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才不上当:“你打电话去问你的安若小姐好了,我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

    他的安若小姐?

    刑语天眯了眯眼,唇角的笑意已经敛去:“你出去,我该出门了。”

    真是个晴不定的怪人

    洛晚桐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他,只得依言出去,临走前突然想到什么,又折回来:“我能知道我的工作内容是什么吗?”

    刑语天将电脑收进随的包里。他抬起头来,漫不经心的回答:“你什么也不必做,跟着我就行了。”

    什么也不必做,只需要跟着他?

    那她岂不是小跟班一枚了吗?

    刑语天很想笑出来,又极力掩饰着,他就是很喜欢看到洛晚桐脸上多变的表,那叫一个丰富多彩呀

    他拿起手机拨了电话:“喂,是我……约了几点?……好,走吧……”

    电话才一断,对面房间的门打开,韩经理也西装笔的出来,手上拿着的电话刚好收线。

    “语天总裁。”他打招呼,看到洛晚桐,笑容更大了些,“洛小姐。”

    “走吧,来不及了。”刑语天看了眼手表,吩咐韩经理。

    韩经理嗯了一声,赶紧接过他手上的东西:“洛小姐,现在我们去见几个重要的客户,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晚饭你大概要自己解决了。”

    “韩经理,我到上海来的工作,不会真是……”最后几个字,她几乎有咬牙的冲动。

    她的利用价值难道就真这么低?

    看来就算是做跟班,也不是每做一件事都让她跟着,她的价值真是一降再降

    韩经理笑笑,刚要开口,刑语天朝他递了个别有深意的眼神过去。

    韩经理立马了然:”是我怕自己太忙抽不开,而语天总裁边不能没人,只要我不在的况下,你可以协助语天总裁工作。”

    所有的责任一把揽在自己上,天知道,那天是谁突然要求自己多买张机票,临时加定一间酒店。

    “哦,原来是这样。“洛晚桐点了点头。

    原来,是韩经理的主意,并不是刑语天要带上自己的。

    她低着头没去看刑语天的神,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酸楚,甚至有那么一丁点儿小小的失落……

    “语天总裁,听到是我的主意,洛小姐好像很失落呢”只有两人的电梯里,韩经理笑着开口。

    “你想说什么?”刑语天明知故问。

    “看得出来洛小姐对您的感很不一般”

    “你想多了,我都不知道刑言什么时候给我找来的这么一位助理……”刑语天突然截断他的话,似想到什么,又浅浅的笑了笑。

    “哦?是言总裁把洛小姐找来的吗?可是我听说是您……“

    “我?哈哈,怎么可能是我你也不是不知道,刑言他最喜欢张罗这种事”

    “哦,原来是这样呀。”韩经理略微笑了笑,没有继续反驳刑语天的话。

    “叮咚”一楼到了,刑语天和韩经理出了电梯,离开了酒店。

    而另一边,无聊到几乎透顶后,洛晚桐往酒店楼下走。

    她想独自去感受感受一下这个陌生城市的繁华。

    这个城市的夜幕已经有些深了,霓虹升起,映照着它的繁华与闹。

    看着一盏盏路灯,映在车窗上,又渐渐往后退去,洛晚桐已经闲逛了一整天了,正准备搭车回到酒店。

    上衣口袋里手机突然想起,她一看是韩经理来电,立刻接了电话:”韩经理,您有什么事吗?……哦,是星际写字楼吗?……好的,我现在就过去。”

    说完,洛晚桐挂断电话,赶往星际写字楼。

    洛晚桐刚到,韩经理抱了一大堆文件塞到她手上:“语天总裁去见客户了,我这边手上还有点儿事要处理,我今晚就不回酒店了,你帮我把这文件交给语天总裁。”

    “嗯,好。”洛晚桐答应得很干脆。

    “每一份都得语天总裁签字。就麻烦你等在那儿,文件太多了,千万别漏掉哪一份,”韩经理交代她,又塞了张房卡递给她,“这是语天总裁房间的卡,应酬结束了他就会回酒店。”

    “行,交给我吧,韩经理您先忙吧,我先走了。”

    洛晚桐边说着,边将一叠叠文件放进一个环保袋内装好,拦车回酒店。

    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洛晚桐随意梳洗了下,换了干净的衣服,才搬着文件往刑语天房间里走。

    敲了好一会门,却没人应答,想必是还在应酬着没有回来。

    洛晚桐掏出房卡,刷卡进门。

    空气里,没有属于刑语天的气息。

    她坐在沿边上,仔细的将文件一叠叠分好类。

    又等了好一会儿,刑语天却迟迟未归。

    随着夜色加深,洛晚桐只觉得困意一点点袭来……

    不一会儿,她便靠着头,沉沉睡去……

    深夜,酒店长廊,暗紫色壁灯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刑语天醉意熏熏,被人撑着步履蹒跚的往房间里走。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宝宝:单挑坏爹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