂了电话。

    冰冷的嘟嘟声,在她耳边响着。

    刑语天生气的将电话撂在餐桌上,金属撞上玻璃,发出一声极不优雅的噪声。

    “洛小姐想提前走?”韩经理似乎可以猜中几分。

    “嗯。”已经没有心思继续吃早餐,刑语天抽开前的方块餐巾。

    “语天总裁,您为替她安排点儿工作,她就没有提前离开的理由了。”韩经理帮着出主意,“既然说洛小姐是您的助理,那您何不安排点儿工作给她让她安心留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宝宝:单挑坏爹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